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其它类] 舞台、道具、服装和演员的趣事、窘事(图)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3-6-16 09:44:19 |阅读模式
英国皇家剧院演出《王子复仇记》,某场演出,道具人员疏忽检查,王子的佩剑没扣实,当他向皇后、继父行礼时,剑脱销,剑把跌出来,碰到地上,原本洒脱的王子,慌忙将剑塞回剑销。。。道具管理员事后向“王子”道歉,因为影响了他正常的演出--谁知导演叫道具员今后演出---照样“出错”--因为,无意间他发现王子的剑出销、落地、又塞回去。。。正符合他不满母亲再婚、对后父的质疑、心不在焉的内心戏。。。

道具管理千万不能小看。

前些年,日本电视剧拍摄中,某演员没用道具员提供的道具武士刀,用了自己带来的开过刀封的真武士刀---却没有和任何人说明,与他对打的演员像平时一样以为对方用的是道具刀--结果,被他砍死!此事震惊全日本--因为对方是大牌巨星胜新太郎的儿子,持娇撒野;也因为道具员监督不够。

好莱坞名言:再好的演出,也不值得用生命取代。

舞台演出也一样,安全至上,要防止万无一失。

《西太后》剧中也有砍头大刀,演员是高过六尺的黑人兄弟--(见图)


这把砍刀看来还有点分量、寒意和杀气吧?虽然用的是纸板、胶布、胶纸和油漆--不过刀心却是一把真的日本武士刀--木做的,因为练习用的木质武士刀,重量基本和真的一样---那是我儿子中学时候的玩具,这回捐献出来了。

舞台表演,主要靠的是平时的培养和训练,有时,也靠临场的发挥,往往还是对演员的某种考验。

十年前,因老演员临时有事,一时找不到新人,我被陈导演“逼上梁山”---在外百老汇小剧场客串演出《庄子试妻》中的庄子,某晚演出,我平时绑得好好的外套,回到“家”里,温柔的“爱妻”就上来帮我解开,宽衣、入座。。。然而,那晚,不知是我绑错了,还是“爱妻”她解错了--衣带打了死结,原本三秒的动作,九秒还没做好。。。我俩的对白已经讲完。。。好在演庄子妻子的演员很有经验,她不慌不忙地、温柔地自说自话,加了对白:“噫---这结怎么打不开呢?”“妻子”聪明又镇静--”丈夫“我自然也不能苯拙慌张了--于是,我接着说:夫人,由我自己来吧----我侧身用阴力猛地扯断了衣带--接着,“夫人”就顺着帮我宽衣了。。。

不要轻视服装制作,一针一线,有关演出效果。

多年前,参加北京舞蹈节,美丽的蒙古姑娘欢快得翩翩起舞中,小背心胸口的纽扣爆开了两颗!也许是针线松旧了。。。露出了她丰满的肉色的内衣,在群舞中,她突然成了焦点,还好,那晚不是正式演出,是庆功宴的即兴节目,她有着专业的精神和少数民族奔放的个性,敞开着小背心,照样跳得不亦乐乎。。。

而我们香港舞蹈团演出的《黄土地》可惨了,也因为我设计衣服纽扣没钉实,男演员唯一的服装--小背心在跳跃中脱开了,掉在舞台上--他成了半裸的演员--还好,是男演员。。。而原先设计的舞蹈动作中,根本没时间让他去捡回那件小背心。

舞台不同电影,所有的道具服装和布景--都要符合舞台的特殊要求,比方说火--如果用真火,真烟---当然可以,不过,要惊动消防队、买特种防火保险----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我们《西太后》小剧团、小剧场、小制作---只能用假火---那盏烧咸丰皇帝遗昭的煤油灯----在黑暗中,一出场就十分抢眼,我用了干电池的小火炬改装成皇家宫灯,初演那晚,宫女拿出来时,居然伸手到灯罩里拨弄“火”头-----因为那团”火“是由一块小小的丝绸被小电风扇吹起,在灯光下闪动,“火头”几可乱真----既然乱”真“--在观众面前怎能伸手进”火“里?--之前,我提醒过她,必须出来前摆弄好“火头”--宫女记住了,“东太后”却忘记了---某晚,舞台经验丰富的“东太后”在演出中,将咸丰“遗诏”丢进灯火里----居然还伸手进灯罩去悉心拨弄“火”中的遗诏。。。观众看来,“东太后”突然成了练过“红沙掌”的女超人了。。。


请留意这位宫女手持的宫灯---

它化了我最多心思,因为,这件道具和戏分密切有关。导演原先的剧本说,宫女听说西太后身边的太监安德海被同治皇帝处死了--这位规规矩矩持灯的宫女情不自禁地松手--跌烂了宫灯---泄露了她与安德海的私情--于是,激怒了西太后叫人拖出去。。。

我不能制作十八盏灯--供每场砸烂一盏,假火的宫灯跌地效果更假、音响也乱。。。于是,我与导演商量--是否将戏改成原先安安静静的宫女慌张中将稳稳的宫灯震得摇摇晃晃--我只要做一盏宫灯,但是,导演的原意并没有改变。导演接受了我的建议--我用烛灯改成小电筒灯,长长的灯杆藏起电池还显得典雅、便于震动,灯下加了金色的垂,不仅仅为了美观,更为了观众远距离都可以看到宫灯随着剧情---明显得由静态变为震动。。。造价不足四十元。
舞台演员,投入演戏,再有经验,偶然也会出神、忘戏、出丑--关键看如何搭救了。

西太后垂帘听政,大发脾气,将不喜欢的奏折丢在地上--命大臣们重写!--我专门设计制作了双开、硬面的“奏折”--抛在地上,不会散开,方便收拾--谁知道,那一天,西太拿错了“奏折”--一抛出去---哗啦啦一长叠--那是开场时,咸丰皇帝批得很累很累的长“奏折”呀。。。。接着上台的宫女们,各自忙着讲自己的对白,脚下将白白、长长的像风琴一般的“奏折”踢来踢去--正惨不忍睹时--一位聪明的宫女收拾起来,加了对白--“这是什么呀--呀,原来是。。。”接上了她自己的对白。谢幕后,初次登台的她还问我临时处理对不对-----我简直想亲她一下了!--不仅仅因为她是小美女。。。

因为老道具员临时有事,今年不干了。导演便将道具制作都交了给我--之前,来了一位年轻的黑美女,刚从设计学校毕业--可是,清宫的道具,等我设计、解释、陪她买材料,监督制作----还不如我自己做来的简单快捷--还省钱--那是关键--谁叫我与导演有三十年交情呢。

舞台剧,除了演技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看来价值千万、镶满珠宝、金光闪闪的金如意---材料费不能超过四十美元,否则,放在各式人等走动的后台,可能不翼而飞了。

欧洲古董伸缩单镜望远镜,若是真的--我都想拥有一个,我用两个不同大小的纸筒合成,包上金铜纸,带上盖---费用不足20元。

古董羽毛笔,若是真的,演出几场,毛都会掉光了---而且,价格不便宜,于是,我做了演出五十场都不会损坏,即使“不翼而飞”我也不会心疼--而且十分钟可以再制作一枝舞台上“可以乱真”的羽毛笔--用的是汽水吸管和白胶布---材料费不足五毛。



(皇帝老师向同治摆弄我做的“洋玩艺”)

舞台剧,其实,玩的是心跳--有心脏病者,不太适合。

某晚,“小皇帝”因为天气热、又因为紧张过度,突然鼻血不止,首次出场,捂着鼻子--还好,与六岁的皇帝战战兢兢、哭哭啼啼也算吻合。

某晚,诊妃落井后--居然手掌在井边搭了一把---因为抱她的演员站偏了位置--看得我心惊胆跳----谢幕后,马上去后台太看她手是否受伤?--不过--那一霎间,倒是增加了珍妃“垂死挣扎”的悲惨气氛 。

有心的朋友拿着场刊问我,在我的名字上有“技术总监”的衔头,有什么名堂?
其实,你也许已经看到了--那就是舞台演出中“打杂”的美称--而已。
小到木台、梯阶的钉子松了--大到舞台、灯光、服装、道具等等--除了导演部分。

某晚演出,有三十年舞台工作经验的我--居然也被服装人员“玩心跳”了-----

演出前半小时,对我说某演员的服装还没到--那是三天前我叫她加工修理--她说拿回家做---其实,现场十分钟就能处理完毕。她说两天找不到修服装的人(她的朋友)--我问,你来剧场能找到她么?

开场前十五分钟,修理服装的人来了--她居然说忘了在法拉盛!即使飞快驶车来回,起码也要一个多小时----这时,我压抑着火气--冷冷地问她--你来干什么?她还居然开口问我借钱--说搭车去取。我看了她一眼---没出声,就走开了。。。她不知道,三分钟之前,导演和我已经决定用其它方法救场了--还好,我们合作了三十年,还好,我俩都没心脏病---不过,对那位演员,我有点抱歉--虽然,我的出发点是为他的舞台形象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11-18 03:12 , Processed in 0.11214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