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知音] 迟到一年的婚礼:让新娘的记忆去去来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6 00: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年2月,一对新人赶赴婚礼途中横遭车祸,两人的婚礼被迫中止;更不幸的是,那场车祸导致新娘唐艳患上“重度情绪型心脏病”!她害怕看见汽车,害怕看见红色,成天生活在恐惧当中。为了拯救妻子,韩斌带着她远赴英国接受了一种可以定位消除特定记忆的神奇脑神经阻断术。 6 f* k. X% j/ K4 Q* Q) I
  手术醒来后,唐艳果然消除了恐惧,但她却将丈夫视为陌生人——“脑神经阻断术”将唐艳对丈夫的记忆也一并清除了!为了唤醒被妻子遗忘的爱,韩斌踏上了重拾恋情的艰辛之路……

8 w/ G$ h; v7 ^4 v# |
车祸让婚礼泡汤,新娘患上“惊恐症”
  2010年2月14日,英国爱丁堡滨海的摩门教堂里,婚礼仪式前的音乐已经奏响。人们都在兴奋地等待着一对即将登上婚礼殿堂的恋人。新郎韩斌是爱丁堡大学化学系的博士,新娘唐艳是爱丁堡爱奇诺广告公司的一名摄影师。两人都是安徽淮南人,韩斌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 0 N% V- K( j. ^4 S; {4 @; k$ P
  婚车在前往教堂途中,被一辆醉驾超车的轿车撞中侧面,剧烈撞击下,韩斌头部撞在车窗上,血流如注!新娘唐艳虽受伤较轻,但车祸发生后车内血迹斑斑、丈夫的白色婚礼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的惨景,还是把她吓得昏厥过去。 0 ^# ^$ g/ j4 E3 g0 z# U# @# K
  婚礼被迫取消,韩斌夫妇被亲友安置在爱丁堡皇家外科医院疗伤。好在韩斌只是受了外伤,经过一周的治疗,他便康复出院了,但不幸的是唐艳的精神状况却变得极度反常:每每响起的电话铃声、走廊传来的脚步声,都会令她莫名其妙地惊恐不安。经诊断,唐艳是患上了一种“应激性惊恐症”!原来,在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唐艳受到极度惊吓,形成间歇性精神障碍。医生说:“临床上尚无有效方法,只能通过心理疏导,引导病人逐渐走出心理阴影。”
% r7 O0 V* t" p1 Q* J. w  于是,韩斌住到了唐艳的病房日夜照顾她。他按照医生所说的心理疏导方法耐心与唐艳沟通,但收效甚微。3月初,唐艳出院了,医生叮嘱韩斌,唐艳是心理疾病,要避免再受刺激,否则容易复发。回家后,韩斌继续按照资料对妻子进行心理疏导治疗。他每天给妻子播放轻音乐碟片,陪她看情节温馨的爱情片;为避免与车祸场景有关的东西刺激唐艳,家中避免出现红色液体和油状物;因为新鲜牛肉看上去“血肉模糊”,酷爱吃牛肉的韩斌也戒了。
1 _/ {; [+ m! ]! J& k9 N6 m  3月17日,韩斌和唐艳散步回来,四楼一华人门上贴着大红的“”字,唐艳脸色顿变:“韩斌,你流了好多血!车翻了,救命啊!”说着挣脱韩斌的手臂,尖叫着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跑,韩斌好不容易才把狂躁挣扎的唐艳抱到屋内。
8 u9 s* t3 i  I2 H+ {7 \) ?  出院后,妻子的状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连正常的生活也难以为继。韩斌又心疼又苦恼,此后他又带妻子多方诊治,却收效甚微。4月13日,韩斌接受医生的建议,暂停学业带着妻子回到国内休养,希望熟悉的环境能帮助唐艳忘掉有关车祸的痛苦记忆。 % f, F% x; }7 t4 F. o, o0 l
  回国之初,韩斌考虑到妻子娘家的环境有助于她精神康复,便和妻子住进了岳父岳母家。唐艳的父亲唐永顺是安徽淮南一家食品企业的工人;母亲张兰是一名退休老师。他们遵照韩斌的叮嘱,不让唐艳接触容易引发她情绪波动的物品。然而,唐艳家毗邻商业区,窗外不时传来汽车喇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常常让唐艳心惊肉跳。一天傍晚,附近一辆运送啤酒的货车因急刹车导致多箱啤酒滚落,噼里啪啦的酒瓶破碎声吓得唐艳大声尖叫:“撞车了!撞车了!”韩斌赶紧将妻子抱在怀里安抚了好半天,她才平静下来。这一夜,唐艳好几次从噩梦中惊醒,浑身汗涔涔的。
/ T6 D' U# A& \3 h3 p  第二天,韩斌就把唐艳接到了山南新区自己父母家中,希望相对安静的环境,能让唐艳不受干扰。韩斌的父亲韩扬退休前曾是淮南市一家企业的保卫科科长,母亲曹娟娟曾是淮南市一家企业的汽车班主任,二老都退休在家,一起照顾唐艳。在亲人悉心照料下,唐艳精神状态明显好转,发病频率开始减少。
1 ^% B/ O4 M6 a/ \+ f' W/ ~  然而,韩斌怎么也没有想到,厄运会再次降临。6月3日这天,韩斌带妻子到附近的中心商场购物。回家途中,离他们不远处突然有一辆货车撞上了摩托车,驾驶摩托的年轻男子瞬间被掀翻在地!韩斌赶紧捂上唐艳的双眼,可已经迟了,只听唐艳尖叫一声,双颊铁青地瘫软在韩斌肩上。 : v9 W: v0 j# z  L2 \0 |8 J
  韩斌赶快叫来救护车,把唐艳送到医院急救。唐艳苏醒过来后脸色惨白,她抓住丈夫的手,泪水夺眶而出:“韩斌,我又犯病了是不是?”韩斌赶紧安慰道:“没有事的,这只是一个意外。”
& r+ }% A( {1 Z: H8 d$ K  然而,事情并非如韩斌所想。医生检查后发现:唐艳患上了“重度情绪型心脏病”!原来,这次近距离目睹车祸,让唐艳本已缓解的“应激性惊恐症”复发,从而诱发了“重度情绪型心脏病”。 6 y; ?, U0 G" o' b2 m
  医生告诉韩斌:“重度情绪型心脏病患者不能受刺激,否则情绪波动就会危及患者生命。”韩斌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忙问医生该怎么办。医生遗憾地表示无能为力:“国内目前尚无根治重度情绪型心脏病的有效方法,只能通过心理调整来降低发病率。”
8 u5 B' G! F' s0 T" c- Z
赴英国做“阻断手术”,妻子醒来不认识丈夫
  见医生对妻子的病无能为力,韩斌只得伤心地带着妻子回到了家里。一天晚上10点多钟,韩斌父亲在客厅看电视剧《亮剑》,原本已睡下的唐艳来客厅喝水时,正巧遇上电视中播放剧烈的爆炸声,吓得她手中的杯子砰然落地,手捂心口痛苦万分;二老赶紧拨打了120将她送往医院急救。 - `) w" k4 k5 J; ]- {
  经过紧急吸氧抢救,唐艳脱离了危险。经过这场变故,韩斌父母不敢再大意,看电视时音量调得很小。那段日子,韩斌咨询了多家医院,希望能找到治疗“重度情绪型心脏病”的办法。然而,一个月过去了,韩斌一无所获。
& B6 c& _, u1 S3 `9 w3 D  转眼间进入了夏季,炎热的气候使得唐艳的情绪更坏,她常常因为心悸而无法入睡。目睹日益憔悴的爱妻,韩斌忧心如焚,苦苦寻找能够医治“重度情绪型心脏病”的良方。2010年8月15日,韩斌在爱丁堡的一个同学打来电话说,英格兰纽卡斯尔大学总医院有一种“脑神经阻断手术”,可以使人选择性地忘却痛苦记忆。韩斌立刻与该院神经外科主任格莱克医生通了电话。格莱克医生表示,或许可以通过手术帮到唐艳,但手术的具体方案则需要由他对唐艳身体做全面检查后才能确定。
& v6 l* u: r/ Y4 k* Y( t  9月17日,韩斌夫妇办理好签证,登上了飞往英国的班机。格莱克医生热情接待了他们。在对唐艳脑部做了检查后,格莱克说:“引发恐惧症的是那段痛苦记忆,只要阻断这部分记忆神经,患者症状就会随之消失。”格莱克医生说,他还曾运用该手术为毒瘾、酒瘾患者消除对毒品、酒精的记忆,成功达到戒毒、戒酒的效果。
+ v* d, d" P# u  但格莱克医生也提醒说,做这种手术风险犹存,人的脑神经分布极为复杂,稍有闪失就可能伤及其他脑神经,导致患者成为植物人甚至死亡。此外,格莱克医生还担心,“阻断手术”在消除唐艳车祸记忆的同时,或许还会让她丧失更多的记忆。不过,考虑到“重度情绪型心脏病”会随时危及唐艳的生命,医生还是决定尽快手术,并将手术时间确定为10月8日。 7 n: x, O9 ~3 q3 }. S4 i
  10月7日晚,韩斌挽着唐艳在爱丁堡大学校园里散步,一想到第二天就要进行的手术,两人心中都难以平静。韩斌满怀憧憬地对唐艳说:“明天你做了手术,一切不幸都将结束;等你康复出院,我们要在摩门教堂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庆祝我们爱情新生……”尽管手术前唐艳心里有些紧张,但一想到自己能恢复正常生活,她又感到激动而幸福。
: X: W' P, ^6 X, b8 o# @. m  10月8日清晨,一台神奇的“记忆阻断手术”即将开始。早上8点,“记忆阻断手术”正式开始。为了确定实施阻断的记忆神经的位置,医生拿来一些车祸现场照片在唐艳眼前展示,同时通过脑磁图、核磁共振和CT机来监测唐艳大脑中的“惊恐之源”。当脑磁图上出现急速波动曲线时,电波闪闪发亮,而唐艳的整个身体出现恐惧战栗症状,格莱克医生立刻通过电脑准确地测定了那个闪烁光斑的位置,他把这个点置于定位仪的虚拟球心。然后,医生在唐艳头顶偏左前方的位置,用仪器钻开一个2毫米粗的小孔,然后再将射频针插入,将关于车祸记忆的靶点成功摧毁!
0 e. E$ ~& m5 w* d  `& {, u4 w  经过几个小时的紧张手术,手术顺利结束。手术室门打开了,略显疲惫的格莱克医生冲着韩斌颔首一笑。“手术成功了!”韩斌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手术后,唐艳被转移到重症监护病房。看着熟睡中妻子安详的容颜,韩斌觉得无比幸福。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和折磨,妻子的病魔终于被白衣天使降服了。
0 u  ~& l+ m0 j# Y  第二天上午,唐艳终于睁开眼睛醒来了,可经历了微创开颅手术的她还不能说话。韩斌惊喜地握住她的手:“艳,你醒啦?”然而,令韩斌困惑的是,唐艳看自己的眼神,显得有些惊愕、陌生。 4 O, d3 W' g; y( E  i; c. d
  第三天早上,韩斌再次去探问唐艳。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唐艳睁大眼睛,惊恐地缩回手捂紧被子,怔怔地问:“你是谁?” 2 [$ l) }+ u! P( U) x0 ^
  韩斌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半晌,他又握住妻子的手说:“我是韩斌啊……”没想到唐艳触电般地又缩回了手,紧张地说:“不要碰我!我不认识你啊!”韩斌不禁愕然。 & S( a' |0 c, }
  闻讯赶来的格莱克医生遗憾地说:“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格莱克分析,可能因为车祸中最惨烈的图像信息是韩斌受伤的样子,因此“阻断手术”在阻断了唐艳对车祸记忆的同时,也将唐艳脑神经里对韩斌的记忆阻断了!
5 l$ q2 n' A1 y' k0 x/ c  _3 t) Y
泣血唤醒被遗忘的爱,“迟到的婚礼”弥足珍贵
  对韩斌而言,妻子手术后判若两人的结局不啻于晴天霹雳,他颓然跌坐在沙发上,痛苦地抱住脑袋:他怎能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曾经深爱他的妻子竟然与自己形同陌路;更要命的是,按格莱克医生的说法,目前医学上还没有办法恢复患者被阻断的记忆。
! P# d% a8 f0 ~- ?# g1 I  手术一周后,唐艳转入普通病房,但她仍然很虚弱,可当韩斌上前搀扶她时,唐艳却执意推开他:“你不要碰我!”夜晚睡觉前,唐艳看见韩斌居然还守在病房里,就对值班护士说:“不能让这个陌生男人待在病房里,我觉得不安全!”护士告诉唐艳说韩斌是她丈夫,唐艳竟然连连摆头,埋怨护士“胡说八道”;无奈之下,韩斌只好在走廊里支个椅子小憩,随时观察唐艳房间的动静,唯恐唐艳有什么意外。 9 q- G9 d9 M+ J$ p5 S8 [4 t, [) E1 k
  10月18日,唐艳的母亲飞到爱丁堡探望女儿,唐艳见到母亲后十分高兴,她紧紧拉着张兰的手央求道:“妈,你来了就好了,这里没有一个亲人照顾我……”女儿的话让韩斌的岳母颇为诧异,韩斌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待唐艳睡着后,韩斌才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 F7 w: `( r, g, J9 e; b
  待唐艳醒来,张兰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女儿看,这是一张韩斌和唐艳的婚纱照,看到自己依偎在韩斌怀中,唐艳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会和我一起照相?”“孩子,他是你丈夫韩斌啊,妈不会骗你,你是因为脑部做手术才忘记了韩斌的……” 8 e- l/ L4 u. M
  唐艳将信将疑地看着母亲,张兰告诉女儿,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还将车祸后唐艳患惊恐症、韩斌不离不弃悉心照料的事细细讲给女儿听。“孩子,他真的是你要相守一生的人。”那一刻,唐艳将目光定格在韩斌身上。 0 [9 B8 W" I; m& [( V
  其实,此时的韩斌心情很不好受,好几次,韩斌真想抱住妻子亲吻,用爱唤醒“执迷不悟”的唐艳,可他克制了,他担心那样会让“失忆”的唐艳受到惊吓。韩斌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能让妻子觉得受到了伤害,他决定耐心等下去,他相信她终究会重新接受自己。
3 ~1 R; P! T# i6 o1 c  对韩斌的悉心照料,唐艳十分感激。多少次,目睹韩斌汗流浃背地为她忙碌,尽心尽力为自己按摩头部长达几小时,唐艳总是想:“他对我这么好,真不知道怎么报答……”
; r: b6 Y  L4 W8 w/ r" f  11月1日,唐艳手术痊愈出院。韩斌和岳母商量,决定带唐艳回国休养。家乡有两人的爱情故地,那里或许可以帮助唐艳找回恋爱的记忆。11月6日,三人一同飞抵北京,然后回到了安徽淮南唐艳的家。韩斌暗暗下了决心:他要让唐艳回到恋爱时光,唤醒妻子心灵深处的爱情记忆。韩斌找出以前的日记和照片,列出了重新“追求”唐艳的计划……
' j# C  r+ n) q1 s& ?  这个冬天,从龙湖公园到八公山风景区,从邻近的黄山到遥远的丽江,韩斌带着妻子重走每一处留下两人相恋足迹的地方。古老的淮河边,曾是韩斌向唐艳表白爱情的地方,每个黄昏夕阳西下的时候,韩斌就牵着唐艳的手漫步在河堤上:只见夕阳缓缓坠落,小城景致尽收眼底,落日余晖让万物如蒙薄纱……唐艳陶醉了,依稀想起了什么。现实和记忆交织在一起,唐艳恍如隔世……
7 K4 ~' N9 F5 b8 S# a- i  12月1日,韩斌带唐艳到家里做客。韩斌一打开门,唐艳就被惊住了,只见在客厅的墙壁上,粘满了五颜六色的贝壳,拼成一个巨大的心形,色彩缤纷闪耀,把唐艳的心也照得晃动起来。“贝壳砌成的心形墙壁……”好熟悉的景象!唐艳终于想起自己曾说过:“谁为我用贝壳砌满墙壁,我就嫁给谁!” / j8 b* ~  v' M2 c4 R6 C" _. y
  “艳,我给你做成了贝壳的心形墙壁!嫁给我吧!我会给你一辈子的幸福!”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脑中闪过,唐艳猛然想起了韩斌向自己求婚的那一幕,就是今天这个场景:一模一样的心形墙壁,一模一样的爱情誓言……唐艳的心激动起来,紧紧抓住韩斌的双手泣不成声:“我记起来了,韩斌,你是我的丈夫。我再也不会忘记了。”一对饱经爱情沧桑的恋人,终于紧紧拥在了一起。那一刻,韩斌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而依偎在韩斌怀里的唐艳,更是感动落泪,一幕幕往事在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 + Z9 M2 d4 ?9 ?& h( Y
  失而复得的记忆,失而复得的爱情,让两人变得格外恩爱。2011年2月,唐艳陪着丈夫再次来到英国继续学业。情人节那天,英国爱丁堡滨海的摩门教堂里,韩斌和唐艳推迟了一年的婚礼重新举行——劫后重生的新娘新郎重登婚姻殿堂;原列席的嘉宾一个不落地再度光临;双方父母飞抵英国道贺;格莱克医生也带来了祝福……
: C* @4 S) U- O" @  一年前的那场车祸是不幸的,但对韩斌而言,他又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失而复得”的爱情更显珍贵,足以让他一辈子珍惜……
8 o3 V  [% R& [) E0 R6 K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11-18 03:00 , Processed in 0.10416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