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留学故事] 加国大学里的混血女生:我为何不睡白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31 21: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Q4 m2 C" q6 t4 f! Q" T   俗话说:什么事儿都得有代价。然而,作为这个城市【1】里不多见的有色女子之一,在我,什么事儿都和种族有关。! M2 V" F/ h+ L5 z/ x


0 A* [# [9 ^7 P" Y& M

' x. D3 L1 Q3 P2 k   我来自多伦多,现在住在一个白人为主的城市。不是我选择住在这个城市,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读大学。当我刚刚抵达这个城市的时候,我以为人们会非常地歧视我,而我会被同龄人排斥和冷落。结果,事实恰恰相反。

5 Q. U" R( Q. |' E* l" P% E$ T! j7 \4 H& |( Z9 `1 g E+ R/ E# U, F
1 R( M! Y% _' L" s7 l; w' W, n% { $ t& d7 m, P; E& g7 `
0 o4 M5 z! t) r, I/ X1 y ) U8 u! u! P( K/ t+ s; |
- I! L. Y8 N& a% p% [+ N0 O
$ M( S2 W& f& a6 Q4 g& m


% G* b- d8 V7 n

, h6 N Q" R- J: E$ {   除了傲慢的态度(这我可以打保票)外,我走到哪里都是白人的欲望玩物(重点在于玩物)。不仅仅是白人,也包括我遇到的所有其他种族的男人。但是白人对于我的存在似乎最为神魂颠倒。然而起初的爱慕和膨胀的自我很快就平息下来了,我意识到:这些男子被我吸引不仅仅因为我“漂亮的脸蛋”,而是因为我,作为一个白人堆里有数的有色女子之一,被物化、异国情调化、以及性感化的结果。我觉得孤零零的。更要命的是,我对自己感到恶心。2 v, q( J- n9 `0 Y) _" U


0 m" F# m3 d6 W

9 @# P6 s0 A; J, H( w0 W* k( u   女权主义者、社会活动家、非裔美国人贝尔·胡克思【2】把这种对于“他者化了的”身体的吸引力称之为“吞食他者”。 这是一种白人与媒体对有色女子(特别是黑人女子)身体歧视性的看法。有色人的身体被模式化为一切与白种女人身体不同的东西:她不是“纯洁的”、“美丽的”、或“温顺的”。相反,她的身体代表了反叛、黑暗、诱惑、邪恶,以及高度的性感。这种有害的形象在白人心里激起欲望与冒险的冲动——一种征服她的身体的欲望——把她的身体“吞食掉”,且利用它了解他自己。 4 M' ~1 @- x, l; g0 }# \


" ^4 ~+ q$ C8 N% N: t

# ~+ R1 M4 Y- E   通过和有色女子发生性关系,白人男子超越了自己的“白人性”和单纯,进入更为有经验的、更危险的领域。不夸张地说,通过她的身体,他了解到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在他的朋友当中,他首先跨过边界冒险进入黑色领域。但是在“消费”她数次之后,就像吃东西过量一样,他会感到厌烦和排斥,就把她吐出来了。# @5 E$ S& Q- S4 d, z+ u: E


. U' t, g( Z3 [" d- |

) m+ ^$ y6 o W, P3 B. ^8 t   我发现胡克思的理论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当我试图理解我身体的变化以及别人如何看待它的时候,胡克思出现了。特别是当我发现和我交往的那家伙有一个白人女友,他和我发生关系的目的是最终实现他和黑人女孩发生关系的狂想(作为他的第一个黑人女孩,我是不是很幸运呢?)。作为混血女孩,我觉得不爽的是:人们根据肤色或者把我视为“黑人”,或者把我看作热带地方、异国情调的人。他们总是把我看作其中一种。我越来越厌烦在酒吧里碰到的白种男人,他们想要搭讪的说辞,不是“你是天使吗?因为你看起来像仙女下凡。”,就是“我喜欢黑人。知道吗,我有许多黑人朋友。现在,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3 r' E2 o0 \' d3 A


& m# q) h5 I) j2 p+ g: t4 S. Z7 d1 Z

1 B/ d3 k8 A9 ?& e$ L   有的时候白人过来搭讪的感觉更像是一声兴奋的尖叫:你见到一个眼睛白多黑少的呆子,双手颤抖着,不知道要怎样把手放在我的臀部上,口里喊道,“我从未和黑人女孩跳过舞!”,看我的眼神就像瑞士木屋(Swiss Chalet)餐馆里一个饥饿的人盯着一份四分之一(黑色)鸡肉套餐那样。如果我穿上豹纹装,情况更糟。我的肤色以及混合的文化传统给我打上了我不喜欢的标签:那个酒吧里的“黑”女孩,那个公共汽车上的“小岛女孩”。没有人知道我到底是怎样的,我立即被分配了一个模式化的类别,既把我和他人区别开来,也把我神秘化。我一直是那个女孩,而不只是一个女孩。 $ m- D( |# W8 M: ?( X9 N


! v# v6 p* ?. I% d7 ~ a0 d' ~5 B, \

6 }* F+ b" w; u1 i/ n/ H   经过几个月的自怨自艾、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很脏、想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之后,我最终开始认清在我周围发生的一切。在一个白人为主的城市里,作为少数族裔女子的我被异国情调化了。在一个相当“无色”的城市里,我是一份热辣的“有色”商品;因为这里没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这种把女性异国情调化的做法源于被种族化了的女人不带有“白人”的特征、不遵循“白人”的文化。 " @; l) P1 b3 A


Y2 U! W; q) }! z, Z/ L

. s7 b. ~' }5 w, |4 [& I$ _3 D! n   这不是一种恭维;因为就和色情化一样,异国情调化把女性的身体性感化、物化和种族化,把它挤压进一个紧密的空间里,在那里性欲亢进的、原始的、危险的、有诱惑力的以及差异性的特性都被强加在我们身上。正如胡克思提醒我们的,对于非种族化的主体而言,异国情调化那些种族化了的身体是他们认识自己的一种方式。通过把有色女子定义为有差异的,白人男子得以保持种族和性别上的优越地位,与此同时把有色女子边缘化、性欲化和非人化。 , f% a7 {) k. q7 d0 O1 \% F* v


- z! F% j5 n$ b* Z$ b" a/ _

) j0 E* O% }: J$ m; }3 O+ v   这不是说我就变成了躲在阁楼上混血的疯女人,把所有白人男子一竿子打翻。也不是说其他种族的男子就不会这样。我只是还没有找到跨种族的、不把我的差异放在重要位置上的男女关系。我还没有找到一个不是想利用我、想看看睡了我是否自己会变成新人的男子,或者一个见到我时不把可怜的那句“我喜欢黑人”挂在嘴边的男子。) | }$ |- \9 X( K! y: P' J+ t


/ U( N. B r5 l

/ L! |8 G! l" M( ?4 k+ E   也许我只是找错地方了。但是我谈的比我的肤色和人们对它的反应更为深层的东西;我说的是特权、种族主义、殖民主义——那些权力体系和等级机构。是它们允许有色女子被异国情调化和他者化,允许她们被视为性感玩物和动物(而不是人类),允许她们被白种男人视为廉价的领地、变成征服的猎物。在我找到我的那个他且恢复对白人男子的信任之前,我拒绝让自己再一次成为某人待办事项列表上的一个勾。虽然也许我会错过些机会,但是最终掌握方向盘的感觉很好。我感觉好极了。 ; G2 o: b3 f, X* K: O2 {


! o% w7 T8 @' R

* o2 N1 A+ l# t9 R2 n9 p   {原文作者:易特丽?马蒂斯,原文发表于郝芬顿邮报网站}$ n+ w5 e- S- a


8 k: G# W# g" `, X& i+ q         译文:http://blog.creaders.net/broadsky/user_blog_diary.php?did=155667 + [! p( Q: C' e6 `# m) E

& {( U' G4 f! T, \, j8 a- P+ g) B O   【译注】 8 h; n: @( r7 P9 H2 h6 h7 v


8 y% ]+ X% L Y& _/ o

9 l- y6 Z: f, h   1. 这个城市应该是安大略省的伦敦市,作者是西安大略大学的学生,西安大略大学就在伦敦市。 2 C3 j) |, S- Y


8 x0 j/ C) R( m; a, |8 y

* B2 g, A( p: w   2. 贝尔·胡克思(bell hooks)原名格洛丽亚?让?沃特金斯(Gloria Jean Watkins,生于1952年), 贝尔·胡克思是她的笔名(故意不大写)。她是美国女权主义者、社会活动家、作家。(作者:南山子)9 N# w& ^! Z3 i) a


* p, ^8 U9 u5 c( }" X: 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8-19 00:28 , Processed in 0.10494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