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极限捐骨母爱史诗:双胞胎儿女重生春天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3 23:0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两个易碎的孩子:孪生的姐弟俩分别在满周岁和3岁时,相继患上“脆骨病”,即使打个喷嚏,骨头都会咔嚓断裂。生命的春天风雪夹袭,是谁毫不犹豫地张开了庇护的羽翼? + [1 g) J: I: h! @" [5 j
  这个人,唯有母亲。她想尽一切办法挽救孩子的生命。在得知国内最先进的植骨手术,有望让一双儿女摆脱疾病的魔魇后,她冒着终身瘫痪的危险,义无反顾地充当起植骨供体!寒光闪烁的手术刀,一次次在她身上游走、切割、剔取……终于,九次爱与痛、血与泪的炼狱之后,两个孩子告别疼痛,重生在春天里……

; m# B1 J! g( h6 C9 J5 d( {
一岁女儿连环骨折:悲情妈妈在坚守
  2004年12月9日中午,温州市人民医院产科病房,经历5个小时产痛后,杨才凤相继生下一对龙凤胎。看着保温箱里两个可爱的小生命,她欣慰地对丈夫彭道峰说:“谢谢老天,让咱们一下子儿女双全了!”彭道峰不时亲吻着儿女,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
0 C+ d# v% }: x: e, @  杨才凤,时年30岁,2001年初与年长3岁、同为重庆彭水县人的彭道峰结婚,不久双双赴浙江温州,进入一家信息公司上班。2003年初,杨才凤出现了妊娠反应,到医院检查竟怀上了双胞胎。惊喜突然而至,彭道峰让妻子辞了职,当国宝般悉心照料着……
/ O/ Y5 I8 x. F) ^2 J6 N* \' r, ]( L  12月17日,杨才凤产后出院。彭道峰分别给这对小姐弟取名彭露和彭峰,寓意女儿将来如朝露般清纯,儿子像山峰一样伟岸。他还按重庆老家风俗,特意请人打造了两把闪亮的银钥匙,挂在两个孩子胸前。
/ v2 g" c" V2 W, a( f  此后,杨才凤全职哺育孩子,丈夫拼命挣钱。他们幸福地憧憬着一步步将儿女培养成才。 " b* U. a) q* y! |  W8 m
  2006年1月底,杨才凤夫妻带着刚满周岁的儿女回到重庆过春节。正月初四晚上,彭道峰坐在沙发上,用手托着小彭露站在自己双腿上玩耍。小彭露被逗得咯咯直笑,突然,“咔嚓”一声闷响,她旋即大声号哭起来。杨才凤闻声赶紧过来查看,竟惊恐地发现女儿的右腿痉挛般抖动着,片刻,小腿便肿得如面包。
& L3 |# O; G; ~8 c, G- @1 T1 [3 \  杨才凤大惊失色,抱起哇哇大哭的女儿,火速赶往汉葭镇医院。经拍片检查,小彭露右腿胫腓骨突发螺旋式骨折,需立即做髓内骨钉固定手术。这要求确保患儿下肢不动,而想让哭闹不止的小彭露安静下来,全麻成了首选,可那样极易损伤她尚未发育完全的脑神经。无奈之下,只好从腰部以下实施硬膜外麻醉。
) O) a# ~. b8 _& I5 o  手术在小彭露声嘶力竭的哭声中进行着。
' a: k4 w/ s( P1 p2 \" i  终于,一个多小时后,右腿打上厚厚石膏的小彭露被推出手术室。杨才凤心疼地抱紧女儿,泪如雨下。 % v6 J, k) x( Y4 |) i8 X5 M. i
  麻药过后,疼痛袭来,孩子不会表达,只顾歇斯底里地大哭,杨才凤和丈夫手忙脚乱地照顾着……10天后,女儿回家休养,一个月后来拍片,骨头愈合缓慢;又一个月,勉强拆除了膏体,而拆钉要一年之后。
) K/ ]( D' ?3 z6 ?  对于小彭露莫名骨折的原因,医生解释说是骨质疏松,今后要加强补钙。此后,杨才凤让丈夫重返温州上班,自己留在老家和公婆一道,每天坚持给女儿喂食钙片,隔三差五地给她煲骨头汤,带她晒太阳…… ! {" \2 y' _7 G, `6 H
  她的努力,迎来的却是又一轮惨痛打击。 % t7 h; O+ C' ~8 x1 l- Z
  3个多月后的一天,小彭露坐在床上玩耍,无意间向右侧倒,竟致右肘桡骨骨折,虽无需手术,但正位、敷中药、打夹板……一次次将小家伙折磨得大哭不止。看到女儿痛苦的小脸,杨才凤心如刀割。8月4日,她带着女儿来到重庆圣保罗骨科医院做了进一步检查,医生告诉她一个极度震惊的消息:小彭露患上了成骨不全症,即脆骨病,她全身骨质脆弱,严重时打个喷嚏便会造成骨折,是最为严重的I型,死亡率高达94%。而幼儿患此病尤为糟糕,因脑神经发育不全易引发各种并发症,轻则截瘫,重则心力衰竭而亡。 # P, C9 F9 F2 B1 ]4 ?0 T: g, o
  杨才凤听罢,本能地抱紧了如豆腐般脆嫩的小彭露。医生接着介绍说:此病目前国际上尚无显效疗法,通常采用体形矫正、注射生长激素来抑制病情,即便是做细胞置换或安放髓内支架等大型手术,效果也一般,因此多数患者以严密看护、预防骨折为主。
3 u4 L0 T& a  Y6 y* Q" x8 m  L0 @  难道,就这样片刻不离手地抱着孩子?就这样任疾病在她体内肆虐?……针具、手术刀、鲜血、伤口、女儿的泪眼……摩挲着小彭露胸前的银匙坠,杨才凤坚定了信心:“一定要竭力救治女儿,还她平安、快乐!” 5 p) _: m2 i4 ?
  得知女儿病情,彭道峰从温州匆返重庆。
- E" D$ K- o1 u  2006年10月,夫妻俩怀揣着5万多元积蓄,带着女儿四处求医问药,疗效甚微。其间,小彭露背部时感疼痛,双腿绵软,仍无法站立行走。她打着骨钉的右腿胫腓骨也再度折断,被紧急送往重庆市儿童医院做手术。面对惨不忍睹的伤上加伤,医生只好将她的胫腓切开、复位,再用钢板和螺丝钉内固定,手术整整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小彭露哭得几近虚脱,守在手术室外的杨才凤,心也抽搐了四个多小时!

, [  K* }" O7 Z3 t4 o% J
母爱与疼痛对峙:绝望中攥紧希望
  2007年10月,杨才凤听说重庆大坪医院等国内数家医疗机构,率先探索通过植骨手术来治疗脆骨症,效果不错,便带着女儿前去求治。该院关节四肢外科主治医生熊雁对小彭露进行全身骨骼CT造影等检查后,发现其骨折处愈合缓慢且有缝隙,多处骨骼板层骨也呈鱼网状结构,这都是再次引发骨折的“隐性炸弹”!而植骨手术,就是将人工骨或亲体骨粉碎后植入断骨或稀疏的板层骨面上,以刺激骨骼生长,提高密度,预防骨折,达到渐愈目的。 : ?& }. R+ [# g# f9 d7 u
  无边暗夜,终现曙光。杨才凤夫妻喜出望外地催促赶快做手术。熊医生又介绍说:亲体骨比人工骨机能好,排斥反应也小,但根据小彭露的骨骼状况,需反复植骨,这意味着她的亲人必须多次献骨!
& `+ @1 |. a/ J" R" j  杨才凤夫妻争先恐后地说:“取我的吧,只要能救女儿,哪怕是把身上的骨头取完,我也愿意!”望着救女心切的夫妻俩,熊雁红着眼圈给他们做了骨型检测,结果杨才凤的配型点数与女儿吻合。她更当仁不让了。
  w% l' ~9 Y$ L+ U9 n4 ^  通常,医学取骨从人体腰部之下、股骨之上、连接盆骨的髂骨中进行,一则髂骨在人体起支撑作用的骨骼中只是配角,远离关节,负重也轻,少量提取并无大碍,通过休养会缓慢恢复生长;二来髂骨中丰富的红骨髓具有造血功能,与受体组织相容性好。
( r2 x- O$ J& U0 d' Y  D5 R* J- K( t  11月2日上午10时,第一次取骨手术拉开帷幕。 9 Y/ T( @" I# U% y
  进手术室前,杨才凤有些紧张。彭道峰连忙握紧她的手,歉疚地望着她:“才凤,你受罪了。但是,你要挺住。因为,这是为了我们的骨肉……” 2 g  L& w3 C6 B, p9 H
  对呀,天下父母,如果儿女需要,是愿意将生命献出的,又怎么在乎这几块骨头?!丈夫的话,让杨才凤身心顿时盈满母爱的力量:取吧,尽可能取吧,孩子,就当妈妈用骨头第二次孕育你的生命吧……
' e) c* J8 \0 C& u) I4 K  躺上手术台,穿刺全麻。在即将进入昏睡前,杨才凤再一次叮嘱医生:“一定要取最好的髂骨。”熊雁医生熟练而轻柔地下刀、走刀,杨才凤右侧腰下髂骨外表皮,赫然呈现一道近10cm切口;止血、打开切口,找到髂骨,用电锯锯取,“嘶嘶”的锯割声,在静寂的手术室中鸣响着……
3 i( c' Z# \$ H! w( q  40多分钟后,一块长4cm,宽1cm的髂骨被分离出来。等杨才凤从麻醉中清醒过来,绵密的剧痛自伤口一波波传来,她疼出一身汗,忍不住呻吟起来。这时她更深切地感受到,一次次骨折,一次次手术,给小彭露带来的痛苦是多么锥心蚀骨! % w. G: E+ @( s7 Q$ ^. z) C
  一墙之隔的手术室里,熊雁及助手,将粉碎后的髂骨小心翼翼地植入3岁的彭露右腿骨折处。一周后,母女俩出院。小彭露右腿安装了固定支架;杨才凤取骨部位轻按即痛,系一会儿腰带,更是钝痛如针扎,不得不靠反复、长时间地按揉来缓解。   ]9 G$ c1 X% X3 [5 |
  两个月后,复查显示小彭露植骨处的断骨恢复得比预想的还好,再过七八个月,可以取掉骨钉和钢板。杨才凤惊喜地求熊雁医生:“趁孩子小、长骨快,您赶紧安排下次手术吧。”一旁的丈夫哽咽了:上次取骨后,妻子髂部一直隐痛,再次手术,她能承受吗?
  M3 E' z8 ?; ^+ [  \$ m/ [7 d0 ]  熊雁也有着同样的担心:从医学角度讲,两次取骨最好间隔6个月,然而,小彭露疗效理想,植骨良机不可错失,杨才凤又再三请求,他只好答应了。
8 X" h# K0 a: e6 {8 X  2008年2月13日,杨才凤再次躺上了手术台。可这次,她经历了可怕的麻醉清醒:一种在医学上概率为千分之一的罕见现象,即病人被麻醉后,在手术中头脑恢复了清醒,但躯体像植物人一样不能动弹。她清晰地听到,钢锯割骨时悚人的“喳喳”声……终于,一段3cm长的生命之骨切下来…… 9 k0 D, z  q; u  S; K
  痛。锥心的痛。伤口还在不停渗血。 " N/ V" N5 U- n4 Y0 ^4 S+ _
  取下的髂骨,被植入小彭露右肘断骨处。
+ V  D( o: @8 h0 H  此后,杨才凤每次更换与血水粘连一起的纱布,就经历一场炼狱。十天后,右肘打着石膏的女儿出院了。术后,杨才凤左大腿外侧时感麻木,走路时左臀部里面的筋像被截短了般,拉扯着疼,这都是手术时表皮神经被切断所致。每当她难受时,丈夫就心疼地过来按摩、热敷。这时,3岁多的小彭露也学着爸爸的样子,舞动着可爱的小手,给妈妈揉捏。这时,欣慰、温馨挟裹着甜蜜,在杨才凤心间轻轻流淌……
/ F, h2 E6 I1 k$ M
9个回合:两个易碎的孩子重生春天里
  2008年4月6日,杨才凤夫妻准备带小彭露去医院复查。岂料这时,他们最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家里来的客人逗儿子跳舞,小彭峰扭着屁股有板有眼地跳着,左腿却突然一软,他随即如被蜂蜇了般捂着小腿大哭起来。“儿子肯定是骨折了!”杨才凤夫妻惊叫起来,连忙抱起小彭峰赶往重庆大坪医院。 ( I, i  e, O9 f# O4 T
  果然,此前一直发育正常的小彭峰也患上了脆骨病。他左腿胫腓骨骨折,需做骨钉固定手术。 ( V: ?. e6 ^3 \" x/ ^; `$ `
  疾病的魔咒接连在两个孩子体内爆炸,杨才凤夫妻忧心忡忡。熊雁检查过后,建议复骨与植骨手术同时进行,以免再次骨折和二次开刀植骨之痛。此刻,横在夫妻俩面前的难题是:其一,之前为女儿治病,他们已负债4万多,而这次手术费用至少需1.5万;其二,仅过了一个多月,杨才凤还能再献骨吗?她的血肉之身非钢铁之躯,如今要在一个已经伤痕累累的躯体之上,再切筋动骨,这种“强拆”,将是何等残酷!不过,当母亲想到,儿子生命的需求就是自己的不二选择之时,她只犹豫片刻,就轻柔而坚定地对丈夫说:“孩子是我生的,我就有责任让他活下去,这骨头,还是我给吧。至于熊医生那儿,我去说服他……”
3 N% T# {3 i3 r1 Z6 s) B  可医疗费从哪里来呢?彭道峰焦急地赶回老家奔走筹借。当天,几位热心乡亲闻讯送来了2万元现金救急。彭道峰感激连连,乡亲们却说:“跟才凤一次次割骨相比,这点心意不算什么!”“转告才凤多保重!” ' v9 D4 ]9 V# E( R
  乡亲们的爱心和问候,让杨才凤陡添决战疾病的信心。她再次向熊雁要求献骨:“我身体好,体格胖,髂骨也多。”熊雁却劝她:“你有两个孩子,需要的骨量太大,这样频繁献骨,说不定孩子没治好,你先成了残疾人。还是植人工骨吧。”杨才凤却软磨硬泡,还主动提出届时做局麻,那样比全麻节省500多元医药费。医者仁心,熊雁犹豫再三,答应了。
$ b/ M/ f" q5 P5 q( u+ {  4月7日下午,杨才凤在腰椎硬膜外麻醉后,俯在床上,接受取骨手术。熊雁拿起手术刀,眼睛湿润了:她左右都是长长的刀口,怎么下刀?迟疑半晌,他那停留在空中的右手,才落在预定的右侧伤口外1cm处。
5 l) h! x0 w( L+ c4 L4 Q  局麻中的杨才凤是清醒的,刀、锯取骨时的声响,她听得异常真切,因此出现了髂部幻痛。熊雁的动作已是至轻至柔,她依然痛得牙齿咬紧,汗流浃背…… . o3 ?  Y! h9 M2 {* K/ U1 f9 }
  母爱泣血,终将儿女生命中的暴雪挡在羽下。2008年7月、12月,彭露、彭峰在医院复查后,骨折愈合良好,分别拆掉了骨钉和支架。 : L; N. N0 W5 m: _; a4 r- f
  就在杨才凤夫妻刚缓了一口气时,更深重的灾难不期而至。2009年2月,小姐弟俩使劲争抢一个玩具小汽车时,彭露左肘、彭峰右肘各自骨折,复骨与植骨手术宜同时进行。这样一来,所需骨量比以往都多,至少要5cm长,少则也需两处髂骨来提供。对已经取过三次的身躯来说,再如此过量、过频采骨,极有可能影响髂骨造血功能,同时也损伤髂骨周围丰富的神经丛,造成终身瘫痪等各种后遗症!那么,这手术还做不做?这骨还取不取?连熊雁都为难了……
+ B. U' B, ]! |/ y  儿子生命的呐喊,只有母亲听得最真切。她的血肉之躯再次挺立:“熊医生,只要能救孩子,就算瘫痪我也情愿。我愿意跟医院签免责协议。”熊雁在为杨才凤做了周全检查后,认为她的身体状况勉强可以再次手术。
7 B9 q0 O8 u6 x/ `# r( S4 e  时隔10个月,杨才凤又躺到手术台上。
1 o2 d: g7 I! P  g6 X) @- F  器具冰凉,身躯温热,遍体鳞伤的母亲,再次“强拆”自己的躯体,去“焊接”儿女生命。切、钻、锯……每一个动词都牵拉着伤痛。手术先从杨才凤左髂骨开始,剥开血肉,那本是一处被切过割过剜过的“土地”,如今,为了独生女的生命新芽再一次“破土”。40分钟后,左髂骨取骨结束,皮肉缝合之后,医生的手又落在杨才凤的右身,他们要将她身体的另一“柱子”切割…… & I" F1 h0 Z5 [( ~- @: p" n" n
  两个多小时后,母亲骨头移植到两个孩子身上。此时的母亲脸色惨白,平躺于床,将长时间无法站立。
' h8 M. H8 l0 q  6月底,复检,孩子们骨折愈合理想。望着已5岁的儿女仍被病痛困在家中,杨才凤做梦都渴盼他们早点康复,走进幼儿园读书。为此,她决定加快植骨进程,这必须有充足的骨源保证,为促进髂骨生长,她无钱购买西药制剂,每天就坚持煎服当归、红花等中药,同时辅以食补。天长日久,她吃坏了肠胃,不思饮食,时常腹泻,但仍一次次捏着鼻子喝下去。 % |* w5 n) e4 K& t. }
  此后至2011年8月,她卖掉房子,先后五次在大坪医院献上新鲜的髂骨,植入儿女骨质薄弱处,而总量直逼髂骨30%的可取量极限。她一次次冲刺取骨禁区,代价也极其惨重:伤口一遇阴雨天就奇痒、奇痛难忍,彻夜难眠,人瘦得脱了形…… 1 S) H) o/ C  ~7 e. b" G' w
  庆幸的是,9个回合的绝地反击之后,壮美母爱终于引领一双儿女踏入生命春天:9月8日,杨才凤夫妻带着一对儿女到医院复查后,熊医生惊喜地称:孩子们体内所有薄弱的骨骼已全得到修复,半年后可正常地进幼儿园读书了。而她无论是捐髂骨次数,还是总量,都堪称世界第一!杨才凤夫妻喜极,抱头而泣。 # c0 k) S/ C; A. k' t) N- w
  返程那天,秋高气爽。走进小区,两个孩子竟撒开小腿,欢快地向草坪跑去。丈夫搀扶着身体虚弱的杨才凤蹒跚而行,竟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轻风里、丽日下,两个孩子在草地上跑着、跳着,撒下一阵阵欢声笑语,杨才凤和丈夫欣慰地注视着,舒心地笑了。 + Y+ m  H- f% z4 Q' b' j, {
  回家后,两个孩子玩得满头大汗,彭道峰分别给他们洗完澡后,又突然想起之前因伤口护理需要,一直是为妻子擦澡。现在她伤口已愈,他决定亲自给她美美地洗个热水澡。然而,当妻子的躯体再次一览无余展现在面前时,因为孩子的好转已卸下心灵重负的他不由惊呆了:这还是昔日那个腴美的妻子吗?她形容憔悴,身躯薄弱,腰髂部位刀疤累累,惨不忍睹……他禁不住抱住妻子抽泣失声……
/ ?. A. o# b: g$ ^  晚上,彭道峰特意做了一桌子菜,庆祝两个孩子告别疼痛,重获新生。懂事的彭露和彭峰,都争着给妈妈夹菜,杨才凤笑中含泪,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孩子们胸前的银匙吊坠,感念它庇护孩子们重归健康、快乐。此时,站在身边的丈夫也热泪盈眶,他深深地知道,真正庇佑孩子的,是妻子体内迸发的惊人母爱,它温暖而浩瀚,足以让一切疾病臣服……
. @& {; b- Q" J5 N" M& W4 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22 13:31 , Processed in 0.25846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