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健康故事] 竹竿穿心5小时生死辗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5 01: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根长约1.5米、直径接近1厘米的竹竿,在一场意外中,深深扎进了一个12岁少年的左胸。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这根竹竿竟然还在有节奏地上下摆动着,原来它正好不偏不倚扎在少年的心脏上!
  少年一路被送到县医院,再到地区医院,面对此情此景,所有医生都不敢拔下这根竹竿。因为,拔下竹竿,少年的心包积血就会喷涌而出,全身血压就会瞬间为零。何况,他的心包此时已积血1000多毫升,几乎是全身血液的一半!
  生死攸关的时刻,谁能为少年开膛缝心?

芭蕉林里突发意外,哈尼族男孩竹竿穿心

  2009年8月1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南沙镇天气异常闷热。村民侬香干在农田里干了一会农活后,就走进农田边的农舍里休息。这天,读小学五年级放了暑假的儿子侬百明也跟着父亲来到田边,侬香干休息时,侬百明就跟着两个同学去附近的芭蕉林中玩耍。下午2时,侬香干正在午睡,一个跟儿子玩耍的小伙伴急匆匆地闯了进来,他一把拉起侬香干说:“不好了,侬百明胸口扎进了竹竿……”
  来不及细想,侬香干翻身下床,冲了出去。在附近20米外的一片芭蕉林里,儿子侬百明躺在地上,左胸上斜插着一根手指粗的竹竿!此刻的侬百明脸色苍白,右手捂住胸口,嗓子沙哑地喊着:“爸爸,我疼……”
  侬香干急得手足无措。侬百明胸口流血并不多,竹竿插入的伤口处只有少量血迹,只是竹竿一直有规律地上下摆动。不一会,周围的村民也都闻讯赶来,有的喊应该拔下竹竿,有的喊千万不要动。侬香干也犹豫了,他想,既然竹竿刺进了心脏,还是不动为好。不过,必须马上送医院。
  一位村民飞快地跑出芭蕉林,弄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这根1.5米长的竹竿,除根部牢牢刺进侬百明的胸腔,绝大部分悬出体外。村民们小心翼翼地将侬百明抬上了车,摩托车上了公路,随着路面的颠簸,竹竿的摆动幅度明显加大,侬百明不断地喊疼,侬香干急忙让司机减速,慢一点开。
  在侬百明小伙伴的讲述中,侬香干知道了儿子受伤的经过。原来,这天中午,侬香干午睡后,侬百明和两个小伙伴便离开农舍玩耍,好动的侬百明从农田边的竹篱笆上抽了一根竹竿下来,一边甩着竹竿,一边和两个小伙伴一起走向几十米远的一处芭蕉林。由于天气闷热,侬百明就脱掉了短袖上衣。
  三个小伙伴玩起了抓人的游戏,侬百明拿着竹竿跑在最前面。他刚跑了几步,发现前面有个田埂,他想把竹竿插在地上来个撑竿跳,可是在起跳的那一刹那,他脚一滑,惨剧发生了,侬百明正好落在了那根竹竿上,这根尖头的竹竿一下子刺入了他的左胸膛!
  下午2点40分,三轮摩托车驶进元阳县人民医院。外二科主任医生谢洪宇一见伤情就惊呆了,此时,侬百明显得非常痛苦,呼吸急促,但神智还算清楚。谢医生给孩子测量了脉搏,发现心跳频率比较快。他按着脉搏看着竹竿摆动,竹竿和脉搏的频率竟然是一样的,有规律地摇摆着,谢医生当时就判断竹竿肯定是扎进了心脏。
  谢医生也不敢动这根竹竿,只能建议他们转到个旧市医院,那是离元阳县最近的一家地市级医院了。考虑到竹竿太长,患者移动起来不方便,谢医生将竹竿剪断,只保留了20厘米长一截,然后又给侬百明紧急输氧。
  医院派出一辆救护车,火速送侬百明去个旧市,谢洪宇医生也一路陪同。
  谢医生先是给个旧市人民医院心外科打去电话,通报了孩子的伤情,请对方做好准备。此时的侬百明一会清醒一会昏迷,侬百明的母亲车龙崩就拼命地和儿子说话,把儿子尽量维持在清醒状态。坚强的侬百明醒过来时还拼命地安慰妈妈:“我能挺住,你放心吧!”望着懂事的儿子,车龙崩更是泪如泉涌。
  此刻,时间对于侬百明来说,成了和死神赛跑的唯一砝码。救护车上有的人让司机开快点,有的人却说:“千万不能快,快了颠着孩子怎么办……”司机也是满头大汗,因为他知道,快也不行,慢也不行,孩子的生命就在他的手中!

五小时颠簸求医路,男孩生命危在旦夕

  下午3点20分,侬百明被送到个旧市人民医院,早已做好准备的心外科医生对侬百明迅速做了检查,一看伤情,医生和专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建议,立即将孩子送到开远市解放军第59中心医院。
  可问题也随之而来,从个旧市到开远市有200多公里,而且大部分都是崎岖的山路,开车起码要两个多小时,更要命的是,车速还不能太快,万一孩子的身体受到强烈的颠簸,心脏上的竹竿很可能对心脏造成二次伤害。没办法,医院方面只能让救护车司机尽可能开慢些开稳当些。解放军59中心医院接到电话后,院医务处主任陈建明立即通知心血管中心、麻醉科、检验科、放射科等相关科室做好准备。
  此时,侬百明胸前竹竿摆动的频率明显减慢了。护送孩子的谢洪宇医生意识到:不好,孩子的心跳在减弱,心脏有可能停止工作!谢医生不时地为孩子摸着脉搏,查看瞳孔。侬香干也扶住儿子的头,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侬百明,你要坚强,要挺住,不能睡啊!”
  下午6点40分,在距离孩子胸口被刺近5个小时之后,侬百明被送到了解放军59中心医院。刚进院门口,一位中年男人快步走上来说:“快,让我看看情况怎么样。”原来,这是59中心医院心血管中心主任沈春生,他正在休假,接到医院的电话后立刻紧急赶了回来,等在医院门口。51岁的沈春生,有着26年临床经验,发表论文20余篇,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4项。他做过上千台心脏手术,也曾经见过各种心脏被刀刺伤的例子,但像这样惊人的场面,他还是头一回遇见。
  此时侬百明张嘴喘着气,脸色青紫,眼睛闭合,没有其他反应,竹竿在孩子身上不停地摇晃,还不断地有一丝丝的鲜血流出来,让人看着格外揪心。
  沈春生一看,竹竿插入的位置在左锁骨中线以内,第三肋间,这个位置正是心脏的位置!竹竿由左上向右下的角度斜插而入,并随着心脏在跳动。
  一般情况下,心脏一旦有异物插入便会立即引起大出血当场死亡,为什么侬百明却没有引起大出血呢?沈春生主任对侬百明的父亲说:“孩子太幸运了!竹竿刺进去的时候,同时堵住了出血点,不然的话,这个孩子血早就流光了。”
  在检查中,侬百明突然醒来了,沈春生医生向他询问伤情,侬百明从容对答。心脏被刺5个小时后依然如此坚强,这个少年让沈春生赞叹不已:“真是好样的,你放心,过一会我们就会取出竹竿!”
  作为专家,沈春生知道,“拔”竹竿是很有讲究的,要寻找一个最恰当的、风险系数最小的时间动手术,考虑到没有人知道这个竹竿到底扎进去有多深,更不知是否刺破主动脉,沈主任决定先带孩子去做心脏彩超,明确心脏的受损情况,再来决定具体手术方案。与此同时,放射科也为侬百明拍了ct,确定竹竿位置。
  侬百明的彩超和ct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图像显示,竹竿已经插入侬百明右心室,竹竿进入皮肤到心脏足有11厘米,已经造成心包增大成球形,脖颈两侧静脉扩张。万幸的是,这根竹竿虽然刺入了心脏,但并没有穿透整个心脏,如果再偏离一点,或者刺得再深一点的话,就会伤及主动脉,孩子的生命必然难保!
  为稳妥起见,沈春生医生已确定好思路,准备接上体外循环机。体外循环机相当于一个人工心脏,维持侬百明的血液循环,之后再切开心脏,拔出竹竿对心脏进行修补。沈主任刚刚安排完手术,发现侬百明嘴唇发紫,呼吸急促,颈两侧的动脉怒张,血管鼓鼓的,像手指头一样粗,他心里一惊:不好,孩子有可能出现心包填塞!心包是心脏外面的一层薄膜,当心脏受伤以后,血流进这层薄膜里,当血液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薄膜就会膨胀,像气球一样越来越大,最后压迫到心脏,造成心跳骤停。
  如果按原来的计划手术,起码要准备30分钟,而侬百明的伤情已经等不及了,他的血压在不断下降,心率也开始不规则。为了抢救侬百明的生命,沈医生决定采用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直接麻醉开胸,把竹竿拔出来,然后对心脏进行修复!
  这种方法相当危险:因为心脏被竹竿刺入,不像利器所伤只有一条缝,被竹竿插入的心脏会留下一个洞。竹竿插进去时它当时可能未出血,或者出血少,可是拔出竹竿那一瞬间,由于血压的缘故,血液肯定会喷涌而出!侬百明失血已经超过1000毫升,对于一个30多公斤的孩子来说,已经是相当惊人了,相当于将近全身血液的一半,身处死亡的边缘,如果再大量失血,很可能就造成失血性休克而当场死亡。

抽竿补心击退死神,惊心动魄20秒

  晚上7点,手术准时开始。当侬百明的胸腔被打开后,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所有医护人员:心包已被心脏内涌出的血撑成了足球般大,心脏快被压停了,生命垂危!沈医生小心翼翼地捏住竹竿,他屏住呼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竹竿完整地从心脏上抽了出来!
  就在这一刹那,一大股鲜血瞬间喷涌,就像泉水一样从侬百明心脏伤口上汹涌地流了出来,血冒出的速度相当惊人,几乎是一秒钟的工夫,医生已经看不到心脏上的创口了,胸腔里面一下子就充满了鲜血,视野里只有一片血红!监控血压的医生焦急地说:“不好,血压急速下降……”
  转眼之间,侬百明的血压已经降到了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照这样发展下去,马上心跳就要停了。这种时候,得赶紧把这伤口堵住才行,否则用不了几分钟血就会流光。然而,由于血流得太快,胸腔里面都是鲜血,伤口已经被冒出来的血挡住了,根本看不见伤口!
  关键时刻,沈春生医生用上了自己多年手术经验练就的绝活:盲缝!他凭多年练就的感觉,用左手粗大的手指死死压住出血点,右手拿起圆针和心脏缝合专用线,立马穿进了心脏飞针走线,一针后,血流变小了,两针后,出血点不再冒血。而此时,已经为零的血压又慢慢开始恢复,第三针,血止住了!现场医护人员一片欢呼!沈大夫只用了三针,便迅速在伤口上做了一个“荷包缝合”,打出了一个完美的荷包,血止住了。从拔出竹竿到完全缝合完,沈春生只用了20秒,在这短短的20秒里,侬百明从死到生走了个来回!
  侬百明的血压恢复正常,心率也恢复了正常,沈医生又用了4个小时修复侬百明受损的心脏。整个补心过程又是一气呵成,非常成功!
  手术成功了,但是沈春生依然十分忧虑。原来,侬百明的心脏创伤不比一般创伤,手术后很容易出现严重的水肿,也特别容易发生感染,因为这根竹竿很脏,它是插在农田篱笆上的,带有各种细菌,而且浸泡在心脏里将近5个小时。后续的重点是控制感染,如果控制不好就可能形成败血症,或者全身脓毒血症。
  2009年8月2日早上,侬百明稍微恢复了意识,守在床前的父母高兴得哭了,不住地用手抚摸着他的额头。小百明用稚气的声音说:“我想吃东西。”大家都为这一幕而高兴。但是随后人们却陷入了更大的担心中,侬百明开始发烧,体温一度升到40℃左右。高烧使得孩子心脏快速跳动,难道死神依然不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吗?医生马上给孩子紧急注射强力抗菌素,同时采用低温护理,将孩子安置到了亚低温床上。
  2009年8月5日早晨,侬百明终于开始慢慢地退烧,两天内恢复到正常体温。拔掉所有的输液管,侬百明的心率下降到110次/分钟左右。
  2009年8月11日,手术10天后,侬百明的血液检查中没有发现任何杂菌。医院为了让侬百明尽快康复,特意安排了一名哈尼族护士李肖玲来护理。在护士的精心照顾下,侬百明身体恢复得很快,精神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2009年8月18日,沈春生主任为侬百明揭下了胸前纱布;8月19日,侬百明康复出院,全体医护人员亲切地和他合影留念。
  2009年9月,云南省红河州民委主任张洪文代表全州240多万少数民族同胞向59中心医院赠送了上书“固时代军民鱼水情,谱民族团结新篇章”的锦旗,并给侬百明送去1000元慰问金。
  解放军59中心医院副院长韩天民在采访中介绍说,这个病例是世界罕见的。哈尼族男孩侬百明得以成功救治,取决于事故发生后,所有环节都没有失误,尤其是竹竿没有拔出,这才给孩子赢得了救治的机会。
  手术后,沈春生主任和李肖玲护士等医护人员,先后四次到元阳县侬百明的家中回访,了解术后恢复情况。2010年7月,侬百明伤口的下侧长出一个小脓包,经使用抗菌素,终于消除。侬百明在家休养了一年,本文截稿时,他正准备重新进小学六年级读书,父母已经给他做好了上学的准备。
  专家提示:一、被异物刺伤心脏后千万不能急于拔出,因为异物能起到填塞作用,避免出现大出血而死亡;二、对伤口也不予包扎,因为万一包扎了,伤口就被固定了,无法跟着心脏一起搏动了,这样会再度撕裂伤口;三、提供术前判断的参考是确保手术成功的关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5-26 08:43 , Processed in 0.09801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