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绝症老父依恋11年:儿子的胸膛生命的温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18 01: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花鹿 于 2011-2-18 01:18 编辑
2 k# @5 M# w( U! @$ O! Q" t! G' R6 B# n0 |% i" k" e
  张宪是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血液净化室主任,他年幼丧母,是父亲将他扎在怀里,他靠着父亲胸膛的庇护才活了下来。命运轮回,四十多年后,衰老的父亲患上癌症,又因不明原因持续发热,如果不能保持正常的体温,父亲的生命之灯将很快熄灭。想尽办法也无法让父亲退热的医生儿子,情急之下揽父入怀,用胸膛温暖老父。谁知,奇迹出现了,一直无法安眠的父亲第一次酣然入睡。从此,儿子整夜搂着父亲安睡,这一睡就是11年……
! T% B% I" c1 L* p9 t4 e- I  “也许儿子的体温最适宜父亲,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治疗绝症最好的灵丹妙药就是亲情与爱……”2010年7月,当记者采访张宪时,他如是说。洛阳孝子的传奇亲情故事,感动了无数的市民……
5 p) a: O$ X! i/ W4 V  T# d- m" K
3 h% J! H3 s3 q3 s& H# d5 E6 `4 O6 F* H
  i/ B! N& s+ j
耄耋老父忽患绝症,孝顺儿子决不放弃
6 X* U4 v& C  n9 s3 E
3 X& E0 P3 U5 w# x- `0 o& N( _3 i  X. @8 k; J$ u

4 V# Z4 d* H3 M  W2 Q  52年前,张宪出生于河南汝州杨楼乡一个贫困农家。张宪出生时因为早产,一直体弱多病,在他还不到一岁时,母亲又因重病去世。办完丧事,亲戚们才发现正在生病的张宪也“没了气息”。怕他父亲张大中承受不了丧妻又丧子的打击,亲戚们悄悄将已经“死亡”的张宪扔到了野地里。得知儿子死了,张大中大恸,他摸黑来到野地里,将儿子焐在怀里抱了回来。奇迹出现了,过了两个小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的张宪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7 H( l! ]) N' N  P  儿子又活了,张大中喜极而泣,但他的生命是那么脆弱,无奈,张大中只好将瘦弱的儿子安顿在自己温暖的胸膛上,用一根草绳将破棉袄扎紧,从此,父亲的胸膛就成了儿子生命的乐园。嗷嗷待哺的张宪、年幼的姐姐和父亲相依为命。就这样,在父亲的胸膛上,张宪一“住”就是五年,他活了下来。
" W, B# p9 K6 q  尽管从小身体发育不良,但张宪的脑子却绝顶聪明,在父亲的艰难哺育和培养下,他从河南医科大学硕士毕业,被分配到洛阳第三医院工作,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儿子有了出息,最高兴的是张大中。为了儿子,他丧妻后一直未娶。3 f- Y* m" u( e1 [7 r: k$ P
  1999年,张宪将父亲从乡下的姐姐家接到洛阳。那一年,张大中已经85岁。乍一来到城市生活,张大中的身体反而更差,经常头疼发烧,喘不上气来。刚开始,张宪以为父亲是患了感冒,只是给父亲打个吊针吃点感冒药。但两个月后,看到父亲持续发烧,他这才大吃一惊,赶紧给父亲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入院一个星期后,各项检查结果出来了,张大中的病情经医院肿瘤科的医生会诊研究后,确诊为多发性骨髓肿瘤。多发性骨髓瘤是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的一种,是骨髓的浆细胞恶性增生产生的疾病,临床症状繁多,常见骨痛、低热、感染、肾功能衰竭等,治疗主要以化疗和放疗为主。4 s# A- P$ U. L: {
  “张医生,你父亲得了癌症,生存期恐怕只有一年的时间了……”当医院肿瘤科主任将确诊的结果告诉张宪时,张宪蒙了。晚上,父亲高烧不退,陷入昏迷中,张宪用冰袋放在父亲额头、腋下降温,望着父亲苍老的脸,张宪恨自己:作为医生,为什么却救不了父亲?5 Y6 R( P9 J1 T$ o* i8 e/ T
  洛阳的医疗水平有限,第二天,张宪向医院请了假,连夜背着父亲坐上火车赴郑州求医。一夜奔波之后,张宪在早晨6点就赶到河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排队挂号。医院的一位肿瘤专家李教授看了张大中的诊断书后紧皱眉头说:“病情复杂,需要会诊。”当时,工资只有几百元的张宪立即交了300元会诊费。- }6 K* o$ _# |; q" s' N
  下午,李教授和几个专家会诊后一致认为,张大中的病情很复杂,还有疑似老年骨髓结核症状,肺、肾等多个脏器衰竭,尤其是肺部有炎症,以现在病情发展看,确实只有一年的生存期,治疗价值不大。专家劝说张宪带着父亲回家保守治疗。
+ v) F, ]& I# Y3 Z3 d+ x: x! S3 q0 L  回到洛阳后,父亲还是高烧不退,顶尖的抗生素也用上了,父亲的病情却并没有改善。第三天晚上父亲突然休克,张宪和同事全力抢救,五个小时后,父亲在他的企盼中恢复了自主呼吸。2 N3 D- k+ u' U1 ?0 s& D& g% ~* s
  刚把父亲接来时,张宪将父亲安顿在自己家里。但他那个家,说是家,其实也只是医院给他分的一间只有二十多平米的单身宿舍,他和妻子女儿住在一起都拥挤不堪,小屋子里再加上病重的老父,全家人的生活实在不堪。为了救治父亲方便,张宪在距离医院几百米的一个街坊里给父亲租了一间小屋,将父亲安顿在那里。雇不起保姆伺候老人,张宪就一边上班,一边照料父亲。晚上,他也睡在小屋里陪伴父亲。张宪的妻子也在他所在的医院当护士,在父亲刚开始病重的那两年里,他和妻子见面的机会竟只是在医院里工作时的交集。看到妻子抑郁的眼神,他暗自愧疚却又无可奈何。
& L; L; s$ x6 \. g' _7 Z* E! J4 |& Z
7 n/ u* C6 q% L' z

4 j* ^9 s) b+ I' ~亲情反哺,儿子的胸膛父亲生命的温床
% e2 z+ T# J$ v4 m/ ?9 {
+ Z& n/ X$ {9 U- `' t$ H7 f6 j( J/ p- A( y3 E$ A2 D4 B' n
5 Q9 m6 O9 s# E* u: S. j
  张大中的病情很复杂,因为年龄大,他无法进行手术治疗,张宪只好给父亲选用西医化疗方法进行治疗,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肿瘤没有扩散,但体温却一直控制不好,不是高烧就是低烧。
, T2 X. F) n6 a3 U; T  张大中因为患有恶性肿瘤,并伴有结核和肺部感染,造成免疫力低下,经常是白天高烧、晚上低烧。对于发热病人治疗,一般是服用退热药。但他年老体衰,滥用退热药,还有可能导致白细胞下降,导致再生障碍性贫血等危险疾病。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张宪不敢轻易给父亲服用退热药,平时只好采用一些土办法给父亲退热,但效果时好时坏。每到晚上,尽管张宪把小屋的火炉烧得通红,给他盖上两床厚厚的被子,但父亲还是冷得直哆嗦。: b- y' d) e+ x7 J6 A! a# P+ d2 Q% U
  张宪手足无措了,心疼地问父亲:“爸,还冷啊?”父亲打了个冷颤说:“去睡吧,我不要紧!”张宪一连灌了四个热水袋,包裹好厚厚的布,再放进父亲的被窝。他想,父亲这一下该不会冷得那么厉害了吧,不料,到了后半夜老父亲又冷得打颤,腿上竟然有两个水泡,张宪恍然自责,自己太大意了。
  {; w' ^1 m6 a/ Y# M' r+ ^9 G  父亲还战栗着说:“我不冷,你睡去吧。”可张宪摸摸父亲的被窝,父亲全身被汗湿透了,但却浑身冰凉。张宪担心父亲挺不过这漫漫冬夜,心里跟针刺一样难受。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发热的父亲度过这可怕的冬夜。急切中他脑海里闪出父亲当年将他抱在怀里的情景。他灵机一动说:“爸,我想起一个好办法了,儿子也用身子暖您。”说着,他钻进了父亲的被窝,抱紧瘦弱的父亲,用胸膛紧紧贴住父亲冰凉的后背。6 I" m( ?: k& R
  父亲感受到了儿子的体温,嘴里喃喃地说着:“儿子,别冻着你,你明天还要上班,别管爸了。”可张宪还是紧紧地抱着父亲,父亲的身体在颤抖,一个小时后,张宪惊异地发现,父亲的呼吸似乎顺畅了许多。
" N! D; `( ]! W. u  A: x3 T4 K1 }  父亲终于缓过劲来了,他推开儿子的胳膊,侧过身子,揉了一下眼睛笑了,说:“你这孩子,哪有这么大的儿子还跟爸爸睡,回你床上休息吧,我不冷了。”想到这个办法竟然管用,张宪很兴奋,他又紧紧抱着父亲的双脚焐进自己怀里,父亲终于沉沉睡着了。
) z1 [. z! v- @" k7 s  转眼间,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张大中的病情还是时好时坏,每到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候,张大中的病情就加重。这个时候,患有肺炎的他不仅高烧乏力,而且呼吸困难,连吃饭都是儿子做好了将他扶起来一点一点地喂下。越是到这个时候,张宪对父亲的看护就越是小心,下班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炉子里的火烧旺,给父亲熬好粥,伺候父亲吃了晚饭,给父亲洗漱后,他就“迫不及待”地钻入被窝,搂紧父亲。
9 m& c( N% ?' s7 X7 n! ]  张宪的妻子王婕是医院的护士,工作繁忙,夫妻二人白天在医院上班,晚上张宪在出租屋陪着父亲,王婕也常常在医院加班。女儿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姥姥家。张宪不仅平时回不了家,每个月发的工资也几乎全部用在了给父亲看病买药上,时间长了,张宪和妻子的感情开始有了裂痕。
3 y" b, u7 R$ e3 f4 m  2007年5月,张宪的女儿即将参加高考。一直对女儿心怀愧疚的张宪,心想在女儿高考前一定要回家好好陪陪她。他把在洛阳上班的姐姐的儿子找来,让外甥照顾父亲一段时间。* ?, m1 _% S- I$ L0 W8 p
  回到自己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家生活,张宪却总是惦记着老父。他知道,父亲如果因为体温控制不好发高烧,连续两个晚上休息不好,身体虚弱的他就有可能休克猝死。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自己紧紧搂着父亲,父亲就像一只“寒号鸟”,即使是在盛夏,他脆弱的生命也是无论如何坚持不了一个星期的。
$ K1 h1 o  F. c, {; A8 J3 U, S) V  在自己家里陪着妻子女儿住了半个月,一天,张宪在半夜忽然接到外甥打来的电话,说张大中在睡梦中忽然没了气息。原来,在张宪离开的这些天里,张大中因为不习惯和外孙在一起搂着睡,自己一个人休息。但要命的低热却让他几乎整个晚上都冷得睡不着觉。儿子离开了身边,老人不想打扰熟睡的外孙,就偷偷爬起来自己去方便,没想到一下床却摔了一跤。长期卧床,老人的骨骼非常脆弱。这一跤不小心摔断了两根肋骨。
: v) o" M% V+ {1 S; E; x5 {6 h; z  因为骨折和全身脏器衰竭,张大中陷入昏迷中,在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才苏醒。黎明时分,第一缕阳光洒进了病房。张大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惊醒了的张宪惊喜地说:“爸,您醒了?都怪我这阵子把您丢下,没照顾好您,以后,只要我在您身边,您就能长命百岁!”: a) }/ B# o. o" y* s$ ^& D) \

: \, P6 Z, }: D9 J" G' F
9 j; M$ I- _2 ]% ~9 `; ^5 m5 j, ?: @0 ^0 W
为救父亲放弃家庭,孝子的眼泪里饱含多少痛与爱
  r0 B* n& v5 ?* Y
% t5 I# r- y$ ]0 L. m* h) Q& B# Z; c; S  g6 D8 Y! ^
) Q% C% S+ U4 t8 a  }
  这一回,张宪说什么也不敢再在晚上离开父亲了,他又搬回了父亲的小屋。但第二天,张宪的姐姐却带着亲戚来到医院,姐姐说:“爸爸打电话说,他不想死在洛阳,要我来接他回农村老家住。”张宪急了,大叫:“爸爸回到老家活不了一个月,在我这里,医疗条件好,可以随时救治,再说,只有我搂着他睡,他的体温才能正常,你们谁也帮不了忙……”姐姐也急了,她将弟弟拉到一旁,悄悄说,“弟弟,你想过没,好几年了,你都在陪着爸爸睡,把你媳妇撂在一边,家也顾不了,这终究不是个事。爸爸怕你和你媳妇过不下去,因此说什么也要回老家。”$ c5 t; d: g9 ~2 u; g  x/ G
  张宪无语了,是的,他对得起父亲,就对不起妻子,在家庭和父亲之间,他很难抉择。他知道妻子这么多年独守空房的滋味。但他知道,如果此时让父亲离开医院,那将是与父亲永别,一点希望也没有了。知道儿子还“不抛弃”自己,发高烧的老父亲拉住儿子的手,泪盈盈地说:“儿子,你太难了,看你瘦成啥样了?让我回老家吧,我不回老家你这个家也完了!”一屋子人抽泣起来,张宪执拗地说:“我宁愿失去一切,也不愿意让爸爸失去生命,我要为爸爸医治到底。”姐姐和亲戚们只好叹息着无奈地回去了。- y3 D/ d, j2 D$ v3 x3 X0 ~' s& e
  在女儿参加完高考后,张宪主动和妻子提出离婚,尽管妻子于心不忍,但为了不拖累她,张宪还是“绝情”地离了婚。因为心存愧疚,张宪净身出户,将自己的那个小得可怜的房子留给妻子和女儿。为了弥补对女儿的愧疚,他和妻子商量,举债将女儿送到南非开普敦大学读书。女儿走了,家也散了,张宪的心里无比难受,但他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将自己的书籍等东西收拾后,又来到父亲身边。张大中老泪纵横:“儿子,别瞒着爸爸了,你为了爸爸,连家也没了,爸爸活着只能是你的拖累……”张宪连忙安慰父亲说:“爸爸,你别那么说,我怎么没有家了?你活着一天,你这里就是儿子的家,和你在一起,儿子比什么都快乐!”
8 L- r+ E2 h) a$ L" o4 t  两年前,张大中又患上了冠心病,经常心绞痛发作。而张宪在伺候父亲时已经显得力不从心。父亲常常在睡梦中因为心绞痛一夜几次醒来,张宪因为每天晚上休息不好,时间长了,他也患上了高血压和心脏病。但他却从不敢把自己的病情告诉父亲。
! Q* U5 N+ A( y, c/ V" O* U: x  一天晚上,张宪在睡梦中发现父亲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他赶紧将父亲叫醒吃药。“儿子,当年你也得了一种怪病,肚子大、头痛,我把家里唯一的一头山羊卖了,去医院看了几回也不顶事,最后还是我用偏方荠菜煮鸡蛋给你治好了……”父亲自言自语,在黑暗中和儿子紧紧搂抱着。张宪的眼睛湿润了,他将父亲搂得更紧了,“也许儿子的体温最适宜父亲,父亲在我胸膛的温暖下,生命延续了十多年。这个世界上,也许,儿子的亲情和体温才是治疗父亲病的最好的灵丹妙药……”3 W$ Q" w4 e/ V, p' B& u, G" Q  W
  今年春节前的一天,张大中因为冠心病发作再一次住院。深夜,除了急救室和病房,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唯有父亲病房的灯不敢熄灭,那是父亲生命的桅灯。父亲一有动静,张宪立刻起身照料。但几天后,因为心力衰竭,张大中老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弥留之际,他请求儿子,说:“我想死在老家的炕头上。”这一回,张宪没有拒绝老父的请求,他给父亲上了氧气瓶,和姐姐一起含泪将父亲抬上了救护车,将父亲送回了老家。
4 N8 ^2 }8 m9 X8 W& L  张宪说,父亲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竟然没有昏迷,弥留之际,父亲的脸上却充满笑容,“父亲最后看我那一眼是那样的温和与满足,我永远都忘不掉。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没读过几天书的父亲最后留给我的话却让我那样震撼。”那天,张宪和姐姐给父亲包了饺子,父亲勉强吃了一小口后望着他,用手轻轻抓住他的手,他附耳在父亲嘴边,父亲说:“儿子,咱家最难的时候也得到过很多人帮助。记住,医者仁术也,去人苦疾,大医至爱!你当医生,绝对不能收红包,每一个找你看病的病人,你都要当成你的父母那样对待!”“儿子记住了——”张宪紧紧握着父亲的手,送别了96岁高龄的老父。正月初二那天,在儿子的怀抱中,张大中含笑离世。
1 x) o& L9 \1 g7 {4 }; l5 Y& t/ y  送走了父亲,张宪也累病了,患有心脏病的他浑身疼痛、疲惫不堪,连去上班的力气也没有。已经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女儿从北京赶来照料他。女儿用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给爸爸买了一台电脑,还为爸爸装了摄像头,申请了qq号码。' p4 q# O  T9 C+ ~" f: r2 [5 [! m
  有了女儿的理解和慰藉,张宪的精神一下子好了起来,想到有许多病人等着做透析,他休假没满就赶去医院上班。从2010年年初至今,张宪所在的科室为1000多名血液病患者做了血液透析,有十多名危重患者在他的精心治疗下挽回了生命。在父亲的坟前,张宪默默地发誓:每一个患者,我将把他们都当成是我的父母,为抢救延续患者的生命竭尽全力。, w" \, w. X2 t# }% V" Z+ u' U: o5 ~
  (文中王婕为化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8-20 03:32 , Processed in 0.08401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