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爸爸如有来生我要做你的女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3 02: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母离婚那年我有四岁,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流着泪跪在地上求母亲不要走,母亲不停地用脚揣父亲。我平静地看着母亲头也不回地跑了,到现在我都很奇怪,为什么我那个时候没有追出去。一直到现在,我对母亲唯一的印象就是,她瘦瘦的,头发很长,特别的喜欢穿漂亮衣服,经常打我,特别是打麻将输了钱的时候。在母亲打我的时候父亲经常是用身体挡着将要落在我身上的棍棒,流着泪说,输了就输了,你打孩子干什么?
' g4 l4 u) |" b3 p9 ^  q
( g9 b3 D6 ?4 T后来父亲开始喝酒了,特别是在农闲的时候,一到晚上他就把自己灌得烂醉,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我,甚至发火的时候都不会骂我,只会流着泪摸着我的头呆呆地看着我。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父亲和村里的一个寡妇结婚了,那不是件光彩的事情,那个寡妇是出了名的“扫把星”,还不到三十五岁就嫁了四次,让人害怕的是只要和他结婚的男人不出一年不是生病死就是发生意外死亡,她的第三个男人和她在一起是时间最长的,结婚一年零五天就在开山炸石头的时候被炸死了,听说尸体都没有找到,而父亲就是她的第五个男人。 + z% W3 ]4 y( ?- d& @
以后的日子里我都叫她兰阿姨,她不让我叫她妈,说是她生不出我这样丑的女儿,还说叫她阿姨显得年轻一点。结婚以后父亲更累了,为什么能让兰阿姨买更多漂亮的衣服,他连酒都戒了,平时抽的烟都是用我写过的作业本自制的卷烟。他对兰阿姨很好,平时不要她做什么,总是干活回来就忙着做饭,吃了饭又忙着洗衣洗碗。而兰阿姨就边看电视边教我写作业,在大概半年的时间里我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虽然有的时候我看到父亲满脸的疲劳却总是要陪笑着和兰阿姨说话。 % R2 ?7 W& [& m1 o5 V
4 i; b& ]) r' q/ A* p5 V& A
升初中考试头一天晚上,我正在复习功课,我听到兰阿姨和父亲吵架了,她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明天就搬回去住,父亲说你小声点孩子在看书,让她听到了影响学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送我去考试的时候我问父亲,昨天你们为什么吵架了?父亲红着脸没有说话,我说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一家三口就我们两人是亲人了。父亲叹着气说兰阿姨的弟弟要结婚,送彩礼的钱不够要和我们借一千块钱。我听了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那钱是父亲帮人扛石头一滴血一滴汗的积攒起来给我上学用的。我说爸爸你要我还是要她你说一声,进考场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父亲一眼,他哭了,甚至鼻涕都流到了嘴边。 2 N: J" j' t+ N5 S
6 ]: S" e/ L; f$ Q4 R( x
) m0 R% K' [4 W6 i5 W
兰阿姨还是没有搬走,我知道她是吓父亲的,而且只要她搬走了就失去了这种衣食无忧的太太生活,她不会舍得的,我想除了父亲没有人可以忍受她。当然,最重要的是父亲还是把钱借给了她弟弟,说是借,我想有点好笑,她娘家从我们家借了数以万计的东西我怎么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还过了?我记得父亲和我说话的时候拼命地忍着泪水,他说涵涵你放心吧,你上学的钱我会想办法的,亲戚有困难要帮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说爸爸你不用担心,也许今年我上不了初中了,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别人有困难我们要帮,而我们有困难别人就不帮了呢?后来老师找到我们家的时候父亲才知道,我考试的时候语文就写了一篇作文,其他的都是空白。那天晚上父亲喝酒了,喝醉了以后他跪在院子里哭了一个晚上,兰阿姨也陪在他身边。
$ p* b* f" z( y3 ^/ A( [. i% H, W
  I. G. C$ q/ o7 l. ?! N
以后的日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兰阿姨开始不穿漂亮的衣服学着做家务,每天做好饭等着父亲回来,晚上父亲也可以抽着卷烟看电视了,家里的条件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和兰阿姨一起把我送到了学校。兰阿姨乘父亲去帮我买生活用品的时候悄悄地对我说,涵涵,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叫我妈吧,我笑着说兰阿姨我已经习惯了,而且叫阿姨真的可以让你显得年轻一点,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里红红的。 ; u* d1 q. f" X0 J8 E& m7 {
从初中开始我就住校了,虽然学校离我家只有两里多一点的路,开始的时候父亲和兰阿姨商量给我买辆摩托车,我坚持要住校,我想换一种生活环境也许会让我学会更多的东西,人总是要学着自己长大的呀!每到周末我就回家,可以和父亲呆在一起说说话,虽然兰阿姨对我好了很多,但是我仍然忘不了她逼着父亲借钱给她弟弟的事情。她经常找着话题和我说话,例如在学校还习惯不,学习上吃不吃力等等,我总是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也许是她喜欢穿漂亮衣服的习惯让我总会认为她和我那个除了虚荣心什么都没有的母亲是一路货色。
4 m  _' @- `5 P. x8 h
星期六早上和兰阿姨去买菜的时候她小声地问我,涵涵,你希不希望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我听了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忍着泪水对她说,那是你们的事情,你又不是要和我生,为什么不去问我爸爸?我看到兰阿姨的脸变成了紫色,我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快感。晚上吃饭的时候父亲喝着酒,兰阿姨又把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父亲问我,涵涵,你的意思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泪水突然的跑了出来,我说爸爸你想要就要嘛。父亲一口就喝干了一大碗酒,他红着眼睛对兰阿姨说,小兰,我看还是算了吧,多个孩子多个负担,我们努力把涵涵供到大学,我们世世代代种田我不希望涵涵再受苦了。兰阿姨没有说话,放下碗就跑到房间里去了。我低着头吃饭,回房的时候我对父亲说,爸爸如果兰阿姨想要你们还是生一个吧,真的,我也希望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的。父亲微笑着摸着我的头,涵涵,努力地读书吧,我们大人的事我们会处理的。
8 i9 T2 }" |. L; A9 ]也许兰阿姨真的是“扫把星”,可怜的父亲也逃不了。初三的第二个学期,兰阿姨打电话给我说爸爸出事了。我放下电话就往家里跑,在路上我不停地骂着兰阿姨,如果爸爸真的有什么事情,那样我怎么办呢?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还在急救室,原来父亲和兰阿姨的弟弟开车到城里购货,回来的时候出车祸了。当父亲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我哭着扑了过去,父亲仍然在昏迷之中。在病房里父亲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问,有没有告诉涵涵,千万不要打电话给她。我放声地哭了,我说爸爸不告诉我你还能告诉谁呢? 1 I4 l  J. j8 P) f6 y9 o$ _: V
我请了假就陪在爸爸身边,出院的时候我才明白了,曾经反对父亲和兰阿姨要小孩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他的下身被折断的方向盘插了个对穿,这就意味着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我说爸爸是我对不起你们,父亲笑着说,傻孩子,我都老头了要孩子根本就不现实,而且我身体现在也很好呀,一样的能跑能跳。我回头的时候看到了兰阿姨的脸拉得老长,就像一只被太阳烤焦了的黄瓜。 6 b; Z( ?, I3 M+ W+ `' H

# E3 \, L; Q' @4 r; u) h+ D- o1 v0 Q$ b$ _3 N3 H, D
我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离家更远了,但是我仍然每个星期都回家去。父亲为了让我生活得好一点,他的生意越来越忙,还好很顺利,到我高二的时候每到星期五下午他就开自家的车来接我。兰阿姨变了,她开始打麻将,同样的一输钱就和父亲吵架,我和父亲说干脆离婚算了,他总是说年纪不小了,能将就过就算了。很多的时候兰阿姨总是彻夜的打麻将,父亲从来不过问她什么,每次开口要钱不管多少父亲总会毫不犹疑地拿给她。在学校里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会一个人悄悄地流泪,想着父亲为什么会那样的苦命,总盼望着周末快点到来,那样我就可以回家陪陪孤独而可怜的父亲了。
+ z4 j, n" E; F% g' G' P3 B
- g* G/ Y: r$ G% `+ S& h
& R5 }/ Y; Z+ o6 N, q高三的时候兰阿姨还是出问题了,她和一个麻友打麻将的时候打着打着就打到了床上。父亲知道后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那么的软弱,他竟然对兰阿姨说不管你怎么玩我不在乎,但是希望你不要和我离婚。这样的事情对兰阿姨来说无疑是求之不得的,她开始很少和父亲吵架,但是夜不归家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 i6 _; N8 ?5 U; z0 t' q+ @我和父亲吵架了
) {! t5 |, [4 D8 E% f1 _我情愿回到那个只能解决温饱的环境也不希望父亲如此的对放纵他 的老婆。父亲在我面前哭了,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他流泪了,他说涵涵我不希望到老了还来来去去的折腾了,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对我来说离不离都是一样的呀!我抱着父亲哭了。第二天我就在一个茶室里找到了兰阿姨,她正在满头大汗地打着麻将,而大把大把输出去的是父亲的血汗,旁边帮她倒水的一个年轻小伙像个太监一样,我更清楚他脖子上的黄金项链也是用父亲的血汗买的。
0 s" D/ Q* I" k! V3 F  M1 d% X7 n6 }4 Y3 X7 j
( i) s6 Z# Q! t
我跑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了兰阿姨一个耳光,她也许没有想到我会那样对她,捂着脸趴在桌子上哭了。旁边的小白脸操起一个凳子就向我扑了过来,我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今天敢动我一下试试看,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命根子切了!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后冷笑着拖起兰阿姨走了,回到家里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兰阿姨回来。她很有种,和那个小子一起回来了,她竟然对父亲说离婚可以但是要给她一笔钱,还说这个家她也操了不少的心。爸爸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他把存款都丢给了那个丑陋的女人。看着兰阿姨和那个小白脸走出去的时候父亲倒在地上哭了,呜呜咽咽的像个女人。我从地上把他拖了起来,我说爸爸这样的女人走了倒好,以后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等我工作了会让你过好日子的。爸爸就坐在沙发上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着。
4 G" \9 j6 B4 Z# C* O' h: h
我回学校了,爸爸仍然拼命地做生意,在有空的时候他就会开着车带我去逛商场,碰倒我喜欢的东西不管多贵他都会买给我。平时他也会开着车到学校去看我,有的时候为了中午带着我出去吃一顿饭他也会在教学楼下面等我两三个小时。同学们都特别的羡慕我,说像这样的好父亲在地球上很难找了。父亲在一天天地衰老着,他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我经常叫他注意休息,不要只顾着赚钱连命都不要了。没有过多久他也学着染头发,他说人年纪大了总会有白发的,他不希望我看到的只是他的白发。 ' J  U0 N2 C- [4 H" b  ~
上大学的时候我开始恋爱了,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陪男朋友我经常对父亲说要在学校上补习班,男友也是农村的,而且家里很穷,所以我经常问父亲要钱给他买衣服。虽然我要钱的数量越来越大,但是父亲从来没有问过我什么,他总是对我说在学校里不要省钱,一定要养好身体才能搞好学习。
1 ^  P! E" s0 X* N* _( t& j5 A8 j
( s  P- \! A0 ]1 E. i
  q, `# C; N9 a( [# p# S4 M
/ [2 F1 Z3 [" {" x  L( Q3 p从家里到学校有四个多小时的路,过圣诞节的时候为了和男友出去看电影了,爸爸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到最后我干脆关了电话。看完电影我们又去吃烧烤,回学校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在学校门口我看到了父亲的车,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父亲睡着了,他缩着身子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我敲着玻璃叫醒了父亲,原来他怕我冷买了衣服送来给我的,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已经在来学校的路上了,为了等我他就在这个大雪纷纷的夜晚一个人在车上坐了近五个小时,我抱着他哭了。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父亲坚持要回去,说是明天有一批货要发,叫我自己担心点,不要随便的玩到太晚,最重要的是搞好学习。我知道父亲生气了,看着他铁着脸开车离去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应该马上去死。 : X/ {7 L0 U; @7 u2 r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不停地想着父亲的样子,想着他苍老的面庞,我哭了,泪水像开了闸的河水一样不停地流。我开始担心父亲,这么大的雪会不会因为路滑出什么事情呢?我希望兰阿姨的离开会让所有的灾难远离父亲。
* a6 h% N1 z' ^& Y% z父亲还是出事了,第二天我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父亲出了车祸。如果说第一次的车祸是因为兰阿姨带来的灾难,那么这次的车祸是谁带来的呢?我哭着假都没有请就包了车赶到医院了。 0 c0 W7 X) j0 S9 g7 D" N; W/ ~7 A& s

* }; ~1 i; l0 }- T, S6 @. d' l( }( y; Z1 F4 @4 C& B. C# f
父亲仍然还在急救室里,而且流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父亲的血是B型,而且医院的血库里正好缺少B型血。我对医生说我是他的女儿,我可以给父亲输血。我想只要能让父亲恢复健康,我情愿用我所有的血来换。想想父亲真的很可怜,我现在知道了父亲为什么当初不和兰阿姨离婚,因为除了我在他出事的时候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可以照顾他了,如果没有离婚,至少这个时候兰阿姨一定会来照顾他一下。
7 Q" |6 k" f5 f# p* c3 E1 {) t化验结果出来了,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他问我平时父亲对我怎么样,我奇怪他怎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我说很好呀,父亲对女儿还能不好吗?当医生告诉我父亲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时候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N0 K1 @. k, U( ~  c! O# C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离我不远的另一张病床上父亲戴着氧气罩看着我,旁边围满了医生。我看到了父亲眼里不停地流着泪,医生说父亲流血过多已经无法救治了,现在就等着我醒过来和父亲说只后几句话了。我扑到父亲怀抱里,“爸爸,你不要死,你死了我怎么办呀?”
7 c2 P3 r/ Y3 A9 G  F. h  ~. _+ E, _4 n* c3 T0 D

, g  \. u7 o5 a  ]父亲眼里不停地流着泪水,他努力地指了指氧气罩,医生把氧气罩拿开了,“涵涵,”他微笑着对我说,“我走了要照顾好自己,书念完以后稳定了就去找你妈,只有她知道你亲生的父亲是谁,我原本想等你书念完了在告诉你,但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希望你能照顾好你自己!”他的手无力地垂下去的时候我发疯一样地喊了出来:“爸爸,不管怎么样我只有一个爸爸,就是你呀!”我看到了父亲眼睛闭上的一刹那微笑着点了点头。 , Q) F6 h! q; S! `
父亲给我留了很大一笔钱,我还是把大学念完了。毕业的时候我去看父亲,他的坟上已经长满了草,我趴在坟上哭了,我说爸爸,你永远是我最好的爸爸,如果有来生,我不做你的女儿,我要做你的女人,我要好好地照顾你一辈子,让你在充满幸福的家庭里快乐地度过每一秒,我不穿漂亮衣服,不去打麻将更不会和别人生孩子!!
4 Q$ \, e/ J, h% S9 W3 F
, t" H7 W' P* q) h# P0 r' Z4 ?- F& w. t: z% I* T6 Q+ t/ \9 M
在无数的夜晚我不停地给父亲写信,我要告诉他,让我们约好在下辈子做夫妻,看着化成灰烬的淡蓝色信纸,我看到了父亲向我跑来,我躺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哭了,幸福的泪水不停地从我的眼里流出来,滴到他的肩膀上。在那个世界里,我可以和父亲在一起,全心完意地为自己心爱的男人付出我的一切,我终于看到了父亲笑了,最真实最舒心的一次!! & O' l3 S! }5 U  ]! a4 s
搬家的时候我在父亲的保险柜里发现了一个旧得发黄的笔记本,是他以前帮人扛石头时记工的,在第一页上面写着:涵涵一岁零八个月了,我不敢相信她不是我的女儿,她的样子和我是那样的相同。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转(赚)钱让她好好地上学,不要再像我一样没有出西(息)了。涵涵,我亲爱的女儿,我会永远的爱你!----83年4月。
& }( |4 p( v' \/ I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泪水像疯了一样地奔了出来。
' F% b5 ]6 \- G, k, \
+ r5 a0 n+ J' U; m0 V8 a% \" D! ?8 I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1-21 19:20 , Processed in 0.10460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