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冬瓜”走红说裸婚,蚁族的奋斗快乐简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6 23: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6月,电视剧《裸婚时代》热播,“没钱、没房子、没钻戒”的“裸婚”能否幸福,成为亿万观众讨论的新话题。电视剧中,男女主人公因真爱勇敢裸婚,又被现实的细节打败的剧情,让人感慨。
. r# D/ ^+ ^* u$ {  《裸婚时代》的男二号“冬瓜”刘天佐和女友方慧,和剧中男女主角一样,也勇敢裸婚了!只是,他们从没被岁月的细节打败。相反,他们的爱情在现实的夹缝中无往不胜,演绎了一段娱乐圈追梦传奇……
. N. v2 d. ]. _5 ?% v& p
班长爱上“小朋友”,爱情就是“老鹰捉小鸡”
  刘天佐1979年出生于吉林长春,生下来不足5斤。家里条件一般,为了让儿子强壮身体,父母节衣缩食给他报各种体能培训班。慢慢地,刘天佐的身体强壮了。刘天佐的干爹是长春市话剧院的演员,放假时,他经常去看干爹演话剧。临近高中毕业,他参加了干爹朋友的表演培训班,并脱颖而出。1997年,他被特招入伍,成为沈阳军区文工团的一名文艺兵。 ' e4 G; C! J- ], t0 X5 ]. [
  5年的部队生活,令刘天佐迅速成长。2002年,他退伍后,放弃了部队安置的工作,准备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到北京发展。他的同学都劝他放弃不现实的梦想,过安逸日子。刘天佐却说:“我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也要去北京。起码我要捞个媳妇回来……”
; P2 g6 z, t) D2 n- ]% m: y; S* w" J8 P  没想到,刘天佐这句玩笑,很快变成了现实。
4 j; R$ A7 T6 J( j  2004年3月,刘天佐考进中央戏剧学院大专表演班,被班主任指派为班长。开学那天,典礼在小剧场进行了近20分钟,一个小姑娘进来:“对不起!我报到晚了!”刘天佐抬眼一看,女孩娇小柔弱,一双黑而明亮的大眼睛,一脸的乖巧,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小公主,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怎么就上大学了?   Q: ?5 g5 Y% z9 ^( i
  女孩叫方慧,来自浙江台州。此前,她是浙江省艺术学校的舞蹈老师。由于个头小,方慧被大家戏称为“小朋友”。站在身高1.8米的刘天佐面前,她更显得娇小。每次,刘天佐一看到她,就忍俊不禁地想到“老鹰捉小鸡”的故事。梦中,他无数次梦见自己这只“老鹰”在拼命追逐“小鸡”,却总是不得逞。
* K# M1 z( F1 \+ C. K  刘天佐明白,自己爱上方慧了。可班上一个中俄混血的“班草”男孩在追方慧,他比刘天佐小7岁,长得帅,家境非常富裕。刘天佐犹豫了。眼睁睁地看着“班草”把方慧约出去,觉得北京的天都暗了。
* h. R' U! p- H$ w2 y$ T* L  明显的心事一下被看穿了,陪方慧去约会的闺蜜给刘天佐发来短信:“班长,方慧没答应他。”刘天佐如遇大赦,还是装作镇定地回短信:“是吗?这么帅的男孩她都敢拒绝。”他知道,自己得马上行动了。
- A  I3 c! d+ |7 u: O) w( j; z  2004年9月的一天晚上,刘天佐给方慧发了短信,以“班长了解同学思想状况”为由,把她约到了学校操场。然而,在交流了最近一段时间的思想情况后,他又眼睁睁地看着方慧朝女生宿舍楼跑去了……隔了几天,刘天佐又花了近半个月的生活费,在咖啡馆请她喝咖啡。咖啡喝完,两人又一前一后回学校了。 / `" ~, Z$ p% y7 N2 \
  刘天佐恨自己不成钢,他干脆不再找方慧,碰面后也视而不见。方慧绷不住了,在操场上堵住他问:“你什么意思?”刘天佐反问:“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方慧的脸刷地红了,她把自己的手,递到了那只伸过来的大手中。爱情,就这样真真切切地来了。
' {) m$ r  k! n2 E  这一对在形象上大相径庭的情侣,成为了中戏校园里一道特殊的风景。大家都说方慧和刘天佐,就是美女配野兽。他却纠正道:“我们是‘老鹰捉小鸡’。”老鹰为什么喜欢小鸡?刘天佐解释说,因为“小鸡”单纯。学校有一些女生,天天想嫁个有钱人,梦想着大导演来找自己演女一号,是心比天高的“凤凰”。方慧穿得最朴素,天天吃食堂,跑剧组去当群众演员。这样好的“小鸡”,“老鹰”不赶快捉住还待何时? ( F/ }' e+ J, T( h  ]4 Q1 g& P
  方慧的家庭条件也一般。从她14岁开始,就去杭州学舞蹈,家里没钱供她读大学,她要自己赚生活费。一个周末,方慧拽住刘天佐说:“走,跟我拍戏去!”刘天佐觉得她异想天开,人家跑剧组都是剧组邀约,你一个既无背景又无人举荐的女孩,靠什么跑剧组? 9 ?7 K$ ~3 K; G
  那正是北京最冷的时候,大雪纷飞,刘天佐跟着方慧坐公汽、倒地铁,找到了西五环一个酒店。方慧拿出一个本本,上面写着哪段时间、哪个剧组住在酒店的信息。这是前段时间,方慧摸查好的,现在,她要去敲导演的门,递上简历,争取适合自己的角色。
; l# i5 {5 A# m8 @# ^) h0 t  让刘天佐感到惊奇的是,不知何时,方慧也给他做了一份简历。见女友这样认真,刘天佐乖乖地跟在女友后面,看她笑嘻嘻地敲开剧组负责人的门,轻声询问着:“你们需要演员吗?”对方总是把他们从头到脚审视一番,像赶叫花子一样挥着手:“不需要。”刘天佐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却依然微笑着,把自己和刘天佐的简历递过去:“麻烦您留下这些资料,有适合我们的角色,请通知我们,群众演员也行。”
8 U9 U. i; o! u" S1 z
爱情那么疼,“老鹰”把“小鸡”追丢了
  堂堂中戏学生,主动跑上门去却遭遇拒绝,连一个群众演员都参演不上,刘天佐觉得丢脸,发誓再也不做这种傻事了。方慧却笑嘻嘻地说:“人家只要留下了我们的联系方式,有合适的角色肯定会找我们。”这个个子小小的女孩,身体里究竟隐藏着多大一个宇宙?尽管不喜欢去承受嘲讽,但担心女友受到欺负,刘天佐依旧跟着她奔波着。 / }* `  L% q) g  Z# l7 {" `  p+ C& z
  那段时间,整个北京,哪怕是怀柔、平谷的郊区,只要听到哪里有剧组驻扎,方慧都会跑过去。她的包里,永远装满了两个人的简历,还有两包饼干和一大壶凉开水。被拒绝,她就鼓励刘天佐说:“机会就在一个路口等着我们!”被选中饰演哪怕一个最小的角色,她都会开心地跳起来:“我们太幸福了!”那孩子般单纯、向上的表情,在生活的清苦面前,在遭受的白眼、受到的不公面前,从未有过改变。不知不觉间,刘天佐被方慧改变了。他和她一样,每个周末跑剧组,即使只需要他贡献一个背影的角色,他也用心表演。 % l' d0 N9 S- C5 b; V
  不久,两人双双毕业了,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涯。由于机会少,两人经常没有戏拍。双方的父母都催着他们各自回老家发展,看着女友那张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无奈,刘天佐的心像针扎了一般难受。
* R; K8 W: ^/ i# f! C  那年12月,正是北京最冷的天气。两个人借住在刘天佐一个远房哥哥在北京办事处的宿舍里。几天后,哥哥的老板要来北京,哥哥怕老板发现自己留宿他人,便让刘天佐和方慧躲出去。刘天佐拥着方慧,在零下15℃的北京暗夜里走了一夜。他含着泪,给她讲完了这辈子听到的所有笑话,东方既白时,他问她:“你冷吗?”方慧跳起来:“不冷才怪呢。但是我快乐。”刘天佐呵呵笑着,在转头的瞬间,却忍不住流了一脸的泪。他意识到,有情并不能饮水饱,他不能带给心爱的女孩好的生活,不配得到她的爱,那个爱她的男人应该高大英俊,有钱有闲,能让她的梦想放飞。如果再努力一年,他还像这样一事无成的话,那么,他就选择离开她。
" J) r# _) a6 N4 [  但就在这时,刘天佐却接到方慧从江西打来的电话:“我们分手吧。”他彻底蒙了,难道自己的心思,被她猜到了吗?难道,她遇见了比自己更好的男子了吗?但无论怎样痛彻心扉,刘天佐还是轻轻地说:“好吧。你要好好的。”因为,他爱她。 2 L6 Q  b/ O, H3 Q' ?* t- H0 i
  那段日子,对刘天佐来说,痛彻心扉。他住在两人合租的房里,生活如同炼狱,没有方慧的鼓励,日子更难挨,无法面对现实时,他就昏天暗地地睡觉。太痛苦时,他就回忆方慧教他的乐观,代替对女友的思念。他像女友依旧带着他一样,振作起来,去剧组找机会。
  _4 Z; @8 G# v$ ^% H- [# Z  转眼又是一年。2006年底,刘天佐接到《士兵突击》剧组的邀请,饰演士兵老魏。他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当即随剧组前往昆明。在这次拍戏过程中,刘天佐巧遇了方慧的一个朋友。他这才知道,方慧跟自己提出分手,不是嫌弃他穷,更不是因为“第三者”,而是因为在一起时,刘天佐对她呵护得太无微不至了,她突然很想喘口气,也想因自己离开,让他转移视线,专注于演艺事业。离开他的日子,方慧天天以泪洗面。一瞬间,刘天佐突然想清楚了一件事,爱一个人,就是要和她在一起。在这个基础上,再好好打拼,否则将是最大的伤害。
0 V9 ?  R, E/ p" ]/ D. p, c2 C  《士兵突击》杀青后,刘天佐将回京的飞机票改到江西,方慧在那里拍戏。没想到,临走前,刘天佐把身份证弄丢了,只有改坐火车,辗转三天两夜,这才来到了《那时花开》剧组所在地、江西省兴国县城岗乡白石村。然而,当他兴冲冲地敲开方慧的房门时,她的脸上没有一丝惊喜,客气地说:“你来了。坐。” " O3 L7 d9 G6 I+ M
  看她这么冷淡,刘天佐把想好的话又咽了回去。他知道,自己需要时间温暖女友的心。此后,刘天佐每天都出现在片场,看方慧摸爬滚打。当时剧组条件十分艰苦,又是配角,方慧吃的、住的都比其他演员差。因为是战争戏,十分缺群众演员,她还被要求作为群众演员参演。最初,片约签订的条件对方慧十分不公平,因此她吃尽苦头,也只有拼命撑着。

2 o1 ?/ K0 T' R/ p2 ^3 E
“冬瓜”裸婚:我们的爱刀枪不入
  几天后,刘天佐要签一个新片合约,只得返回北京了。方慧去火车站送他,他婆婆妈妈地叮嘱着:“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遇到不公平就要说出来……”方慧低垂着头,始终不说话。火车马上就要开了,刘天佐突然痛恨起自己来,自己不是来挽回女友的心吗?怎么一句没提就走了?他冲出车厢,将方慧像老鹰捉小鸡般地拎进了车厢:“我没爱过别人,我只爱你,我只是担心你跟着我受苦。”那个一向爱笑的女孩,眼泪簌簌而落,没有“老鹰”的叨叨和保护,她曾是那么孤单和恐惧。从此,小鸡跟老鹰,再也不分离了。 / E3 y2 a4 d. }+ g2 |, [( H, e
  方慧刚到北京,就接到了剧组的电话。刘天佐抢过电话,对着当初方慧签的合同,一条条地跟人家“算账”。重新谈好了条件,才送方慧返回了片场。 + C' D! z5 d- `+ X, \/ Z( Z! \
  爱情失而复得,刘天佐的好运也接踵而至。《士兵突击》播出后,他开始片约不断。与此同时,方慧的演艺事业也迎来了春天,应邀参演了《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等多部电视剧。2008年7月,被称为“士兵突击前传”的电视剧《生死线》,向两人同时抛出了橄榄枝。他们炉火纯青的演技令大家耳目一新。
: `3 _" y1 s/ j! W" {* S+ L7 Z  终于熬出头了,方慧和刘天佐租住了一套50多平米的房子,进门的瞬间,方慧欢呼起来:“这个房子真大!有可以种花的阳台,阳光可以照到房间里来!”打心眼里的满足。刘天佐嘲笑她:别人都住别墅了,你却因为一套50平米的出租房欢呼雀跃。她的笑那么真切:“我不跟别人比,只跟我们的昨天相比,今天的房间有电视看,还有电脑可以上网,就该兴高采烈地庆祝!”女友知足且毫无“追求”,刘天佐一阵心酸。他多想马上将方慧迎娶进家门,可他更想在北京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那样,他才能理直气壮地向方慧求婚。
/ J; V( {& Z( B' b  j  i  刘天佐打拼得更卖力了。2009年11月13日,方慧26岁生日,刘天佐把自己的存折交给她:“这里面的钱虽然不多,但够北京一套100平米的房子的首付……”方慧笑着摇头说:“我没觉得非在北京买房子不可。买了房子,我们遇到自己不喜欢的角色就不能潇洒地拒绝;我们的父母生病或者想出去旅游,就不能孝敬他们或者满足他们。”虽然深知方慧说的是真心话,但刘天佐更懂得,天下没有哪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儿跟一个没房没车的穷小子结婚。然而,在去方慧的父母家拜访时,准岳父却一个劲地对刘天佐说,女儿跟他们说过他的很多事情,他们把方慧交给他,很放心。自始至终,老人根本没提礼金、房子、车子的事情,倒是刘天佐自己心虚了,忍不住说:“我什么都没有,方慧跟我可能要吃苦。”方妈妈打断了他的话:“你们两个人都远离父母,在外面紧紧地牵着手,好好演戏,堂堂正正做人、安安分分地过日子,就够了!” 8 I- T+ Z3 i' P7 z3 y; U8 |3 z
  2010年9月的一天,刘天佐在北京拍摄电视剧《蚁族的奋斗》,他发现那天的群众演员特别多,突然想借这个场合跟方慧求婚。导演同意了他的要求。随即,刘天佐给方慧打电话,谎称剧组要她客串一个角色。当她赶到时,才发现刘天佐捧着一束红玫瑰,单膝下跪:“咱俩把证儿领了吧?”方慧故意卖起了关子,问群众演员:“你们说我答不答应他呢?”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答应他!”她红着眼眶,幸福地点着头。 6 D; M! A/ `/ @( b/ \' Y
  婚后,方慧掌握了家中财政大权,她很快就自作主张地干了件大事,用两个人的积蓄,买了套大房子——只是这套房子是为刘天佐的父母在长春买的。方慧说:“父母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我们都结婚了,他们也该享福了。”刘天佐过意不去,即使要孝顺父母,应该先孝顺方慧的父母才对。方慧笑着说:“我不会厚此薄彼的。等以后再攒够了钱,马上给我父母买一套。” 1 Z0 q8 E& n4 N  P* R& D3 k
  他们的婚礼定在了2011年4月12日。当时,刘天佐刚结束电视剧《裸婚时代》的拍摄。结婚那天,正是两人相恋7周年纪念日。那天,他们穿着海魂衫,笑嘻嘻地跟双方亲人敬酒。他们没有请圈内朋友来参加婚礼,这是一场没有房子、车子和钻戒的“裸婚”,爱是唯一的原因,他们是最夺目的明星!
, \$ \/ [4 f2 `2 ^/ H1 H4 o5 j) s  2011年6月底,《裸婚时代》在多家电视台播出后,引起了人们的广泛热议,饰演“冬瓜”的刘天佐也以自然朴实的表演,令观众惊叹和喜欢。蛰伏多年的胖冬瓜终于一炮而红了。我们更相信,他和方慧演绎的现实版裸婚,会向人们证实:幸福爱情的真谛其实很简单,只要好好呵护,现实的残酷细节,很可能会像他们一样,成为爱情的滋润剂。
+ w) n5 s- Y9 s6 z" v3 I  就像刘天佐和方慧在接受采访时说的:“幸福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好好地爱。”当然,他们无畏又执著地选择“裸婚”,并不意味着他们甘于现状一辈子都裸婚。刘天佐说,他和妻子的事业会越来越好,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会为裸婚穿上衣服,住进房本上写着两个人名字的房子里。简单的方慧依旧对房子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她笑吟吟地说:“房子对我来说,有一个可以种花的阳台,有一间窗户朝南的卧室,就够了!”

! [8 k8 y5 [6 X7 p6 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8-20 03:31 , Processed in 0.12164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