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留学故事] 洋学堂里先生们的二三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13 01: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花鹿 于 2011-2-13 01:49 编辑
- N/ B- b4 O0 W, q. V
  d& p% i& ~; w; O( O6 q* Q# X6 W, w  n7 a% S* ]% E
当年刚来屯子里混的那阵,私下盘算着,这人生地不熟的,找工作怕是木人要,再说孙同学也还小,咱就去大学里混个几年再说不迟。不是吹的,别的不行,念个书神马的,咱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怵过。跟很多人读书的目的不太一样,偶还真纯粹是为了读书而读书,因为胸无大志、不求上进,因此根本就没想过读完书后要干啥,本着混一日是一日的原则,尽挑些自己喜欢的课上,反正一个学分1000大洋的样子,修完20个学分就功德圆满了。! b$ R4 j/ n2 ^% J' Q
+ @5 w% ]* h! b$ }
在这些拿着政府无息贷款、好吃好喝地上学的神仙过的幸福日子里,学到的东西,咱可以另说;但在洋人学府里遇见的那些先生们,给偶打开了一扇扇大门,从此窥见这世界上真正治学严谨、才高八斗、而又能把深奥的知识讲得让咱这样的普通人一听就明白的牛人们。
. _$ z' d$ N9 I: A: W3 p* E
8 l9 V$ F/ I+ \- ?/ O4 _2 L先说经济学入门课ECO100的海尔教授(Prof. Michael J. Har),这老人家估计有70多了,头衔是经济系终生教授(Emeritus
5 Y/ z* r( s* a! f) w$ ]3 _professor),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发展,最为牛x的是,他是多大唯一一个没有PhD学位的大牌教授,他的cv里只有多大的本科学历,Orz。2 F8 L$ S. x9 T0 H

* E8 [+ ^0 K7 H) c7 b# r/ S% O  e' y# `
001.jpg ' s4 ?" ^8 D/ f  E
话说这海尔教授年轻时应该是个高大健壮的人,按他如今这点年纪来说,身体的其他部位还算十分匀称,只是大大的将军肚颇为扎眼,好像还有点腿脚不便,走路时略显步履蹒跚,现在还时不常地能在办公室外的Lounge里看到他老人家上完一堂课后,买一杯冰镇饮料,陷在沙发里享受片刻的情景。
0 k3 N! v5 |6 K& t, ?. ?& h$ K: R8 f1 [2 s7 R- F0 G& L) M4 s3 ]
还记得当年老头第一堂课的开宗明义:“偶用不惯powerpoint那些新技术,只用胶片、彩笔和幻灯机这些老古董技术。They said I am an old fashion. Yes, I AM an old fashion(他们说偶是老古董。没错,偶的确是个老古董)。另外你们必须原谅的是:偶年纪大了,在幻灯机胶片上画的图,有时直线并不直,但你们应当假设它们是笔直的。”老头是个左撇子,课堂笔记用左手在胶片上奋笔疾书,酷得要命,再通过幻灯机投影到身后的幕布上,洋洋洒洒极其自如。" Z1 j8 B" E' E' o- [

! q$ }1 K6 _% P- V) d& n; g海尔教授对学术的要求很严格,严肃的表情常令人觉得不怒自威,不过,老头非常公平的考试和评分标准受到众多学生的褒扬。象很多北美大学的考试一样,海尔教授的每一次考试都是题海战术,就是说足够的题量令你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琢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才能做完所有题目。如果能做到这点,也就表明你对所学内容深刻理解并掌握了。这考试虽说不易,但整个学期里他都有装订好的过去很多学年的考卷放在短期借阅室让学生任意取阅,甚至每题都有详细的答案,这和有些教授对以前考卷的讳莫如深之态度大相径庭。想想老头实在挺牛x:我老人家就那么多题,几十年如一日,连答案都给了,孩子们,你们就玩儿去吧!
8 \$ K8 [% D4 ]
( N% y- ^+ U& }9 E4 E4 A* h经济分析要画很多图,他老人家总是信手一画,有个明白的示意,把各变量间的关系讲清楚就成。最为经典的一次是,一张政府干预垄断的分析图上画了很多线条,因为他画的时候各部分并不严格,眼看最重要的一条直线将要穿过一个不该穿过的点,老头画到此处笔锋一转,在点的上方画条圆弧越过那点,然后回落到直线原先的水平继续,并强调说:“你们必须假设这条线是直的(You 1 U% @; W2 d* B6 }( H* K( q/ B! x! d
have to suppose it is a straight line)!”
+ `2 ~7 d- N' Y自从上了海尔的课后,偶画直线就基本不用尺了,大牌的本事虽然还没学会,但这大牌的脾气咱得先添上。! X5 L1 |3 g  c6 X" J, U' v! f

7 T6 a! M  j7 o% W! V( _$ N另一位不得不提到的牛人,就是前不久在LOUNGE碰到的Jump教授(Prof. Gregory
7 i* N+ Q, |( K7 Z5 W, x" w8 `Jump),时隔若干年,他老人家居然还能叫出偶这小吧啦子的名字,让偶感动得差点哭了。Jump教授是多大罗特曼经济管理学院的Director,同时也给研究生、本科生上课,可算是日理万机。他老人家的研究方向是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经济计量模型及预测,在70年代就研发了若干个被加拿大银行广泛采纳至今的经济预测模型。看他的cv(Curriculum 0 ]! G: {, T9 A% _3 }
Vitae,学术简历),实在是唬人得很:他的本科是迈阿密大学的物理学学士,而Ph.D是密西根大学的经济学博士,他的导师Daniel B.
4 q# E" N) [% l( W8 Y1 ]Suits曾创建过类似于基尼系数的Suits
* q! X: ]# f+ ^) q  H9 f3 i: dIndex。据他自己说,当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时,和他相邻办公桌的家伙后来获得了某年的诺贝尔奖,他说这一直是激励他不断努力的源泉之一。
2 V; |, {! y9 E, b; }% P7 o3 I- E
/ J& M0 p- b! u) c

& }+ h, Z8 t% U( z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Jump教授时,是在他的课上。那是一门全年的课,分微观和宏观两个部分,两个学期由不同的教授讲。前一个学期的微观部分,是来自密市校区一位名叫Gregory ! y9 r+ t6 A* M9 K6 r
Gagnon的讲师上,这厮真的是聪明绝顶,大概所有聪明才智和能量都集中长在大脑那部分了,因而身体的其他部分都非常地衰,长相极度对不起学生不说,还呈现显而易见的病态,上他的课老痛苦了,同学们正为这个学期的宏观经济部分终于要换一个人来讲课而欣慰不已。Jump教授就在这样的形势下翩然出现,只见一精干帅气的老头施施然踱进教室,往讲台那一站,wk,只能让人心生极端仰慕。3 S- g7 n6 x! ?  o9 l
  X8 c$ f& B  t
老头上身穿一件T恤,比较随意的样子,下面是一条裁剪合身的牛仔裤,裤袋旁边,居然是海盗的标志,一只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的骨头!!!七十多的人了啊,慢条斯理地开了口:“这门课,由两个都叫Gregory的人来上(两人的first - r! P, h$ H% a" ?$ w) r, D, z
name碰巧都是格利高里,电影里的大帅哥哇~),那个Gregory你们已经见过了,他个子很高,很年轻,长相英俊(good-looking)。”听到这里,同学们自然发出很不以为然的嘘声,因为那一个格利高里实在是太不英俊了。老头做了个“表着急”的手势,继续说:“而偶很矮,又老,but
! @; z/ W) v2 E) J2 O8 Kbetter-looking。。。(但偶长得更英俊)。”大家笑得差点没背过气去。5 K% y1 G6 m3 o: u, U( r( L. z+ {
" z" p! a6 p% z5 K! G3 p+ C
Jump教授记住学生的功夫很好,偶不明白他用什么办法,总之还没上了几次课,他在发小测验的卷子时,基本就能准确无误地送到偶手中,令偶每次考试都不敢怠慢,因为要是让一个这么令偶仰慕的老头看到偶考了巨差的分数,那将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一回事啊!有时,公交车上也能碰到Jump教授,某次去学校上课时在车上碰到,他老人家见偶拿着地理信息系统的课本,大为惊讶,说你居然还学地理方面的课程?偶说是啊,偶是什么好玩学什么,莫非你老人家也知道GIS这个东西?他说,那是,偶还花钱买了Google
1 b; z; J. ^' }( M$ ^Earth这个软件呢。那时差不多是05、06年的样子,他一个70多的经济学老教授,赶潮流买那劳什子做神马?老头说,没啥,好玩呗。偶说那你用免费的Google ! U1 X8 e7 h! y7 U+ Z& B2 b; W6 W( z
Maps不就行了么?老头说,那不成,那个清晰度不够。k,到底是professional,连玩,也要玩得专业的。$ U+ w5 |% H3 Z) _& y3 X% ?
=====================! j; I0 v  k& `' [& j- @- y

* |0 l( d. |( w7 c6 d4 ~7 M5 O$ @! U* T

% n/ k  _# s2 c, h书接上回,这次要说一个奇才加天才,统计系的Philip
# }/ K7 U& W* L& p+ fMcDunnough教授,因为他的姓在英文里发音跟麦当劳相差不多,中国学生之间私下都以麦当劳称之。" w. |# s9 B. i8 d& e" X% \4 w
. M# N* d  R; \# D. }. y
5 T+ Q5 q8 T4 S0 F! o

8 l* M, D5 n- {6 t像偶这样从不跷一堂课的好学生,见到麦当劳教授自然也是在上他第一堂课时。多大有很多超过100年但仍作为课堂使用的老建筑,Mining Building
/ ]5 g# k6 L$ k+ S1 ?% a(MB) 8 t- ~4 y% I  G& J) _8 `  m3 Y$ e2 r
就是其中一个,它建于1904年,是一个很巨型的大楼,走进去有种老建筑常有的阴森古旧味道。第一次上概率课的天,因为前面一堂课还没结束,大家聚在教室外面的大厅里等着,乱哄哄的很多人,大多数都背着沉重的双肩背包,三三两两地在说话。洋人的大学生,年龄层次并不像国内那么单一,老老少少都有;并且,中国人看洋人,也像洋人看中国人似的,很难说出对方的年龄,明明只有20出头的人,可以看上去像中年人。% X/ c6 ], x7 Y! ~

* i7 J  R% ?' R  F9 E这样一群人当中,一个淡定的老头有几分打眼,当然,说是“老头”,只是泛指,以偶不准确的估计,大概50多岁吧,左手一只Tim 8 {: e6 v1 ?3 e
Hotorns的咖啡杯,右手几张空白幻灯胶片和几支彩色笔,最为拉风的,是一蓬很数学家的乱发,像鸡窝似的散在脑袋上,后来成为麦当劳教授超有娱乐性的标志之一。0 M! {$ A% N6 C& ]/ p& ^

! U8 k. i1 ]/ Y; o' M! p7 d8 }+ V( z# \: a9 K: V: `2 I
3 n) A; ~! ?- g9 {& l* q
(这张照片应该是他老人家还年轻时,起码头发还没变成数学家式)2 z6 @  O; P3 _* n( f2 K) j+ x7 \

  Y0 l$ g& A! B5 O. c9 R因为这栋教学楼比较老旧,相应的教学设施在若干年前还没与时俱进跟上潮流,比如黑板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四大块可以拉伸的大黑板,写完一块,推上去,继续洋洋洒洒写另一块,很有气势,适合某些old
# P0 D+ U3 [! F2 w' Ifashion的教授们使用。麦当劳教授估计痛恨用粉笔写字,他讲课的风格,就是亮起幻灯片机,铺上空白胶片,边讲边在上面写笔记。
/ W" d$ L$ S) v9 H5 G/ o  S
. o( U; j5 \0 }: u/ F头天上课,同学们趁着刚开始学习新课程的新鲜劲,埋头开始刷刷记起笔记,麦当劳见状,说:我的课,你们不用写任何东西,只要认真听我讲,仔细想,至于笔记,回去后,我会把它们放在课程网站上。将信将疑地听了一堂完全没抄笔记的课,等偶乘公交车到家时,上网一看,果然那些幻灯片的笔记已经在网上了,尽管他老人家的handwriting像鬼画符,但这也太牛x了,表忘了那是7、8年前,那时很少有老师肯把笔记这么完完整整地给学生拿去的。他在课程网站上的班级论坛也很不错,学生有问必答,而且是认真作答,经常看到他老人家半夜2、3点了还在论坛上回答问题,那是偶在多大碰到的第一个在网上熬到那么迟的不算年轻的教授。
* d  [) f1 J" Q: ^
1 a% q' y: a: Y9 V! }/ S% S6 A3 B" o, A  r) n

7 ~# q6 ~4 c. Z/ x4 L! m另外一个不与时俱进的工具是麦克风。要说7、8年前,无线耳麦虽然不如现在这么普及,但也绝不是什么稀世珍品;MB这个大楼里居然真的没有这么个东西。这里所用的扬声话筒,后面居然拖着一根长电缆,从讲台那里的控制面板引出。每次上课前,都会有个technician事先来把这只从讲台里拖出来的话筒检查一遍,确认正常工作,等到正式上课时,麦当劳需要把话筒上一根小细带子套在脖子上,以使话筒挂在胸前。讲课的情形有时很entertaining,随着他老人家在前面来来去去地走动,那根长电缆也被来来回回地牵动,有时方向拧了,还得用手动把拖在胸前话筒下的长黑电缆甩那么一两下,曾经听到他老人家甩动时自己嘀咕了一句:It’s 4 l% ^4 U4 L: l+ C
something like a , L6 d( @" N+ ]7 t
lesh!(跟栓狗的链子似的)然后自己解嘲说,给他安排这样的教室上课,无非就是嫌他人老珠黄不值钱了,好逼他早点退休自我了断之类的。
1 C. T# e+ a" R1 h# m3 a) x/ Y$ [8 P! ~& W" b, G' n0 e* j7 W
当时貌似还觉得这low-key的老头挺可怜的,后来一查该教授的底细,nnd,原来又是一深藏不露的高人,他除了擅长研究统计学领域中顶尖的随机过程推理(inference
7 |# T$ Z: Z7 ]in stochastic
& w$ X+ |" F# i" [' d8 Uprocesses)以外,居然还有第二个专业的PhD,古典吉他!!就像爱因斯坦同时是很不错的小提琴手似的,莫非数理这些学科真的跟音乐相通么?) V2 A  R$ K* q

# b% \% Z1 V& V看麦当劳在课堂上证明那些深奥的概率题时,对于能跟上他思路的人,实在是一种享受,看似随随便便的任何一个步骤背后,不经意都会闪烁出他老人家狡黠的智慧光芒。网上可以查到的学生对他的评价,走向两个极端,极有戏剧性。讨厌老麦的,说他是前所未有的差,在他课上没学到任何东西,应该不惜任何代价避免选他的课。 , w: ~; l: J; M1 l3 x6 C
(WORST TEACHER I HAVE EVER HAD!!! DID NOT LEARN ANYTHING!!! AVOID HIM AT ALL
- G% ]( g. N2 t& Q9 E5 r5 ]COST!!!)喜欢他的人说,麦当劳是统计系最好最聪明的教授(He is the best and the smartest professor of the   y) l5 K8 y, R
dept. of statistics.  He loves his subject and certainly appreciates those who
  }% q6 t8 v/ c; A8 H2 Ishare that love with him)。还有追着他教的课上的人,说喜欢麦当劳上任何一门课的风格,如果努力的话,可以学很多并得到很好的分数。5 V5 Z  E- E6 R: W1 @

: A9 i6 {9 n, {4 R, ]这两种评价放在一个人身上,乍一看,貌似老麦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似的,上同样课的人,竟能得出这么截然不同的印象。但事实确实如此,嘛事儿没代价呀?正因为他老人家太聪明了,他教的东西,哪里轻易就能会了?凡是付出代价认真学习、领会了其真正精髓的人,一定是喜欢老麦的。
. R, }1 C% L% U/ Z) h
7 D( Z. q% ?) r) \7 M  D  [2 i) Q至于能得到很好的分数,这一点更是神奇。大概脑子聪明的人,行为多多少少总有些特立独行,老麦的给分标准跟其他各科的老师们迥异。一般来说,一门课的最后成绩,由几个大部分组成,包括:出勤、作业、若干次学期考试、期末考试,各项所占百分比不同。上课第一天,老麦就石破天惊地宣布:“偶这门课,只有2次学期考试和1次期末考试,2次学期考试平均,占总成绩的50%。而期末考试,如果考得不如两次学期考试平均,那么期末考试的成绩算另外50%;如果期末的成绩比学期成绩高,则期末考试的分数,就是你的最后总成绩。”
" e, B) T2 A9 K3 g$ S0 q: Z. r' O  C7 w
跟偶一起上这门课的一哥们,居然最后真的成了这项政策的受益者。话说X哥们是computer  science专业的,概率也是基础课之一,X哥们人是极端的聪明(后来他进了微软,这是后话),但平常有点迷糊,总也睡不够似的。他2次学期考试,一次考了60多,一次70多,他说他老妈是数学老师,知道他考这分数,很是感觉没有面子。偶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年12月概率课期末考试前,偶和这哥们坐在考场附近New
' _3 c4 M* S9 H7 B+ Y( G' DCollege的Lounge里做最后的临阵磨枪,起身进考场时,X哥们嘀咕了一句:就这样了,老子一定要考得比学期成绩好!结果,他小试身手,居然考了满分,于是,他的final mark就是100分。
& l4 K0 d, u8 x- B1 D  p6 ?+ K( U% v! E( V/ R( R* N
时至今日,偶的工作时不常地要跟各个系里的教授们联系咨询,而老麦的email,经常是让人无语再无语的那一类。有啥法子类?谁让人家聪明呐!# z; s8 z3 w! b+ @# @, i% i; x
8 A4 P* Y2 ^. S, D( e* ^8 h
作者:VIVIAN SUN
; \. y( `$ T  b, `. 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8-21 18:10 , Processed in 0.12821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