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宋美龄拿中国女孩子的大腿去慰劳美国大兵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7 01:36:02 |阅读模式


摘自《蒋介石在台湾》第三部“曲折的转型”,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陈冠任著  

台海局势引发的乱局在台湾高层继续蔓延,最典型的例子是,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和他的两个儿子蒋经国、蒋纬国在台北发生直接冲突。
大陈岛撤离完成后,1955年4月26日,美国第七舰队在台北设立了台湾联络中心。随后,第七舰队官兵们被请蒋夫人宋美龄等一大批亲美派请上岸,在台北参加五花八门的宴请和慰问活动。她们的所谓慰问活动,只不过是迎合美军“色情嗜好”的把戏,甚至暗中把女人往美军怀抱里送。终于,纸包不住火,泄露出去后,引起外界抗议。
这日,“国防部”第三厅副厅长蒋纬国开车到空军总部办事。在父亲的提拔下,他早已就是堂堂国军少将了。
他一下车,就发现空军总部外面围了很多人,吵吵闹闹的,细细一看,大礼堂外面的围墙上还贴了不少标语,内容跟中共口号差不多。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想多管,便径直进总部办事去了。
谁知他才办完事,还没出门,突然听到外面高音广播大声呼叫:“请蒋纬国将军到大礼堂门口服务处,有你的电话。”
什么事情呢,居然追踪到了空军总部?他立即跑步来到服务处,接起电话就说:“我是蒋纬国。”电话那头说:“喔!蒋将军,请你稍等,夫人请你讲话。”
原来是夫人宋美龄着急找他。
宋美龄在电话里问道:“你人在何处?”
“我在空军总部大礼堂门口旁的服务台。”蒋纬国告诉说。
“你知不知道大礼堂里在做什么事?”
“我不知道。”
宋美龄语气急促地告诉说:“大礼堂正在举办‘古今中外服装义演’,是我与陈香梅两人联合主持,特别为一江山事件的遗眷和空军总部托儿所募捐的。陈香梅现在正在大礼堂里,有人阻止他们演出,使义演无法开锣,你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听说今天来观赏的外国使节有很多人受到困扰,特别是东方面孔的外国使节,不论是在空军总部外面或是里面,都受到侮辱。你赶快去看一看。”
陈香梅是宋美龄的密友、曾经把“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牵连下台的美国人陈纳德的夫人。
蒋纬国挂完电话后,就跑去大礼堂,结果看见反对者举着宣传横幅,喊着口号:“反对我们中国人拿中国女孩子的大腿去慰劳美国洋鬼子!”
他问道:“带头的是谁?”
“江海东少将。”有人回答。
江海东是“国防部”军邮社的总干事,官拜少将。他带着两辆军友社的广播车,还动员了不少退伍的青年军人,从基隆开车到台北,集结约六七百人聚集在空军总部门口,高声振臂呼喊口号,反对“用中国女孩的大腿慰劳美国鬼子”,反对“义演”。蒋纬国顾不得去听他们那些口号,急忙走进大礼堂。第一场是贵妃醉酒装,由著名武旦戴绮霞示范表演,但是由于有人阻拦,演出迟迟不能开始。他跑到后台一看,挡住戴绮霞,不让她出场的,正是江海东本人。他穿着少将军装,此刻还在对戴绮霞嚷道:“你今天如果出台去,以后你就休想在台湾的市面上混。”蒋纬国立即走了过去,对戴绮霞喊道:“戴小姐,你上台好了。”然后,也不劝江海东,“砰”地一下就施出自己少年时学过的擒拿术,一把将江海东的手扣起来,这才反问他:“你知不知道今天在做什么事情?”
江海东忍住痛,回答说:“她们拿我们中国女孩子去慰劳美国洋鬼子!”
“就和外面讲的口号一样?”蒋纬国说,“你晓不晓得是谁主持的?”
他回答:“陈香梅啊!”
“你错了!”蒋纬国告诉他说,“是夫人与陈香梅两人联合主持的,你怎么可以捣乱!”说罢,便将江海东往外头押去。
蒋纬国靠擒拿术对付了技不如人的江海东。于是,戴绮霞顺利出场。
但是义演会好几箱借来的服装还挡在外头,无江海东的命令不准放行入内。蒋纬国押着江海东出现在空军总部门口,江海东立即拼命叫喊:“有人打人啊!有人打人啊!”
他一喊叫,蒋纬国则把手再紧一紧,警告他:“你再叫,我就把你的手弄断,谁打过谁啊,我们两人一块好好走!”
这时很多人围上来,但见蒋纬国也穿着少将军服,不敢动手。蒋纬国突然看见其中一人是原自己服役过的青年军2O6师的熟人,立即对他喊道:“我是2O6师6O6团的。”
那人立即接口说:“我是6O8团的。”
蒋纬国见有了同盟军,于是问众人道:“有没有人想知道里面究竟在做什么?”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乱哄哄的,大概意思就是“拿中国女孩慰劳美国洋鬼子”。那位206师的老兵战了出来,大声地说:“我们不知道,就给他机会讲讲嘛!”
蒋纬国大声说:“这是我们‘总统’夫人与美国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女士联合为我们一江山牺牲弟兄的遗眷募捐的。各位看看这本册子,有现代服装与古装,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上台表演,而且都是有名望的人,哪有拿中国女孩子的大腿去慰劳美国大兵的事情!”
此时后台跟着出来的人趁机把服装强行抬了进去。蒋纬国讲完后便说:“这件事只由带头的人负责,我们不要被人家利用。”
江海东不服气,大声说:“你是少将,我也是少将,你凭什么抓我?”
“你做这种事情,就不能算是少将。”说完,蒋纬国又把他的手紧了一下,江海东忍不住叫起痛来了。
最后,蒋纬国少将硬把江海东少将押送到了台湾警备总部,关押起来,然后向宋美龄复命。
这场闹剧由宋美龄、蒋纬国制止后,妇女界慰劳美军的活动继续进行着。事后宋美龄向蒋介石告了状。蒋介石非常生气,对彭孟缉发脾气说:“这个人在审判定案之前,谁都不准去监牢看他。”
江海东与夫人唱对台戏,真是吃了豹子胆。这回该是死定了。然而,审判还没结案,才过三个月,他就被悄悄放了出来,没多久还晋升为中将,在“国防部”总政战部主管三军人事。
谁这么大胆,敢于与夫人作对,且敢不听蒋介石的命令?不是别人,正是蒋经国。
原来江海东是蒋经国的亲信。这次反对“中国人拿中国女孩子的大腿慰劳美国洋鬼子”一幕抗议大戏,正是蒋经国幕后策划和组织的。
蒋经国与继母宋美龄一直暗存矛盾,只要逮住机会,就会对宋美龄发难。有意思的是,夹缝中的蒋介石不是去撮和,当两人之间的和事佬,而是压儿子,助夫人。在台湾上下弥漫的浮躁、焦灼的氛围下,国事、家事似乎都乱了。但在维护民族自尊心上,蒋经国倒有其父风范,对出格的事即使是宋美龄搞的,也敢于阻止,这一点倒是难能可贵。
但是,蒋经国干任何事情,都是那套特务手段,背后插刀子。这也使得台湾人人恐慌的氛围进一步加重。他的亲信之一周宏涛就这样说:
那个年代,为了防堵共产党的渗透,保密局等情治单位查察极严,还有破案奖金的规定;共党组织固然破获不少,但也有冤错假案出现。而经国先生因为主持情治工作,事实上背负了颇为沉重的压力。他主持的资料组、保密局及保安司令部等特务机关,是基于他过去在苏联时期的经验进行组织的;他领导的这些情治机关,主要目标在于防止共党的渗透,这个目标大致是达到了,许多共党组织被破获,然而有些案子却是有问题的。
1955年有个案子可以为例。陈诚在星期一中常会时,当着蒋公的面痛斥特务的滥权,说有个工厂受到特务的勒索后,厂长因为不堪压力竟然自尽。陈诚说,这些人游手好闲、无事生非,专以检举及揭发他人隐私为能事,常常诬陷一些较有钱的工商界人士,实在可恶。
事后蒋公可能斥责了经国先生,他觉得受到父亲误会,因此很灰心,到我这里倾吐心中的难过。我劝他应以国事为重,不计毁誉。
可是,这样“不计毁誉”的鼓励,多少有些纵容的意味。果真,“立法院”有人受不了这种束缚,仗着“言论可以免责”挡箭牌,首先大闹起来了。

(转载不得遗漏书名、出版社和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4-24 20:05 , Processed in 0.13578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