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国民党将领张辉瓒被处决内幕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3-12-2 23:20:50 |阅读模式
年春,毛泽东在宁都黄陂村挥笔写下在第一次反围剿胜利之后,做词《渔家傲•反第一大“围剿”》:“万木霜天红烂漫,天边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在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毛主席《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词的广为传诵,使张辉瓒成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名字。有学者认为,这首《渔家傲》中,“前头 捉了张辉瓒”一句太过直白,简直就是以口语入词,为作词家所讳。但也许正是因为直白,才容易被文化水平不高的根据地群众所传唱。

另外,它也 反映了毛泽东打了胜仗以后,写作此词时的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心情,凡伟人兴致所至,皆可入诗。34年之后的1965年年秋,毛泽东又写了一首词,名叫《念 奴娇•鸟儿问答》,词中竟有“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的句子,恣肆若此,恐非常人所能揣度。

据中共党史和军史专家考证,毛泽东的这首词,创造了几个第一:

张辉瓒是红军在江西第一次俘虏国民党将军,而且张辉瓒被俘时军衔为中将师长,也是在江西俘获的国民党最高级别的将领。

这是第一次以国民党将领的名字入诗词,在以后的战争中,被捉的国民党将领有的职务和军衔都高于张辉瓒,却也无缘享受此“殊荣”。

张辉瓒是被共产党俘虏以后,又被杀死的第一个国民党高级将领,似有违于共产党“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政策;在此之后,即使被共产党定为“战犯”级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亦未见有被处死者,往往关一段时间后特赦。

毛泽东亲自指挥的大规模歼灭战。之后,毛泽东“胃口”越来越大。

张 辉瓒在江西“剿共”时,“共党”、“共匪”、“红军”、“游击队”,在他眼里,统统化成4个字就是:朱(德)、毛(泽东)、彭(德怀)、黄(公略);他仿 照《水浒传》中封宋江、方腊、田虎、王庆为“四大寇”,把“朱毛彭黄”也简称为“四大寇”。没想到,他就栽在这“四大寇“手里。

张辉瓒的命运

12月5日,南昌。

国民革命军第9路军总指挥部会议室。

由蒋介石召集,驻赣国民党军部队的师以上军官参加的“剿共”会议已经接近尾声。

这次会议确定,自12月中旬开始,各路“围剿”军以东固地区为合攻目标,分进合击。

一位国字脸,面色红润,佩带中将军衔的中年人笔直地站起身来,操着一口湖南官话,代表与会军官发言,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蒋介石还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发言者:裁减合体的毛哔叽军服遮住了他体态腴胖的体形,脖颈上的风纪扣扣的严严实实,斜跨的武装带松紧恰到好处,配着鼻梁上架着镶着金丝边的水晶眼镜,既给人一种武将的干练,又给人一种文人的儒雅。

“……此次剿共,我等革命军人誓必奋勇直前,将朱、毛首级献于主席座前。”

说话者声调渐次高上去。不知是由于风纪扣过紧,还是由于激动,他胖胖的脖子上,青筋时隐时现。

蒋介石欠了欠身子,以示对发言者的尊重,并微笑着点点头,示意发言者坐下。

“有石侯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蒋介石由衷地嘉许道。

这位被蒋介石称为石侯的发言者,就是张辉瓒,字石侯,国民革命军第18师中将师长。

张辉瓒年纪比蒋介石还大两岁,经历跟蒋介石相仿佛。当年,他们都是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是先后期的同学。张辉瓒考察过德意志军事学,蒋介石虽未去德国,却赴俄国考察政治军事,据说会见了托洛茨基。后来,张辉瓒和蒋介石又一同东征北战。

1930 年10月,蒋介石为了消灭红一方面军主力,摧毁中央根据地,在湘、鄂、赣、闽等省陆续调集10万余人的兵力,任命江西省主席兼第9路军总指挥鲁涤平为“围 剿”军总司令,第18师师长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采取“长驱直入,分进合击、猛进猛打”的作战方针,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一次“围剿”。

比起军中元老,张辉瓒算是不得志的军人了。凭他的学历、资历、战功,当某路军总司令是绰绰有余的。不过,这次南昌高级军事会议之际,鲁涤平已向他私下许诺,这次如果获胜,取得战功,将向蒋介石力保他晋升上将副军长衔。所以,张辉瓒觉得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红一方面军总前委书记兼总政委的毛泽东,对张辉瓒这个“前线总指挥”的骄纵、狂妄还是有所耳闻的。说起来他们还是湖南老乡,彼此在国共合作的北伐时期打过几次照面,却并没有过多的交往。

国民党大军号称10万,而当时红一方面军仅约4万余人,不足其一半。怎样粉碎敌人的“围剿”,颇令毛泽东和红军总司令朱德伤脑筋。

从 蒋介石发动“围剿”之日起,中央苏区党内和红军内部,对于应该采取什么方针战胜敌人的问题就发生了分歧。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在8月份曾经有指示,主张中央红 军相机进攻江西具有影响的大城市,因此,有相当一部分红军将领主张主动进攻南昌、九江,既贯彻了中央指示精神,又可以迫使前来“围剿”的敌人回防,蒋介石 的“围剿”计划就会无疾而终。

毛泽东却不这么看。他认为,在红军和苏区还不巩固和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不宜脱离苏区贸然攻打大城市;面对国民 党军的大规模“围剿”,红军应主动退却,将敌引进苏区内,红军依托熟悉的地形,人民群众的支援配合等有利条件,发现和造成敌人的弱点,使敌我态势发生有利 于我不利于敌的变化,然后集中兵力实施反攻,各个歼敌于运动之中,以粉碎其“围剿”。

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经过多次讨论,终于在江西新喻县境内 的罗坊会议上,通过了毛泽东的意见。11月初,红一方面军总部下达了“诱敌深入赤色区域,待其疲惫而消灭之”的命作战令:命令分布在其他地区筹款的红军立 即收拢,统一向赣南苏区北部边境转移,避开张辉瓒的主力。接着红军又向苏区中部转移,先后集结在黄陂、小布、洛口等地,隐蔽集结待机,抓紧临战训练,准备 反攻。

为了鼓舞士气,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在江西的小布,召开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

毛泽东为大会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下联是“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毛泽东在大会上,以这副对联为题,具体生动地解释了“诱敌深入”的必要和好处。

这副对联其实就是毛泽东关于红军反“围剿”作战的指导思想,想必也被国民党前敌总指挥张辉瓒侦知。不过,以张辉瓒个人的性格,他决不会相信这么轻易得来的情报,在他眼里,未必瞧得上脚穿草鞋,没上过一天正规军校的湖南老乡毛泽东。

确实,当时军界就是这样的风气,正规军校的毕业生多瞧不上土生土长的军官。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卢德铭的警卫团中有些黄埔军校的学生,从外表就可以区别出来,身上有“三皮”的,即是黄埔生,穿着皮鞋、拿着皮马鞭,裹着皮绑腿。以革命著称的黄埔军校尚且如此,像张辉瓒这种在洋军校留过学的就更可想而知了。

事后证明,毛泽东和朱德就是按照这个指导思想,一步步设下陷阱,把张辉瓒引向绝路;等张辉瓒知道毛泽东所言非虚的时候,他自己离人头落地已经不远了。

被活捉的张辉瓒

12月中旬,张辉瓒指挥国民党先头军队向中央苏区的地理中心——东固地区发起向心攻击。12月21日,张辉瓒进入东固,探知红军主力在黄陂一带,扬言要一举歼灭红军主力,日夜兼程扑向黄陂,至28日,虽然进至富田、东固、源头、洛口等地,但没有找到红军的主力。

让张辉瓒感到气恼的是,不仅没有摸到红军的影子,而且还和前来“进剿”的国民党第28师公秉藩部发生了火并。原来公秉藩为抢头功,率领28师早一天到达了东固,却没有向前线总指挥张辉瓒报告。没与红军交火,自家人先损兵折将,又是倒霉,又是丧气。

毛泽东和朱德发现,此次参加“围剿”的国民党军都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这些部队派系复杂,难于协调;而且在布阵上暴露了国民党军正面过于宽大、战线过长、间隙过大、兵力分散的弱点。

经过仔细推敲,毛泽东和朱德确定实行“中间突破”的战术,先打敌主力谭道源师或张辉瓒师,将敌人分割为远距离的两群,然后各个击破。

两个主力师,到底是先打谭道源的第50师,还是张辉瓒的第18师?

两相比较,毛泽东认为还是先打谭道源50师对红军有利。谭师已进至乐安与宁都交界的源头,距小布仅25华里;而且它是乙种师,只有两旅6团8千多人,打它把握大些。

而张辉瓒的18师号称“铁军”,全师13000多人,全是新式武器,除了汉阳兵工厂出品外,还有德国制造的枪炮,加上最近在永丰修了飞机场,必要时可以调飞行大队的5架意大利“达格佛斯”飞机前来助战。

源头至小布间有一狭长山谷,是国民党军进攻苏区的必经之路,两边都是峻峭的高山,是设伏的上佳场所。红军侦察员得到情报,谭道源师将于12月25日由源头出动向进攻小布,毛泽东、朱德遂于前一日发出“红字第九号命令”,在峡谷中设下埋伏,专等谭道源上钩。

不料想,谭道源本钱小,却谨慎异常。本来已经下达了开进的命令,途中突然抓到一个刚从小布跑出来的红军逃兵,招供出前面埋伏有红军重兵。生性多疑的谭道源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退回源头,并命人将已快到峡谷的先头部队追回,同时向鲁涤平发出求援急电。

12月25日,不知敌情有变的红军战士白等了一天。毛泽东和朱德不甘心,于26日夜10时再次下令部队于次日晨设伏于峡谷。战士们在冬日寒风中埋伏了半天,谭道源师仍是不见踪影。这样,红军白等了两天。

正在毛泽东寻战不得的时候,红军侦察员又送来情报:12月28日,“围剿”军总司令鲁涤平令其深入苏区的5个师向红军发起总攻。其中张辉瓒率的第18师第52、第53旅和师直属队,于29日上午由东固孤军冒进,安营扎寨,等待大部到达。

毛泽东和朱德果断决定,全军火速西移永丰龙冈,迎歼张辉瓒师。

龙冈群山环抱,中间是狭长的盆地,也是一个理想的设伏场所。

12月30日凌晨,天开始下起了牛毛细雨,山坳为浓雾笼罩,能见度很差。毛泽东一边和朱德带着参谋人员进驻刚刚修建起来的红一方面军黄竹岭指挥所,一面风趣地说:“当年诸葛亮借东风大破曹兵,今日红军乘晨雾全歼张辉瓒。”

上午10时左右,浓雾稍散,张辉瓒指挥18师以第52旅为先头,师部和第53旅随后,由龙冈向五门岭推进。龙冈千嶂,山势险恶,大雾刚过,山路湿滑,正面高地上突然响起了排子枪声,接着手榴弹也砸了下来。张辉瓒开始误以为是红军小部队袭扰,后来知道了是黄公略带领的红3军先头第7师。

张辉瓒不仅没有害怕,反倒有些高兴。因为一则自己抓住了红军主力,二则他知道红军内部正在搞肃反,抓“AB”团,红3军已经折损了不少人马。三则据侦察得到的消息,朱、毛、彭、黄虽号称5个军,实际上只有3万人。朱、毛在闽西赣东活动,留在东固的只是黄公略的第3军。它以当地游击队的两个团为基础,用的是土枪土炮梭标大刀,实在是乌合之众。

于是,他自恃兵力武器占优势,命令部队向红军阵地反扑。

战至中午,红3军全部加入战斗,第18师也展开两团兵力猛攻。15时许,张辉瓒率4个团拼力向红军实施多路进攻,又被击退。

战斗十分激烈,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双方伤亡都比较大。毛泽东和朱德指挥林彪的红4军、罗炳辉的红12军和彭德怀的红3军团,从北、西、南三面向龙冈迂回包抄,于下午4点左右切断了张辉瓒与东固之间的联系,封锁了龙冈敌人向西北方向突围的道路,完成了对张辉瓒第18师主力的合围,并从侧后向18师猛攻。

只 见密集的红军战士从大山上压下来,他们打着红旗,呐喊着:“活捉张辉瓒过新年!”仿佛天兵天将一般。红军步步紧逼,包围圈越来越小,张辉瓒期待中的援兵又 杳无音讯,感到情势不妙,于是传令集合残部,准备待天黑后向西北方向突围。红军乘势发起总攻,利用熟悉的地形,勇猛穿插。

激战至18时许,红军全歼张辉瓒第18师师部和2个旅近1万人,活捉敌前线总指挥张辉瓒,缴获各种武器9000余件,子弹100万发,电台一部。

紧接着,毛泽东何朱德又指挥红军乘胜挥师东进,掉头直取谭道元第50师。

鲁涤平知张辉瓒兵败,即电令进攻的各部队靠拢,免再被红军各个击破。

但已经太迟了!

1931年1月3日晨,红军进抵东韶附近,向第50师发起进攻,经过激烈战斗,共歼该师3000余人,残敌逃回临川,红军缴获长短枪2000余支,子弹13万发,电台1部。

在5天之内,红军连续打了两个胜仗,打破了国民党军第一次“围剿”。

毛泽东主张不杀张辉瓒

军史记载,1930年12月30日,张辉瓒在江西永丰县龙冈被红军生俘。

关 于张辉瓒是如何被俘虏的,有多个版本的说法。有的说张辉瓒见势不妙,急忙脱下将军服,从死尸上剥下士兵服套上,逃向不远处的万功山,藏在半山腰的一个土坑 内,最后被搜山的红军战士抓获。认出他是因为他肥头大耳,白白胖胖,还挂着一副眼镜,脚上穿的马靴。有的说是因为张辉瓒平素克扣军饷,被其他的俘虏认出来 向红军做了揭发。

前线总指挥、中将师长张辉瓒被俘虏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毛泽东和朱德的指挥部,不久就传遍了整个龙岗地区。

红军战士将张辉瓒捆绑起来,押解到龙冈街,与18师其他俘虏关在一起。俘虏兵们见到师长张辉瓒,纷纷骂他克扣军饷,有的竟不顾看管战士的阻拦,冲上去打张辉瓒打几个耳光。

这时恰好朱德赶到,连忙劝阻,并吩咐警卫战士给张辉瓒松绑,单独看管起来。

朱德责问张辉瓒,为什么要执行蒋介石围剿红军的旨意?为什么要在根据地烧杀抢掠?

张辉瓒哑口无言,却反问朱德能不能用金钱赎回自己一条命?

朱德严肃地告诉张辉瓒,共产党人是革命者,不是生意人,张辉瓒必须对自己带兵侵犯根据地,杀害革命群众的罪行有足够的认识。

毛泽东也特意从黄竹岭指挥所赶来,特地来会会这位湖南老乡。

毛泽东幽默地问张辉瓒:“总指挥先生,你是怎样指挥的呀?你没有想到红军的厉害吧?想不到我们今天在龙冈见到你。你在龙冈墙壁上到处写标语,要剃朱、毛的头。现在到底是你剃了朱、毛的头,还是朱、毛剃了你的头呢?”

张辉瓒被小他好几岁的老乡问得张口结舌,脸色灰黄,半晌说不出话来。

毛泽东拉他坐下,向他宣传了红军政策,给他讲解当前形势和革命道理,并询问了前来“围剿”的国民党军情况。张辉瓒则一再表示,只要红军免他一死,他情愿捐款、捐枪、捐西药赎命。

如何处理张辉瓒,是杀是留还是放,由于以前从来没有俘虏过这么大的官,红军内部意见也不统一。毛泽东和朱德都主张不杀张辉瓒,毛泽东说:“诸葛亮擒孟获敢七擒七纵,我们为什么连两擒两纵也不行呢我看不能一擒就杀。”

按 照朱、毛的想法,把张辉瓒放到即将开办的红军学校当教员。有军就有校,治军先治校,国民党办黄埔,共产党就要办一个“红埔”。毛泽东在1927年11月下 旬,就带领秋收暴动的部队在井冈山麓龙状元桥畔的龙江书院,创办了井冈山红军教导队;1928年春,朱、毛会师,红军教导队扩编为红4军教导大队。可教导 队毕竟带有随营学校的性质,办一个正规化的红军学校才是朱、毛的理想。

而办红军学校此刻正缺少军事教员,张辉瓒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1931年深秋,毛泽东在江西宁都县的小布村,创办了中央苏区最高指挥学校——工农红军学校。不过,张辉瓒已经被杀多时了。

1931 年1月28日,江西吉安东固区苏维埃政府召开公审大会,3000多人参加了大会。原定在镇里的广场,但因为参加公审会的人太多,会场临时改在小山坡上召 开。张辉瓒被头戴高帽,五花大绑地从龙冈押回东固,被拖到一大群农民、乡镇贫民、手执红缨枪的年轻赤卫队员和身披征尘的愤怒的红军战士面前。

毛泽东本不想让张辉瓒去东固,但张辉瓒在距龙冈30华里的东固大搞“三光”政策,民愤太大,不让批斗群众不答应。

张 辉瓒做的坏事实在是太多了。1929年他任南昌卫戍司令时,曾屠杀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1000余人,人称“张屠夫”。一个月前,在“进剿“东固的时候,张 辉瓒命令部下:东固已匪化,石头要过刀,板凳要火烧。40里内,凡10岁以上的男女老少,格杀勿论。不论民房公房,草屋土屋,在部队撤退前,一律烧光!凡 可携带之物资、食物,全部带走!

东固是个南北狭长,东西扁圆形的盆地,四周都是高山大涧,从四壁山岗上,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东固街上一片火光,听得到杀害平民百姓的枪声,以及受害者惨不忍闻的令人伤心落泪的啼哭声,呼救声。

有道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虽说毛泽东已经安排红8军军长何长工跟着去东固做群众的说服工作,可到了公审批斗会场,局面失去控制,根据地人民群情激愤,一片“剥皮”、“抽筋”的喊杀声。

会场维持秩序的红3军战士,也十分痛恨张辉瓒。就在刚刚结束的龙冈战斗中,红3军死伤3000人,当时没有那么多棺材,只好几十个人埋一个坑。红3军的战士多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宁可死在战场上,也不愿被自己人当作AB团杀了,所以,打仗勇猛顽强。

在群众极其愤怒的声讨声中,张辉瓒终被当众枪决。

周恩来有意释放张辉瓒

关于张辉瓒的被杀,有人归因于王明左倾路线。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王明“左”倾路线开始统治中央苏区。但通过事后中央采取的措施来看,证实中央也并不想处死张辉瓒。

第18师在龙冈覆灭,师长张辉瓒被擒,在国民党军界掀起轩然大波,国民党南昌行营主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第9路军总指挥鲁涤平伤心地向蒋介石报告:“龙冈一役,18师片甲未还。”

张辉瓒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私生活算比较严谨的一个,与妻子朱性芳感情甚好。朱性芳此时正在汉口,得悉丈夫在龙冈战败被俘,急得坐卧不安,派人去上海寻找中共中央所在地,欲倾家荡产赎回其夫。

湖南军界的程潜、唐生智、何键、范石生也纷纷向中共传递信息,要求红军不要杀掉张辉瓒。蒋介石也许诺了许多条件,只要放回张辉瓒,国民党愿释放关押在白区的大批“政治犯”,而且由上海三家银行作担保,向红军赠送20万元现款和20担西药及其他枪支。

为此,蒋介石责令鲁涤平派省府秘书王信一前往上海,秘密与中共中央联络人员龚饮冰取得联系。

中 共中央鉴于此种情况,决定同意谈判。张辉瓒在国民党湘籍军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利用其影响,可以做分化瓦解国民党军的工作。主持军事工作的周恩来派中央军事 部副秘书长李翔梧为红军代表,派中共中央特科涂作潮为中共代表,随王信一去南昌谈判,并派通讯员去中央苏区,交给朱德一封信,要求做好放回张辉瓒的准备。 鲁涤平已准备待张辉瓒释放回来,为他设宴压惊。

当时红军急需枪支弹药,红3军在龙冈战役前,3个人才有一支步枪。许多战士四肢打断了,没有麻药,是用盐水消毒,用钢锯截肢。

可惜,这些都晚了。因为当时交通不便,派往中央苏区的送信的通讯员没有赶在张辉瓒被杀前赶到。

朱德事后回忆这件事时,曾经痛心地说:“按说真不该杀张辉瓒。如果当时留着他,不但可以解决根据地的不少困难,还可以用他做人质,换回许多狱中的同志,可是把他杀掉之后,蒋介石为了报复,立刻处决了我们许多被捕的共产党员,其中包括几次起义失败后被俘的军官。”

张辉瓒没有保住,可这次战役中俘虏的18军无线电台报务主任王诤、译电员刘寅等,却让毛泽东当成了宝贝。

“要好好优待他们,做好教育工作,争取他们参加红军,为我们服务。”毛泽东吩咐。

后来,王诤、刘寅都参加了红军,以他们为骨干,成立了红一方面军无线电队,为开展无线电侦察、准确掌握敌军动向提供了条件,对以后的多次反“围剿”作战胜利做出重要贡献,还成立了通信学校,为红军培养了大批的通讯骨干。

蒋介石写了“呜呼石侯,魂兮归来!”

张辉瓒被枪决之后,尸体被挂在东固“翰林第”附近的“连理樟”树上示众。说来也怪,“连理樟”已有600年的树龄,两棵树本已古枯。自从张辉瓒的头被悬挂于右边樟树的枝头之后,这棵树就活过来了。

不久,张辉瓒的首级又被割下来,订在木匾上,冒雨抬至赣江,顺流漂下。

驻守吉安的国民党第七十七师哨兵在神冈山附近江面上发现一样东西在漂流,远远望去,像是有面小红旗在飘动。哨兵把船划拢去一看,发现是颗人头钉在木板上,血淋淋的。

驻守吉安的国民党哨兵发现后,用渔船捞起,马上交鲁涤平辨认。鲁涤平痛哭流涕,一面电告蒋介石和军政部长何应钦,一面将尸首护送南昌。

接下来,张辉瓒可以说是极享哀荣。他的头颅运到南昌后,鲁涤平命所部买了几段整块大楠木做棺材,聘请了南昌最有名的雕刻专家,按比例雕手雕足做身子,穿上中将军服,将头装上去,接着棺榇用蓝缎包裹入殓。

1931年2月下旬,鲁涤平在南昌成立“张公治丧事宜事务所”,于3月初举行了公祭活动。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发布公告:

陆军第十八师师长兼湖南省政府委员张辉瓒,于民国二十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江西东固殉难。灵柩将于三月九日抵省。议决二十九日公葬岳麓山。敬希赴省会悼念为荷!

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

张辉瓒的灵柩移九江经水路运至汉口,转火车到长沙,送到长沙小吴门火车站。全城10万人参加了公祭,沿路摆设了祭坛、祭幛。鞭炮齐鸣,纸烟缭绕。中午一点钟,何键致祭完毕,张辉瓒的棺材便用中山双杠,由128人杠抬入城,最后安葬在岳麓山半山处。

蒋介石亲拨巨款,修建了牌坊、寺庙及圆形水泥墓。墓前竖立的青石碑正面刻有蒋介石“魂兮归来”的题字,背面刻有张辉瓒生平简介和家属姓名。

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张辉瓒墓被红卫兵摧毁殆尽,只留下残迹。

传张辉瓒在征剿毛泽东前,曾写《过金井故里有感》诗一首:

溽暑遍征意若何,卅年心事梦中过,

思亲直觉今犹昔,杀贼差能少胜多;

自笑尘劳侵鬓发,尚返归汁理渔蓑,

黄莺寄迹依稀认,立马桥头感逝波。

从诗中“自笑尘劳侵鬓发,尚返归汁理渔蓑”句可以看出,张辉瓒对军旅生涯多有倦意,已萌生退志。

如果那时激流勇退,张辉瓒不知能善终否?

歼灭18师,活捉张辉瓒的龙冈之役,对国共双方影响都很大。

1931年11月,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叶坪村召开,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为此,瑞金人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

为了防止国民党的飞机来捣乱,庆祝会在黄昏后举行,当时大家都打着灯笼和火把参加庆祝活动,所以叫做提灯庆祝大会。

为了给代表大会助兴,当时主持瑞金工作的邓小平,还特地组织县里的艺人们,排演了采茶剧《活捉张辉瓒》,再现了第一次反“围剿”时在龙冈万功山活捉张辉瓒的生动情景。剧中还出现了朱德总司令的舞台艺术形象,这也是革命领袖的艺术形象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

张辉瓒被杀之后,被国民党政府追封为陆军上将。

张 辉瓒之死,使蒋介石调整了战略战术,认识到光靠军事实力是不能消灭共产党的,于是提出了“三分军事、 七分政治”的指导原则,企图在抓紧军事进攻的同时,用“加强军民政治训练”的办法,破坏红色根据地内红军与民众的关系。蒋介石特地把自己的得意门生、号称 “黄埔三杰”之一的贺衷寒从苏联召回国,主持对共产党的“政治作战”。

张辉瓒,字石侯。湖南长沙人,出生于1886年。湖南兵目学堂毕业, 留学日本士官学校。辛亥革命后,历任湘军游击司令、兵站总监;第二区司令、第四混成旅旅长、湘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第9师师长、第2军第4师师长、第2军副 军长、南昌卫戍司令兼第18师师长、湖南省政府委员。1930年参加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的第一次"围剿",任前敌总指挥。12月30日在龙冈被 红军俘获。1931年1月28日,被根据地群众公审后处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5-25 03:50 , Processed in 0.09301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