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知音] 当年爱情好艰难,茶艺姑娘你重生的希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 22: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仅23岁的邓洪钦是嘉应学院的大学生。2007年,邓洪钦与梅州红叶茶艺馆的女服务员陶雪真诚相爱。由于学历差距太大,他们的爱情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但邓洪钦执著坚持,对这个善良纯朴的女孩不离不弃。2009年5月,邓洪钦突然查出患上了尿毒症。为了不拖累心爱的人,他狠下心赶走了陶雪。不料一个月后,陶雪翩然归来。她不仅带来了打工积蓄和借来的5万元钱,更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惊喜、一个重生的希望……
; A/ t% N( \: Q) {. L4 @- @
. M2 v) Q, B. \! x# f8 ~少男少女两相钟情,诚心终寻得落跑女友 - y, G$ o+ K/ E

5 E" }! a3 Z, J1 H  1988年,陶雪出生于广东省五华县梅林镇一个农民家庭。高一那年,因为家境贫寒,陶雪放弃了学业,在广东梅州红叶茶艺馆找到了一份工作。2007年11月的一个周末,茶艺馆来了一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陶雪教他茶艺,两人熟悉起来。陶雪得知,他叫邓洪钦,是五华县双华镇人,2007年考入广东嘉应学院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教育技术专业。为了帮父母减轻经济压力,邓洪钦周末到学校附近的红叶茶艺馆打工。
' G. R6 o6 t3 e- e9 k( ~1 l  陶雪对这个大学生心生好感,而邓洪钦也十分喜爱这个清纯秀丽的女孩。腊月二十三,陶雪和邓洪钦一起乘大巴回家过年。因为人太多太挤,一路上两人紧紧地挤靠在一起。除夕夜,郑洪钦给陶雪发来短信:“感谢那天的车挤,让我们可以如此接近。我想说句心里的话,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行吗?”  陶雪欣喜若狂,原来自己喜爱的男孩对自己也是一往情深。可她转念一想,又犹豫起来。他是个大学生,而她却连高中都没有毕业,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她回复邓洪钦:感谢你的情意,不过我已经有男友了。6 C$ j9 h6 y# I# h, V) p
vrsa9707.jpg 春节过后的一天,邓洪钦在工作时,偶尔听到同事董未和曹娟在聊天,董未说:“咱们店里六个女孩,眼下只有你和陶雪没对象了。”邓洪钦心里一阵惊喜,当天,邓洪钦就找了个机会问陶雪:“你男友在哪里呀?”看着陶雪不知所措的可爱样子,邓洪钦笑了,“我都调查清楚了,你根本没有什么白马王子!你怎么也得补偿一下吧?陪我看场电影行不行?”2 H' N( X- O  m( r
  这天晚上,走在梅州街头,邓洪钦勇敢地揽住陶雪再次表白:“陶雪,我是真心爱你的,若不信你可以去问我宿舍的那些同学,我晚上就连说梦话,都会叫着你的名字啊。我只想听你一句实话,你心里喜欢我这个人吗?”陶雪犹豫着点了点头,这对心心相印的人儿在人流如织的街头紧紧相拥在一起。/ H- v6 X) j7 H+ O6 k* K
  为了打消陶雪的顾虑,2008年暑假过后,邓洪钦把自己和陶雪相恋的事情告诉了父母。尽管他极尽所能地夸奖赞美陶雪,父母却怎么也不能接受前途无量的大学生儿子要找一个打工妹的现实。" F" {, q- B7 c3 K% {' v
  经过商量,邓洪钦的父母邓健爱夫妇瞒着儿子去了梅州,辗转找到了陶雪,对她说了一些伤害的话。陶雪委屈得眼泪直流。她倔犟地说:“好吧,你们放心,我不会再跟他交往了。”  陶雪向邓洪钦提出分手,邓洪钦急坏了,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周六,当邓洪钦再次到茶艺馆来上班时,竟然不见了陶雪的踪影。一问才知道,陶雪辞职了。魂不守舍的邓洪钦没心思上班,请了假满大街去寻找陶雪。+ n5 L" d: L5 M3 X1 S8 n" F/ n
  一个周末,邓洪钦乘车去了五华县梅林镇陶雪家。他说明了自己和陶雪的关系后,询问陶雪的去向。陶雪母亲也不肯告诉他女儿的去向。  但邓洪钦不死心,他每天都给董未打电话询问陶雪的去向。见他那么痛苦那么执著,董未好心地告诉他他的父母曾经来找过陶雪。大吃一惊的邓洪钦赶紧打电话给父亲,得知父母真的找过陶雪,还骂了她,他伤心难过极了。在电话里,他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Q+ s" w# g( h/ Q! j
  邓洪钦焦急万分,生怕羞愤之下的陶雪会做出什么傻事。他冷静下来仔细想,她只做过茶艺这一行,会不会又在哪家茶艺馆打工呢?邓洪钦辞掉了工作,利用每个周末到各家茶艺馆寻访。梅州的十多家茶艺馆他都找遍了,最后又找到附近市、县的茶艺馆。3 b; s) R9 i/ l  i+ w
  2008年12月19日下午,在距离梅州50公里外的兴宁市福兴街茶艺馆,邓洪钦突然看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背影。他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轻轻走过去说:“来一壶淡一点的乌龙茶。”
0 i% J, F% G! v5 z- J& Y  其实,陶雪也天天在相思中难以自拔,痛苦不堪。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进邓洪钦怀里失声痛哭。
$ y7 V; n- w* m: B  邓洪钦让陶雪跟他一起回梅州,可陶雪说这里的老板安排她担任销售经理,正在学习新的茶道,她想学完了再走。邓洪钦说:“反正梅州和兴宁只隔50公里,一小时就到了,我每周末来看你吧。”
) U, |; K: S) b1 c/ j0 F3 v- k8 j& J
, }9 d4 b3 J( \! Q2 o+ _至真至纯鲜血作证,幸福来临灾难也来临
8 }1 V# H2 R  B* R) q/ w6 f& l/ f8 e
  2008年12月底的一个周末,陶雪下班后急着回家,因为邓洪钦赶到了兴宁,正在家等着她呢。她横穿马路时被一辆自行车挡住,她转身绕过自行车,不料一辆公共汽车疾驰而来,陶雪躲避不及,倒在了车轮下。她被送到医院后,医生马上进行了抢救。茶艺馆的同事们马上给邓洪钦打了电话,他急忙赶到医院。由于失血过多,陶雪出现了失血性休克,需要马上输血。邓洪钦不顾一切地伸出手来:“输我的吧,我年轻,有的是血。”医生只好立刻为他进行血型化验。结果十分凑巧,邓洪钦和陶雪的血型一样,都是b型血。医生从他体内抽出了400毫升鲜血,源源注入陶雪的血管里。: U8 S9 g  r# B. L3 L# [" ]
  陶雪左腿左胳膊骨折,肋骨骨折,伤势严重。邓洪钦守在女友病床前,几天几夜没有合眼。陶雪的父母也赶到医院,见邓洪钦如此真情,两位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在邓洪钦的精心照料和鼓励下,陶雪很快恢复了健康。2009年4月,陶雪又回到梅州红叶茶艺馆工作。  2009年5月底,邓洪钦突然觉得很疲累,脸色也发黑。6月中旬,他的眼睛开始浮肿。越来越感觉不对劲的陶雪硬拉着他到附近的梅州市中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出来,邓洪钦竟然患上了可怕的尿毒症!
8 L! E1 m& g  p# ?5 q  幸福还没有开始就转瞬即碎,这对恋人在医院里当即抱头痛哭。邓健爱夫妇得知这个消息,连夜赶到梅州。见到守在儿子身边、眼睛都哭肿了的陶雪,他们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陶雪却说:“叔叔阿姨,治病最重要,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 U  j! J2 S! ^& H" S# x" n  随后,邓洪钦在陶雪和父母的陪同下先后去了广州、深圳、上海等地的多家医院,每家医院传出的几乎都是一样残酷的消息:唯一的希望就是进行肾移植,可要找到合适的肾源又十分困难。  在上海检查治疗时,邓洪钦和陶雪一起去了东方明珠。从高高的塔顶看下去,人都像蚂蚁一样渺小。邓洪钦感慨地说:“生命多么微不足道啊,可能说没就没了!”陶雪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我没读过多少书,不懂大道理,可我知道,生命是最了不起的,绝不是说没就没了的。更何况我们现在是两个人,两个人的生命加在一起,就更强大。”邓洪钦泪如雨下:“陶雪,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G% C- O. D! v! \$ N
  7月底,邓洪钦住进梅州市人民医院进行系统治疗。邓洪钦的父母也放弃家中的农活,和陶雪一起陪伴邓洪钦。可他的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三天不透析就会全身发酸,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
0 |' L$ U  E, [: ^+ P' D; v8 x6 ~$ I  8月中旬,邓洪钦所在的病区有两个病友接连去世,邓洪钦似乎听到了死神紧迫的脚步声。每次看到陶雪穿梭忙碌的娇弱身影,他的心里就一阵阵地痛楚。他是那么爱她,以前两人相拥亲吻的时刻是那样激动人心,就像诗人所形容的“像火一样烫人”!然而,现在他却必须躲着她,因为尿毒症患者的口腔及消化道会分泌出含有一定毒性并带刺激气味的氨类物质。连接吻都不能,自己还能给她什么呢?
; B* y' W% m$ ~; A! n/ D9 |  为了救儿子,邓健爱夫妇相继为儿子进行了配型,但结果令人大失所望,他们的身体状况都不适合给儿子换肾。肾源成了问题,生的希望更是渺茫了。$ y8 i2 z, _) R# a# O0 v% g/ J1 d! C
1 v6 P5 \! I" b. j: s0 v1 x- v
玫瑰奉献给爱情,鲜活肾脏奉献给今生的爱人
3 {4 T; U+ \% n: @& N, j, z* T. g+ h( g1 y4 N8 M7 a
  2009年9月10日,邓洪钦语气平静地向陶雪提出分手。他说:“既然我不能给你幸福,我就要亲眼看到你幸福!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对你提出的唯一要求。”陶雪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你明明知道,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是幸福的……”  为达到“分手”目的,他对陶雪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一天晚上,陶雪买来他最爱吃的爆炒西兰花,邓洪钦将饭盒端在手里说:“我再问你一遍,同不同意分手?”陶雪摇了摇头。邓洪钦用力一甩手,饭菜撒了一地。0 N1 ?& j3 }0 G9 j
  9月16日,怎么也赶不走陶雪的邓洪钦以不做透析相威胁,逼迫陶雪离开。邓健爱对陶雪说:“你对他是真心实意的,我们感谢不尽,不过看来洪钦这孩子心意已决,你再坚持下去,就是把他往死路上逼呀!”
3 n+ M" T+ j' N, M; p$ w  9月19日,已经延迟了一次透析的邓洪钦再次拒绝透析。陶雪无计可施,她含着眼泪说:“我想通了,我走,你去做透析吧。”邓洪钦笑了:“这才是对的,你可不要反悔。”当天,陶雪心如刀割地与邓家人道了别,离开了医院。尽管邓洪钦心里百般不舍,但他还是深深松了一口气。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邓洪钦对陶雪的思念却与日俱增。他这才感觉到,如果没有陶雪,他是活不下去的。每天早晨,邓洪钦都会不自觉地站在窗边向外眺望,因为她总是在这个时候来病房。窗外除了树影,什么都没有,邓洪钦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9 ^9 I' K2 Y7 r( s% d  k/ e# H  10月9日,邓洪钦正躺在床上出神,同病室的病友突然说:“喂,邓洪钦,你女朋友回来了!”邓洪钦以为他开玩笑呢,抬头一看,陶雪果真站在自己的面前。那一瞬间,邓洪钦的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陶雪说:“再也不要赶我走了,告诉你,我瘦了三公斤呢。有一天我骑车在街上,差一点儿被车撞上了!”邓洪钦惊骇地拉着她四下打量:“伤着哪里没有?”陶雪的泪水也流了出来:“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以前我受伤,你可以给我输血。现在你病了,我得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你!”
) u& u6 U2 d: l( E/ g" i  陶雪把邓洪钦的父母叫到床前,拿出两张存单说:“趁这个机会,我借到了两万多元,加上这几年我打工攒下的,一共有5万元,我都带来了。”接着,陶雪又拿出一张化验单,上面是她和邓洪钦配型的结果,结果显示,她与邓洪钦的血型配型相符,淋巴毒试验、人类白细胞抗原和群体反应抗体等数值均相符,可以作为供者。
8 \/ k  `' z$ d( i, o9 `/ u  原来,陶雪向医生详细咨询过,肾移植最要紧的是血型必须相符。陶雪突然想起,邓洪钦曾给自己献过血,他们俩的血型是相同的,于是她要求医生为自己和邓洪钦进行配型。7 t* n5 p7 z0 c" R
  邓洪钦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不行,我不能让你割掉一只肾!说什么也不行!”陶雪平静地说:“我想,如果换成是我病了,我需要换肾,你肯定会给我的吧?”邓洪钦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是的,可现在不是你,而是我病了……”陶雪的泪水流下面颊,“我一直在想什么是真正的爱,我相信,我们之间就是真正的爱。当年我爱上你,不是贪图你是大学生,而是爱上了你这个人。你爱上我,哪怕我高中都没有毕业,你也还是没有迟疑地爱了。在我生命最危急的时刻,你毫不犹豫地把鲜血献给了我。从那时起,我们就是血肉相连的了。”  K+ I8 p3 P6 s2 O! U  O; R
  邓健爱夫妇也很是震惊,邓健爱说:“孩子,你要想清楚,你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孩子,如果这影响到你将来的生存质量,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
$ G7 c5 Q- |0 J0 V  陶雪坦然地说:“叔叔,阿姨,我早就想好了,如果将来真的不能生孩子了,我们就去抱养一个。我相信洪钦也没有意见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要救他的命,我要他活着,这样我的生命才有意义!”
( s% N* ^/ j3 l9 |  邓健爱夫妻抱着陶雪,号啕痛哭。+ m3 ~8 T" N- p% ?
  邓洪钦生病以来,广东嘉应学院已经先后组织了好几次募捐活动,募得资金4万多元。加上陶雪筹来的钱和父母的积蓄,邓洪钦开始看到希望,有了尽快通过移植实现重生的强烈想法。陶雪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筹钱,只要钱够了,我们就去办结婚登记手续,我就可以以亲人的身份给你捐献了。”
: I5 Z; n$ M9 l! S  女友执意捐肾,邓洪钦又是伤心又是感动。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妥。陶雪瞒着父母为自己捐肾,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他岂不是千古罪人?他对陶雪说:“我不能让你承担不孝的罪名,你要捐肾,必须得到你父母的同意。”
0 j# B9 O4 d9 t  U  10月底,陶雪回到家,把邓洪钦的病情告诉了父母,并告诉父母,自己决定为他捐一个肾。父母一听就急了:“你这个傻孩子,你这样不是要自己的命吗?”陶雪耐心地把捐肾的科学道理讲给父母听,可父母依然不肯同意。陶雪伤心地哭了:“我去年受伤,是洪钦献了血,我才转危为安的。现在他有难了,我不能不管。”父母想起邓洪钦守在女儿病床前执著痴情的情景,不由得潸然泪下:“你们真是一对冤家啊!”
# Z0 b+ ^+ O8 U1 I  为了凑齐20万元的手术费,邓健爱夫妇卖掉了家里唯一的房产,卖得4万多元;红叶茶艺馆也捐款1万元。目前他们正在四处筹借,在此,也恳请热心的人们能向邓洪钦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将把您捐赠的钱物及时转交给主人公。
, G  j% L, h1 s+ t: R* S* E& @) r8 G2 I5 y$ |2 m0 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4-24 15:50 , Processed in 0.10318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