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散文] [抒情散文]长相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7 03: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赤足走在阴寒冷冽的幽冥中,隔岸是大朵大朵血红的彼岸花,在这让人窒息的腐朽中静静绽放,我不知道,那充斥周身的,让我仿佛浸浴寒潭的气体是否可以称之为空气,但我知道,那些嗅觉感触下冰凉的气体中,满是浓烈的嘲讽与不屑。那些低低的沉吟,像是一只巨大的饕餮,残忍却又不失温柔地啃食着我的心肺,即使是此刻,一缕孤魂游荡在灿灿然的彼岸花间,仍不罢休…
  
  犹记得初识时的惊鸿一瞥,貌似不经,却已然在风华流转间,铭记一生情缘,那些陈旧的记忆,如若窥探,就真如剑花一般,舞出了柳絮翩翩,却又沾染着浓烈的血腥。支离破碎的片段搅开了我本打算将死的眼眸,灰黑色的一汪死水中,抖落了几丝粼粼波光。那些残缺不全,鲜活赤裸的回忆啊,片片点点,断断续续,竟俨然在片刻中再现了一副华丽的乐章。
  
  那是些怎样迤逦多姿的情景,哪怕是世界上最美的文字,也不忍亵渎其中的一丝神态,一抹嫣然,那奔跑在月神轻柔怀抱中的一点雪白,竟然在回忆中向我投来一个怜惜温情的笑容,一汪浅浅的眸子,飘忽不定,怎会在默默注视下突生出些许轻慢与不屑。难道就连回忆也要将这河山中拥堵的嘲讽,强加在我的身上,来炫耀胜利者的荣尚与高华吗?
  
  不,怎会这样,怎会让我相信曾经的“长相长守”,于瑶琴中绝世风华,到头来就如一场冬雪,肃穆威严,没有半分柔情地祭奠着冰一样冷却的死水。怎会让我相信,“忘却”这把利刃,竟从那日起,剐食着我的皮肉,一层一层,千疮百孔中流淌着的不只是鲜血,还有那渊源流淌的爱意。肆虐的血腥在一遍又一遍地奏着那曲“长相守”,到头来换取的仅是那一杯冰冷的“牵机”,冰凉入喉,疼痛吗?不,如果灵魂已然早于生命离去,那毒酒的疼痛又能折磨谁呢?
  
  谁人曾道“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于我而言,柔肠百转冷如霜后,蓦然回首,怎会还有一丝一毫的深情,怎会还有一点一滴的自禁,那么多的回忆,竟都作古,连沧海一粟都不如!
  
  眼中温热的液体仿佛是洗涤尘埃的净水,涓涓清泉,揉着我酸涩的眼瞳,睁开微闭的双眼,一个慈祥的阿婆盈盈地笑着,手中一碗汤药,氤氲她模糊的笑意,我颤抖地伸出双手,让那飘渺的水汽遮盖残留的泪痕,仰头一饮而尽,就如当时的“牵机”,果敢决绝。
  
  忆你抚琴一曲清眸中斑驳的柔情四溢,为它取名“长相守”。寓意“此生与君长相长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18 00:26 , Processed in 0.08783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