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三胞胎姐妹上大学,感恩的花蕊为爷爷绽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6 02: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胞胎姐妹杜思雨、杜思雯、杜思思出生在上海青浦区一个贫困家庭,她们的降生曾是轰动当地的头条新闻。谁料,最初的喜悦过后,等待这个平凡家庭的却是接踵而来的打击:由于不堪生活重压,母亲决然地跟父亲离了婚。父亲身心交瘁,四处飘零,不再归家。# H. }9 y. ^4 g% g$ f
  家将不家。谁来接管年幼的三胞胎?这个破碎的家还能否出现转机?三胞胎的命运又该何去何从?
. e5 U3 V; b" I9 k  2010年夏天,三份红色的高考录取通知单送达这个贫寒的家,三胞胎姐妹相拥而泣。人们终于获知了命运的答案……
/ R; n! a9 Q. P6 v1 c2 H! C  P9 G! U3 e3 T* P/ p
三胞胎姐妹的天空阴云密布,谁来拯救这个家?
1 w9 M  R3 u7 M! L1 W$ E; O
7 o8 D3 p( U# d0 o6 E% a- {  今年63岁的杜国其,原是上海青浦区一家建筑公司的司机,妻子沈惠英原是上海青浦新桥村电机厂的装配工。儿子杜剑忠出生于1968年。1990年,经人介绍,杜剑忠和邻村小1岁的林霞(化名)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 h- f1 y( N/ H- l+ `' m; i  婚后两个多月,林霞就有了怀孕的迹象。怀孕6个月时,林霞到医院检查,医生通过b超检查发现她怀了三胞胎。一家人开心不已!
: s+ _: N6 n, a+ q+ ]3 p+ K  1991年11月12日,林霞在上海第五人民医院生下了三胞胎姐妹。上海各大媒体报道后,三姐妹顿时成为了青浦区家喻户晓的“明星姐妹”。杜国其和沈惠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抱着孩子看了又看,亲了又亲。杜国其分别给孙女起名为杜思雨、杜思雯和杜思思。& Q6 m5 s1 U+ k8 T: L0 x  ]# A
  对一家人而言,虽然是三倍的喜悦,却也是三倍的压力。由于林霞奶水不足,三胞胎主要靠喂奶粉。三个孩子的胃口都很大,她们一天就需要一袋奶粉。另外,三个孩子的衣服、生活用品也不便宜。还好,村里的补贴再加上一家人的打工收入,算是勉强解决了难题。% R! g+ `* @% m- R8 U" Q6 s
  不过,就算经济问题可以暂时解决,但精神上的压力、体力上的负担却很大。平时,只要哪个一哭,另外两个就会呼应,来个立体声“三重哭”。遇到孩子生病,全家更是忙得团团转。因为只要一个人感冒发烧,其他两个就很容易被传染。一个刚看完病,下周就要抱着第二个、第三个去看病……" G5 V! f, v- S8 H! q! L9 j8 }  H
  三姐妹1岁时,有人想收养最小的杜思思。杜剑忠因为工作不稳定,与妻子一合计决定送人。但爷爷杜国其听了,当场拍板:三个孩子既然一起来到我们家,就是我们家的福气,孩子一个都不能送。于是,他让老伴沈惠英作出牺牲,辞去工作帮忙带孩子。# b; J7 ?! G- P/ z
  孩子5岁时,林霞总算摆脱了“奶妈”的工作,到上海市一家工厂打工。由于儿子儿媳都在外打工,照顾和教育孩子的重任就落到爷爷奶奶的肩上。闲下来时,爷爷杜国其就开始教三个孩子做简单的数学题。三个孩子天资聪明,杜国其只要教她们一遍算术题,她们就能举一反三,算出别的题目。
  x% G' o5 N9 J; s: \: ]  1998年9月,三姐妹该上小学了。爷爷跟她们约法三章:坚决不许代考,不许串通作弊。尽管如此,三姐妹还是“有感应”,学习成绩一直很接近。5 ^- s8 B5 I* h7 _8 k/ h
  虽说是一模一样的三姐妹,可她们的性格还是有所不同。老大杜思雨老实稳重,老二杜思雯活泼开朗,老三杜思思精灵古怪。偶尔三人也会吵架,可从小到大,她们三人都是形影不离。她们牢记着爷爷的一句话:三人一条心,其利可断金。- B. o% R( g) G
  然而,随着三个孩子的开销增大,杜剑忠深感负担太重,常常好几个月躲着不回家。为此,夫妻俩开始争执不断。2000年11月,两人最终协议离婚。林霞净身出户,三个孩子都由杜剑忠抚养。离婚后第二天,万念俱灰的杜剑忠弃家而去。从此,靠四处打工为生。
9 x& ~2 j* w) D; K; u  儿子儿媳相继离开后,沈惠英急得号啕大哭:“好端端的家,怎么说散就散呢?只留下我们两把老骨头和孩子们,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 o- D! _1 o6 V, B  三姐妹都依偎在爷爷奶奶的怀里,怯怯地问:“爸爸妈妈走了,你们不会不要我们吧?”面对三个可怜的孙女和一贫如洗的家,杜国其夫妇擦干了眼泪发誓:即使做牛做马也要把孩子抚养成人!7 q) l6 G* G1 |0 C, t- I

# L. i2 e" k$ b' o. \3 k感恩的花蕊开不败,爷爷就是我们的照明灯% K7 ^& j6 P( F
. S1 v# T/ r3 L9 {6 _5 f
  此后,全家的开销,都靠杜国其的工资维持,日子过得万分艰难。一天,三个孙女每人要交9元资料费,杜国其和老伴搜遍角落才凑齐。杜国其沉思着:27元就难倒一家人,要是孙女们将来上中学、大学,自己如何支撑她们走下去?万般无奈,杜国其下班后,只得到青浦车站做领路的生意。每天下班回到家,杜国其匆匆扒一碗饭,就举着“领路”牌等客询问。可杜国其常常苦等几个小时也没等到一单生意。沈惠英见状,有些泄气了,杜国其却憨憨一笑:“聚少成多嘛!”
  ?0 j: e1 E$ C+ O  12月底的一天,学校打来电话告诉杜国其:“您有没有发现你们家孙女最近老萎靡不振,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听了这话,杜国其立即明白了。原来,父母离婚影响了三姐妹,她们的情绪变得消极。& a1 m; \+ W2 x* [* J  K3 c% h
  这天晚上,杜国其批评她们:“爷爷辛苦挣学费供你们读书,可你们却这么不懂事!”杜思雯哭着反问:“爷爷,爸妈不管我们了,我们还能读下去吗?”杜思思也说:“人家交一份学费,我们要交三份,别人买一件衣服,我们要三件,你们又一天天变老……”听着孙女的哭泣声,杜国其心酸不已。/ d, t) B4 j( B2 _& L: t6 A
  第二天晚上,风很大,天气非常冷,杜国其本来不想去领路,但他改变了主意:哪怕做不到生意也要去。他要让孙女们知道,爷爷就是她们的“领路”人。) `, y* P& V, ^0 e; K0 H; O
  杜国其在寒风中蹲了半天,才做了一单生意。夜深了,三姐妹见爷爷还没回家,就前往车站寻找。昏暗的灯光下,她们看到爷爷举着牌子跺着双脚守在路边,冻得直发抖。老大杜思雨道:“爷爷,该回家了,天太冷了……”看到三姐妹突然站在身边,杜国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没事,我就权当出来散步,一晚上就挣了好几块!”三姐妹强忍着泪水,硬拉着爷爷回家。
  Y) X" M; U2 s4 }+ w8 O/ q  从此,三姐妹的学习再不用人督促,每天放学回家后,她们先把作业做完,然后就帮爷爷奶奶扫地、洗碗,看见什么就做什么。特别是从前最贪玩的老三杜思思,每天放学了都要去陪着爷爷当领路人。+ ^* E/ h+ J6 U; x# @, [
  2004年7月,杜家三姐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初中。考虑到家里困难,最后,她们选择了离家近的大盈中学,只为每天能早点回家帮爷爷奶奶干活。
& t! R1 f: _- `4 e6 Z6 ^' ?, V  一晃又到中考了,杜国其希望她们都考到区重点高中青浦中学。不想2007年中考时,杜思雯和杜思思都考上了青浦中学,而杜思雨却考到了朱家角高中。杜国其不禁十分担心,一再安慰大孙女。而杜思雨虽然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却大度地为两个妹妹祝贺。看到她们这样同心同德,杜国其欣慰不已。3 H  _! C" [) _3 ~4 s6 K8 \7 B6 U
  可面对每人每学年2400元的学费,一家人又不知所措了。这时,杜国其偏偏正式退休了,他不得不另谋一份工作,很多公司却都以年龄大拒绝了他。一天,杜国其找到了青浦区一家纸箱厂,他恳求老板说:“我们一家全指望我,如果我没工资,三个孙女就没法完成学业啊!”老板冷冷地说:“我们是招人,不是收容所。”杜国其又求他:“这样吧,你试用我半个月,如果不行,我一分钱都不要!”老板这才同意试用他。" b8 D! h3 w* {( W' G, m
  这件事对三姐妹触动太大了:爷爷老了,可为了她们,爷爷依然不能休息。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涌上了三个孩子的心头。有时候,杜国其半夜回来,三个孙女就一起坐在客厅里等他回来,然后一个端水洗脸,另一个就拿手巾,还有一个就盛饭。而杜国其见到孙女睡得很晚,总是心疼地催促她们早点休息。4 y3 t: g& P  B3 K
  此时的杜国其身体大不如以前,然而,一想到三个孙女,他就有使不完的劲。最终,杜国其以吃苦耐劳感动了老板,成为厂里第一个只用半个月就转正的合同工,每月又多了一份收入。当三个孙女向爷爷祝贺时,杜国其却说:“我去找工作,一方面是挣钱养家,一方面是想告诉你们,爷爷就是一盏照明灯,一直在给你们领路,让你们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怕!”4 h/ p/ B' I6 e! [
  即便这样,杜国其仍不能凑齐学费。当地民政局的领导了解到杜家的实情后,承诺给予三姐妹每人每月100元的生活补助,一直补到18岁,大盈派出所也伸出了援助之手,这才解决了三姐妹的学费问题。& ~9 f7 R9 g& p' R0 |- w: C7 X, x. ?
) x" b2 [  g$ K# R+ n) \
三胞胎姐妹上大学,愧疚的父爱又归来: a2 e+ u6 c( p. l: w

' F( j; [7 ~) V, S. D+ f( {  9月1日,三姐妹如愿上高中了。学校离家有五六十里路,三姐妹都得寄宿。然而,杜思雨一个人到陌生学校,身边少了两个陪伴,学习少了些动力。有一天,她给杜国其打电话说:“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我英语总是学不好。”杜国其心里焦灼一片,嘴上却说:“思雨,一直以来你就是个最努力的孩子。只要坚持不懈,爷爷相信你一定能学好它。”听了爷爷的话,杜思雨万分内疚:爷爷这么大年纪了,却凭着惊人的毅力把我们抚养大,至今还在拼命打工,而我遇到一点困难就无法坚持,怎能对得起他的期盼?两个妹妹知道她的情况后,调侃着说:“姐姐,怪不得我们这几天心神不宁啊,原来是你英语落下了!没事,有我们在呢!”3 p, Z! ]4 S- t* i
  此后,两个妹妹每次放假,都把学习心得写出来给杜思雨看,并把学校的讲义试卷拿给姐姐学习。有了两个妹妹和爷爷的帮助与鼓励,杜思雨信心倍增。那年,三姐妹期终考试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回来后争着向爷爷汇报,让爷爷分享她们成功的喜悦。杜国其很高兴,他对老伴说:“只要三个孙女还在前进,咱们就不能停歇。”
/ x/ q8 y+ W! L0 h+ n  2009年春节过后,沈惠英费尽周折,找到一份清洁工的工作。由于节衣缩食,她患了甲状腺炎。可为省钱,她总是硬撑着。5月的一天,沈惠英的甲状腺炎犯了,杜国其连忙把老伴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发现甲状腺已经结了个瘤,必须做手术。1 T: O$ a) B7 L& C0 U
  半个月后,沈惠英做了甲状腺瘤切除手术,又花去数千元的医疗费。三姐妹放假回家得知情况后,围坐在一起议论开了。杜思雯说:“我们现在虽然上学没时间帮爷爷打工,但住宿费、伙食费太贵了,不如走读。”可与其他同学拼车上学,一个人每月得交400元,3个就是1200元,费用太高。老大杜思雨说:“那我们就乘公交去上学。3个人一天只需要6元,一个月只需要180元!”两个妹妹表示赞成。
) T, I- E- Z- ]# v  这个决定,让杜国其吃了一惊:乘公交虽然省钱,但这要花费多少时间啊!如果再遇上大风暴雨,又该如何是好?可三姐妹坚持要走读,最后,杜国其同意了,但前提是不能耽误学习。
' v: K# @+ n  U7 d' T  尽管三姐妹乘公交耽误了不少时间,回来还经常给奶奶熬药、端水,但她们从没喊过苦,每天都坚持学习到深夜。5 D- E/ `, d) M* e# t
  2010年6月,终于迎来了高考。三姐妹挥汗如雨地忙完高考后,回到家就商量出去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
& }3 O; h" G7 g6 o6 O  6月24日,高考分数出来了。经过查询,杜国其得知三人全部达到本科线,高兴不已。当晚,三姐妹为填报高考志愿,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着。杜思雨想学纺织,杜思雯想学经济,杜思思想学园艺。杜国其看着三个孩子交谈,不禁想起她们一起上学、一起为他分担家务的场景。姐妹之间的感情一直那么深,而她们彼此又有心灵感应。一个念头从杜国其脑海里跳出来:“孙女们选什么专业,由她们自己定。但既然是同一天出生,三个人最好在同一城市,这样也好有个照应!”这个提议让三姐妹一致同意。可分数不一样,喜欢的专业又不同,怎么办?最终,三人决定都选择报上海的学校,这样一方面可以相互照应,另一方面还可以经常回来帮爷爷减轻负担。: s4 p  {2 ^& O- m+ o/ ~4 _
  7月16日,杜思雨、杜思雯和杜思思分别被上海东华大学、上海对外贸易大学和上海应用技术学院录取。当地电视台报道后,人们都称她们为“最美的三胞胎”。然而,众人感动之余,又不禁陷入了深思:三姐妹上大学第一笔学费加起来要两万元,仅靠爷爷退休工资和打工的收入如何能负担?假如两位老人再有什么大病大痛,这三个孩子靠谁来支撑?# L+ d* r2 t8 C6 E
  7月30日下午,得知杜家三胞胎姐妹的困境,青浦区副区长、区红十字会会长陶夏芳、教育局局长印国荣、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俞赞红等一行看望了三姐妹。区红十字会给每人发放了3000元的助学金,还承诺给予每人每年2000元的教育补贴,直到三个孩子大学毕业。上海青浦区工会经济劳模协会领导也相继看望三胞胎。杜国其和三胞胎姐妹捧着沉甸甸的慰问金,心里既温暖又感动。- J) N+ Z/ t- K5 h2 K0 X/ ~: b$ f
  8月12日,一直没和家人联系的杜剑忠突然给杜国其打来了电话。原来,他前不久刚从外地辗转到奉贤区一家工厂打工。由于收入微薄,他一直不好意思回家。中午吃饭时,他突然从电视上看到三个女儿考上大学的新闻,不由激动万分,立即打电话回来。杜剑忠哭着对杜国其说:“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杜国其内心五味杂陈,他按下免提键,让三个孙女都能听到父亲的声音。当三姐妹听到杜剑忠哭着说:“孩子们,爸爸让你们失望了。”此时,三姐妹再也忍不住委屈,一个个躲到房间里恸哭失声。她们真想问问:爸爸,在我们和爷爷最无助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又做了什么?最后,在爷爷的劝慰下,三姐妹终于平静了下来,她们一个个对着电话喊道:“爸爸,你回家吧,我们和爷爷都想你!”杜剑忠听罢,呜咽不已。
( W4 Q; s$ f# ^- ]" U/ V  8月30日中午,杜剑忠终于回到久违的家。一家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9月4日,上海东华大学人头攒动。一家人陪着杜思雨前来报到。人群中,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显得特别扎眼。当师生们得知眼前的杜国其老人,在媳妇和儿子离异后,靠微薄的收入独自培养出三胞胎大学生时,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20 23:23 , Processed in 0.14726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