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站在杏林的边上——我眼中的中医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3-11-6 12:16:59 |阅读模式
.

站在杏林的边上——我眼中的中医

城里大腕儿小艾妈妈说起小艾姥姥妙手回春,用传统医学的手段救人一命的故事。读后在佩服艾姥姥的医术之余,也让我想到自己。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中医中药也曾救过我的命。咱不像小艾妈妈那样出身于中医世家,但作为曾受惠于中医的患者,也想站在杏林的边上说一点自己对中医的粗浅认识。笔者自知对中医了解有限,贻笑大方之处一定不少,自己这里先把台阶给找好。

 
  中医救我命

父母在我一岁多的时候被下放到距城里几十公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上工作。我那时得了一场病,高烧持续近十天不退。尽管每天去医院打吊瓶,打抗生素,吃退烧药,但是一直不见好,反而越烧越厉害。母亲说我那时好几天不睁眼,滴米未进,发烧已经到了浑身青紫,只有吭哧坑哧的出气却没有进气的地步,她真的以为我已经没救。那天晚母亲上除了哭,还是哭,最后差不多是哭天怆地了。母亲的哭声惊动了邻居蔡阿姨,蔡阿姨是当地人,看到发生的情形,当即就告诉母亲说当地有个“四类分子”,是个中医,医术不错,她马上去请这位支姓中医来给孩子看病。

中医来后把脉问诊,说要尽快找到“安宫牛黄丸”给孩子服用。大晚上的上哪找呢?支先生说镇上某某人家可能会有。母亲在这小镇上不认识几个人,还是热心的蔡阿姨,自告奋勇地帮忙去借药。药借来之后,母亲按支先生的吩咐给我服用,这安宫牛黄丸真的是“灵丹”,服后没多久,我就不“吭哧”了,母亲说她一夜没睡,看着我渐渐好转。第二天天还没亮,支先生又到我家来看我的病情,把脉之后告诉母亲,我的高烧已退,没有大碍了。

母亲后来托人专门从医药公司买了两粒安宫牛黄丸,一粒还给人家,一粒留在家里,作为我的保命仙丹一直保存到我成人之后,几年前才转赠给一位脑部受伤的重症患者。

每次母亲说到我的这个大难不死的故事,总是深深地感恩。母亲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支先生因为成份的问题,那时是在当地的农场改造,是不允许行医的。支先生给我看病是在晚上,而且天不亮就又来我家查看病人的病情,这样的为病人所想所急的悬壶济世颇令人感动。

 见识名中医

母亲五十多岁时做过一次外科手术,手术之后内分泌失调。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发胖浮肿,而且有很多身体的不适。医生给她开过一些西药,服后都没有什么效果。后来哥哥把母亲带到国家级名中医何子淮那里,何老先生问诊后,只开了几付药,母亲服用后,其症状就很快就得到改善。

哥哥说他带母亲去见何老先生时,何老先生一边把脉,一边问我母亲生育过几个孩子。哥哥替我母亲回答:“三个,我们家兄妹三人。”何先生听后,直摇头,说:“不对,肯定不止三个。 ”母亲更正说何先生说得没错,哥哥下面确实有个孩子,出生后就夭折了。

只通过搭脉,就能准确地判断一个女人的生育历史,见识到这样的中医,我和哥哥真的只有惊叹和称奇了。

 

中医是否科学

记得小时候,好像周围的邻居每家都有熬中药的罐子,我们还把身体不好的一类人叫“药罐子”。夏天里如果有个头疼脑热,肠胃不舒服,服用十滴水,藿香正气之类的,立马就见效。中医中药的治病功效是毋庸置疑的。有位批评中医的院士,说自己的父亲就是迷信中医,拒绝西医,得了伤寒不治身亡,因此觉得中医误人。其实每个行业的执业者水平都会良莠不齐,既然有妙手回春,医术精湛的神医,也就会有医术不精的庸医。庸医误人,不管中医西医都一样。而且相信中医,也不等于排斥西医。

有人说中医的理论不科学,理由之一是中医的科学地位不受西方科学界的认可,而科学研究的是普适的自然规律,它没有国界,不具有民族性,不被广泛认可就不是科学。不知“受西方科学界”的认可需要怎样的认证方式,据我所知,针灸治疗是包含在我们这所北美大学所有雇员的的医疗保险里的。我在当地的英文报纸上,也曾看到西人医师对中药使用的肯定和介绍。

我所在的研究中心的前任主任是心脏移植方面的病理学家,土生土长的西人,每每说到器官移植的历史,他说鼻祖是中国的扁鹊。他在离任前给中心的员工总结他几十年的研究心得,结论是一定要有整体的眼光来做医学研究,因为生命是一个有机体,心脏和肺的功能紧密相连,和其他的脏器也有很多联系,在这方面中国的传统医学有值得借鉴的地方。一个西人医生都能这样看待中医,联系到一些国人对中医的否定,只有感叹了。

 

理想的中医

几年前看章诒和写的《伶人往事》,作者慨叹中国传统戏曲的式微。以前的戏曲艺人很小的时候就学戏,在戏班学戏很辛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师傅一对一地教徒,一招一式地说戏。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是一点不夸张的。就是一些跑龙套的翻跟头的水平,都可以上如今的“中国达人秀”的。经过数年艰苦磨练出来的戏曲艺人,其舞台功力不是现在戏曲学校本科四年毕业就演戏的演员所能比的。 以致章诒和感叹当代的戏曲界不可能再有京剧四大名旦那样的大师。

说杏林扯到梨园好像扯远了,赶紧回到正题。由伶人联想到中医,民间师承曾经也是中医主要的传承方式。不少名医都是世家出生,像前面提到的何氏女科何子淮,其祖父何九香,是清代名医钱宝灿的弟子,第二代传人父亲何稚香,是民国时期名中医,到了何子淮是第三代。可以想见这些人家学渊源,自幼就开始学习中医。对中医这样一门实践性极强的学科,自然是越早有临床经验越好,见的病例越多越好。有道是“纸上得来终觉浅,少壮功夫老使成”。这样厚理论重实践出来的中医的医术,也绝非现在上了四年中医大学本科毕业的中医师所能比。

有的人动辄以“科学”的标准置疑中医,好像只有西医才算科学。现代物理学,生物学,化学在现代医学上有广泛的应用, 中医也完全可以把这些现代的诊疗手段纳入其系统中。世上只有好的医学和不好的医学,人们能把中医西医包括世界上其它医学的合理成份拿出来,就是造福人类。


 结后语

上周跟贴小艾妈妈说我有中医救命的经历,艾妈回帖郑重批示:“赶紧写汇报总结”。茶轩大碗儿的批示当然要执行。艾妈还希望我的汇报能 “让笃信西医的人见识一下中医药的博大精深”,我自知我的汇报没能体现这一点。那首印尼名歌怎么唱来着? “艾呀妈妈,你可不要对我生气”,事实胜于雄辩,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早就是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说与不说,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改变这个不争的事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18 13:55 , Processed in 0.08102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