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健康故事] 退伍士兵惊变“顺风耳”,国际怪病拔牙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8 23: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位56岁的退伍老兵,突然有一天听力超乎常人:任何极其微小的声音,在他耳朵里都被放大了几十倍。他能够听到自己身体发出的细微声响,包括自己的眨眼声、心跳声、关节运动声。这不是神话中的“顺风耳”吗?有人猜测,可能是某种饮食促进了他耳神经细胞发育;或者是某种特殊药,令他获得了“特异功能”;还有可能,他遗传了祖辈的灵敏听力……
  那么,猜测的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事实真相呢?超灵敏的听力会让他过上“神仙”一样的生活吗?这个退伍老兵的故事,将告诉您一个奇特的“国际怪病”,并且,发病原因竟是我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拔牙!
  2010年3月26日晚上,对56岁的冯志强来说绝对终生难忘!刚睡了一小觉,醒来后,耳鼓里竟传来巨大的“嘭嘭”声!是什么声音?他一惊,心跳加速,奇怪的是,耳朵里传来的“嘭嘭”声也随之加快了,和心脏跳动的节奏完全一致!冯志强不禁怔在那里,难道听到的是自己的心跳声?他歪了歪头,又仔细听了听,更不可思议的情况发生了,他竟然听到了脖关节发出的“咯咯咯、沙沙沙”的摩擦声!冯志强赶紧问老伴王淑香:“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话音一出,冯志强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大如洪钟,脑袋被震得嗡嗡作响。“没呀,我没听到其他声音呀!”王淑香用正常音调回答,可这在冯志强听来,也同样震耳欲聋。他用双手捂住耳朵:“你小声点不行吗?”
  今年57岁的冯志强是湖北人。年轻时当过驾驶兵,行驶15万公里安全无事故,多次获奖。退伍后,冯志强不抽烟、不喝酒,天天坚持锻炼,即便过了50岁,体质也不输给年轻小伙子。
  2005年,冯志强的小女儿冯倩嫁给在北京做生意的唐一星,并在北京定居。2009年9月,冯志强和妻子王淑香来到北京游览,临走前,孝顺的女婿唐一星建议:“爸,你牙不大好,干脆在北京镶口牙再回去吧!”女婿的一片孝心,冯志强欣然笑纳,并在唐一星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口腔医院二楼口腔修复科。
  医生检查后说,有几颗臼齿牙冠虽然掉了,但还有残根,镶牙之前必须先拔掉残根。从9月至12月期间,冯志强多次去医院就诊,将10颗残根拔掉。从残根全部拔除到镶牙,其间还要经历3个月的恢复期。2010年3月17日,冯志强独自一个人去医院镶牙。在镶牙前的例行X光片检查中,医生发现两侧用于固定牙套的节结骨偏高。为了使镶牙更加牢固,医生只好临时加了一个小手术,对高出的节结骨进行凿除修复。
  冯志强放心地躺在治疗椅上,此前已经拔牙7次,每次都很顺利,这次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手术同样是两名实习医生操作,主治医生来回巡视。实习医生使用锤凿敲打的方法,对冯志强高出的节结骨进行长时间凿除。由于手术过程长,麻药失效,冯志强疼痛难忍,实习医生再次给他注射了麻药。下午4时左右,高出的结节骨终于被凿除打磨平整,可是,冯志强却因为剧烈的眩晕,坐在治疗椅上怎么也站不起来。
  牙科患者在手术后出现眩晕、呕吐在门诊经常发生,有的是因为心理恐惧,有的是因为麻药的副作用。医生马上给唐一星打电话,通知他到医院来接人。唐一星来到医院,只见冯志强以手抱头、表情痛苦地闭着眼坐在治疗椅上。“爸,我来接你回家!”唐一星上前扶岳父,冯志强勉强站起来,身体晃了几晃,又坐下来:“不行!不行!我晕得受不了……”唐一星吓得不知所措,医生安慰他说,这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回家吸点氧,再吃片安定,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两小时后,唐一星才把冯志强扶出医院。回家后,按医生的嘱咐,冯志强吸氧、吃安定,早早睡下了。可是,第二天早晨起床,情况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冯志强照样晕,照样恶心,并且出现了严重的耳鸣!
  18日上午,唐一星带冯志强回到口腔医院,医生考虑是“神经性突聋”。唐一星不理解:“此前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耳聋呢?”医生解释说,可能是患者的听觉神经或者大脑的听觉中枢突然发生病变,比如抵抗力低,感染了病毒,也可能是血管病变引起的供血不足。由于内耳供血的迷路动脉又细又长,且无侧支循环,一旦感染病毒,或者发生血管病变,就可导致内耳微循环障碍,从而影响听力。治疗的关键是在于改善内耳微循环,并建议他输入药物扩张血管、营养脑神经,并做高压氧治疗,进一步改善血液循环。
  为了证实口腔医院的诊断,女儿女婿又送冯志强到与口腔医院一壁之隔的北京天坛医院耳鼻喉科就诊。医院里人来人往声音嘈杂,冯志强觉得脑袋都要炸了,他脱下棉袄,把头紧紧包住,用力捂住耳朵。
  在天坛医院,经过多项检查,也没找到冯志强耳鸣、眩晕的确切原因,医生初步诊断为“神经性突聋”。因为此病最佳治疗时间为发病后两周内,否则可能造成永久性的听力损伤,冯志强便在天坛医院接受输液、高压氧等治疗,同时进行听力监测。这样治疗了一个星期后,也就是3月26日晚,冯志强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出现了本文开头一幕——他的听力变得异常灵敏,听到了此生从未听过的声音!
  在外人看来,拥有超灵敏的听力,似乎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但冯志强却备受困扰:他的脑袋不敢靠枕头,因为头挨枕头的声音犹如滚滚天雷,一声接一声在耳边炸裂,吓得躲也躲不了,逃也逃不掉。
  置身于高分贝的声响中,受到惊吓的不仅仅是冯志强本人,家人和他一样胆战心惊。晚上,唐一星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只听“哎哟!”一声惊叫,冯志强皱紧眉头,咬紧牙关,双手抱住头,“什么声音?太大了!我受不了!”唐一星吓得立即挂掉电话。一会儿,冯志强松开手,睁开眼睛,四处搜寻声音的出处,“房间里有老鼠吗?我听到老鼠爬动的瑟瑟声……”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家人惊得面面相觑。
  冯志强找了好半天,可每次他停下来静静倾听时,老鼠爬动的声音就会消失。好半天,他终于搞明白了:“我刚才听到的是我眼珠转动的声音……”这些听起来似乎不着边际的话,把王淑香吓得哭了起来:“老伴啊,你莫不是中了邪?怎么净说些吓人的话呀!”冯志强又抱住头:“你小声一点,我耳朵受不了……”
  除了听觉异常,冯志强还饱受恶心、口渴、眩晕的折磨。每次从床上下来,他动作都相当缓慢,表情也痛苦不堪,因为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关节撞击声,尤其是脚跟落地的声音,犹如轰隆隆的巨雷,震得他不知所措。全家人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开电视机,不敢用手机,吃饭时都不敢用勺子碰碗,生怕一不留神弄出点声音,吓着冯志强。
  明明诊断为“神经性突聋”,怎么在转瞬间变成“顺风耳”了呢?面对截然相反的两个结果的巨大落差,以及从天而降的“特异功能”,全家人都变得惊慌失措,忍不住四处打听,逢人就问:“能听到自己眼珠转动、关节转动的声音,你听说过吗?这是怎么回事?”每个人听了这话都表示惊讶:“你不是在讲神话故事吧?肉体凡胎的,谁耳朵能这么灵?”
  有人好奇地追问冯志强的饮食,难道是吃了什么特殊的食物,对内耳神经细胞发育特别有利?可是,冯志强的一日三餐与家人都在一起吃,既不偏食也没有特殊嗜好,更没吃什么特殊补品。如果超灵敏的听力是吃出来的,而家里其他人的听力却并没有出现异常。
  是否和治疗有关呢?在天坛医院,冯志强接受输液及高压氧治疗,因为药物中有营养神经、扩充血管的成分,高压氧治疗有利于营养耳内的微小血管。可是,这一怀疑很快被医生否定,因为上述治疗只能改善听力,使听力达到正常水平已属最佳疗效,还从未听说过因治疗而获得超灵敏听力的先例及有关报道。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即冯志强的超灵敏听力是从祖辈遗传下来的。但这一说法立即遭到冯志强的否定:“这绝不可能!我从没听谁说过祖上有人听力超群,整个老家的冯氏家族也没谁这样……”
  那么,冯志强的“特异功能”究竟从何而来呢?这传说中的“顺风耳”神功,并没让冯志强过上“神仙”一般的生活,相反,他日日如炼狱:不敢走路,脚跟落地声太大;不敢扭头,脖子关节声太大;不敢用力咀嚼食物,摩擦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搅拌机一样响,几乎要令他发狂……一段时间下来,冯志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整天一个人呆坐着,像个木头人一样。家里人也草木皆兵,说话、做事全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弄出点响动,吓着冯志强。
  唐一星再次找到口腔医院,修复科的刘主任也百思不得其解,他通过自己的关系,让唐一星带冯志强去找同仁耳鼻喉科龚树生主任。3月28日,唐一星夫妻带冯志强来到同仁医院,他们希望能在这里找到最终答案。在同仁医院,冯志强做了三维CT重建。耳鼻喉科龚树生主任反复看了片子后,将唐一星叫到办公室:“病因找到了,患者是左右耳上半规管骨裂!”
  “什么是上半规管骨裂?它和听力有什么关系?”唐一星急促地问道。龚教授解释说,人的耳朵中包含3个装满液体的环形管(半规管),当人体移动时,半规管中的液体就会跟着移动,帮助人体控制平衡。而“上半规管骨裂”后,患者的耳朵内,一根将上半规管和大脑隔离开来的骨骼裂开,导致上半规管中的液体开始接触大脑,并频频向大脑传输声音。该病最为明显的是能听到骨传导,患者听到的关节转动声、脚跟落地声即为骨传导声,患者自身的咀嚼声、心跳声也被放大数倍,听起来才震耳欲聋。
  龚教授进一步解释说,“上半规管裂综合征”最早是由美国巴尔的摩市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的专家劳埃德·米诺在1998年诊断出来的,此病症全世界仅有58例,非常罕见,因而在临床上极易误诊。该病只能通过手术,将骨裂处修复,否则会有更严重的后果,比如耳聋、脑萎缩甚至老年痴呆。
  为了进一步诊断,唐一星又带冯志强去了北京三○一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得出同样的结论。因两家医院床位很紧张,不能立即收住院,冯志强只好在两家医院都做了登记,以争取早些入院手术治疗。
  在等待住院的过程中,唐一星和妻子反复上网查询资料,他们想知道,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上半规管骨裂”呢?会不会和拔牙有关呢?唐一星和妻子反复上网查询资料后意外得知,此病可能是先天性的,也可能是后天运动以及外力损伤。冯志强是在拔牙后才发病的,排除先天性,他极可能是因为拔牙时医生外力敲打导致“上半规管骨裂”。
  唐一星夫妻找口腔医院讨说法。因为口腔医院给医生投了保险,医院不再直接面对患者解决纠纷,所有纠纷交给北京卫生法学会医疗纠纷协调中心代办。唐一星只能耐心等待医疗纠纷协调中心作出裁决。
  2010年6月23日,同仁医院通知冯志强入院接受“骨裂修复”手术。龚教授亲自上台,利用显微镜精确定位,用筋膜和骨粉将骨裂处进行了修补。手术后,冯志强情况有所好转,但仍感觉难受,用手摸头部,就像摸泡沫板一样,哗哗作响,走路也失去平衡。
  经过漫长的等待,2011年3月14日,北京卫生法学会医疗纠纷协调中心给出协调结果,口腔医院赔付冯志强1万元现金。冯志强不服,于3月17日将口腔医院上诉至东城法院,要求赔偿各种损失29万余元。法院已受理此案,将于近日开庭审理。
  本文作者在撰文时,采访了青医附院耳鼻喉科张桂秋教授。张教授表示,上半规管骨裂是一种新揭示的眩晕、耳聋发病诱因,“顺风耳”只存在于神话中,冯志强听力超群是一种病症。他的情况在临床上极为罕见,正因为罕见,才更有借鉴意义,提示医护人员在实施治疗时有效避免损害,也提示广大群众,无论是在运动还是在接受治疗时,要多一层自我保护意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12-13 15:47 , Processed in 0.1074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