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其他] 我把“叔叔”追到手变情人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0-12-23 22:46:17 |阅读模式
北青网    2010-12-22
9 D$ M. s" B0 y5 p1 y7 D8 W) @6 N4 t
  本文导读:3年前的一个夏日,我的电脑因病毒入侵,无法启动了,而我的一篇论文却还没来得及备份,如果找不回,我几个月的心血就都白费了。情急之下,我抱起电脑主机,出门拦了辆的士,直奔电脑城找人维修。从停车点搬到电脑城门口,我已累得气喘吁吁,筋疲力尽之际,有人一把将主机从我手中接了过去。抬眼一看,天!怎么是他。
8 p, S* b5 u" h' h
" i7 l5 o/ m( Z; @3 ?  见我发呆,他笑了:“丫头,不认识我了?”
2 z7 l6 }: z# C. V$ R: u7 a8 {
  怎么会呢!虽已多年不见,但就算没有这次巧遇,我也不会忘记他。在那些年少的青葱岁月里,他是我对爱情所有的幻想。
/ {4 V, }1 P) s" ]2 M( V3 g5 p/ Y! L
  16岁那年初次见面,他穿一身牛仔装,风度翩翩,像极了《天若有情》中的刘德华。因为他是小叔的朋友,我叫他“小黄叔叔”,虽然他只比我大6岁。
4 z3 w6 B6 q; T" b ( M. T. e$ U/ l
       再次见面,是在县城歌舞厅。那是中考刚结束,班上几个胆大的男生约了几个漂亮女生去舞厅玩,我是其中之一。那时舞厅在我们眼中既神秘又刺激,可进去后,我们几个人却躲在一角喝饮料,不敢下舞池。有人约我跳舞,被我拒绝了,有个留长发的男人被拒绝后竟要强行拉我,几个男同学见状忙伸手阻拦,几个不三不四的男人马上围了过来,眼看就要打起来了,我吓得浑身发抖,哭了起来。
0 ?8 [' Y7 K7 Z; ~: [3 O- Q
3 z6 a# G" x+ H3 B. A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喝道:“干什么,想闹场子?都给我闪开!”一看,竟是小黄叔叔。看到我,他很严肃地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送你回家!”: R+ K& U* c4 m

3 X) N7 a# ]) V% p- V. x  坐在他的摩托车后座,我既开心又不安,有点爱情剧的感觉,可又怕他将今天的事告诉我家人。哪知,他只将我送到了家门口,说:“丫头,那种地方不是你去的。”1 C4 a/ u# U( o! r  ?4 a

9 D( `3 n, c! R5 B6 U% p$ j, U& s$ b  那晚,是我此生的第一个失眠夜,小黄叔叔的身影在我眼前不停晃动。那以后,我三天两头就往小叔家跑,只为能多看小黄叔叔一眼。有一次碰到他和女友,我为此偷偷哭了两天。
0 _2 ]( l5 ], }0 {6 t/ @7 T
  \$ ~! R. u6 l% v, X1 X  高中三年,繁重的学业让我只能在夜里偶尔梦见他。读大学后,得知小黄叔叔结婚了,我伤心了很久,回家将以前为他写的日记都撕了。而我的初恋男友就是以小黄叔叔为标准找的,想不到多年后,我会在武汉与他重逢。& m4 Q' P0 p/ g% s3 z/ Z
6 G; f( d4 ]: Y% J
  女追男 隔层纱- l/ u2 i! p# ?
( n' d: S# Y& u3 m& M  ^
  这些年,从家人的只言片语中,我断断续续得知了小黄叔叔的故事:他妻子林莉是舞厅歌手,当年的“舞厅之花”,而他,因为是舞厅的半个老板,自然 “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想一结婚,小城就不流行跳舞了,舞厅倒闭后,他做过很多生意,但都不顺。他老婆花钱大手大脚惯了,挨不下去,再度出山开了间洗脚城,不想,生意越做越红火。: L/ R% `4 L2 ^; M2 ?9 i( D4 e1 Q
+ n9 M5 c! @: Q+ P) b- U' ?
  起初,小黄叔叔是支持老婆创业的,可当他发现老婆生意特别好的原因是和当地一实权人物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时,他哪忍得下这口气,将那人的鼻梁打碎了,为此被劳教。劳教期间,林莉提出离婚,他二话没说签了字。出狱后,他离开那座小城四处做生意,很少回去。
3 ^2 R( k7 Q  C: [/ T8 i9 |
0 i( ~1 W6 k( b; I+ G5 u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样帅气,只是更成熟,更稳重了。
- K( L! m* m1 V+ X9 g
" T# D4 ]! a' Q: P' r% q  他找了熟人,很快帮我修好了电脑,并送我回家。我请他吃饭以表感谢。席间,我问他在哪上班,他犹豫了一会,才说在电脑城卖碟子。看得出,他有些自卑,怎么说以前也是小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却守着个小摊。
! d$ V& F0 O/ U" J/ J" b& T/ \; d' D
5 G) |: @% f& d# G9 w  此后,只要有空,我就去电脑城帮他。他一个人守摊,吃饭都没个准点,我让他请人帮忙,他说想多存点钱,他已经看好一桩生意,只要攒够钱就可以加盟,到时他就有能力将儿子接到武汉了。
8 N) m4 z& W! a! a6 U
: P3 K5 B2 q5 b- K) y9 d$ w, y; ~  我这才知道,他前妻林莉很少管孩子,孩子在各个亲戚家轮流住,以至于有些自闭,不爱说话。看他吃着4元钱一份的盒饭,想起以前他在酒店潇洒签单的样子,我的心一阵阵发酸。我问他做生意要多少钱。他说:“大约12万左右吧,我已经存了8万多了,再做一年应该够了,希望那时还有机会。”0 Z: I/ @9 u! H! P. ?
, O# J0 [4 z+ Z1 T+ d7 u% D
  第二天,我将一个黑色塑料袋递到他手中。他打开一看,整整齐齐四扎人民币。他忙还给我,说不能收。我说:“黄庭,我一直看好你,这些钱当我投资的,我相信跟着你能发大财。”1 v6 w9 [! S9 c: o2 N

" Y# N9 L7 M' L. M  @4 m  就是从那刻起,我不再叫他“小黄叔叔”,而是叫他的大名“黄庭”。他眼圈红了,说:“你放心,就算我亏了,你的钱也会还你。”
, |  D5 b: Z, f: K+ L% z# ?9 [: {/ A- b- A" U
  “你不会输的,你知道吗,你一直是我心中的英雄呢!”“小丫头,还挺会哄人的。”他开心地笑了。
) L7 d! }; {! C2 u, H, L+ M; @8 e& b8 P# f
  创业初期,辛苦不言而喻,周末,假期,我陪着他四处推销,看尽人间冷暖。有些人的嘴脸连一向自诩好脾气的我都受不了,他却能笑颜相对。
# S5 e$ i, O1 J2 u' V7 g! F' ^
4 k- v, i7 C. k( C- t  无数次,他问我:“丫头,你跟着我吃这种苦干吗?”
3 v) N, w8 Q" p: O/ n: D( `' F
  我笑说:“怕你赚了钱瞒着我啊!”“你怎么不去谈恋爱啊?”“没人看上我啊,要不,你跟我谈吧!”我半开玩笑半认真。
6 G' R# e, `4 \: x% H! [( u. D+ o6 a3 \/ U/ L
  “别和长辈开这种玩笑,不礼貌!”1 [# n5 a( S1 O8 b
  ……* P2 N( ^# u/ o  w: F9 e
  日子就这样既忙碌又开心地过着。) x2 u9 \, [' l- E  }8 F- S

2 U1 Q8 T, X1 w/ L  2007年愚人节晚上,我给他发短信:“我爱你,一直都爱!”1 B" P: X0 g' G& B( y  b1 O' S

& m: E* D) G+ i+ w1 d+ b  他没回。
3 a0 D' h0 k2 h1 d& x. @5 d: d  I" @6 u/ Y: A0 s4 o& e* u( U4 _
  我继续发:“我在江滩,你不爱我,我就跳下去。”; S8 N: b0 P: v' L4 _

& w+ ]. p# t) ]$ _) c  很快,他急冲冲地跑来了。他说:“滕兰,我配不上你。”“我说你配你就配!”我扑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他。他推了两下,没推开,就任由我了……
* n; J8 z% Q! ^: _4 C, a) P
, i" I; c& l9 {3 t* X& ]  有情不能成眷属
4 T4 E2 _+ W; {$ w/ x1 @
2 T: N7 b$ L3 Y" R. K  到2007年冬天,黄庭的生意已经纯盈利30多万了,而我们的爱情更是大丰收。有多少女孩能像我一样和梦中情人在一起呢?我的心每天都甜蜜蜜的。而黄庭也待我如珠如宝,温柔体贴。0 u5 P! [3 u& E5 o4 |% H% n. x9 h9 Q
8 [( ^7 o0 r1 N4 Z
  2008年1月,我对黄庭说:“乐乐要放寒假了,你接他来武汉玩吧!”
; y# m9 E  f5 V! `1 h
! G  `. Q" }2 T4 l4 `* W: }$ g  “滕兰,谢谢你!”黄庭满眼感激和深情。
- Q9 }* D, u9 G( P
& I% ]) E6 ?2 D7 \3 X) S/ T7 z  年底,黄庭忙于公司业务,我带着小乐乐游海洋世界、动物园、中山公园……很快,小家伙喜欢上我,天天像个小尾巴般跟在我屁股后喊“兰兰阿姨”,毫无自闭倾向。孩子还是需要人爱的。送乐乐走时,我对他说:“乐乐,等爸爸和阿姨买了房子,就接你来武汉好不好!”5 M) u8 [; f2 w* z. \5 I3 F
1 q. d/ b0 y1 s7 ]& P
  “好,兰兰阿姨!”乐乐快乐地说。可就是这声“兰兰阿姨”却给我带来了烦恼。乐乐回到小城后,常常提起我。林莉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得知黄庭的女友是我,将此当奇闻异事四处传播,传到我父母耳中时,传言已是非常不堪。而我和黄庭原本是想等条件再好一点,买了房再向我父母坦白的。
* v& S* u7 _& E6 h4 B, ?- u
( F, Y1 Z5 F! V+ c+ m  父母当即打来电话,得到肯定回答后,他们乘最快的一班车来到武汉,对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我放弃黄庭,我不答应,父母只得又去做黄庭的工作,母亲说:“小黄啊,这么多年,我当你是自己的弟弟般,小兰不懂事,你帮我们劝劝她吧。”
& L& z" E' b  D1 n! z, I
' m2 v7 N1 J" e  那几天,父母住进我们家,强行将我们隔在两间房,天天做我俩的思想工作,看着我和母亲对着流泪,看着我一天天消瘦下去,黄庭痛苦不堪,在我父母面前跪下,求我父母相信他,我也在一旁哭着说,除了黄庭,我这辈子谁也不嫁。父母终于妥协了,第二天一早搭车回家,临行前让我俩好自为之。+ I& ^" D7 @) P. G: N1 ^% o3 ]  r
7 x+ y/ G1 e# i0 I" m
  我和黄庭终于松了一口气,可开心的日子没过几天,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住院了。我和黄庭当即赶回老家,刚走到病房门口,就被父亲拦住了。父亲不让黄庭进去,气冲冲地说:“你要想让你妈多活几天就别和他在一起。”
4 t# @9 Q$ j. }" i1 g! y9 P4 P7 m1 b" N# x6 K9 n
  我这才知道,我妈吃早饭时碰见林莉,她当着一群人的面说:“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跟个我不要的男人,当个后妈!”我妈当场气得血压升高,住了院……
; L" p0 k( e6 I0 Z
8 F# K+ _' [- o) Q. I+ a" G( y1 ?  正说着,我妈喊了声:“兰兰回来了吧,都进来吧!”2 `' E1 ^: K& l7 G! k
" p; P6 [7 {* U) E% r
  看见我和黄庭后,我妈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要是还在一起,就等着给我收尸。”% N+ G# t! h* @

. L' x/ F/ E8 g; @* k  那天,当着我父母的面,黄庭向我提出了分手。他说:“兰兰,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但不能做让你今后后悔的事,爱人可以换,父母是换不了的,这辈子有缘无分,我就给你当个兄长吧!”6 M3 `% y- Z) j8 @
. t% R6 k5 {. {0 o" h) o
  回到武汉的当天,他就搬了出去,临走前,给我一张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他说:“这10万元你先拿着,年底再给你算红利,以后每年年底我都会将你的红利打到这张卡上。”8 m+ O( q, `& }" \$ k) G( o
+ Y3 A' e0 e. D: S
  泪无声地从眼中流下,我想抱住他,想留住他,可想到病床上的母亲,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h/ o" e/ ^1 f. L& |( Q/ z

) G5 ?2 @# J( t( a) B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我想听黄庭的声音时,会用公用电话拨打他的手机,接通后我俩谁都不说一句话。有好几次,我发现黄庭开车跟着我,可等我回头去追时,他却已迅速地逃走了……0 b4 D& I" b; h/ ?
( ]3 K1 [" b" q
  这世间太多没有感情的人天天朝夕相对,我和黄庭如此相爱,为何却偏偏不能在一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8-20 07:57 , Processed in 0.0857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