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收编”浪子高峰,让初恋在绝地燃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 20: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10月6日,前国安球星、京城足坛名宿高峰的婚礼在顺义瑞麟湾大酒店举行。婚礼上,高峰眼含热泪亲吻妻子范春玲:“40岁了,能够娶妻成家是一个男人的愿望。经历这么多,我只想说,没什么比责任更重要。”   g! H$ Z2 E% f. d+ M
  上世纪90年代,高峰是中国足坛名气最响的一位前锋。然而,在个人感情方面,他却是个十足的“浪子”:他曾与歌坛天后那英相恋十年,却爆出了私生子的新闻,最终导致两人感情走向破裂……
. T2 I: S& f4 l! D% O  |  与那英分手后,高峰的人生也陷入了低谷。在他最失意时,曾经的青梅竹马来到他身边,风雨相伴……

$ [# I  K7 K6 S1 p+ z8 v' ?: |
人生婚姻皆失意时,偏偏遇见了你
  2005年7月,那英和高峰分手了。高峰神情黯然地问那英:“你恨我吗?”那英说:“你是儿子的爸爸,为了他我不应该恨你。可是……”想到儿子只有一岁多,那英痛苦得说不出话来。那英的话让高峰泪如雨下:“我对不起你们母子。我只想说,原谅我。” & T  _7 n* r9 c/ [" D( h
  那英与高峰相恋10年,2004年初,就在他们的孩子高兴即将出世时,却传出了高峰已和另一个女人王纳文生下一个男孩的新闻。起初,那英对此并不相信,挺身而出为高峰辩解。 % P% o  ]$ T3 h9 y7 [( j
  然而,2004年底,王纳文将高峰告上法庭,并要求做亲子鉴定。结果,孩子的确是高峰的。这一结果,让那英彻底失望,两人分手了。高峰内心的痛和悔无以复加。
" b! ]  O/ Q' y  之后,高峰和朋友合开了一个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公司业务陷入停滞。婚姻和事业的双重坍塌,让高峰极度苦闷。2006年5月的一天晚上,高峰走进三里屯一家酒吧,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他摇晃着起身,失去重心,一下子摔到地上……
/ N6 |' t* u2 R  第二天早上,高峰睁开眼睛,眼前映入的是一张笑吟吟的脸,高峰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环顾四周,才发现是医院。而眼前的女孩,看上去有些熟悉,可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对方是谁。见高峰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女孩“扑哧”一声,为他递过来一杯水:“老同学,我是范春玲,你忘记了?”高峰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问:“我怎么到医院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 l" B! n1 t+ s+ f  范春玲告诉他,高峰喝酒的酒吧,是她的闺蜜开的。昨天,闺蜜在给范春玲打电话时,把“高峰醉酒”当成一个新闻讲给她听。 2 _( F" u/ O; r+ U, l% V1 _- K" c
  范春玲一听急了:“是哪个高峰?踢足球的吗?他是我的同学!他现在怎样了?”
% [# V3 ]/ S0 x- j) t( m/ \  得知高峰正在酒吧的一个房间里昏睡,范春玲放心不下,赶了过去。看高峰醉得不省人事,范春玲不敢怠慢,帮忙找人把高峰抬到了自己车里,将他送到了医院,让医生给他输了液。因为高峰的手机落在了酒吧里,范春玲不知如何联系他的家人,在医院守了他通宵。得知事情的经过,高峰不好意思地说:“我们这么多年不见,却让你看见我这个样子……”范春玲一拳擂在高峰肩膀上:“嗨,跟我还这么客气,小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啊!”范春玲这一拳,打消了两人之间的客套与生分,高峰也随即笑了,他揉揉范春玲的头发,笑着说:“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当初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范春玲则不好意思地伸伸舌头。北京的意外相逢,让范春玲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中。
7 A2 V+ {1 x. W  s, D% U( v& C: j) s  范春玲和高峰青梅竹马。两人从小学就是同学。小时候,范春玲是高峰的小尾巴,他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淘气的高峰经常捉弄范春玲,有时在她的书本里夹一条鱼,有时在她的书包里放一只蝈蝈,把她吓得哇哇大哭……可即便经常被捉弄,范春玲还是喜欢当高峰的小尾巴。1984年,刚满十三岁的高峰被父母送到辽宁少年体校练习足球。次年,范春玲也跟到了体校,不过她选择的项目是跳高。两人在体校又当了四年校友,一种朦胧的情愫开始在两人之间蔓延。
. ?# T8 W. t  Q' z3 u  四年后,高峰因为在体校的杰出表现,被北京青年足球队教练挑中,从此开始了职业足球生涯。此后的他就像一列停不下来的火车,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踢球。随着中国足球如火如荼的发展,高峰迅速成为北京国安队的主力,并以速度奇快、突破能力超强等特点,成为国内最出色的前锋。上个世纪90年代,高峰成了众多球迷心中最喜爱的运动员,人们赋予他“快刀浪子”的美誉。 2 h5 U) f( p; _* y6 U9 h7 M
  其实,范春玲有个一直没说出口的秘密。当初,她之所以去体校,是为了追随高峰。没等她说出那份爱,高峰就离开了沈阳。空间的距离,让她的爱日益胆怯,两人开始还保持着联系,随着高峰南征北战,两人之间慢慢转淡,失去了联系。这之后,高峰和那英相恋、和王纳文的纠葛,范春玲一直远远观望着、关心着。她以为,这个男人,无论怎样,无论幸福还是痛苦,都和自己无关了。谁知,命运爱捉弄人,却偏偏安排他们在北京重逢了。

* [- z' Q5 W: O& m! L; p
人生可以回到原点:用真情为你疗伤
  这次重逢,范春玲充满了欣喜和难言的酸楚:没想到,高峰的人生如此乱七八糟。难以割舍的牵挂和关心,让她鼓足勇气,重新走进了高峰的生活。每到周末,她就打电话约他一起出来喝茶、吃饭。只是每次见到高峰,他郁郁寡欢,满怀心事。看到他眉头紧锁的样子,范春玲总是心里一疼。为了博他一笑,她总是想出各种法子逗他开心。 # q  e! q) a) p/ Y  N4 c. o: a$ O+ @/ C
  2006年9月的一天,范春玲拉着高峰去爬长城。登上长城,范春玲高兴得举着双臂在顶峰高声大叫:“我终于爬上长城啦!”正是秋高气爽,太阳暖暖照在身上,范春玲一袭红衣白裤,笑得是那么率真、灿烂,美得令人炫目。高峰问:“你是第一次爬长城吗?”
, y# s; o7 h3 d! Q) o9 u3 O; \& _  范春玲点点头。
2 N9 t) p3 S6 K, ?/ \# o% a  “来北京这么多年,你怎么才第一次来?”
5 s3 g# p, g$ p; U) K' ^; u  “因为我一直在等着一个男人陪我爬长城啊!这个地方,一定要最心爱的男人陪着,才能来的。”范春玲歪着脑袋,不假思索地回答。高峰一下愣了。这个丫头是在向自己表白吗?自己现在有什么资格开始一段新爱情?他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中午了,两个人游遍了长城景点,决定下山。在半山腰,范春玲一个趔趄,脚崴了,她抱着脚蹲在了地上。高峰笑着伸出手来:“又玩小时候的伎俩?想要我背是不是?”范春玲龇牙咧嘴:“我的脚真崴了。”高峰弯腰蹲下:“上来吧!”在高峰宽厚的后背上,一阵幸福的感觉弥漫开来,儿时的记忆就这样静静回放在两人的心房……
/ C+ a: d9 _! B: d9 V# o- L9 }7 o3 m8 m  过去的勇气,就这样回到了范春玲的心里。然而,一个月后的一天,范春玲再次打电话约高峰吃饭时,话筒里传来的却是他充满醉意的声音。范春玲对着电话吼道:“高峰,你在哪里?”高峰高声应道:“我在建国门……”范春玲还准备说什么,高峰却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穿上衣服,范春玲风一样下楼开车,驱车赶往建国门,她一阵揪心的痛,虽然她不知道高峰在建国门具体哪个位置,但她今天一定要找到他,哪怕是把整个地球翻遍,也必须找到他。
) r( S& i5 k* E2 l9 N% H  建国门何其大,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此时,高峰的手机却转入了秘书台。当几乎找遍建国门所有的酒吧夜总会,也没见到高峰的身影时,范春玲委屈地流下了眼泪。她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行驶着。阵阵微风,吹灭了她心头的怒火,也吹清了她的心事:时隔多年,高峰一直都在她的心里,从未离开过。现在,是时候,让爱回到原点了。她要勇敢地对高峰做出表白,勇敢地牵着他的手,陪他走过这段失意。
. B: G7 ^: y& h, N9 y0 ]  那天晚上,在高峰家楼下等待了近5个小时,凌晨1点,她终于看到了摇摇晃晃的高峰。范春玲二话没说,拉住高峰的手,强行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家里。高峰已经半醉,一路上,嘴里都在嚷着:“丫头,我要喝酒,你等我干什么?你管我干什么?” / o) l1 ^2 z- g- I6 T
  范春玲不接高峰的话茬。推开门,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范春玲到厨房为他调了一杯蜂蜜水,递到高峰的手上,轻声说道:“夜夜买醉,是否能够忘掉烦恼?”接过杯子,高峰不以为意地挑挑眉毛:“至少可以暂时忘却烦恼!”高峰的回答并没有激怒范春玲,她拉了一张凳子,在高峰面前坐下,望着他,轻声而坚定地说道:“说吧,我知道你需要诉说,我愿意当你的垃圾桶,今晚之后,将这些烦恼统统扔到垃圾桶,开始新生……”听了范春玲的话,高峰继续嘴硬:“你凭什么管我……”范春玲握着高峰的手,望着他的眼睛,真诚地说:“我是你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信赖的朋友。就凭这两点,我管定你了。”
+ o! ?6 L. ?1 n7 {4 E  范春玲的眼睛清澈得像一泓没有掺杂任何杂质的泉水,高峰所有的伪装在这双真挚的眸子的注视下土崩瓦解,他哽咽着说:“我踢了人生中最臭的球……”“嗯,说下去。”握着高峰的手,范春玲鼓励道。也许是积压了太久,太需要找一个人诉说,在儿时的伙伴面前,高峰终于将自己的过往,毫无保留地进行了坦陈…… & D4 d- ]  g: S/ \* z7 r2 t* j
  听完高峰的诉说,一阵莫名的怜惜涌上了范春玲的心头:这个男人,她从小就追随着他,五岁同桌,天真无邪的时光里,因为有了他,童年格外生动。在他去了体校,她也进了体校,就为了能天天看到他;然而,命运蹉跎,她和他始终就像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他像雄鹰一样展翅搏击高空时,她只能黯然选择隐退,只能在电视上追随着他的身影。原来,她这么多年,都在等待,等待他回到原点。
8 j" B5 s/ V+ d) r* }+ E- q  见范春玲呆呆出神,高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站起身,他拍拍她的肩膀,强作欢笑:“傻丫头,告辞了。别为我操心了。”在高峰起身的功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范春玲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泪流满面:“高峰,别走。”高峰的背脊僵硬了,他掰开范春玲的手:“别傻了,像我这种男人,不适合你。”说完,高峰头也不回地推开门下楼了,范春玲追下楼,她冲着高峰的背影大声喊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不会放弃。”就像被雷击,高峰呆在了原地。 ! @; J: |2 `5 d1 |8 \: m/ o
  那段日子,两个人捉起了迷藏。一个追,一个躲。其实,范春玲的深情,高峰又何尝不感动?可是他自觉没有资格接受这份圣洁的感情。事业的一再溃败,是高峰难以言说的伤。半年前,他在北京和朋友合开的广告公司倒闭了,他千方百计筹钱,在沈阳开了一家高档酒楼。起初,因为高峰的名人效应,酒店的生意很好。随即,高峰把酒店的管理权全权交给了一个很信任的朋友。然而,一个深夜,朋友却携款潜逃,酒楼因为缺少资金周转而倒闭,高峰一夜之间背负了巨额债务。为东山再起,他又借债在北京开了一家文化公司,也生意惨淡。现在的他负债累累。如今的他,还拿什么来接受这样一份高贵的爱情呢?

: z; h/ K  N) L7 q, L0 e
在风雨中前行,为浪子安放一个家
  高峰的躲避,让范春玲也想了很多。最终,她坚定了自己的爱情,在外人的眼里,高峰确实是一个浪子,可是只有她知道,高峰有一颗异常柔软的心,正因为他的真性情,才让他在人生的道路上风雨飘摇。她要做的,就是给这个浪子安一个家,构建一个心灵的港湾,营造属于他们的幸福。范春玲意识到,要想让高峰接受自己,首先要帮他将事业理顺。
3 z' M  P( q# Q6 e/ N  一个月后,范春玲找到高峰,提出和他合股,一起经营公司。高峰不相信地说:“我那个公司要死不活,你投钱会打水漂,你不会傻到这种地步吧?”范春玲笑着说:“公司生意不好,是因为你不善于经营。而我已经在生意场上打拼多年,比你有经验,我相信我能让它起死回生。当然,如果赚钱了,我们得平分哦!”
( L; E3 w; p' N& m- a7 c  怕高峰拒绝,范春玲还摆出了“高姿态”:“至于我对你的感情,你不接受,我也不勉强了。我想通了,世界上比你好的男人多的是。你放心吧,我不傻,我是看准了你的公司赚钱的潜质,才打算投资的。” * J" V: D+ h  J* O4 [# c% H/ o0 ]
  听了范春玲的话,高峰果然打消了疑虑,他连连点头:“那当然,我听说了,你做生意很有一套。以后你是大股东,我是你的小伙计。”范春玲嫣然一笑,频频点头。此后,她拉着高峰,来到公司,进行了详细考察。一周后,她赶出一份计划书,放在了高峰的面前。高峰一下子傻眼了:计划书周正详细地将公司的整改计划、发展方向以及需要投入的资金和回收的期限都列得一清二楚,他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列过什么计划书,都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难怪自己会一直亏本呢。雷厉风行的范春玲将公司的权责很快理清,将每个部门的权责都打成文件层层下发。以前,高峰让自己的司机充当会计,导致各种账务纠葛不清。范春玲专门聘请了财会人员,将高峰公司一团糟的财务理得清清楚楚。在这样井井有条的打理中,高峰的公司日渐走上了轨道。生意上的好转,也重新激发了他的事业心,他凡事亲力亲为,不分昼夜地打理着公司。 + v( ]- B. k+ B4 _; W! M3 m- R7 l. d; N
  生意上成了最好的伙伴,范春玲又开始打理高峰的生活。一开始,高峰还百般抵触,但渐渐地,他却习惯了有范春玲在身边的日子,对她也越来越依赖,什么话都对她说,什么事儿都找她商量。 8 z, W" i' O3 U* E
  对于高峰来说,最大的隐痛,就是他和那英的过往,高兴判给了那英,她照顾得好,他十分放心。正因为如此,高峰更加对母子俩有愧。虽然经常去看望儿子,但潜意识里,他一直解不开过去的心结。
1 x- S/ Q9 i  K, f  2009年初的一天,范春玲替高峰买了一大堆玩具:“你多去看看孩子,尽做父亲的责任。”高峰低下了头:“高兴有他妈照顾,不需要我管……”一向好脾气的范春玲突然发火了,“妈妈照顾得再好,也要爸爸的爱……“范春玲的一席话让高峰半天没有说话,他一言不发转身离去。范春玲看着高峰的反应,也是感慨万千:她何尝不知道高峰一直回避着过往,要让他彻底获得新生,只有让他正视自己的伤口才行!此后一连几天,两人都没有再提看孩子的事。
5 {# q& s1 x' ~1 H  2009年6月28日,是父亲节。快到中午时,范春玲牵着高兴的手,出现在了高峰面前。望着孩子对自己依赖的眼神,望着范春玲鼓励的目光,高峰突然间释怀了,再大的愧疚,都赶不上点滴的弥补。自己要做的,就是要珍惜和孩子在一起的任何时间,给予他无尽的父爱和关怀。
( e6 K6 d9 I( n- o3 K  那天,高峰和儿子玩了整整一个下午。送走高兴后,他由衷地对范春玲说:“从前,我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学会担当,也是一种荣光和骄傲。谢谢你让我重生,也让我学会了承担。”看着高峰日渐成熟,范春玲含泪笑了:“我们,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高峰泪流满面,这个傻傻的女孩,守候的,正是他这一颗回归的浪子心啊!他伸出双臂,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范春玲幸福地笑着,经历了风风雨雨,她终于等来了花开的这一天。这个男人曾经像流星一样划亮了天空,在历经磨难之后,这份爱更坚固,更珍贵。 : a/ D7 O* G$ r$ E
  2010年春节,高峰带着范春玲,回到了沈阳老家,拜见双方的父母。两家的父母都被这份奇缘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切都是老样子,两人牵着手,回到曾经的母校,寻找着当年的足迹…… 4 i3 d2 I" T: \# S" q0 \
  2011年10月6日,在漫天飞舞的玫瑰花雨中,高峰在沈阳迎娶了自己的新娘。盛大的场面,众多的宾朋中,高峰仿佛失去了任何表述的能力,他只有含泪一遍遍在妻子耳边低语:谢谢你,让我获得新生。

$ W7 b; c! n/ A& y5 J1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4-23 18:17 , Processed in 0.23149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