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知音] “私奔事件”一对可怜人:婚姻重组真爱涌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4 03: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苏仪征市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江俊峰的妻子吴桔梅,与另一乐器厂的老板李宏私奔。江俊峰找到李家寻仇,冲动之下险些酿祸! - B0 G' \2 u9 a* N  e  A) c
  后来,李宏妻子刘爱劳同意江俊峰每天到自己家“晃”,逼迫李宏现身。但就在这段时间,二人看到了李宏和吴桔梅的聊天记录等,这像一面镜子,让江俊峰和刘爱劳知道了各自配偶出轨的心路历程,也看到了自己在配偶心中的不足。最终两对感情已逝的夫妻平静分手,而江俊峰和刘爱劳喜结良缘,李宏和吴桔梅也名正言顺地走到一起。这个“夫妻互换”的传奇故事,引发了大家对婚姻内涵的热议和思考……
5 N. o" a# x2 B1 o! B  [
恩爱妻子被“勾引”,悲情丈夫上门寻仇
  2010年12月18日晚,江俊峰回到家中,看到妻子吴桔梅留给自己的字条:“我爱上别人了,和他走了。对不起,别再找我!”江俊峰今年34岁,是江苏仪征市的一名小老板。他百思不解:妻子为什么私奔,和谁私奔了呢?往事一幕幕浮上他的心头。
' e9 x, h  o: n& R- N. L  江俊峰从南京林业大学建筑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2004年,他成立自己的小装修公司,并和在仪征一家国企办事处工作的吴桔梅相识。吴桔梅比他小2岁,毕业于江西大学,长得像电影明星董洁。江俊峰对她一见钟情。当年冬天,二人步入婚姻殿堂。江俊峰同妻子在仪征十二圩新区的一个小区买了一套三室的新房,购置了轿车。吴桔梅嫌工作无趣,辞职赋闲在家。她整天逛街、上网……“是哪个感情骗子毁了我的生活?我一定要找到他,让他付出血的代价!”妻子杳无音讯,2011年2月初,江俊峰买了把刀,每天外出寻妻时带在身上。
+ a1 w: R, H4 O, m/ q( Q( M  2月20日,江俊峰找人破译了吴桔梅的QQ密码。他浏览妻子的聊天记录发现,从2009年7月,妻子和一个昵称“渔舟唱晚”的网友在舞会上认识,并成为网友。“渔舟唱晚”向吴桔梅自我介绍,他家住仪征,经营一家乐器生产厂。2011年3月初,私人侦探告诉江俊峰,那家乐器厂的原法人代表名叫李宏。不过,李宏已将乐器厂转让,但私人侦探查到了李宏的家庭住址。 ( P* \! p0 m  h3 a: D
  2011年3月2日下午,心怀忌恨的江俊峰,揣着一把匕首来到李宏家所在的小区。他敲李宏的家门无人应,便在楼道口等。一会儿一个女人上楼,江俊峰猜测是李宏妻子,一股热血往头上涌,他掏出刀抵在女人腹部。女人哀求道:“我没钱,我把家门钥匙给你,你随便拿好了。”江俊峰收起刀子,压低声音说:“我不是坏人。我老婆被你男人拐跑了,我来找他算账。老实开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女人连连点头,顺从地打开门。 & I! N3 v% J  |6 b" X
  二人进屋后,女人忙给江俊峰倒水,自我介绍叫刘爱劳,然后害怕地坐在沙发上。江俊峰打量刘爱劳,见她30多岁,却满脸憔悴。他问李宏现在在哪儿,刘爱劳说不知道。江俊峰又问:“这些日子你丈夫没给你打电话?”刘爱劳冷冷地说:“没打。我们虽然是夫妻,却和陌路之人差不多,他已经有半年多没回这个家了!”他怀疑刘爱劳在骗他,吼道:“我老婆被你老公勾引跑了,我今天是来找他算账的。找不到他,我就拿你和你孩子开刀!”说着,又亮出了匕首!刘爱劳被吓出了眼泪,一脸无辜地哀求:“大哥,我真不知道。我根本管不了我老公!我连他手机都打不通。”江俊峰心头火起,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犯罪的边缘,他自言自语道:“我快被你老公搞疯了,再找不到李宏,我就杀了你和你儿子,让李宏痛苦一辈子!然后我就自杀偿命!”江俊峰越说越激动,手中的匕首乱晃!
: L3 z. f- p2 L, I. ~* r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喊:“妈妈,开门!”刘爱劳顿时满脸惊恐,江俊峰起身走向大门,刘爱劳一把拦住他,跪在他面前说:“是我儿子李炫放学回来了!我真不知道丈夫的下落。我老公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你凭什么杀我们?”说完她泪流满面。顷刻间江俊峰的心软得一塌糊涂,他扶起刘爱劳说:“我昏头了,找错复仇对象了。你快让孩子进来,我不为难他。”门开后,李炫一头扑进妈妈怀里,看到了江俊峰,他甜甜地叫了声“叔叔”,说:“你是不是我爸派来看我的?叔叔带我去见爸爸,我想死他了!”江俊峰心头又是一软,他敷衍道:“你爸很快就回来了。”李炫对妈妈说,全班只有他一个人没交午餐费了。刘爱劳不好意思地解释:“我没收入,老师催几天了。可存款一直由他爸保管,我不好意思向亲友借。”江俊峰顿起怜悯之情,掏出一千元塞在刘爱劳手中:“过日子也得用钱,算你借我的。” ! U$ M2 C2 V4 y) W& d
  江俊峰正要告辞,又传来敲门声。原来是对面的邻居王嫂,刚才看见江俊峰在刘爱劳的门外徘徊,见他神色不对,又见他进了刘爱劳家半天没出来,怕有什么事情,王嫂就拉着正在自己家做客的亲戚、仪征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过来打探。刘爱劳没有说出刚才江俊峰拿刀威胁自己的事情,只是说自己的老公和江俊峰的老婆私奔了,江俊峰是来找李宏算账的。刘爱劳的善良和理智,让江俊峰很感动。那名民警安慰了江俊峰一番,并劝他处理这件事情一定要理智,一切要以法律为准绳,万不可冲动。江俊峰连连点头。王嫂气愤地说:“李宏这个人真混蛋,老婆和儿子不管,却把厂子卖了卷钱和情人跑了,真是铁石心肠!”随后王嫂开玩笑说:“我看你俩倒很般配,我出个馊主意,让小江与你假扮情人。李宏知道后肯定吃醋,立马就会回来。”
! v9 q4 K. F4 {/ \+ W( h
探究伴侣出轨心路,两个可怜人渐生情愫
  听了王嫂的馊主意,刘爱劳沉吟片刻,说:“不找到他俩,咱两家的日子都回不到正轨。你愿意的话,平时白天你来找我,我陪你下楼,专找人多的地方逛。不过咱这是演戏,晚上你该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也不能让我儿子知道真相。”江俊峰点头。第二天早上,李炫上学后,江俊峰来找刘爱劳。江俊峰陪着刘爱劳去买菜买米,把大包小包都扛在自己身上。他叹息说一直想不明白妻子为什么出轨。刘爱劳也长叹一口气谈起往事。 * [' {) ]' U9 o
  1977年,刘爱劳生于江苏省盐城市。1998年,她在扬州大学读大二那年,被同学李宏写给她的情诗打动,二人相恋。刘爱劳喜欢李宏的细心、体贴,多才多艺。李宏喜欢刘爱劳的俏丽,大方。毕业后,她来到男友的老家仪征市。2002年底,她与李宏结婚,李宏在市一家文化单位工作一段时间后,辞职开了一家乐器生产厂,刘爱劳则在一家私企服装厂任服装设计师,儿子出生后也辞职当了家庭妇女。 ( |3 Q! T8 @1 _1 t- v8 |4 b0 f4 _" V
  婚后,对方的优点突然变成了缺点。刘爱劳嫌李宏做事慢,尤其反感李宏的“酸”。李宏喜欢听古典音乐,爱看电视中的钢琴音乐会。生于农村的刘爱劳爱看苏州频道,二人常为争电视频道赌气。刘爱劳虽然觉得丈夫对这个家不负责任,但也不相信李宏会出轨,带着情人私奔。江俊峰从口袋里拿出U盘说:“我把李宏和我老婆的聊天记录拷下来了,咱俩回你家看看,到底自己的伴侣因为什么出轨,他俩谁先主动。” ; i  k( W; r0 T: `4 Q+ V# X5 c. w
  回到刘爱劳家,两人匆匆上电脑,仔细阅读李宏与吴桔梅的聊天记录。李宏和吴桔梅网聊一年多,话题很宽泛。2010年2月7日,两人第一次聊起各自家庭。李宏给吴桔梅留言:“爱情七步曲:初识-甜蜜-无趣-腻烦-厌倦-逃避-再见。”吴桔梅回复:“用QQ聊天状态表示,爱情的七步曲:我在线上—Q我吧—离开—忙碌—请勿打扰—隐身—离线。”吴桔梅感慨:“也许,爱情只是人间的一个美丽谎言。”这以后,他俩经常流露对各自婚姻的失望,李宏劝吴桔梅和丈夫多沟通。吴桔梅说:“鸡同鸭讲,不如不讲。”吴桔梅也劝李宏和妻子交流,李宏说:“手抚瑶琴无知音!”
0 ?+ |2 G4 I5 ~+ |/ J( ]# s3 ?  2010年5月8日,吴桔梅给李宏留言:“我突然咳血,好怕。”随后十来天,李宏每天过问她的病情,粘贴相关医学知识,还提醒她多吃丝瓜、茄子等蔬菜,不吃牛肉、巧克力……后来确诊吴桔梅的咳血,是咽炎剧咳导致喉部毛细血管破裂。那天,吴桔梅回了个灿烂笑脸,感谢李宏:“你对我真好……”看到这,江俊峰愤怒地说:“你老公趁我老婆心理脆弱谄媚,太歹毒了!”刘爱劳却说:“不是我替李宏辩解,他平时对熟人都这样。就这性格,是你老婆太多情。”说到这儿刘爱劳酸溜溜地说:“他可从没这么对我说过话!” 2 u3 r& x7 J) a4 \6 K
  突然,刘爱劳若有所思,问江俊峰:“她看病期间,你干吗去了?”江俊峰忆起,当时他担心妻子得了肺癌,急坏了,可他忙于工程,吴桔梅几次去扬州、南京等大医院检查,他都委托朋友王刚夫妇陪同。妻子在电话里告诉他检查结果时,他正忙,就对妻子说:“我猜就没大事。我正忙,回家再聊。”一会儿吴桔梅给他发来条短信:“你不在乎我,有人在乎我。”江俊峰以为妻子是气话,一笑置之。
+ b5 u+ d6 `( Z+ [" T  江俊峰说完,刘爱劳说:“你老婆是挺娇气。不过你也太粗线条了,不然李宏再讨好也没机会。”江俊峰颓丧地点点头:“我就这性格,哄吴桔梅每天都开心,除非我变成李宏。我老婆像你的性格的话,该好多。”刘爱劳顺口说:“婚后我才发现,你这类粗线条的男人,才对我的胃口。”说到这,刘爱劳脸羞得通红。江俊峰也很尴尬。两人接着看聊天记录。 - _7 x8 }. `7 D  P/ G2 r
  2010年7月中旬,吴桔梅又和李宏聊天,说:“我的一腔热情又被泼了冷水,我快疯了。”李宏说:“把我当垃圾桶,说出来,你心里就轻松了。”吴桔梅说:“我对丈夫已无爱,但他是好人,我不会对任何人诉说他的不是。我的哀怨,都倾诉在日记里。”李宏回道:“你的话令我的心悸动。我对妻子的看法、作法,竟和你一样,我也把我的愁绪写在日记里,只给自己看。”看到这里,江俊峰和刘爱劳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他们都不知道伴侣有这样一本日记,决心一定找到那日记。 ; L& m; e5 n" E: J! [$ A
  这晚,刘爱劳把李宏的书房翻个底朝天,江俊峰也把妻子的衣柜翻个遍,他们都找到了日记。李宏在日记中嗟叹:“我改变不了她,怎么办?”刘爱劳心中涌起一股惭愧,她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和李宏生气,夫妻之间甚至半年都没有同床共枕。
& J9 F6 |# M, L& m" q) R' t( z  江俊峰也在家看日记。日记中,吴桔梅说自己一直避孕,是因为她一直希望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她还记下了每年的情人节和相爱纪念日,希望能在这些日子怀孕,可江俊峰大多数时候都抛下她,陪客户应酬。吴桔梅数次感叹:是钱重要,还是感情重要?晚12点钟江俊峰才合上日记。可他怎么也睡不着,忍不住给刘爱劳打电话,说:“我对妻子实在呵护不够,她出轨我有责任。”刘爱劳说:“我也在自责,我展现给丈夫的自己太单调了。”第二天上午见面后,两人又聊起昨晚的话题。江俊峰说:“以后我要做得比你丈夫还好,争取挽回妻子的心。”刘爱劳发狠地说:“我也向你老婆看齐。不就是发嗲、撒娇吗?我就不信学不会。”江俊峰说:“那咱俩互相配合补情感课。” # I* j6 I0 g1 C( i" |; R
  2010年8月5日,吴桔梅和李宏一起去看电影。9月7日,李宏给吴桔梅留言:“我必须说出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句话,我爱你。”而吴桔梅也回应道:“我愿牺牲在丘比特的箭下!”当晚他俩迈出了最后一步。李宏给吴桔梅留言:“这些天,我的灵魂被你带走了。即使被全世界人唾骂,我也要与你相爱!”
2 @5 y, S) T- [, u' t  江俊峰和刘爱劳忆起,8月初他俩都和伴侣发生小摩擦,还赌气说狠话,和伴侣近一个月没说话,当然就没过性生活。看完这些,江俊峰和刘爱劳既怨伴侣,也开始检讨自己。日记,像一面镜子,让江俊峰和刘爱劳各自看到了自己在配偶眼中的缺点!

) _7 b( ], u2 P" L2 b: e" c* o( l! z+ a
“私奔”归来,“夫妻互换”真爱涌现
  从2011年3月7日起,江俊峰和刘爱劳把补情感课当成一件大事。 3 {8 ]2 ?5 x# d* M' q* Q
  白天在一起时,他俩寻找对方的优点赞美,还在屋里练起跳交际舞。傍晚分手后,他俩经常给对方打电话表示关心。3月12日晚,江俊峰打电话对刘爱劳表示关心,刘爱劳笑着说:“被人关心的感觉,真不错。”江俊峰调侃:“我继续努力,不过这活儿真累呀。”刘爱劳脱口而出:“演戏当然累,真投入感情,就不会累。” 3 \) T; }- c/ C7 R( p0 ^; z$ h# i6 q
  而吴桔梅和李宏的日记和QQ聊天记录,继续显示着他们之间出轨的心路历程——
) I: w; {- Z9 y, b* k$ n: m; K  2010年10月末,两人都觉得似乎寻找不出和各自的配偶离婚的理由,李宏提议私奔,吴桔梅同意李宏的提议。12月18日,李宏给吴桔梅留言:“儿子胜过我的生命,可为了与你在一起,今生我只有愧对他了。”吴桔梅回复:“我愧对江俊峰,但为了和你厮守,我愿承受千夫所指。”看到这里,江俊峰和刘爱劳心情无比沉重。 $ k; ~) m" |& v) ~& R, G. H" }; E
  这天傍晚,江俊峰迟迟不走。刘爱劳会意,她给好友姜艳打电话,将儿子打发到姜艳家,委托姜艳照顾李炫一晚。随后刘爱劳下厨房做了几个菜,和江俊峰边吃边聊。两杯啤酒下肚,刘爱劳流下泪来,说:“我感觉,我们拉不回他们了。”江俊峰说:“现在我反而觉得是自己伤了妻子的心,才有今日。” 2 |$ u- F& l* r6 k: G
  刘爱劳默默点头,说:“他俩是逃兵,失败的却是我们。凭良心说,他俩在一起更合适。”借着几分酒意,江俊峰说:“你觉得咱俩合适吗?”窗户纸被捅破,刘爱劳也敞开心扉:“我觉得和你在一起不累。但这太荒唐了吧,我老感觉像换妻游戏,过不了心理这道坎。”江俊峰欲言又止,没再勉强。 8 [, i  |: ?& s( S2 q
  但从这天起,两人的话题变得宽泛和深入。 ' n9 ~; c3 I; C8 B: U
  2011年4月中旬,江俊峰和刘爱劳商量,必须尽快找到私奔的李宏和吴桔梅,让事情有个了结。江俊峰再出高价雇私人侦探,终于查到李宏和吴桔梅各有一个用于单线联系的手机号。
9 M. s; o) T8 V) g7 \- k  4月20日,江俊峰拨通妻子这个手机号,江俊峰说:“你的日记和与李宏的聊天记录,我都看了。我也有错,我不怪你。你回来吧,如果你还爱我,我会努力做得符合你要求。如果你不再爱我,咱们好合好散。”吴桔梅放声大哭:“我伤害了你,可我……”接着刘爱劳也给李宏打电话,表达了同样意思。最后李宏主动和江俊峰通话,说:“我知道现在你和爱劳关系亲密。我愧对你在先,所以我不恨你。”
- ^+ V4 }- i" K" ?6 Z' o$ E  4月25日,李宏和吴桔梅回到仪征市。原来这段时间,他们游览了西藏、丽江等地。但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他们无法静心享受美景,一直犹豫是否早些回来。他俩各回各家后,两对夫妻之间都竭力回避敏感话题,试图找回从前的自己。然而,对李宏的思念加上无法面对丈夫的压力,使吴桔梅整晚失眠。而江俊峰几次想与妻子温存,都无法说服自己。一周后,吴桔梅哭着说:“我要崩溃了,我俩分手吧。我好悔呀,早生下咱俩共同的孩子,也许我就不会走到今天。”江俊峰含泪点头。李宏和刘爱劳的情况相仿。5月4日晚,李炫睡熟后,李宏跪在妻子面前说:“我回不去了,原谅我的自私。”刘爱劳也如释重负,提出离婚后孩子归她抚养。李宏艰难地点头,他们很快各自办完离婚手续,开始分居。
* T" n9 g! C1 F$ {( l* U  又经过一段时间交往,江俊峰和刘爱劳发现两人感情已深,开始着手筹备婚礼。一天他俩去商场挑选床上用品,回来的路上他因为嫌刘爱劳做事磨蹭和她拌了几句嘴,那晚,江俊峰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意识到自己性格的缺陷,生怕影响第二次婚姻,不由想起了校友、心理学专家夏军。5月13日,他给夏军打电话,此时夏军早已在南京成立了自己的婚恋家庭咨询中心。夏军正有意来仪征看望老同学,就约定见面详谈。刘爱劳得知后对江俊峰说:“婚姻真是一门学问。爱情不在了,还是朋友,让李宏和吴桔梅也一起听听专家的金玉良言吧。”江俊峰点头。
* E" Y) a# G$ j2 j  F0 @% G  5月18日晚,这两对重新组合的夫妻和夏军聚在一家茶楼包房。尴尬过后,夏军对他们逐个剖析。说:“夫妻之间如何才能磨合一生呢?唯一的办法是,放弃使对方变得完美的想法,不要把挑剔的目光总定睛在对方身上。夫妻之间要互相尊重,重视对方,又不干涉对方;给予对方爱,而少索取爱;不依附对方,让双方都有发展自己个性的余地;重视精神的沟通,心灵的和谐。这样婚姻就会圆满,爱情常在。”夏军一席话说得四人茅塞顿开,他们都表示重新认识了自己、伴侣,对婚姻有了进一步认识。   h( ]7 p6 F" S' x3 G* Z
  2011年6月初,江俊峰和刘爱劳领取结婚证,随后二人启程,赴东南亚旅行结婚。在南京机场等待登机时,江俊峰收到吴桔梅的短信:“祝你一路顺风,玩得开心,你永远的妹妹吴桔梅。”接着,刘爱劳给李宏打电话:“来不及参加你和吴桔梅的婚礼,但我俩真诚地祝福你们。”李宏说:“你安心去玩吧,孩子我会照顾好的。”随后江俊峰和刘爱劳登机,伴随飞机融入蓝天……
6 V8 ?5 Z# w+ D5 n6 Y3 s; n)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15 14:01 , Processed in 0.09948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