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北美] 海外华人黑帮的前世今生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2-9-13 19:30:29 |阅读模式
在以前的移民潮中,坊间传说中的华人黑帮似乎已经纵横四海。然而,因难以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华人底层移民中的有组织犯罪行为,影响着海外华人整体形象。与此同时,以新的华人移民为代表,新一代华人也正在努力组织起来,以和前辈华人完全不同的方式,合法、现代、积极地参与公共事务,保护自身权益。

近期,中国警方远赴安哥拉,一举破获多起当地华人黑帮案件。此举为中国警方在非洲第一次进行跨国打击侵犯华人利益犯罪行为的活动,也让更多的国人认识了“福清帮”、“江苏帮”等海外华人帮派。

在一系列真假难辨的传言中,这些黑社会或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华人帮派早已“牛遍全球”,在当地留下了许多比黑帮片情节还要精彩的传奇。

2003年,美国国会图书馆下设的研究机构出台《中国跨国犯罪集团报告》,其中列出的华人黑帮组织包括:大圈帮、四海帮、14K、竹联帮、和字头、联字头等,其活动范围涵盖了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意大利官员已经放话,担心华人黑帮会打败意大利黑手党,或者展开合作。美国人的担心甚至更早。1984年,美国政府就预测,有一天美国黑社会将屈服于华人黑社会,渐渐成为华人黑帮的小弟。

在坊间传说中,华人黑帮似乎已经纵横四海。然而,因难以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华人底层移民中的有组织犯罪行为,确已影响着海外华人整体形象。

与此同时,以法国、美国的华人移民为代表,新一代华人也正在努力组织起来,以和前辈华人完全不同的方式,合法、现代、积极地参与公共事务,保护自身权益。

各国奋力打击

其实,在中国警方一举破获安哥拉黑帮案之前,打击本国华人黑帮就早已成为让各国警方头疼不已并下大决心根除的一大问题。

1994年,在日本东京歌舞伎町连续发生4起恶性杀人事件。其中最为骇人听闻的是7月18日,马来西亚国籍的七八个福建人冲进中国人开的卡拉OK店,用45厘米的“青龙刀”砍杀在店内打工的熊少鹏,几乎砍下了他的脑袋。熊少鹏是香港黑社会“14K”成员,同时又与上海帮、北京帮来往密切,因而惹怒了福建帮。

如此血腥的残杀令日本警方大为震惊。为此,1995年警方开展了大规模“净化环境作战”,严打各流氓帮派势力。

然而,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在日本传递时,在日的“福清帮”成员勇护圣火,博得了全球炎黄子孙的力挺与赞誉,一时为“华人黑帮”这个称谓注入了一丝积极因素。

与此同时,英国、瑞士、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各国也开始了对华人黑帮的打击行动。美国唐人街内外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帮派文化在这里悄然消失。

2002年,纽约唐人街第五区没有发生任何凶杀案。以前经常弹片横飞、发生流血冲突的战场,如今和时代广场一样安全;以前,这里的商户每年都要拿出几千美元上缴给黑帮作保护费,如今他们可以拿这些钱进行投资。

亨特学院亚裔美国人研究项目主任、《新唐人街》一书的作者彼得?孔说:“在黑帮全盛时期,他们出现在不同的大厦和赌场里,保护生意,到饭店里胡吃海塞却不付钱,但现在这一切都消失了。”

美国政府组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现已解散的“翡翠分队”,对唐人街帮派的消失起了关键作用。他们打击帮派活动,逮捕一些惯犯并把他们送进监狱。

1985年,美国政府历经10年调查后,采取了消灭唐人街华人黑帮的动作。

根据联邦政府的《欺诈影响和行贿受贿组织条例》,“幽灵阴影”的25名成员共犯有85种罪行,其中包括13种谋杀罪。最高领导人殷则单独犯有几十种罪行,其中包括两宗谋杀罪和7宗谋杀未遂罪。他因此被判15年监禁。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联邦政府沉重打击了唐人街的黑帮势力。但是由于新移民不断到来,执法人员还是担心黑帮的种子随时可能发芽。新移民在唐人街组建了新的帮会,其中布鲁克林区的“日落公园”和皇后区的“红脸”已渐成气候。

近几年,华人黑帮开始向非洲及欧洲更多国家扩张、并发展壮大。此次“安哥拉黑帮案”便是这一新趋势的典型。

去年,一个网络遍布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华人黑帮高利贷组织被曝光。葡萄牙《每日新闻报》报道称,该组织首领是一名44岁的杨姓男子,该男子是葡萄牙华人社会知名的高利贷老大,他在Famalico地区的Mirandela经营多家商店和一家餐馆。放贷对象一般是葡萄牙的华商,每月利息高达10%。

没有真正根基

类似于“福清帮”,同样以地名命名的华人帮派还有“青田帮”。来自浙江青田的华人黑帮组织,被认为是在意大利和黑手党分庭抗礼的主要力量。

不过,香港大学社会学教授Yiu Kong Chu认为,“他们和黑手党不完全是一回事”。

2010年,在调查取证了两年多之后,意大利警方于6月28日展开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打击华人黑帮的行动,突击搜查华人黑帮,最终逮捕了17名华人和7名意大利人,涉案金额达27亿欧元,罪行涉及吸毒贩毒、贩卖人口、卖淫、敲诈勒索、制造假货和组织非法劳工等。

欧洲媒体称此举打击了中国的“MAFIA”,而通常这个词指意大利的黑手党。

此次意大利打击华人黑帮的核心地区普拉托是欧洲服装加工中心。1990年代以来,来自青田的华人经过各种合法、非法渠道在那里定居。同时,他们也带来了不少犯罪行为。

“但是他们并没有成为像香港黑帮那样的组织严密的犯罪团体。”Yiu Kong Chu教授分析道。在欧洲媒体的报道中,没有出现关于意大利华人黑手党的任何细节,包括帮派的名称、大佬的姓名等等。

在日本也有类似情形。华人犯罪情况的确比较突出,也形成了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据日本警方的统计,外国国民在日本犯罪案件总数中,包括台湾和香港在内的中国国民犯罪率占总数的35%,比例最高;特别是在盗窃案中,华人犯罪超过总案件数的七成。

今年年初,日本警方破获了一个华人犯罪组织,他们甚至雇用日本人,进行高科技的盗窃贩毒。

长期研究华人黑帮的陈国霖教授说,日本东京警视厅曾说当地的华人黑帮很厉害,并向他出示了一张当地华人黑帮的组织图。“我数了一下,图上总共17个人。山口组有几千人几万人呢,而17个华人黑帮分子就把东京吃下来了?我不相信。”他说。

“在歌舞伎町这种游人如织的不夜城,作为男人挥霍、女人敛财的黄金地,没有黑社会这张网,岂不更加乱套?”日本暴力团成员、中国残留孤儿山本浩男如是说。

20多年前随父母返回日本的山本浩男有日本国籍,能说流利的中国话,目前充当“调节”日中黑社会间矛盾的角色。据他了解,所谓的华人黑社会组织,其实就是一些同乡帮派,如上海帮、福建帮、北京帮、东北帮等,这些帮派在歌舞伎町并没有真正打下根基,属于散兵游勇。

真正控制掌握着歌舞伎町命脉的,依然是日本黑社会的暴力团组织,其中有住吉会、极东会、山口组、千叶联合等。住吉会作为“地头蛇”历史最长,势力最大,至于山口组其主要地盘在大阪,这里算浅插一脚。

唐人街的黑帮

时间回溯到1978年8月29日夜。一名23岁的华人青年倒在纽约唐人街中心地带,他倒卧的位置就在唐人街第五区警察局的旁边。这位青年身材瘦长、穿着整齐,鲜血从他的头部和肩膀等中弹的伤口处流出来。

此人就是纽约唐人街著名的帮派组织“幽灵阴影(Ghost Shadows)”的创建者殷,他对于纽约唐人街帮派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后被判监禁15年。

当一切都成过去,现为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的他对《纽约时报》记者讲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但要求隐去名字。

上世纪六十年代,唐人街的第一批黑帮组织成立了,创立者们是那些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他们当时的目标是对抗非亚裔人的攻击,很少对本民族人下手。

唐人街的黑帮成员走在大街上,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他们穿着黑色的紧身牛仔裤,露着脚踝,脚上穿的是白色的帆布鞋,短短的头发根根上翘,有时候染得油光发亮,随身还带着BP机。有些人则喜欢穿黑色尼龙夹克,后背上画着彩色的龙。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一批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简称FOB)到来,殷就是其中一员。

1966年,殷跟着父母移民到了纽约的下曼哈顿地区,当时的唐人街到处是贫民窟,殷和父母居住在破旧的公寓里,父母辛苦谋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殷不得不学会自己谋生。他不会英语,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几乎没有找到工作的机会,因此只有合伙犯罪。

他操着不太流利的英文说:“我是不得已陷入这种状况的。”

15岁时,殷开始在社区游荡,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他身材颀长、面容清秀,看起来像个男模特。独具魅力的笑容和彬彬有礼的举止,使他很自然地成了唐人街那些叛逆年轻人的领导者。

当时唐人街有5个帮派:成业、梁山、飞龙、白鹰和黑鹰。起初,他们共同成长,彼此之间和平相处,各帮派人数不多。但不久之后,各帮派开始划分势力范围,每个帮派各占一块根据地,地盘大小肥瘦导致收入不等,相互之间便抢夺领地,“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殷不甘心在别人手下做小喽罗,因此创建了自己的帮会。

根据1985年美国联邦法院控告他的材料,殷创办的帮会叫“幽灵阴影”,他担任头目。该组织在唐人街为非作歹长达20年。殷当时在黑帮中的地位之高,无人可以替代,直到现在,有些人仍把他的事当作传奇来讲述。

“幽灵阴影”在刚刚创建时,既没有什么名声,也没有任何领地。殷把眼光放到了摩特街——唐人街的精神中心。

摩特街本是“白鹰”的势力范围,殷知道,不干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恐怕难以征服“白鹰”,于是殷和他的“幽灵阴影”开始行动起来,制造了几十起惊人血案,包括谋杀“白鹰”成员、携带武器抢劫当地一家报社等。

在逐步获得声望的同时,也掀开了唐人街血腥历史的新篇章。

夺取摩特街的控制权,除了需要战斗,还需要名为“安梁”的当地华人商会的认可。这个商会成立于1893年,表面上是一个合法的商业组织,是一个商业共同体,一个扶助新移民的慈善机构,甚至一个提供贷款的公司,但实际上它是当地最大的一个“堂口”,是那些帮派的智囊。

1974年,“安梁”和“白鹰”关系恶化,于是“安梁”伙同拥有200名成员的“幽灵阴影”干掉了“白鹰”。那是一场迅速完成的血战,从此“幽灵阴影”获得了摩特街的控制权。

在唐人街“黑帮文化”逐渐消失的今天,一名前黑帮成员追忆道:“那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记住。黑帮是唐人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起源于自我保护

海外华人黑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0年。而160多年来,华人黑帮也经历了三个主要的发展时期。

1850年,第一批华人移民美国。当时美国主流社会很难顾及到华人的权益,华人只能成立堂口,自我保护。

据美国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教授陈国霖介绍,当时的堂口不太可能得到美国政府的赞助,因此社团必须找到经费的来源,最好的财源就是赌场、鸦片馆、妓院。随即他们又产生了利益冲突,抢地盘、堂口之间械斗,逐渐具备了华人帮派的雏形。

1940年代中后期开始,中国南方及香港地区再次大规模向海外移民,他们成为唐人街的新主力。有些年轻的新移民随即加入了当地的堂口,完成堂口与帮派的结合。

源于潮汕地区的三合会各派系也混杂其中,在海外扩大自己的地盘。在清末时,部分洪门弟子改为支持共和运动,孙中山、秋瑾均与洪门有紧密关系。 1949年后,洪门弟子转移到香港,创立“三合会”,逐渐成为以黄、赌、毒为主的犯罪团伙,底下又分出新义安、14K以及诸多“和字头”组织。

同一时期,和国民党一起退到台湾的外省年轻人创立竹联帮、四海帮等黑道帮派。

港台的帮派,随两地居民移民海外,开始在全世界扩充地盘。“1960年代,很多香港青少年来到美国唐人街。部分人因为语言不通,也缺乏当地人的朋友,就退学,拉帮结伙在社区里面闹事。而堂口就把这些青少年团体拉进来,扩大自己的势力。比如当时的堂口‘东安公所’就和‘东安帮’结合在一起了,福建同乡会有了‘福清帮’,这都是一个堂口和一个帮派的结合。”陈国霖教授说。

1980年代后,中国改革开放,国门逐渐打开,浙江、福建、广东等地移民成风。据英国《英中时报》主编叶声介绍:“他们把国内的黑社会结构、运作方式都带了过来,包括历史上比较大的传统团体。而新移民的帮派等新势力兴起,又引发了抢地盘等新冲突。”

在美国,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的长乐人一直被视为华人中的异类,“长乐帮”也一度被美国人民所害怕。

长乐隶属福州,迄今县史1378年,东濒东海,西临闽江,是国务院早期批准的沿海开放县市之一,总人口68万,海外侨胞30多万。纽约与长乐关系密切,纽约市皇后区公共图书馆所公布的《纽约移民人口报告》称,保守估计,至少有20万长乐人生活在纽约。

从鸦片战争至今,福建赴美者一直没有间断。其中,长乐人以偷渡的方式到美国,经历重重磨难后,先有一批成功者,再一带十、十带百,成为闻名美国的“长乐帮”。

偷渡或者通过在美国的亲戚移民而来的长乐人,成功登陆后,集中流向纽约唐人街。通过自身艰苦的努力,福建新移民逐渐取代广东移民,成为纽约最大的华裔移民群体。这其中亦有不务正业者,闻名远近的黑社会组织“福建青年帮”(简称“福青帮”,后亦被称为“福清帮”)的成员多数即为长乐人。他们绑架、敲诈勒索,组织毒品、走私和偷渡等买卖。

被边缘的身份

某种程度上,华人社区被华人们看做自我保护的方式。比如在东京的新宿,中国人开店,常有日本黑社会收保护费,而中国业主拒绝缴纳,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在日本的华人黑社会组织来保护自己。

但在当地人看来,唐人街总是一个神秘的世界。“很多外国人,突然间看到这么多中国人来了,他们也很紧张,他们会想,会不会是黑社会啊,是不是偷渡客啊。”陈国霖说,“他们不了解唐人街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华人黑手党”这个词,从1990年代末开始,在法国媒体上频繁出现。而在几位长期居住法国的华人看来,这正是由于法国媒体对华人社会了解甚少,只能通过极其有限的信息出口(例如一些帮华人申请居留权的法国律师)了解,由于信息传播失真和个别人故意夸大,逐渐形成了这样的概念。

但是另一方面,大量华人非法移民的存在,也导致他们只能通过参与非法的地下活动谋生。

1990年代初,第一个中国人在意大利的普拉托定居,而在2010年6月底意大利警方实施打击华人黑帮行动时,官方统计称当地4.5万华人中拥有合法身份的只有1万人。

一位旅居法国的华人说,就他所知,就有“几十甚至是上百的国内的刑事犯罪分子偷渡西欧”,而欧洲相对宽松的法律环境令他们“似乎找到了新天地”,很快拉帮结派,“而在中国所欠人命的多少,成为他们的资本,决定坐次的分排”。

少数人损坏了华人的整体形象,以至于现在意大利政府不允许成立中国街,一名意大利警察给陈国霖教授的解释是,“只要你们中国人聚集在一起,就会有中国黑社会”。

同样的,当东京的池袋地区计划成立新唐人街时,也遭到了当地政府、民众和媒体的一致反对。在日华人李小牧对媒体说,“中国人想团结起来,本来是好事,但被人家抓住了不少辫子。中国人针对自己同胞的伤人、绑架都有发生。包括在1994年夏天在歌舞伎町发生4起中国人自相残杀事件,而且每次都死了人。”

这种主动或被动的区隔,令唐人街往往成为华人与当地社会的边界。华人不容易融入当地社会,在唐人街内以老乡会、社团的方式实施自治。缺乏当地公共资源的支持,加上大量底层移民的涌入,又使唐人街成为犯罪活动的温床。社团与犯罪结合,形成帮派。

尤其是近年来,欧美经济衰退,大量华人新移民找不到工作,终日闲逛。他们为偷渡欠下了巨额债务,恶劣的务工环境让他们愈觉前途无望,于是更加被当地社会边缘化,滋生出犯罪行为。

“但无论如何,中国人在国外毕竟只是‘客人’,寄人篱下,他们的势力是不太可能扩大到能与当地黑帮分庭抗礼的,即便要合作,华人黑帮也没什么要价的资本。”陈国霖说。

但多数新移民安分守己。研究亚裔问题的陈先生说:“新移民们更愿意学习,而不愿意卷入帮会活动当中。”更多的移民子女,把视线放到了唐人街以外,希望走出去过上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就连以前的帮派成员,也不愿意回到自己的老社区。
27岁的劳伦斯?吴说:“我这些日子很少回唐人街。”他以前在帮会做事,后来拿到了皇后区一所学院的学位,当过《哥伦比亚法律评论》的主编,现在一家大公司从事法律工作。作者:高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4-20 17:04 , Processed in 0.0818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