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知音] 宽恕“青春的冲动”,病房中医患相爱不寻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 06: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年2月23日,河南许昌一位曾患抑郁症的漂亮姑娘,用一腔真情痴爱打动父母与执法严明的法官,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终于与“强奸”自己的男护士,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E; t- v( o% i9 ]. q
  一个是曾因患重度抑郁症而就医时的受害者,一个是利用行医之便的“强奸犯”,是青春的冲动,让他们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而他们为何执著地走到一起?为何偏偏选择这个特别的日子大婚呢?
& i3 J8 ^0 @6 S0 `& v- V$ a1 {
7 o3 s! I3 N( L, r! }
. p- W7 a1 H( M2 L$ b5 f4 X* Y# l
3 z9 P' D  v' b3 }3 Y- Y6 X3 ?少女打工归来重度抑郁,绝望尽头走来知心男护士
8 \% e. {$ ?% U9 G5 r+ j1 h1 p4 P- y  I! p# P

9 j7 X" x' K, p0 i- p) G& P
1 s( z& A1 z( Y$ ~2 |  2007年5月29日,对于19岁的王小彤来说,是命中注定的“桃花劫”。这天,在许昌仁爱医院,王小彤歇斯底里地推翻了病床前的小木柜和输液架……然后瘫软无力地躺在病床上,不吃不喝,精神恍惚,严词拒绝见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其他任何人,而对前来给她扎针的女护士高声尖叫:“你给我滚开,我要见以前那个照顾我的男护士。只有他才真正对我好,你们都在想方设法害我……”: l& A5 z+ }7 d
  王小彤执意要见的这个“男护士”,名叫刘铭,时年22岁,许昌人,护校毕业。王小彤也是许昌人,父母都是下岗的工人。为帮父母减轻负担,2006年,上高三的王小彤弃学远赴广东打工。# T0 y1 }4 Y8 h8 D. \2 @# s
  2007年4月末的一天,在东莞一家电子厂,因不满老板无休止的加班加点,这个天真单纯而性格刚烈的女孩向老板提出了几条意见,却遭到老板一顿呵斥。王小彤一气之下辞职,回到了许昌老家。1 }- }5 Z' f2 C/ p% K
  回家后,父母发现,乖巧听话的女儿整天把自己关在闺房里,足不出户,不愿和家人说一句话。起初,父母认为女儿在外漂泊累了,就不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以平复心中的闷气。可几天后,见女儿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母亲刘淑莲就在吃饭时乘机试探着问她:“小彤,能告诉妈妈,你老呆在屋里想什么吗?”可王小彤就像没听见一样,低头吃饭,一声不吭。母亲急了,就说:“小彤,你说话啊?”王小彤突然把筷子往地上一摔,说:“你不就是嫌弃我吃闲饭吗?我以后不吃就是了。”说完,她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母亲被女儿的话气糊涂了,就没再理睬她。可直到第二天,王小彤都没出门吃饭。母亲感到事态严重,就去敲女儿的房门。但怎么敲,里面都没有一丝动静。
7 l1 b" I, _3 g. }8 y5 ^2 k  父母预感不妙,撞开女儿的房门,发现她愣愣地坐在床上,“哧哧”傻笑,并喃喃自语:“你真傻,你活该!”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父母这才幡然醒悟:原来女儿很不正常!他们很快把她送进了许昌市仁爱医院。经该医院精神科专家诊断,王小彤被确诊患上了严重的精神抑郁症,必需住院治疗。
5 j- ~# Q2 g; ^" @  让父母欣慰的是,住院没多久,王小彤病情就明显好转,特别是女儿见到每天给她悉心护理的男护士刘铭时,情绪就格外稳定。刘铭高大英俊,一表人才。最难得的是,刘铭对王小彤傻里傻气的问话从不厌烦。相反,他对她分外细心体贴,没有一丝对精神病人的歧视与不屑。王小彤的父母看在眼里,感激在心中。在他的精心照顾下,要不了多久,女儿就可以痊愈回家了。
4 M8 x5 ]! g: q) |. O3 X  为了感谢刘铭对女儿的悉心照顾,刘淑莲特意买了两瓶好酒,趁刘铭值夜班时,悄悄给他送了过去,但刘铭说什么也不收。他说:“阿姨,照顾病人是我的职责,对于王小彤这类抑郁症病人,我们就应该耐心与她沟通。为小彤的病,你们已够费心了,千万别再破费,何况我不喜欢喝酒。”刘淑莲只好把酒提了回去,而在医生的意见簿上,真心写下了许多赞美刘铭的话。0 a$ M$ }. [2 l& c5 v
  但渐渐地,刘淑莲感觉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她发现女儿特别依赖刘铭,只要刘铭在,她的情绪就很正常。若半天见不到他,女儿就会显得狂躁不安,魂不守舍。5月21日,刘铭因事请假未来上班,王小彤就拒绝吃饭,昏睡了一天。次日,刘铭还是没来上班,王小彤开始大哭大闹,不让替班护士给她做身体检查,并借去卫生间之机,偷偷去护士室找到了刘铭的手机号码。随后,王小彤便打电话给刘铭,出于职业道德,刘铭在电话里轻言细语地安抚了王小彤近一个小时。
' b- E5 h6 I! S" N  放下电话后,王小彤甜甜地笑了,一脸陶醉。在一旁的刘淑莲本想善意提醒女儿:“人家刘铭有事请假,咱就不应该再打扰人家。”可还没等她把这话说出口,王小彤就亢奋地一把拉过母亲,说:“妈,你看刘铭这人还行吧?他这么优秀,还对我这么好,我想等病好后和他结婚。我要像他照顾我一样,照顾他一辈子!”$ F1 q& d# T& h( _8 @5 l* A& e. W
  “什么?和他结婚?”母亲差点没晕过去,天啊,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淑莲想女儿有抑郁症,即使刘铭真的喜欢她,他的父母也决不会同意的!女儿的病情刚刚好转,可别让她再陷进这个情感泥潭不能自拔。于是,刘淑莲对女儿说:“小彤,你和刘铭不适合,咱现在先别想这些,先把病医治好,好吗?”王小彤却歪着脑袋一脸不屑:“怎么不适合,他高大英俊,我漂亮贤惠,简直绝配。”妈妈见劝说不成,也不敢刺激女儿,只得暂时作罢。然而,这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 W- i/ D" b: ^9 o# g- T  晚上回家,刘淑莲就和丈夫王烈商量,无论如何也要限制女儿和刘铭频繁的接触,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女儿出院,在家里吃药,慢慢调养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女儿现在只要不受刺激,病情就基本稳定。而刘铭,是她最大的刺激源。3 S$ ~1 w6 \& F% ^, C
- O* Z2 @5 q2 {/ {* C9 O
5 Y" x. H& {  p7 \% L$ D3 G
6 ~# J4 C, ^- W) ^# Y
深夜查房激情上演,青春的冲动糊涂的爱
$ A! M6 }4 U9 z% [4 |- e  P! i" A6 V; ^
1 E3 |& Q! Y7 ?9 l  L' E

+ y& {- k- M/ D& |7 Y  5月24日,在给女儿梳头时,刘淑莲趁机对女儿说:“医生说咱的病基本好了,可以出院回家慢慢调养,你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我们明天就办出院手续。”王小彤心里一惊,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以后就见不到刘铭了?!她吃惊地问母亲:“我要出院了?刘铭怎么没和我说?我去问问他。”说着,她不顾母亲还没为她扎好马尾辫,要去值班室找刘铭问个明白。
2 A2 G2 j0 z) n( L4 @  刘淑莲吓坏了,如果女儿去问,刘铭说没让出院可咋办?她应该想到女儿最听刘铭的话,应先和刘铭沟通一下才对。但事到如今,她只好先劝住女儿,再找机会向刘铭说明情况。然而,王小彤见母亲阻止自己去问刘铭,就大声哭闹起来。哭声惊动了值班室里的刘铭,他迅速来到了王小彤的病房。
* \' g) z. M1 h$ V" a; J* M% t  一见刘铭来了,王小彤立刻像见到了救星,哭得更凶。妈妈连忙拉了刘铭一把,刘铭会意,走过去对王小彤说:“你听话,乖乖的,别哭,我去去就来。你要再哭,我就不理你了。”说完,他随刘淑莲来到了病房外面的走廊上。当刘铭听刘淑莲说这是要让小彤出院时,非常吃惊,略带生气地说:“阿姨,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小彤正在康复,你这样坚持让她出院,会前功尽弃的。”
/ N7 |) \" I8 H( a0 |  }  其实,刘铭此刻心情很是复杂。现在让小彤出院,从医学的角度不允许,而且,他个人也不能接受王小彤的突然离开。他的心,好像莫名其妙地被这个女孩子的一言一笑所牵动。这些天来,王小彤对他的顺从依赖,让他有一种大男人的成就感。特别是王小彤那看似傻里傻气的话语,连同她那纯洁得如同孩子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都深深地刻在他的心坎上。
# Z& @. e8 G  O! n' x3 S  无形中,小彤已经成了刘铭的影子。每天见她,和她傻里傻气地说笑聊天,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刘铭弄不明白,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爱情”,但无论是与不是,他都要小彤能康复出院。刘淑莲本来还想让刘铭劝劝女儿,但见刘铭不支持自己的决定,也不好再说什么。) V; y* S5 r' [( B5 }4 u, J% d; e+ K
  但是,通过这场出院风波,王小彤对刘铭的依赖更强烈,对他言听计从。在潜意识里,她感到,自己之所以没有出院,完全是刘铭的功劳。她由此推断,刘铭也像自己爱他那样地爱着自己。因为他不让自己出院,就是想每天都看到自己。事实上,一切也确实如王小彤所想,刘铭的确也喜欢她。1 I0 [% K# P9 B, H& Z2 A4 c4 O
  5月28日这天夜里,刘铭值夜班。按照医院的规定,当班护士晚上都要进行查房。夜里11点多,刘铭来到了王小彤的病房查看。这天天气闷热难耐,刘铭看到熟睡中的王小彤满头是汗,他想为她轻轻擦下额头的汗珠。不料,她一袭薄薄的睡裙,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裹成一团,露出了白皙的大腿……刘铭顿时心跳加快,感觉头昏目眩,呼吸沉重,周身像着了火似的一阵冲动……他多想把这个女孩拥进怀里,可病房里还有其他两个熟睡的病人,只好控制住自己强烈的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把王小彤的睡裙向下拉了拉。
. I2 o  y4 p3 T+ E9 h  没想到,就是这么轻轻一拉,王小彤醒了。立刻,两人在黑暗中四目相对,迷离的眼神纠结在一起。不知怎的,刘铭就紧紧地握住了王小彤的手,晕晕乎乎地把她带到了住院部的另一间空病房里。一切毫无征兆,却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z! c8 m/ _6 s. m# ~# C
  第二天一大早,满心甜蜜的王小彤亢奋不已,几度在母亲面前欲言又止。前来给她送早餐的刘淑莲很是奇怪,问女儿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告诉自己。这下正中王小彤的下怀,她再也忍不住兴奋与少女的羞涩,竟将自己与刘铭昨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了母亲。这个天真的女孩其实只想告诉母亲,她多么爱刘铭,她因此不会再抑郁,她愿意一辈子陪着他。“真的,妈妈,为我祝福吧!”然而,这个消息对刘淑莲来说如遭五雷轰顶,她眼前一阵发黑。天啊,女儿才20岁,刘铭对女儿那么照顾,坚持不让她出院,原来是早对她起了歹心!女儿外出打工受委屈而精神抑郁,没想到住进家乡的医院救治,还有父母在她身边紧紧盯着,却还是受人欺负。她怎能轻易饶了这个“衣冠禽兽”!
( N. \+ [! I$ t  此刻,刘淑莲真想冲进值班室揪住刘铭,向整个医院揭露他做的丑事。可是,她怕惊动了女儿,打草惊蛇,让刘铭脱逃,于是她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愤怒,若无其事催女儿吃饭。然后,她奔到走廊上,拨通老公王烈的电话:“不得了啊!你快来,小彤被刘铭那混蛋给害了……”说着,她就哭起来。
' J$ W5 D3 c8 K  王烈气喘吁吁赶到医院时,刘铭正在女儿隔壁病房给病人测量体温。他不容分说上去对着刘铭踢了一脚。刘铭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王烈一把揪住,拉进了值班室,王烈低声喝令他写“事发经过”。接着,王烈拨打了110,向魏都区公安分局报了案。9 r; n; K% d. Q8 r5 K# w$ u
  直到此刻,晕晕乎乎的刘铭才彻底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强奸犯”。一旦事情抖搂出去,他怎么做人?他的前程就毁损殆尽。只有脱逃,才能摆脱这让他难堪的困境。于是,刘铭趁王小彤的父母不注意,一口气狂奔出医院,拦了一辆面的,一路开到汽车站,几经辗转,他躲到了山西大同的同学那里。
) e; }: C# B, R) }  王小彤得知父母做的这一切后,大哭大闹了一场,拒绝进食、扎针。医院只好给她强行注射镇静剂。几天后,她病情加重,精神错乱,神志不清,整日呆坐在病床上,眼睑低垂,不断念叨着:“刘铭你跑,我不怪你,他们要害你。”刘淑莲心如刀绞,整天以泪洗面,整夜无助地搂紧女儿,想用自己母性的温暖让女儿清醒。可是,王小彤全身痉挛,泪如泉涌地自言自语:“刘铭快跑,等我能跑得动的时候就去找你……”
' G1 d7 n; s. X7 T0 d( L  每当此时,刘淑莲就恨自己自作聪明,是自己亲手害了女儿。她想,自己不该这样独断专行,应该认真听听这两个孩子的真实想法。虽然女儿患了严重的精神障碍,但刘铭是一个正常人啊!她为什么就不问问刘铭的想法呢?她安慰女儿说:“小彤,你要听话,把病医治好后,妈妈带你一起去找刘铭,没有人害他。”尽管如此,王小彤的病情还是持续恶化。
( S) ~; g) Z1 K# M6 q* D4 G: |" @8 H* W5 p

- S8 U3 U5 {3 T( X  W9 f2 n  A: b2 w# \7 S/ A, w, K+ |0 m: L
举家为“强奸犯”求情,逃亡路上自我拯救爱归来
; o( P1 `* }6 H+ s4 ]3 E% c2 d7 `$ A& \9 z7 v, v
2 X# L6 J) v' g) l
: w- }8 F  X' S% j2 R- |9 V
  让刘淑莲震惊的是,7月末的一天深夜,她突然收到一条短信:“阿姨,小彤的病怎么样了?我很想知道,我是真的爱她。”无疑,这条信息是畏罪潜逃的刘铭发来的。如此看来,刘铭是真心爱着小彤,才在冲动之下做了出格的事情。刘淑莲赶忙叫醒身边的丈夫,他们连忙拨打这个电话,对方却一直关机。
3 {6 d; n+ p/ B, y* V$ |4 w( b  而远在大同的刘铭,既惊恐万状又时刻挂念着王小彤。冷静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有责任的男人不该犯下的莫大错误。其实,他和王小彤是深爱着彼此的,自己为什么不敢承担责任呢?即使是坐牢,也不能让心爱的女孩受伤。更何况,可以想到,因为他的逃离,重度抑郁的王小彤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不能再错了,他要用真爱来拯救自己与爱人。1 x! o# T* i. w
  2007年8月,刘铭主动向魏都区警方投案自首。经司法鉴定,案发时王小彤属于精神抑郁病人,无民事行为能力,刘铭涉嫌强奸被铺。当司法人员问及他有什么想法时,他唯一的要求是:“我想见见王小彤。”而此时王小彤因精神过度刺激而几乎失忆,除了她每天念叨着刘铭,几乎没有了更多的记忆。
, P/ Z' X: I$ i: G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当刘铭叫她小彤时,她先是愣了一下,两行热泪接着流出了眼眶,她喃喃地说:“你是刘铭,我答应病好后嫁给你的,我和你一起跑。”王小彤的父母哭了,刘铭也哭了。刘铭哽咽着说:“小彤,你要养好身体,我不跑,等着娶你。”此刻,王烈更是声泪俱下,不停地捶着自己的头说:“都怪我一时冲动,害了两个孩子。小彤,你要好好配合医院治病,爸爸还盼着给你们办喜事呢。”! E) T* s9 G  J6 c0 r% G; h9 G
  然而,法律无情。2009年10月,许昌市魏都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依照有关法律,刘铭的行为应当以强奸罪论处,依法判处刘铭有期徒刑5年。* O( K" U1 q; P( J- c' {
  法院一审后,王烈夫妇哭求法院重审,刘铭也不服,向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此期间,在王烈夫妇不断承诺要给女儿和刘铭办婚事的前提下,王小彤逐渐恢复了神志。可怜天下父母心,王小彤终于渐渐明白了爸妈当初的一片苦心。她虽然很为自己和刘铭感到屈辱和冤屈,但最终还是原谅了父母。
" q! o0 V& F  `  2009年11月,王小彤在父母的陪同下,以受害人的身份,向许昌市中院提出申请,强烈要求对刘铭予以轻判。她说自己当初真是因为喜欢刘铭,才自愿与其发生性行为的。王小彤的父母也强烈要求法院对刘铭从轻处理。刘铭更是声称,当时自己真的是因为喜欢王小彤,才情不自禁做出冲动之举。
; r$ R9 Y& Q% k2 s! U4 r8 f  许昌市中院经过慎重考虑,将此案发回许昌市魏都区法院重审。2010年2月22日,魏都区法院开庭重审此案。庭审中,已经康复的王小彤以受害人的身份,再次当庭陈述了自己对刘铭的痴心相恋和“今生非他不嫁”的决心。刘铭也当庭表示,自己也是从心底喜欢王小彤,今生要娶王小彤为妻。
  A3 b5 L5 {' h; E  法院重审认为,刘铭认罪态度好,且被害人及其亲属已对刘铭谅解,可对其从轻处罚。法院遂作出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刘铭随即获得保释。5 c# n% |" \' Y5 ~% G
  接到“判三缓三”的判决书,刘铭紧紧地抱住王小彤,喜极而泣。刘王两家的父母也忍不住地流下了复杂的眼泪。刘淑莲更是声泪俱下,哭着说:“如果女儿不是个病人,我肯定不会这么冲动。都是我老糊涂了,只凭自己的感觉判断,没有静下心来听孩子的解释,就认定女儿被欺负。”她真心希望,刘铭和他的父母能谅解她爱女儿的一片苦心。$ H% j; S/ e% o5 l
  同样作为父母,刘铭的父母怎能不明白父母对孩子的爱,纵然年轻人不免自私冲动。他们拉着刘淑莲夫妇的手:“一切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只要孩子们从此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n5 I6 L' a0 l* J% F  K
  看着终于苦尽甘来,幸福地走在一起的一双儿女,四位老人长舒了一口气。当天,两家人在南都饭庄订下包间,一起商定孩子的婚事。席间,刘铭偷偷跑到离饭店不远处的一家鲜花店,买来99朵鲜红的玫瑰,当着四位老人的面,当场向王小彤求婚,并跪在双方父母面前:“爸爸,妈妈,请答应我和小彤明天就结婚。”
" [$ e5 k, |' t- t9 h  Q* X  在接到终审判决书的第二天,也就是2010年2月23日,没宴请朋友,也没有豪华热烈的婚庆场面,更没有丰厚的彩礼嫁妆,刘铭和王小彤两人在家办了几桌酒席,低调地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c% a7 B8 c4 _+ q$ ~) J$ Z
  2010年3月8日,刘铭在接到终审判决书15日后,没再提出上诉,他的缓刑判决正式生效。. p) ~1 |4 l) T4 }
  本是一场刚刚萌芽的真爱,无奈却因一时冲动而掀起惊涛骇浪。办案人员指出,痴心相爱,切勿超越理性而疯狂。否则,情路将倍加坎坷。好在这对因青春冲动而犯下迷糊的男女,靠自己的真情自我挽救,为爱情雪耻,为真爱正名。他们的爱情,终于在拐了一大段弯路之后,修成正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4-24 04:14 , Processed in 0.08018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