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天上人间共缠绵:舍身救命钱与妹妹的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30 17: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身亡、母亲出走,王茹打工供妹妹读到大三时,因患恶性骨髓瘤猝然倒下。一位在外做工程的远房大伯,捐了她20万元救命钱。 ; n4 r$ A; W" a/ T
  面对生死,王茹表现得坚强、淡定。她对刚从西安美术学院毕业、与自己同租一栋房子的病友李智说:“你已经很幸运了,我没上过大学,没谈过恋爱……”谁料,李智因病很快被大学时的女友抛弃。人生绝境中,两人相爱并订下“生死之约”。当李智手术移植后再度生命垂危时,王茹拿出剩下的13万元救了他一命,自己却带着爱的遗憾飘然离去…… 7 Q$ T( |1 O8 ]" m- O
  王茹死在老家山东省蒙阴县山区,留下了上百条没有发出去的手机“情书”。在这些“情书”里,她还希望妹妹能够“替”她完成未尽的爱……

( u) S% P% j( `& N+ E1 R* u
苍穹下折翅的孤雁,听你可笑的“土”故事心不再痛
  2009年10月中旬,王茹在上大学的妹妹王歌陪同下,来到北京道培医院治疗。姐妹俩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套房,另外两间住着一位母亲和一对大学毕业的恋人。
  ~. }$ s( D( N$ {* A2 U/ G  大家很快熟悉起来。男孩叫李智,老家在江苏启东,女友钱颖是他的大学同学,老家在杭州。几个月前,这对恋人刚从西安美术学院毕业,正在找工作时,李智却于8月中旬因高烧被查出患了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女友陪他一起来到北京,李智母亲也赶到北京。 6 @! c4 f3 f4 z  V- h) {+ L
  而24岁的王茹,出生在山东蒙阴县山区,妹妹王歌比她小两岁。2003年10月29日下午,父亲外出收废品时,为省钱,吃了已被保存了几天的饭菜,结果导致食物中毒,被人发现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救了……
' t, Q: R) P' `) G5 V# c  当时,18岁的王茹正读高三,王歌读高一。一天晚上,母亲给她们留了一张字条:“妈妈走了,你们俩跟奶奶过吧……”姐妹俩发疯似的四处寻找,奶奶才说了实话:“你们的妈妈和一个男人走了,他们要结婚……”祖孙三人抱头痛哭。
: n& a4 t) _* o( t% B$ f  这年高考,王茹落榜了,跟别人前往济南打工,干过餐馆杂工、保健品推销员、快餐店领班。在她的鼓励下,妹妹王歌2006年考入中国矿业大学。
  ]2 M1 E5 O% I& n8 R$ O  王茹打工供妹妹读大学,供养年迈的奶奶。2009年10月初,她满身疼痛,到医院检查,竟被确诊患上了恶性骨髓瘤,住进了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乡亲们的建议下,王歌联系上一位叫王文亮、在上海做建筑工程的远房伯伯,他资助了王茹20万元救命钱。随后,王歌陪着姐姐来到北京道培医院……
# Z! E2 n1 Q9 f6 n" `  李妈妈听闻姐妹俩的不幸,主动把自己住的那间向阳的房子和姐妹俩作了调换,有时做了好菜,也执意给她们盛上一份。10月下旬,怕妹妹耽误学业,王茹硬把她赶回了学校。
7 E, o/ c$ s4 a  坎坷的经历,给了王茹坚强的性格。一天下午,她从医院输液回来,兴奋地对李智说:“我今天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商机。”“商机?难道你还想做生意?”王茹说:“今天想吃一棒黏玉米,可这一路走来愣是没一个摊儿。我想我可以做了卖呀。”钱颖、李妈妈都过来劝她要以身体为重,王茹说:“趁着现在状态还行,赚一点是一点,也不会老想着可恶的病,对身体也好呀。” ! y2 d* l: O0 Q. \8 S
  本以为王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她还真租了辆三轮车,买了套简单的器具干了起来。每次收工,她总留下几棒香喷喷的黏玉米让大家尝尝。 & l9 ?+ p+ V% E8 W
  李智也受到王茹乐观情绪的感染。有时,他会架起画板,画上一番。王茹忍不住凑过去,看着那一幅幅或讽刺或嬉笑的作品,一次次忍俊不禁:“你干吗不投稿呢?”李智就挑满意的习作对外投稿,每隔几天,就能收到一份飘着墨香的样报。
! u# ]: o- i0 Y+ ~6 N) |  11月初的一天,钱颖父母突然从杭州赶来,钱母从包里掏出一沓钱塞给李妈妈:“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但女儿得跟我走!”钱颖最终屈服了。趁李智去医院打针,她流着眼泪委托王茹:“我不好再面对李智和阿姨,你帮我转达吧,让李智别再想我,我不值得他爱。谢谢你了!”王茹惊道:“你离开了,李智怎么受得了打击?”钱颖却摇头道:“请你理解我……”
1 |/ I% E6 V4 W; j  李智和母亲回来后,发现钱颖带走了她的衣物。晚上,他又打开画板,这一次,他画的是苍穹下一只折了翅的孤雁,它的眼神是那么凄凉,看得王茹说不出的心酸。她小心翼翼地说:“其实跟我比,你已经很幸运了,我没上过大学,没谈过恋爱,甚至连能疼爱自己的父母都没有,可我不还是快快乐乐的吗……”
+ n3 J- a9 G! j  为了让李智早一天从感情的折磨里走出来,王茹和李妈妈想了很多办法。有空时,王茹就用自己的方式分散他的注意力,给李智讲自己打工时的趣事:
' Y7 Z* X  U: i9 D8 E  “有一年,我推销保健品的时候,有个同事姓牛,他的一个客户非常‘马大哈’,几次都记不住他的姓,那天又到公司来找他,一进门就叫:我找马——不对,是朱——这时同事一溜小跑走上前去,伸出手说:您好,我是牛哦。大家都笑喷啦。”…… , A  z; A( R2 M3 X
  听着王茹的“土”故事,李智先是乐,之后,就忍不住掉眼泪。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王茹。她的生命同样朝不保夕,还在想尽办法安慰他。
& Q* ^& w* X7 c
相爱订下“生死之约”,留下救命钱飘然离去
  12月2日,李智的父亲李元江来了。他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子卖了30万元。第二天,李智和父母抽了血样。12月8日,结果出来了,李妈妈只配上一个位点,但李爸爸却配上了4个位点,可以捐献骨髓!
" Z+ u, t- O- P  9日下午,医院通知李智马上进舱。此时,王茹正在门诊楼输液,在医生给他做插管的间隙,他赶紧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希望能给你做个榜样。本打算来个‘庄重’的仪式,跟你拥抱一下,好遗憾心愿未成。”
% u) F* m. \/ P  王茹好不容易熬到下午5点,找到住院部李智所在的9号舱。隔着厚厚的7层玻璃,她看到了李智模糊的影子,拼命向他招手,李智也发现了她。两人分别拿起医院配备的无绳电话,王茹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要保证自己没事啊……”听出她哭了,李智马上安慰她说:“别这么没出息,放心吧,我一定会出来见你的!”王茹对着电话,哽咽着说:“说好了,我等着你的——拥抱!” 4 i2 c2 [, w/ R1 S4 t/ j' c# B
  12月20日,李智移植了父亲的骨髓,却感染了胃肠炎、膀胱炎等多种炎症,痛苦不堪。为了鼓励他,王茹通过无绳电话跟他一起畅想未来:“以后,我去学装裱工艺,咱们一起开个画廊。”
- x* p# A! j  i  2010年元月初,王茹身体达到了符合配型要求的完全缓解状态。此前,王歌费尽周折,找到了在合肥打工和生活的母亲。元月7日,她带着母亲来到北京,母女三人一起采了样。几天后,结果给了大家当头一棒,王茹的骨髓与母亲和妹妹竟都不相合。医生又把王茹的HLA数据传到中华骨髓库,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供者。还在舱内的李智心急如焚,安慰王茹:“不要急,肯定还会有希望的!”王茹知道那样的希望非常渺茫。
1 ?4 Z' K" i* Y5 T% K; F  2月2日下午,李智终于出舱,他和王茹戴上口罩,紧紧相拥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 ( F( X( l; O5 G1 ?2 M, Y: j# t2 p
  第二天,李智和王茹订下了“生死之约”——我们要顽强地活着,永世相爱;即便有一人发生了不幸,另一人也要争取好好地活着,活够两个人的精彩! 7 q: J4 G! V+ e2 m. v
  2010年2月26日这天,李智突然上吐下泻,胃肠道黏膜大片脱落排出,经检查诊断为罕见的超级GVHD(异体排斥反应)。随后几天,开始出现昏迷的李智被送入ICU病房。变故是预料之外的,抢救的费用就像流水一样。3月3日,医院通知李智父母,已经透支两万多元了。当天下午,王茹去了一趟银行,回来时拎了一包钱,直接交到李智在医院的账户上后,才告诉了李智的父母,说远房大伯捐给她的20万元,还剩下14万多,她自己留了1万多元,其他就先给李智当药费了。李妈妈急得一把拉住她的手:“孩子,你也病着,随时要用钱。我们去把钱退回来!”王茹微笑道:“阿姨,李智这个样子,我顾不了其他了,必须救他,让他挺过去!”李元江夫妇含泪接受了她的安排。 . E2 O9 a& n; `2 W# ^5 Z
  药物跟上后,李智的情况开始有所好转。3月12日,医生说最危险的阶段已经万幸地度过了,接着应该会慢慢康复。王茹考虑到自己手里只剩下一万多元,继续留在北京治疗撑不了几天,而一旦李智知道他用了自己的救命钱,心里一定会极度不安甚至无法接受,他的身体可能又会遭受劫难。左思右想,她计划返回老家。16日早晨,她以病友用中药治疗效果不错,自己也想回济南试试为由向李元江夫妇辞行,并嘱咐他们不要把钱的事情告诉李智。”李妈妈拉着她的手哭。
* f2 E% a# H2 y( q9 N  临行前,王茹选择李智中午睡眠的时间,悄悄来到他的病房外,动情地看了他一会,流着眼泪离开了。
7 C0 ]7 L6 c, o; \  o( ?/ q  M9 b  3月16日下午,王茹登上开往济南的火车。一路上,她默默地流着眼泪。下午5点,她接到李智急促的电话:“王茹,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走了?求你赶紧回来吧!”王茹尽量不露出伤感:“我想试试中医效果再说,你要保证自己安心治疗。”
* ^: |( O, I1 }/ ]  第二天,王茹找到那个中医开好药后,便乘车返回老家蒙阴。王歌不知道姐姐把救命钱给了李智,得知她回家后非常吃惊。王茹在电话里对妹妹撒谎:“我是为以后打算的,这样省钱,而且还能陪陪奶奶……”
& Y, {# o+ w% |* ]) @1 ^  王茹服中药,并定期去临沂市人民医院检查。她每天都和李智互发短信,得知他终于出院了,由衷地为他高兴。她把“寄托”的话写在手机草稿箱里: ' i1 n  r! I" n
  “李智,我血象、骨髓象最近都特别不好,药物也失去作用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我有了什么意外,你一定要想得开,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生死之约’——这辈子,你的努力、幸福、快乐,一定要比别人多一倍,那一倍都是替我的。” : L3 J0 o# n% r, W
  “你不要怪叔叔阿姨,更不要自责,是我坚持那样做的。因为我爱你,也很清醒。我是合算的。我们是合算的。我只希望你能让我不后悔。希望你有一天完全健康起来,希望你开起画廊,那是我们的梦……” & x8 Z+ v. g/ N0 N$ ~4 i0 v; X
  “李智,有一件事,我还想向你交代一下:我妹妹王歌倔强任性,我有些放心不下。我们姐妹俩一直相依为命,感情好得就像一个人,可我再也无法照顾她了,我希望你永远把她当成亲人,在你有能力的时候,多替我关心她照顾她,让她过得幸福、快乐……”
1 k5 X* f* D9 e/ j% X* H% _% }6 n
香魂远逝馨香犹在,爱的画廊里有姐有妹
  李智很想去蒙阴看望王茹,他实在太想她了。可根据医嘱,移植后的他一年内不可正常出行。他多次恳请王茹回北京治疗,可王茹一直以各种理由往后拖。 + @  |, f1 b$ e* ~1 w. G
  2010年6月2日晚上,王茹突然昏倒在地,人事不省。奶奶吓傻了,赶紧找人把她送到蒙阴县人民医院,通过CT检查,是血小板过低导致了颅内出血!来不及送上手术台抢救,王茹便失去了生命体征。 6 T, y2 @9 O9 M2 f! V( I, l
  得知噩耗,王歌连夜从学校赶回家,抱着姐姐冰冷的身体,放声痛哭……在清理姐姐的遗物时,王歌震撼地看到了王茹手机草稿箱里那百余条从没发出的短信。除了给李智的,还有姐姐留给自己的: 6 \4 f$ ]- \& S- d2 H
  “歌子,请你再谢谢王文亮伯伯,也请他原谅并理解,他捐的钱,姐后来拿出13万给李智救急了。当时他命悬一线,我别无选择。李智至今还不知道。你不要埋怨姐姐,不管怎么说,姐姐来到这个世界上,虽然生命太匆匆,但我们姐妹情深,也拥有过属于自己短暂却美好的爱情,姐姐觉得很幸福,很知足。” 8 N$ r. y$ Z5 p
  “歌子,姐姐真的很爱很爱他,放心不下他。我们之间口头上订过‘生死之约’,姐求你以后帮我督促他,好吗?如果哪天姐真走了,求你还是用这个号,以我的名义继续跟他保持短信交流。姐有一个心愿:如果他恢复了健康,希望你代替姐去完成未尽的爱,真能这样,姐在另一个世界上会真心祝福你们的……”
4 G6 A7 r) j6 N4 X  王歌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 s0 q7 b& {8 Y) o' w- ?) P  6月5日中午,姐姐手机收到了李智的短信:“你怎么样?在做什么?”王歌强忍着悲痛回复:“放心,我一切都很好。最近检查了,结果都在正常值范围内。”李智没有觉得异常,回复道:“特别想你。”“我也想你。爱不在一朝一夕,各自保重身体最重要。”
- h& e  T+ i5 q. b  6月7日早晨,李智打来电话,王歌按下拒接键,发短信回复道:“要节约,以后不要打电话了,用短信联系吧,好吗?”李智果然改用短信问候。 4 b! _/ Z  I( t6 {/ K& H
  2010年10月26日,一个病友给李智打电话,询问一种抗排斥药物的价格,李智便找出住院期间的药物细目单,惊异地发现自己在三四月份治疗排斥反应的费用总额竟高达15万元!可父亲明明告诉他只用了3万元。李智拿着发票追问,父母流着眼泪说出了实情。李智的脸色渐渐变得惨白……
6 U$ g7 g# S) i! _0 |' Q% j  10月28日下午,李智和父母赶到蒙阴县,一路打听找到了王茹的家,却发现大门紧锁,询问邻居,邻居说:“老奶奶被一个亲戚接走了,王歌也不在家。”听说竟是找王茹,邻居吃惊地说:“这孩子去世了,都几个月了,你们难道不知道?”李智如遭雷击,浑身颤抖着说:“不可能,我们一直联系的呀!”但他马上想到已有四个月都没听到王茹的声音,霎时失声痛哭:“王茹,你怎么这么傻呀?”李元江夫妇也泣不成声。
2 c/ U3 f* c. H, P* M/ U  许久,李智在父亲的提醒下,给王茹的号码发短信:“王歌,我来蒙阴了,什么都知道了。” * }) j% O3 |7 n. ^( ~4 F1 V
  此时,王歌已应聘到临沂市宏达家具公司工作,看到这条短信,她当即坐车返回蒙阴。一见面,李妈妈就抓着她的手哭开了:“都是我们耽误了王茹呀。”王歌擦着眼泪说:“阿姨,别这么想,这都是姐姐的命,看到李智哥好起来了,她一定很高兴的。”王歌陪同李智一家来到姐姐的坟前。姐姐与父亲安葬在一起,周围栽满松柏,风吹林涛,似声声呜咽。李智长跪不起……
; }" E: P$ B) _7 X+ F  返回北京后,李智饭量骤减,也不服药,不做锻炼了,医生非常担心他的身体。父母急得劝他求他,他说:“为了我,王茹走了,我独活世上有什么意思?”
+ f( m6 s. d  \" N9 c+ F  11月中旬,王歌因为再也没收到李智的短信,打电话询问情况,李妈妈在电话里哭着说:“王歌,你劝劝李智吧。他想念你姐姐,心里又觉得有愧,人都快垮了。这样下去,也枉费了你姐姐一番好心。”
+ C  }) L9 v- f  11月21日,王歌请假来到北京,直率地对李智说:“我是为你而来,你的状况让人不放心。”李智笑得很惨淡:“我没有关系,你还是回去吧。” 4 d8 A7 U/ K8 \7 p
  王歌住了下来。在她的劝慰下,李智终于乖乖地吃饭吃药,早晨和晚上,王歌拉着他一起到附近的公园锻炼身体。一天,她把姐姐的手机拿出来,翻出了姐姐写给他们、却没有发出的那些短信。李智逐条看完,泪如雨下。王歌说:“你要遵守跟我姐姐订下的‘生死之约’,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让她安心。好吗?”李智望着王歌,含着泪水用力地点了点头。经过王歌的努力,李智的精神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11月29日,公司打电话催促,王歌便返回临沂。 3 b* S+ t3 p: q
  2011年2月底,李智终于度过移植后的危险期,回到老家启东。不久,李智开办了一个美术辅导班,招收了30多名学生。他把上课时的视频录下来,发给王歌。 5 N* K3 q6 c7 I  }
  7月19日,王歌去南京出差,办好事情后,她去了启东。她来到李智的画室,意外发现他新画的那些画里,有姐姐,也有自己。她心情复杂,眼眶湿了。这天下午,李智带她去当地有名的圆陀角。站在江与海的交汇处,两人都感到了生命的壮美,李智喃喃道:“要是王茹也在,该多好啊。”王歌说:“我们就当姐姐在吧。她也在惦着我们,看着我们。她希望我们……”李智明白她的话,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 / w* [+ Q/ M& h3 `; v
  2011年9月,王歌辞掉了原来的工作,来到江苏启东,奶奶也被她和李智接了过来。他们一边办美术班,一边着手开办王茹一直梦想的画廊。 9 {& _% p1 A+ T. H5 W
  王茹虽已香魂远逝,但天上人间,爱情的画廊里永远有她不灭的倩影和留下的馨香……

5 D, S+ X7 s$ Y; A6 |% ~' h# 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15 13:35 , Processed in 0.11160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