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那次醉酒,那位知音_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1-12-21 20:52:54 |阅读模式
; X% u2 H4 |6 v! M' I4 P
: G1 Z# R* l' N0 B2 \! f! ^3 r d0 z
“我醉歌時君和,醉倒須君扶我,惟酒可忘忧。”


每思东坡此句,便想起那个静静的雨夜,一瓶酒、一知音、一次酩酊大醉,此情此景人生得遇几次?

那年去南方参加一个文化活动,我们系统7、8个人组团前往。白天逛街,晚上看戏,吃大餐,买衣服,快乐逍遥的神仙一般。



一天晚上自由活动。饭后回到舒适、雅致的旅社房间,俯瞰人间万家灯火,想象着每个灯影下都该有乐融融的一家人吧?突然一阵孤独自心底慢慢散开。

“冰花,你电话!”同屋住的女孩儿喊我。

没搞错吧?在这遥远的异乡,我无亲无故,会是谁呢?

“喂,哪位?”我满腹狐疑。

“是我。你能不能出来一下,陪我走走?”竟是他!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我自己吗?”一向从容的我竟有些慌乱。

“你自己,别声张。出门往右走,我在第三个路灯下面等你。”声音低沉而透着威严,神秘得象特务接头儿。

“让我想想。。”事情来的太突然,脑子还没转过圈儿来。

“等着你,不见不散!”啪,电话挂了。

我一下跌在沙发里。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他是我的老板。一个稳重有余、活力不足,讲话时爆些冷幽默、平时不苟言笑的人。管着系统三百多号人的生杀大权,威风八面,行事果断很有些魄力。平时工作关系,送文件到他办公室,最多抬头看你一眼:“有急件吗?”“放上边了。”仅此而已,敬重但有些怕他。

但大家私下里风传他跟我的一个忘年交闺蜜、单位的人事主管关系暧昧。

看在我闺蜜份儿上从不惹你,今天倒上门勾引起姑奶奶了。哼,走走就走走,却要看看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镜子里瞄瞄,对自己笑笑,增加了些许自信,淡定了几分心情。

出大门右转,远远看见路灯下一个高挑的身影抽着烟来回踱步。回头看到我便掐灭烟头儿迎过来,淡然一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君命难违啊。”我故作轻松。

跟着他往前走,保持一两步远的距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这几天看的戏、同事间的趣闻等。走了几分钟拐进一个静谧的小街,街角上一个简洁的小饭店。

“进去坐坐吧。”看来这厮是蓄谋已久早已侦查过了。

点了四个清淡的小菜儿,要了一瓶白酒,很有君子风度的先给我斟上,边喝边聊。

近距离接触,才感到他威严的外表下边还是很随和的。搞创作出身,发表过不少小说、散文之类,写的电视剧由何赛飞主演、央视三台黄金时间播出,在我们那一带也算得上有些名气了。

与一个学识渊博、比自己深刻切乐观风趣的人聊天儿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说早几年就把我看做朋友了。因为总听我那个人事主管闺蜜说起我,我的工作、生活、甚至每天看什么书他都了如指掌。距离一下子拉近,消除了精神上的陌生感,有点儿知己的感觉了。

问他为什么每次工作接触都拒人以千里之外、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他说骨子里他很自卑。(后来想明白他是为了忠于他的“暧昧情”,免得打翻了醋罐子啊。)

他说人需要一两个异性知己,从向异性知己的倾诉中可以缓解精神、工作的压力。他说他内心常常很苦闷、很忧郁,他没有真正的朋友。之所以百忙之中写东西正是找个发泄的渠道,要不然会崩溃。

真看不出,这么一个高朋满座、呼风唤雨的人物也会孤独、会苦闷?

他一再表白没有别的意思,他不是坏人。我不需要做什么,听他倾诉就行了。这反倒使我很受伤,md,俺这花容月貌你视而不见,只把俺当做情绪垃圾桶,你去找个树洞倾诉不得了?感情就这么奇怪,在感到安全之后又心生幽怨。

那天他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把他生命最深处的隐秘一个劲儿的往外抖搂。说起他小时家贫,上大学后回家没钱买车票,常常扒煤车往家跑。在火车进站前减速时朝着火车前进方向跳,不至于摔断腿。个人奋斗史、情感的寂寞、婚姻的现状。。

木石之人在一颗诚挚的心感召下也不会无动于衷。象面对一个兄长,一个知音,渐渐解除了武装,一杯接一杯尽情畅饮起来。

酒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解人忧,壮人胆,让人神经兴奋,我也打开了话匣子,一反平日的文静说个不停。把小时候与同桌吵架,拿着钢笔朝对方脸上互甩墨水等情节儿都挖出来了。但自觉脑子还十分清醒,意志还能左右要说的话。

桌子对面的他一直含笑看着我,时而点头赞许,时而开怀大笑,看得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纯净的快乐。

一瓶酒,两个人,三个多小时,直喝到小店打烊。

被人信赖,被人赏识的感觉很好。那天我喝了至少四两酒。

出了小店才知道雨下了一会儿了,淅淅沥沥在街灯的辉映下变成了彩色美的如梦境。

凉风一吹,细雨一打脑子清醒了许多,但麻烦来了。

整个人空了似的,脚下象堆了棉花垛,双腿软软的不听使唤,走了几步便扑通倒下。哪位赶忙上前来扶,被我一把推开,不想让他碰我。“我能行!”

走几步又摔倒,真是失态又丢丑。

“别怕,别怕,有我在,什么都别怕。”他一边扶我一边喃喃的嘟囔。

走走摔摔,那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明明白白我的心,”就是驾驭不了自己的肢体。“长恨此身非我有”“贾岛醉倒非假倒”。。

不知怎么突然悲从中来,先是抽泣,转而大哭。。。

是感动?是委屈?多年的郁闷、烦恼、不如意象经过震荡的汽水儿开了盖儿嗖嗖的往外冒,借着这酒劲儿,任凭眼泪尽情地流。

一个孩子在外边摔了跤,碰破了皮,四下看看没人他会坚强的爬起来继续玩。一旦有人拥他入怀问一声“摔哪儿了?疼不疼?”那孩子会哇哇大哭。

冰花成年后,除了父母还没有人这么心痛过。

他要背我,我拒绝了。就这样腾云驾雾磕磕绊绊在他一路搀扶下来到旅社门口。他说让我先进去,他再呆一会儿。知道他是避嫌。

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间,才发现满身都是泥水。他那西装革履也一定被我糟蹋的不像样子了。

把自己扔在软软的席梦思里,真是舒服之极。那一刻忘却了人世间的一切烦恼,很快进了梦乡。

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掩埋在岁月中的一个小秘密。回到单位,一切恢复正常,我不会背叛我的闺蜜。

这样的醉态以后再也不曾有过。还是酒喝微醉、花看半开更有情趣些。

4 ~( l5 F i# `- z/ I; B4 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18 00:38 , Processed in 0.06977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