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知音] 回访“翁杨恋”:爱让我的生命延长30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8 02: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前言] 2011年9月15日,由华中科技大学物理系教授杨建邺撰写的《杨振宁传》,在北京举行了首发式。已89岁高龄的杨振宁出席了首发式,同时还告诉了媒体一个“独家新闻”:他的妻子翁帆,如今已是清华大学建筑专业的博士生。这对年龄相差54岁的夫妻,因一场惊世骇俗的恋情,曾引发不小的喧嚣。随着他们婚姻“七年之痒”的到来,今天,他们的一举一动仍然备受关注:“七年过去了,他们的感情生活是怎么样的?”“年龄的差异,是否会成为他们婚姻中一个难以逾越的代沟、让他们是否也像普通夫妻那样存在着七年之痒?”
% s4 u2 K& y5 t- O6 N: C  《杨振宁传》的作者杨建邺曾多次赴杨振宁夫妇家中采访,耳闻目睹了他们婚后七年来幸福温馨的甜蜜生活。他向记者独家披露了他眼中的“翁杨恋”真实的婚姻生活……
" D  W) c' M7 S“你是上帝赐给我最后的礼物,从此我只有快乐没有孤独……”0 k' U+ s/ D" R7 C& i5 T
  2003年冬天,当杨振宁孤独一人从美国回到中国后,发生了一件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意外地得到上帝赐给他的一位安琪儿——翁帆女士。' d; @' I( ~3 R/ l: U2 u
  2000年,在美国纽约大学石溪分校,执教了30多年的杨振宁正式退休。2002年10月19日,杨振宁的夫人杜致礼因病在美国去世;12月25日,杨振宁应清华大学之邀,回国定居并执教。但回到国内,他才觉得自己的日子是那么的难熬。杨振宁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因为儿女都已在美国定居,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和事业,他只身一人回国。/ c% g& k. S. @8 q5 G% V
  为了照顾杨振宁的生活,清华大学此前特意为他修筑了一栋两层别墅。校方还特意为他在别墅中装了电梯、并配备了专车、司机,雇了钟点工照顾他的生活。虽然生活条件很优越,但夜深人静时,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屋子里,他还是备感孤独和凄楚。
# E5 M- M; Q: ~& f- E( z  2004年元旦前,著名翻译家、北京大学的许渊冲教授,邀请几个老同学一起为杨振宁定居清华“归根居”洗尘。席间,大家都有夫人陪同,只有杨振宁是孤家寡人一个。虽然他强颜作笑,但大家从他脸上却都读到了落寂和悲楚。饭桌上,许渊冲当即劝他最好续弦,这样生活上有人照应,才好安度晚年,大家约定要帮他留心找个老伴。但像他这样的一位大科学家,找个什么样的伴侣才适合他呢?+ e4 G% h. V3 H9 K* Q
  然而,还不到半年,许渊冲却突然接到杨振宁的电话。杨振宁欣喜地说他和一个年轻人正在“热恋”,一问之后大吃一惊。原来,82岁的杨振宁和一个28岁的女生热恋了,那个年轻人就是翁帆。
' x% w% a% i3 m8 i5 \7 e  1975年7月出生于潮州的翁帆,曾在深圳打工,后考进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翁帆在写硕士毕业论文时,题目是研究许渊冲教授的翻译理论“再创论”。! v7 [( {! f* ^2 r
  1995年,第一届国际物理学家大会在汕头大学举办,正读大一的翁帆负责杨振宁夫妇的接待工作。翁帆英文流利,而且漂亮活泼,给杨振宁夫妇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此后,逢年过节,翁帆都要给杨振宁寄个贺卡问候一下。这次,听说杨振宁回到清华定居了,翁帆特意打电话向他问候,并问他贺卡收到没。杨振宁接到翁帆的那个电话后,一下子想起了她。此后,杨、翁开始了频繁的电话联系,不知不觉竟陷入热恋中。3 d, y( m& T+ ~7 a2 v
  许渊冲为老友高兴,但他又觉得杨振宁此举有些惊世骇俗,怕他们以后过日子有点不现实。但杨振宁却说:“爱情和年龄其实是没有距离的”。2004年11月,杨振宁突然给极少数几位亲友分别发送电子邮件,告知他和翁帆订婚的消息。12月24日上午,杨振宁与翁帆办完结婚登记后走出汕头市民政局大楼。2005年1月,二人在北京正式举行了婚礼。婚后,他们躲开媒体的追访到三亚度假。  u! t) `4 C5 M# \" E% F& W" o
  在银色海滩上,翁帆幽幽地说出了自己的“委屈”:“网上和报纸上对我们的婚事一片喧嚣,有些人还对我们极尽调侃和谩骂,说我在图你的钱财名利。其实,我嫁给你,除了你是我仰慕的科学伟人,更多的是觉得我们心灵相通。”杨振宁安慰娇妻说:“不要在意那些不负责任的说法,我们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你是上帝恩赐给我的最后的礼物,从此我只有快乐没有孤独……”夜微寒,翁帆搀起杨振宁往宾馆走。在她还年轻的心灵里,那双温暖的手,正为她拂去生命中忐忑的尘霜……
) c. n& g7 ]! X& e- R# p“因为这段爱,我的生命被延长……”
; o# q0 i2 l) i6 d0 F5 ?5 _  婚后的杨振宁,虽然已是八旬老翁,但他的生命却仿佛焕发了“第二春”。他多次欣慰地对亲友说:“这个婚姻把我的生命在某种方式上做了延长。”
) @2 e& g$ s$ [) Q* e1 `  杨振宁除了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名誉院长,还担任香港中文大学博文讲座教授。每年夏天,他在清华教学和生活,到了秋天,他则到香港中大做研究。刚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习惯不尽相同。杨振宁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经常喜欢思考,在刷牙、吃饭,有时候甚至是睡到半夜,他突然醒来走神思考,一边思考问题一边还手在空中画着演算……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的时候,翁帆吓了一跳,后来她习惯了。看到他沉浸在科研思考中,也不打扰他,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在书房里看书学习。* v% ?9 |, `6 z% E& L7 ]8 h, ?
  杨振宁尽管很儒雅,但有时候也容易发脾气。而翁帆却性格温和,善解人意。如果他发了脾气,翁帆就“罚”他把外出旅游拍摄的录像和照片整理好。这是杨振宁最爱做的事情,他听话地坐在电脑前,把他们的录像、照片整理成一部浪漫的家庭小电影。而翁帆则端着为他熬好的银耳汤,坐在丈夫身边,开心地看着她和丈夫在大自然中的浪漫身影。
5 k3 c, C5 @8 p& P  有了爱情的滋润,杨振宁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给中大的学生讲上一个多小时的“理论物理主旋律”的课,似乎也不觉疲倦。他1997年曾做过心脏搭桥手术,最忌劳累。每次上课前,翁帆都提醒他,“要把时间控制好”。但杨振宁讲着讲着就忘乎所以,直到旁听的翁帆频频向他举手示意,他才收场。回到家,翁帆忍不住埋怨他,杨振宁并不介意,到镜子前照了照,笑着说:“其实我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老吧?我觉得自己只有六十多岁……”" Z6 C0 C3 L. i" g2 {4 L
  翁帆是个知识女性,并不太擅长烹饪和做家务,好在杨振宁对饮食并不讲究,唯独喜欢吃甜食,翁帆就经常在家为他烤面包、炖汤,做些简单的食物,杨振宁不仅喜欢吃,还直夸她是个“特级厨师”。6 s" Q" {$ J( J+ R: @
  婚后,杨振宁和妻子大部分时间是在清华园和香港中文大学居家过日子,在受邀外出演讲时,他和妻子最喜欢到大自然中去旅游和参观博物馆、艺术馆。参观时,两人手拉着手一路看过去,不时窃窃私语地讨论。翁帆走累了,就把头靠着他的肩膀休息下。参观美术馆的时候,杨振宁总是“考考”妻子,问她最喜欢哪幅画,常常是两人“英雄所见略同”!
9 W9 }7 m1 J1 G  V, }  2008年11月2日,杨振宁还特意陪着妻子畅游丽江。两人背着背包在丽江古城转悠。他们走进古城酒吧街,踏过四方街的石板路,参观庄严而神秘的木府博物院,甚至还逛遍了每条小巷。一家民族服饰小店吸引了他们。这家店主营手工编织的民族围巾,杨振宁拉着围巾摸了又摸,看了又看,将围巾搭到翁帆的脖子上试了又试。翁帆问杨振宁:“你说哪条最好看?”“看来看去,瞧什么东西都好看。”最后,他终于选定了一条,并亲手为翁帆围上。
' X( m$ f* d3 G4 a4 [+ o& l  逛完丽江古城,杨振宁还坐缆车登顶了海拔四千多米的玉龙雪山。事后,有媒体惊诧于他以快九十岁的高龄还能登上玉龙雪山,问他,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为什么这么好?杨振宁高兴地表示:青春并不只和年纪有关,也和精神有关。他虽然岁数上已经年老,但精神上还是保持年轻,这也是翁帆觉得他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和翁帆在一起,他真的觉得自己又变年轻了,浑身充满活力。因为爱情,他确实觉得自己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被延长了……% A5 t0 b* W9 O8 }5 }
“我们没有七年之痒,只有超越了30年的浪漫……”
4 U- l9 F6 T7 D- l. w! ^. ^  l( x7 P3 N  “假如我的一生是一出戏,那是十分幸运的。我今天跟十年以前走路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我现在走路比十年前更快了。有了翁帆,我跟她走路,拉着她的手,这给我一个很大的安全感。”
5 M: e$ b3 S0 b& k* e$ f" w  j  2011年9月,在《杨振宁传》即将面世前,即将“望九”的杨振宁特意穿上妻子为他买的粉红色的上衣,面对采访,在外界关注“杨翁恋”即将走入“七年之痒”的时候,他说出了上面那番话,作为他们七年婚姻生活的总结和见证。- F1 r( f7 T* G" W' J6 w; r
  而已经习惯了被人聚焦关注的翁帆,落落大方、举止娴雅,在谈到他们的婚姻生活时真诚朴实,她说:“这么多年,我们两人在一起很愉快。而且,我们两人有很多话要说,谈的并不是深奥的东西,不一定讲哲学、讲生命,总是什么都谈。振宁的朋友都说他这两年年轻了,我想,如果这是我给他带来的改变,那是我最欣慰的事。”0 v* {' S& m2 g$ y! w+ m
  翁帆不仅在生活和感情上对杨振宁非常照顾、体贴,在工作上也成了他的一个得力助手。杨振宁曾一直想把他在过去二十几年间所写的论文之外的一些与学术和教学活动有关的文章整理出版一部文集。婚后,翁帆开始特意帮他整理编辑文集。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努力,这部文集终于编辑就绪。但在出版前,二人却起了争执,杨振宁给自己的文集起名叫《读书教学五十年》,但翁帆却噘着嘴说这个名字太土气了。杨振宁一赌气说:“那等你能想出个好名字来再出!”: Z& V* V8 Q- A: c
  一天,正把自己关在楼上的书房苦读、平素像个淑女般文静的翁帆忽然失声叫了起来,“达令,我想起了一个好名字来了……”说着,她就欢快地从楼下跑上来,“我想了一个早上,你的文集书名就叫《曙光集》吧!”“翁帆真是我的知音,他明白了我寄托在书里的、对中国教育的热情与希望。”杨振宁当即表示赞赏和同意。
8 d* R& s3 y4 H& m4 \2 V+ l  杨振宁夫妻的家里,大部分时间只有他和翁帆两人。但他们在家中却并不寂寞,也不缺少欢声笑语。当举国关注的神舟六号飞船载着两名宇航员胜利升空的刹那,杨振宁也激动得大叫。这下,把翁帆吓了一跳。因为杨振宁的心脏搭桥手术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了,怕他出事,翁帆给他规定许多“戒律”:不准激动、不准生气、不准走路快、不准讲太多的话……
+ F$ ?" @% O3 j7 |  没事的时候,翁帆更喜欢陪他散步、聊天。有时候,翁帆还和他开玩笑,问他如果不是碰到自己,再婚会娶个什么样的妻子。杨振宁也敞开心扉和妻子谈心,倾诉自己在老伴去世后度过的那一年“苦日子”。8 [4 w: p9 e" D5 a4 n! s. `: z$ W
  “老伴去世后,我曾经去探望过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老人村。那里有千多户人家,都是退休的,我们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有些教授退休了也去了那儿。我发现好些丧偶的朋友,都在那儿再婚了。我想,如果没有回到清华,我也许会搬去那儿,住些时候,也许就跟当地一个寡妇结婚。总而言之,我不愿意过丧偶后那样的孤独生活,那不符合我的个性。”听完杨振宁的“心里话”,翁帆觉得有点好笑。
7 S# {7 b* V/ H5 i9 M" m# g  杨振宁又一脸幸福地说:“从第一次见你时,我就对你印象特别深,因为你长得特别像杜志礼年轻时的样子。她去世后,我在思念她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你,也许是上帝的眷顾,正当我想找个妻子的时候,你的信件和电话来了,是上帝把你送到我的身边的。和你在一起,我要至少活到100岁!”但就在杨振宁为自己的晚年生活感到欣慰时,他的健康却突然亮起了红灯。( T* U1 ]3 ^. N. f# Y0 M# D3 `6 t
  不久前,杨振宁因为出席一个活动,回到家突然呕吐并发高烧,被翁帆和司机火速送到协和医院抢救后,他有几小时处于半昏迷状态,虽然意识还清楚,但是说的话别人却听不懂,翁帆也吓坏了。在协和医院住了一个星期,病情才平稳下来。远在美国的女儿带着孩子急匆匆地赶回来探望他。1 H) @; f$ u4 f  k* g
  杨振宁康复出院后,女儿一家难得回北京一趟,弟弟也大老远从广东跑来探望他,他便委托翁帆陪伴亲友在北京观光。那几天,翁帆陪着比自己年龄还大不少的杨振宁的女儿等逛遍长城、香山、故宫,和他们相处得非常和谐。杨振宁的女儿临走时,高兴地祝福他们,称赞翁帆“很懂事、很温柔”。杨振宁的弟弟杨振汉对翁帆也印象很好,说:“她这么年轻,愿意照顾我哥哥,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是有真爱的。我们这些亲友都很理解他们这桩婚事!”* ?( x) x# t2 l
  尽管亲友很理解并支持他们的婚事,这么多年,杨振宁和翁帆也都一路平静地走了过来,但媒体上的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让他们听得刺耳。香港的《亚洲周刊》曾发表过一个叫平路的专栏作家写的“浪漫不浪漫?”的文章。这篇针对他们带有嘲笑和辱骂性的文章,让杨振宁夫妇动了气,觉得有必要“作上一回应”。他们第一次在报刊上做了回应、反驳。
3 C0 k, q/ {7 r+ E# u7 }  他们写道:在我们看起来,整篇文章缺少的是阳光、是希望、是同情、是爱。平路女士:我们现在就告诉你我们相处的真相:我们没有孤独,只有快乐;与你所描述的、或所期望的,完全不同。我们两人都认为我们的婚姻是“天作之合”。
4 h* g/ D: T( W  2011年,在《杨振宁传》首发前夕,杨振宁说起和妻子一起走过这七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杨振宁说,他们家有个沙发,叫“爱之椅”。这个温馨的名字是他起的。“以前,翁帆没来的时候,家里只有一把能坐一个人的椅子。我坐在那个椅子上就觉得孤独得不得了。现在好了,那个沙发刚好容得下我们两个一起坐下,我们经常坐在里头看电视。现在我再也不觉得孤独了……”杨振宁还开玩笑说,他就是因为提出了“宇称不守恒定律”而挑战、推翻了被物理学界奉为金科玉律的爱因斯坦的宇称守恒定律,从而获得了诺贝尔奖。“我有勇气挑战爱因斯坦,当然也有勇气挑战世俗的婚姻观念。”
3 n/ y" z5 q0 K% u* M- A0 x  当有媒体的记者向他提问:在你决定跟翁帆结婚时,你们讨论过未来吗?尤其是孩子的问题?你们的婚姻也像普通的夫妻那样,存在着七年之痒吗?杨振宁:“嗯……(长时间的考虑)。我想我们不宜要孩子,因为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在了,翁帆一个人带着一个或者两个孩子,那将是很困难的事。我也和翁帆谈过,将来我走了之后,我支持她再婚。”
) \% Z3 Q% B( |5 ?- c* Z3 R) \5 W  对于还有人觉得他可能很有钱,翁帆和他结婚其实是另有所图的问题。杨振宁笑着回应说,其实,他根本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有钱。他在清华工作其实是无报酬的,他担任名誉院长的清华高等研究院还是他筹钱筹建的,在清华的住房也没有产权。在香港中大也没有多高的收入,他在美国大学的退休工资也不过数千美元。只是从去年开始,他觉得自己身体差了些,在香港中大工作也是借学校的房子住,最近才在香港买了套稍大些的住房,算作他和翁帆的共同财产吧。. I- c. ]; P( R3 C" D" l, p" I
  对于翁帆刚刚入读清华博士的新闻,记者了解到,翁帆这几年一直在刻苦学习,为攻读博士做努力。翁帆现在是香港籍居民,今年清华共录取了132名港澳台研究生,其中博士研究生29名。翁帆提出博士生入学申请后,清华严格按照招收港澳台来源研究生的工作程序,对翁帆和其他学生进行了考核,考核通过后予以录取。7 k8 c8 T1 v( `1 J: k+ X' f) }
  采访的最后,杨振宁感慨地谈及他和妻子相处的婚姻之道。他说,他和妻子之间并不存在着所谓的七年之痒。“其实,我和翁帆的生活,除了在外旅行,基本上都是居家生活,和所有相爱的人在一起一样,一时也想不起还有什么浪漫的事。不过,我想,30年之后,随着社会观念的进步,应该会有很多人回想起我们的故事,人们也许会觉得:其实他们是很浪漫的……”
" j0 @- e/ [$ I3 m2 Z+ h  P6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23 16:04 , Processed in 0.13311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