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碰上这样的白人邻居:只能卖房子搬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8 06: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家那么缺德?


! g" c: Q$ ]! _" c1 L8 V

  我们买的房子是全新的。买房之前并不知道左邻右舍是谁,搬入之后才渐渐知道,右边是一家加拿大白人,两口子40来岁的样子,带着两个小孩。左边是一个加拿大白人单身。对面是一家印度移民,斜对面的两家也都是移民,不是东南亚的,就是阿拉伯的。左边单身白人的隔壁,就是一家俄罗斯移民。看样子这是一个以移民为主的新区,没有黑人。因我家隔壁都是白人,没什么杂七妈八的人,嘿嘿,还有点得意。


: D( J- g, N+ H3 y+ |8 u$ C/ L. p

/ K9 x1 ?9 Y7 E% L   搬入新居不久,自然有朋友陆续来访。一天夜里都11点了,来访的朋友也该回家了。正准备开车把朋友送回家,忽然发现我家前的街道上停了一辆车,正好把我家车库门前的drive way 堵得死死的,我的车说什么也开不出来。谁家的车停得那么缺德呀!


$ c" @$ A1 R' h" n% X( F

  因刚来,谁家车都不认识呀!本想敲门问邻居,可都11点了,别人也都睡觉了吧?出门看看,可不是吗,所有邻居家的灯都灭着。要是把无关的人从梦里叫醒,那多不好意思。


& @" g! d0 T6 E- q- M" ^1 J- `

  没办法,只好叫警察。


% ]4 v, ]( ?+ ~0 Q' W

  电话打过去,警察问了车牌号,说帮我查一下。过了一会电话打过来说,是你家右边邻居的车。我说,“那好吧,我去敲门。”警察说,“不用了,我们也经让他挪开了。”


, s, G# t! ]* Q

  果不其然,电话刚挂,从楼上就看到右边邻居男主人C先生钻进车然后把车开到自家drive way上去了。当时就觉得挺奇怪,他家的drive way本来是空的,他不把车停在自家drive way上,干吗非要停我们家门口挡道呢?嗨管他呢!车移开就行!


) p& g. f6 q* R7 G% N1 Y% C4 j- Q, i

  匆匆把朋友送回家,回来后倒头就睡,把这件事也统统忘到脑后了。


5 d4 r7 I3 t: C/ w) w& W/ r5 Q

  第二天下班回到家,妻对我说,“咱把咱邻居给得罪了。”我问,“怎么了?”她就把白天的事说了一遍。原来,妻正要出门,在门口正碰上C先生。C先生很不不客气地问,“你们为什么给警察打电话?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妻解释说,“我们不知道是你的车,再说你家灯也关了,我们没办法才找警察的。” C先生立刻咆哮起来,“知道吗,这是我老婆的车!这是我老婆的车!We Canadians don’t do like that. It’s not the way!(我们加拿大人不是那样做事的,不是那种方式!)”妻可能是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人,有点被吓懵了,当时居然对他说了声,“Sorry…”


|! g4 z+ M/ X6 W |

  我当时听了那个气呀,这不是欺负咱新移民吗?你加拿大人做事不是这个way,难道把车停别人家门口挡人家的道就是加拿大人的way吗?你老婆的车又怎么样?你那么爱你老婆,也没见你把老婆的照片贴在车屁股上呀!


% n D o1 l7 w3 @: ^9 S

  我老婆也是的,明明自己没错,却要说什么Sorry。你既然都已经说Sorry了,那就是承认自己错了嘛,哪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9 L G. J$ n0 |

  这次就忍了吧。看样子C先生虽然是加拿大白人,也不是什么善主。和这样的邻居交往,还得要小心点。


$ }( a1 v, E7 E; m x( G# V8 z3 R

  白瞎了我的啤酒


: ]3 y: l0 f: @, R* T- E. Y* i

  我们的房子是一家挨一家的排房(Town Home),刚住进去时,后院自然是连在一起没有分割的,孩子们可以从这头一直疯跑到另一头,除了自家的草坪被随意践踏之外,自家的私密性(privacy)当然也得不到保证,这是北美人最不能忍受的。因此,把后院装上篱笆分割起来,就成了各家的共识。这对做篱笆安装生意的公司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通常,他们会把相关的人家聚在一起,统一出一个优惠价格。大家商议好同时安装,然后按每家篱笆的长度分摊价格。其实,这是件好事,大家等于从篱笆公司那里拿到一个批发价。价格低不说,人家是专做这生意的,篱笆装得自然也漂亮。


& P) i4 |( a3 H% b- }6 x

  可到了C先生家,这事就不好办了。他家说什么也不让篱笆公司来装,搞得我家很为难,只好先让篱笆公司把左面的篱笆装了,因为左面邻居“入伙”了嘛。而右面的篱笆就是装不起来,看着真别扭。


}! l( V: p z* l$ V

  等装篱笆的风声过后,C先生敲我家门了。“其实我不是不装,只是他们的价格太贵。”C先生煞有介事地说,“我们自己装,肯定比他们的便宜得多。”“哦!那好啊,可是。。。”我想回答说,省钱谁不愿意呀,可咱哪会干那活呀?C先生就像知道我想要说啥似的,连忙接着说,“你不用干,我和我兄弟干,你只要和我们分摊材料费就行了!”


8 P) D. M% d, Z" `

  那敢情倒好。北美就是人工贵,那材料才值多少钱呀,这样不用算肯定要比篱笆公司便宜很多呀。这样想着,当时也就答应了。


1 U' \2 ^, a: q* t% n, |

  那C先生动作也快,第二天就开工了。除了他兄弟,好像还有另外两个人。他们开着卡车,不知从哪拉来好些木头,又是锯又是钉的。我和妻看他们挺辛苦,觉得咱不能白占别人便宜,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加拿大人不是爱喝啤酒吗,咱就买啤酒犒劳他们。于是买了两大箱(36瓶一箱)加拿大最好的啤酒(Molson Canadian)送给他们,算是他们工作解渴的饮料吧。


/ O9 m1 y# @" b7 [& P9 B

  要说加拿大人天生就是一把干活的好手。人家四个人三下五除二,只用了半天就把篱笆装完了,而且虽比不上篱笆公司装得那么professional,可的确看着一点也不寒碜。


4 f4 k5 l4 |/ [- d; r

  活干完了,那就开始算钱吧。C先生说别急,让我把发票理理,过两天再算账。


4 a5 f" A, K7 }2 a0 |5 {

  不等过两天,人家主动找我们来了,告诉我要多少多少钱。我一听不对呀,怎么比人家篱笆公司的还要贵许多?这时C先生拿出一大堆发票,告诉我这这这是从哪买的,那那那是从哪买的。。。我一听就明白了。得,您也甭报账了,我知道自己又上当了。您老人家这两天是不是很偷着乐来着?您从我这发了笔大财是吧?谁知道您那些个发票是哪来的?早知如此,我让你做干什么呀,直接找篱笆公司不就得了?


' M9 | g$ }# ?5 L: \0 i" |/ o

  切!算了,算你狠!咱惹不起你行了吧,老子把钱给你!白瞎了我的两箱啤酒,晚上别闹肚子疼死你!


1 Q+ D4 i1 Z- U% Y

  嗨,您一定觉得我挺可笑。我这也就是喊两句口号解解气而已。事情过后也觉得没啥可生气的。俺们新移民,白手起家,第二年买房第三年入住,虽说是只有150平方米的蜗居(在多伦多,这就是蜗居了),可毕竟只用了三年就踏入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了。可您C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啊,您竟然用了40多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买了一个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房,您是不是惨了点?说难听的,您就是白人里的垃圾。咱不再和垃圾打交道,从此白白了您哪,垃圾!


3 r6 r8 S0 Z% i

  话又说回来了,和这样的白人垃圾做邻居,咱是不是也惨点?继续奋斗把哥们,这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 I$ g! W& [% y. j8 S' p

  从前,在《咱有点惨:和加拿大白人垃圾做邻居的2个恶心故事》中叙述了一个白人垃圾,我家的右邻居。既然是垃圾,咱们从此也就不再和他打交道,只当这邻居都是真空人。


2 u: L1 D6 ? Z

  左边的邻居是个白人小伙子,就叫他J吧,30岁左右的样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据他说是卖遥控玩具的,可从来没见他上班或开店,倒经常看他骑个大摩托在后面的一大片空地上狂跑兜风,飚起阵阵黄沙。


% _9 O: m% \' f) B, O

  认识他时,他还带着个女朋友在家里住。那女朋友文文静静的,这许多年过去了,也忘了她是否金发碧眼了,只记得还蛮漂亮的。在最初的半年里,我们两家相处得蛮好,还时不时地串个门,互请吃BBQ(烧烤),喝个啤酒什么的。那时,这位白人J老弟还是蛮规矩的,也喜欢开party,可到点就收了。毕竟,女朋友还得睡觉嘛。


9 E. z# `& \) ?5 }9 u

  可过了不到一年,那女朋友不见了,再也不来了。噢,肯定是和J掰了。可这一掰不要紧,他J老弟就彻底变了样了。


% N. V' W8 B y. `- J& j

  隔三差五的,J老弟就要开一次party。也不知他哪找来那么些个白人哥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叫唤,大声说笑。这咱都不反对,可您要是这些个“大声”都持续到半夜一两点,咱可就吃不消了。大夏天的,谁家不是开着窗户睡呀?即使关上窗户,大半夜的,架不住您这大嗓门拼命地往窗户缝里钻呐!再说,关窗户,它也热,也闷呀!睡不好觉,第二天怎么上班呀!


& H! p) i$ H! h+ h: \

  开始头几次,咱都忍了。可次数多了,咱忍不住了,咱得跟他说的说的。第二天,上门拜访,好好跟他说。人家一听,立刻陪笑脸,“唉呦,对不住,我们一定注意!”瞧,多懂礼的人啊!


: B. }* w3 ]; l& ^# k/ W+ ]

  过了几天,再次party,照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叫唤,大声说笑。到了半夜11点,仍不见收敛。要知道,密西西加市有法律规定的,半夜11以后不准扰民。把电话打过去,提醒他已经11点了。对方说了声“对不起!”,挂了电话。吵闹声的确小很多了。


& r6 p! q$ k0 Q* n7 f

  “还不错,睡觉!”我对老婆孩子说。


1 W, B* d6 c6 H

  半夜突然被老婆叫醒了,“你听!”老婆说。MMD,怎么又叫唤上了!一看表,都半夜一点半了!“怎么这帮狗东西还没走呢!”我心里这叫一个冒火。叫警察!


: y7 u- B- A8 \' `9 L

  不一会,警察来了,把那帮人撵走了。嘿,总算是消停了。这回可以好好睡觉了……


/ a1 B5 x9 k& T/ H: z$ x

  正在睡梦中,突然墙壁传来一阵急促的“咚咚……”声,把我、老婆和孩子全都吵醒了。那狗日的居然敢砸墙,不让我们睡觉。“怎么办?”妻无奈地看着我。又一阵“咚咚咚”的声音从墙那头传来,搞得人心“突突”直跳。


' o: E3 @5 `1 r$ Y7 y6 Y

  “这TM是个什么东西?又一个垃圾!”


5 B a5 J/ L9 l/ D: y5 k3 U

  除了叫警察,还有什么办法呢?电话第二次打到警察局,过一会警察来了。问了我们情况之后,警察又到J家问情况。之后,警察回到我家说,J不承认他砸墙了。我问,“那怎么办?”警察说,他们也没办法,因为没证据。


8 ^( S% A5 ]) [* ?

  警察走了,那一夜就这么被蹉跎了。这叫什么事呀!


/ p$ Z% i) |& H8 x

  随后的几天,我们都在想如何获取证据呢?砸墙那玩意,只能靠录音,可录音又能说明什么呢?谁都能做出个砸墙的录音来。再说,谁知道他几点砸墙呀?总不能为了获取证据自己一晚上不睡觉等他砸墙吧。他要是不砸,这一夜不就白等了吗?


: E7 C5 p' @$ k# h, {& M

  接下来的几次聚会,都是他们闹到半夜一两点,我们忍无可忍再叫警察,警察来人前脚把他们赶走,J后脚就不定时砸墙。一个卑鄙的、无赖的、不上班的人要整你个上班的人真是太容易了!


! A) {7 n$ S: Y6 h0 C) U

  后来,就连警察都烦了,警察说,“我们最多能给他一个警告,像这样的人你们是惹不起的,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和他做邻居了。”


6 `( A2 B7 o) b

  是呀,和垃圾做邻居总是会有恶心事的。尤其是这连排的房子,恶心事想躲都躲不开。可我就纳闷了,J家的另一个邻居俄罗斯人怎么就能忍受得了呢?难道他是缩头乌龟吗?凭什么该搬家的是我们好人呀?


- t% X9 l, r: k1 ]9 @9 X

  不管怎么说,咱们正规军是没法和土鳖作战的。咱们还是想法撤吧。无奈,开始卖房子搬家!


5 ]4 ~. t/ S& p! _" e* E; B: T

  


( P5 D- z0 H6 ]+ C' e B0 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8-20 07:57 , Processed in 0.0858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