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残杀养女的背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1 18: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案发地
陈江
10月16日凌晨,十堰市竹山县柳林乡发生了一起惨案。53岁的陈正英,亲手杀害了自己13岁的养女陈江。
陈江出生十余天后,陈正英收养了她。母女俩相依为命13年。
如今,陈江的生父想要回女儿,不想竟引来惨剧。
此事已时隔月余,然而,NGO组织麦田计划志愿者们仍难平静。多年来,他们一直资助陈江上学。
事发后,一些志愿者也在反思,除了经济上的援助外,他们是否应该做些别的?

凌晨凶案
10月15日,星期五。
与往常一样,十堰市竹山县柳林乡中心小学上了半天课,学生们就放假回家了。
该校六年级学生陈江这一走,就再也没能回学校。人们发现她的尸体时,已是两天后。动手的,是她的养母陈正英。
当天下午,柳林乡卫生院的王医生在街上遇到了陈江和陈正英,母女俩一人买了一双鞋子。“我们在街边聊了一会,没发现一点异样。”
邻居张女士事后回忆起来,觉得陈正英当天还是有点儿反常。
陈正英母女俩和三四家人租住在乡里一个废弃车站内。当天,陈正英很热心地来到张女士家,寒暄几句后问她,这个周末在不在家。
张女士说,他们一家人当天下午要回乡下老家做农活,几天后才回来。陈正英笑着点了点头,又去问其他几个邻居在不在家。
院里的人,都在镇上做生意或陪孩子读书。一到周末,院里几乎只剩下陈正英母女俩。
陈家很穷,陈正英已53岁,没有工作。母女俩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她在外面做点零工。她们的房里甚至没有通电,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一个手电筒。
当晚,母女俩奢侈地买了些凉菜,陈正英还给女儿煮了几个鸡蛋。
晚饭后,她们到几百米外马太婆家看电视。8点左右,陈送女儿回家睡觉后,又回去看电视到10点左右。
马太婆说,陈正英和邻居搞不好关系,常到她家看电视。“当晚看的时间最长。”陈正英和往常一样,看着电视有说有笑。
回家时,陈江已经睡着。凌晨,陈正英叫醒陈江,让她一起去上厕所。这是院里的公共厕所,距她们家有两百米远。
进厕所后,陈正英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从后面套住女儿的脖子,狠狠扑倒在地。她将陈江按在身下,用力拉动绳子。几分钟后,陈江就不再挣扎了。
陈正英将女儿的尸体拖到厕所旁一个杂物间内,还盖上几个编织袋。这个杂物间很久无人租用了。
据称,作案之后,陈还用扫帚扫了一下作案地点。随后,出逃。
直到10月17日上午,几个小孩在院里玩,一条小狗闯进杂物间,人们才发现了被害的陈江。
10月18日晚,十堰警方将逃往重庆市巫山县当阳乡的陈正英抓获归案。目前,警方侦查已结束。

抱养的女儿
竹山县柳林乡位于十堰市南部,地处鄂渝陕三省市交界地带。
1997年,陈江出生在距竹山县数十公里的竹溪县。
产房外的任某得知妻子生了个女儿,脸一下子阴沉了。他已有一个女儿,因此,一直祈望有个儿子。
生这个孩子,任某甚至冒了一定风险,作为教师,他可能会被开除公职。
十多天后,他将小女儿送给当地一个大龄单身汉。这个男人,后来成为陈正英的第二任丈夫。
陈正英的一个同乡说,陈和第二任丈夫一起生活不久,男人外出打工期间,陈正英带着陈江不辞而别。
此后的生活,几乎无人知道。陈正英几乎不和邻居讲自己的过去。
王医生说,陈江生病住院期间曾说过,到柳林乡定居前,她和养母居无定所。养母在四川与当地一个男人有过短暂的感情经历。后来,男人常打骂母女俩,陈再次带女儿离开。
陈正英同母异父的弟弟曾听姐姐说起一些。母女俩讨过饭,捡过垃圾。期间陈江身患重病,陈正英跪在路边乞讨,为女儿治病。
这一细节,陈江曾告诉过王医生。
陈正英脾气不好,柳林乡当地人都知道,“她特别喜欢骂人,而且,总骂得很恶毒。”
陈的弟弟也说,他儿子在柳林乡中心小学读书,曾在姐姐那里住了半年,后来被他接走了。“跟着她,孩子会跟着学坏,骂人的话学得特别快。” 陈正英骂陈江几乎是家常便饭。对此,陈江通常装作没听见,“骂得非常恶毒时,母女俩才会争吵。”邻居说。

女儿之争
“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将孩子抚养长大确实不易。”一位当地人说,早些年,陈正英对陈江还是很不错的。
然而,陈江生父的再次出现,打乱了母女俩的生活。最近一年,母女俩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将小女儿送人后,任某的生活并不幸福。不久,妻子和他离婚,远嫁广东。他独身带着大女儿。
陈正英从竹溪带走陈江后,任某就和小女儿失去联系。这些年,他一直寻找却找不到。
“她带着女儿四处流浪,也是不想让任某找到。”陈正英的一位亲人说。
直到3年前,陈正英带女儿到竹山柳林乡定居,任某才有了女儿的消息。
陈江曾经的班主任蒋老师说,从陈江三年级开始,其生父就偶尔给她寄零花钱,每次都是500元以上。
如此几年后,父女俩慢慢恢复了感情。遇到一些事情,陈江也会给生父打电话。
陈正英的弟弟说,约在一年前,任某提出,想将女儿要回去。
任的这一想法,让陈正英像疯了一样。“孩子从十几天一直养到现在,哪能说要回去就要回去?”
为此,陈正英向他索要13万元抚养费,“按照一年一万算。”对方没有明确答应。

关系紧张
惨案发生前的十一长假,一批麦田计划志愿者曾去看望陈江。
“当时,我们几乎没看出任何异样,没想到,才过去十天,孩子竟然被害了。”一位志愿者在QQ上说。
邻居张女士明显感觉到,那段时间,陈家母女俩争吵的频率增加。陈正英常放出狠话,“要把孩子就这么领走不可能,除非她(陈江)死了。”
周围人说,自从任某提出要接走孩子后,陈正英已近病态。
一位当地人说,除了上学时间,陈正英几乎一直陪着女儿。有时,陈江和同学在外面玩,她也跟着。一会儿见不到孩子,她就到处找。“她是怕孩子趁她不注意跑掉。”当地人揣测道。
一位邻居透露,此前,陈正英已多次伤害孩子。她曾在当地一个山坡上,想用绳子勒死女儿,不过,被女儿挣脱逃走。以至于后来她再上街买绳子,都没人敢卖给她。
在更早的几个月前,陈正英将缝衣针钉在孩子脚上,还将孩子扔进小河。陈江命大,自己从河里爬了上来。
当地人说,多次受养母虐待后,陈江曾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但被警方劝回。
除了邻居张女士,陈江很少将实情告诉其他人。
据称,事发后,警方从陈家搜出一个陈江的日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她长期以来的经历。一位自称接触过该日记本的人士说,日记本里的内容让很多人流泪。
陈正英是个文盲,不识字,陈江就将这些不愿对人诉说的经历写在日记本里。

弥补感情
陈正英的家庭颇为复杂,十岁时,其母亲改嫁。从小到大,陈几乎无人照顾。
“后来,她好像一直在外面漂,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陈同母异父的弟弟说。
陈至少有过两次婚姻,但每次持续时间都很短。其弟说,离婚的原因,除了她的性格问题外,更重要的是,陈不能生育。“在农村,女人不能生孩子,是很大的问题。”
失败的婚姻,疏离的家庭关系,让陈正英一直和养女相依为命。
“生活这么艰难,她还将女儿养大。”陈弟分析,陈正英是想把这个女儿作为今后的依靠。
陈江很争气,在学校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颇受老师喜爱。
陈江从未想过要离开养母,回到生父身边。但这样的家庭环境,也让陈江矛盾过。
陈的班主任尤老师记得,在最近的一篇作文中,一向乐观开朗的陈江悲观地描述道,母女俩恶化的关系,让她在生父和养母之间很难选择。
邻居张女士也曾听陈江说起过,她计划在当地读完小学后,再决定自己最终到哪里生活。
不过,陈江明确说过,即便回到生父身边,她也不会抛弃养母,“她说自己以后一定会为养母养老送终。”
王医生曾与陈江有过一次深谈。陈江说,她暂时不愿回到生父身边,“她担心就这样离开,会再也联系不到养母。”
陈正英觉察到孩子的变化后,也曾想极力挽回母女俩的感情。
今年暑假,她破天荒带陈江出去旅游了半个月,虽然极其节省。母女俩游玩了很多地方,只花了仅有的850元钱。
回来后,陈江告诉邻居,她们几乎都是徒步旅行,常睡在车站候车室里,每顿都吃方便面。陈江的一头长发也剪了。陈江说,她们的钱花完了,只好用头发换了120元钱才回了家。
邻居们看到,事发前几个月,陈正英瘦了很多。同时,陈江也因为逐渐变化的家庭关系,变得萎靡不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12-13 15:40 , Processed in 0.12913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