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许世友对爱将聂凤智唯一一次表扬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1-4 17:29:52 |阅读模式
聂凤智是许世友的爱将,两人一起共同战斗长达几十年,有着深厚的、特殊的战斗情谊。但是聂凤智打了败仗,许世友就一顿骂,而打了胜仗,却很少表扬。作家陈冠任撰写的《解放军传奇将领:猛将》一书中披露他们鲜为人知的特殊关系,并记录了许世友对爱将聂凤智唯一一次表扬。
许世友
聂凤智
潍县一“拿”下,许世友就率领聂凤智等诸将直接“挑战”国民党在山东的最高军政长官、济南城的守将王耀武了。
(1)
济南是山东省的省会,是蒋介石残存山东腹地的唯一坚固设防的大城市。因此,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对许世友“挑战”王耀武的济南战役极为重视,在时间“给”了2至3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一战役任务。
在华东野战军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各路高级将领就夺取济南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气氛极为活跃。在发言中,一贯“打仗求快”的聂凤智却提出了一个“新见解”:
“我们用15天到20天把济南拿下来!”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讶,因为这个时间是毛泽东和中央军委考虑到济南的城防难度和兵力花了很长时间的仔细研究才“订”出来的,也就是说是有“科学依据”的。但聂凤智说:
“军委有军委的气魄,说1个月不行,可以打2个月,2个月不行打3个月,那是给我们留出充分的机动回旋余地。但我们决不能拖那么久。否则,消耗大,打援部队的压力也太大了,难以承受。”
他的这一想法,其实与攻城集团总指挥许世友的想法“暗合”,但是,老司令故意说:“聂凤智,这可能吗?15天到20天?你以为打济南府就像吃松豆这么轻松呀?”
随即,聂凤智开始滔滔不绝地“说明”他提出这一见解的理由:一是整个华东战局发展很快,济南之敌已成“瓮中之鳖”,必然影响其坚守意志,军心涣散动摇;二是我军已组成18万人的强大打援集团,14万人的攻城部队无后顾之忧;三是敌欲增兵济南,水陆交通都已断绝,仅靠空运,运兵数量有限;四是华野主力部队经一系列攻坚作战,攻坚能力有长足进步,掌握了一套较完整的城市攻坚作战方法;五是山东广阔地域获得解放,人民群众将以更多的人力、物力,对力,支持攻济作战。堂堂5大理由,这很是服人的!与会的都是些百战疆场的战将,很快就与聂凤智、许世友的看法“基本一致”。最后主持会议的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确定:“立足于快打,尽力争取在援故尚远之时,攻克济南。”
华野首长采纳了聂凤智的建议,但是,粟裕副司令员并没有因此“奖励”他。尽管聂凤智与宋时轮争得面红耳赤,在攻城作战中,只捞到了个东线“助攻”,而西城主攻任务被宋时轮和10纵抢走了。聂凤智和9纵的任务是先肃清东郊各据点之敌,然后协同西兵团攻城,也就是说,这“助攻”是9纵跟在10纵屁股后打。一贯争强好胜的聂凤智哪里服气?对此,攻城集团总指挥、老司令许世友也无力去徇私情,对前来“吵”着“还要任务”的聂凤智说:“我知道你还惦记着那‘主攻’,民主决策,我也没办法。”
聂凤智知道没办法了,只好放弃了,但心里怎么想还是怎么放不下那撩人的“主攻”。
聂凤智在大战前几次爆出惊人之语,并且直接影响战役指挥者的决策,从打周村到打潍县双城,再到打济南,仗仗如此,会后,他的好友陶勇和他开玩笑说:“聂凤智在许多重要会议上和讲话中,常有独到的见解,精辟的分析,胜人—筹,在1948年3月到9月达到高峰。”
“什么高峰呀,连个主攻都没捞到!”
聂凤智甩下一句话,就走了。
(2)
谁都知道聂凤智是个胆子大的人,他胆大,还敢“妄为”。在华野作战会议后,他回到了纵队司令部。过了一天,作战科来人问:
“聂司令,这是我们下发的攻城集团下达的作战命令,你看看。没意见就签字。”
他接过来,看了看,突然从桌子上拿起笔,大笔一挥,把那灼眼的“助”字改成了个歪歪斜斜的“主”字,也就是说,他把攻城集团下达的9纵队的任务“助攻”改成了“主攻”,他把老司令指挥的14万人马攻城总指挥的命令私改了,“助攻”变成了“主攻”,命令虽是一字之差,战场上的局势和结果就可能完全相反。聂凤智这胆子可比天还大了!作战科长怔了怔,见司令员脸色都是黑黑的,也不敢多问,于是,9纵队作战科下达给各师的作战命令上,全成了“主攻”,结果,师、团长接到纵队命令后,纷纷打电话询问:“是不是写错了?”
聂司令告诉他们:“没错!不是佯攻,是真攻,而不是假攻,主攻也罢,助攻也罢。关键都要攻。”
“啪”地一下,聂凤智把电话挂掉了!
尽管聂司令说的话多少还有点模棱两可的味道,但他的那些手下大将们谁不想当主攻?只听到了那“没错”两个字,谁还去“想”后面那一串话的“含义”?立即召开动员会,把“再次担任主攻”的任务和精神层层向下传达。
这下可好了,在全纵誓师大会上,9纵那些老虎团长、攻坚营长和那些战斗英雄轮番上台发言,结果,一个个扯着红脖子,大喉咙高嗓门,一口一个“主攻”,把坐在主席台上前来做动员的许世友越听越糊涂,一肚子的纳闷儿,许久才拥拥随行的谭震林政委:
“谭老板,这命令是不是发错了啊?”
参谋打电话回去一查,回报说:“没错!我们的命令上9纵是‘助攻’,要错,是9纵。”
这下老司令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呼”起身就走。一直在旁边斜眼“观察”老司令“风声”的聂凤智知道大事不好了,立即起身“跟”去。还好,老司令没有径直登车“回家”,而是到了9纵司令部的办公室,见着聂凤智“跟”了进来,黑着脸,喝道:
“聂凤智,你好大的胆子!”
这时,聂凤智嬉皮笑脸地说:“老司令,不要发脾气嘛,你听我说嘛!”
老司令虽然是老司令,一贯对聂凤智是又宠又爱的,但在大是大非上却并不糊涂,桌子一拍,吼道:“大战在即,你竟敢私改华野的命令!”
“老司令你听我解释嘛,”聂凤智还是嬉皮笑脸,解释说,“王耀武毕竟是国民党军中—位‘上将军’,有胆识,有谋略,你不是也说他绝非昏庸无能之辈吗?助攻,不是佯攻。助攻、主攻一样都要攻,我们把助攻改成主攻,一不要添枪,二不要添人,只是为了让战士们放开手脚打,调动士气,这有什么不好?我们打得急,东西夹击一起攻,就很可能促使敌人的部署错乱,弄不清楚我们哪里是主攻哪里是助攻,这不就更好?!另外,我们是老司令一手带出来,说不定我们还先攻进城去,为你老人家挣挣脸呢!”
许世友一听聂凤智“越说越离谱”了,骂了句:“聂凤智,你要是搞砸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说完,他就“带气”走了。这下聂凤智“嘻嘻”一笑:
“老司令就是老司令,嘿嘿,深明大义!”
聂凤智这一招确实有效,他这“一字之改”,却把自己的纵队战术思想变为了战士们的自觉行动,实战证实聂凤智的做法确实有效,并且是“分析正确”。战斗一打响,9纵“助攻”当作“主攻”打,部队的精神状态确实不—样,在扫清东郊据点时,一遇阻,团长、连长就喊:“主攻部队哪里能落后于兄弟纵队?!”战士们就铆足劲儿猛打猛冲,弄得济南的蒋介石守将、“上将军”司令王耀武原先判断许世友的主攻方向是放在城西。战役过程中,吴化文起义,城东激战白热化,且发展较快。王耀武又判断攻城的主力在城东,于是又把城西支持作战的2个旅,匆匆回师东援。可打着打着,突然西城又紧张起来了,这位“英勇善战”的“上将军”就是“猜”不准到底哪一边是许世友的真正主攻方向,无奈,只得把预备队东拖西拉,一会儿“调”往西,一会儿“调”往东,在城中来回奔命,仗没打仗,济南城中的市民却大惑不解:“济南攻做了俘虏,也未弄清对方到底哪边是“主攻”。
战后,9纵上下听到聂司令私改命令的事后,说:“聂司令私改命令,不仅王耀武被他骗了,嘿嘿,我们也全被他骗了!聂司令的决断确实是高!”
(3)
攻济战役是9月16日正式发起的。
9纵首战茂岭山,负责“打开”济南东大门。
济南东郊外围防御地带的茂岭山和砚池山,是济南城东郊的主要屏障,构筑了大量永久性和半永久性工事。能否尽快攻下这两座山,是攻城兵团顺利打到济南城下的前提。
可这茂岭山的工事之坚固,一点也不亚于不久在周村、潍县的敌防御工事,甚至还要强。茂岭山的工事全是新修建的,山上原来的旧工事全被王耀武派兵炸毁了,他说:“旧的怕不经打。”结果,新的修筑的工事全是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化防御阵地。工事修成后,他还不放心,拉来大炮“试射”3发,然后,哈哈大笑,指着炮弹轰击的墙壁,洋洋得意地对他的部下说:
“你们总是怕,总是怕,你们看,三炮都打不坏,八路就没法打了。”
尔后,他又下令在工事周围设置了铁丝网和爆炸性障碍物。王耀武的防御工事不可谓不坚固,山岭筑有宽20米,长60米左右的长方形夹壁墙工事,高约3米,外墙厚1.5米,墙内信道宽1.5米;夹壁墙与四角地堡连成一个整体,正中还加修了掩蔽体,上设两个活动地堡。有了这样的防御工事,王耀武担负外围防御的整编第3师师长曹振铎有恃无恐地扬言说:
“不怕共军来,就怕共军不敢来!”
对于茂岭山这样坚固的“硬骨头”堡垒,要“拿”下来,聂凤智也知道攻坚部队无疑是要脱层皮,他把“啃骨头”的任务交给了74团。可攻济战役即将发起,他对这块“骨头”还多少有些不放心。一天早晨,他派警卫员把作战科长刘岩叫了过来,问道:
“王景昆团一夜打下茂岭山有把握吗?”
王景昆团就是74团。刘科长说:“没有问题。”
他见他回答得很肯定,未再说什么。谁知在吃中饭时,他又派警卫员来叫刘科长,刘科长一去,他又郑重地问:“刘岩,你敢肯定74团一夜能打下茂岭山?”
“应该没问题!”
但聂凤智还是不放心,又接着连问了两次。被他这一问,刘科长无法回答了,说:“首长,我明天就去74团看看,回来再向您报告。”
第二天一早,他策马去74团,把聂司令一定要当夜打下茂岭山的意图告知王景昆团长和孙子宇政委,并问他们有没有把握。王景昆团长说:“请转告老领导,我们代表全团指战员保证,一夜攻下茂岭山。”
王团长怕刘科长“还没底”,又陪他去看了演习攻坚的连队。结果,刘科长一走进部队,表决心的墙报、宣誓书贴满了驻地,战士们情绪高昂,战斗动作和指挥都很熟练,十分欣喜地说:“兵已练到这种程度,还有攻不破的夹壁墙、地堡?”回到司令部后,他就去聂司令处汇报了74团指战员的决心和保证,说:
“王团长在13团时能攻坚,现在到了74团,部队的训练又有了不少新的发展。我看,一夜攻下茂岭山不会有什么问题。”
聂凤智也高兴,说:“王景昆团长说话实在,说到做到。我放心了!”
结果,王景昆和孙子宇率领74团首战茂岭山,当夜就攻下了茂岭山,把以钢筋水泥构筑的地堡和夹壁墙工事炸得七零八落,把红旗插上了茂岭山主峰,打开了东大门。74团一攻下茂岭山报告上来,聂凤智高兴地说:
“指挥所天亮就搬上茂岭山,准备指挥消灭王耀武的反击部队。”
天明后,75团攻占了砚池山。
经过6天6夜的血战,济南东部的主要屏障全被摧垮,为攻城扫清了道路。73团仅用一天一夜,便攻进了外城。战后王耀武说:“想不到东大门会失守得这样快。这次作战,我们是稀里糊涂地失败了。”
(4)
1948年9月23日黄昏,总攻内城开始了。
这是王耀武最后、最坚固的一道防线。敌人已处后退无路,外逃无门、援兵无望的境地,唯有拼死顽抗到底。因此,东西攻城部队,虽打得勇猛顽强,有的已登上城墙,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但由于敌人猛烈的火力封锁和组织大量亡命之徒,接连不断地反击。致使东西攻击部队都没成功。聂凤智的王牌73团3次攻击,3次失利,被阻在护城河外。敌人困兽犹斗,这是意料中的事。可是,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西线两个突击点,一个未能突破,一个突破受挫,东线也同样受挫,3个师上半夜都没有成功。在攻击内城全线受挫的严峻现实面前,各级指挥员都在紧张地思考:怎么办?打,撤?还是整顿补充以后,重新组织攻击?于是,有人向兵团提出先休整,过后再打。
9纵指挥所内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夜半24时左右,聂司令在考虑组织再次攻击。电话铃突然响了。是许世友司令打来电话。聂司令急忙接过电话。许世友司令说:
“西线攻击受挫,你们也突击未成,是否撤下来整顿一下再攻?”
话很短。聂司令却不高兴地嚷了起来:“仗打成这样了,怎么撤?!”
老司令平时“不准”聂凤智顶撞,聂凤智一发犟劲,他也会针锋相对,但是这时脾气却出奇的好,“是打、还是撤?那你们研究一下后再报告。”
聂凤智沉重地说:“允许我再考虑一下吧!”
许司令说:“那好,你们赶快研究。”
9纵虽几次登城失利,但仍在积极组织,准备再次攻击。撤,太突然了。聂凤智不断地吸烟。他知道,此刻许司令在等待着他的答复,压力太大了。突然,他对作战科长刘岩说:“刘岩,你上山顶看看情况。”
刘岩走出设在山顶东边的地堡内的指挥所,上了山顶。他站在山顶上,凝视着济南城。这时,聂司令也上来了。仲秋的深夜站在山顶上,身上觉得有点寒意。警卫员给聂司令披上了一件短大衣。
茂岭山显得特别寂静,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聂凤智不停地吸着烟,怕暴露火光,用两手捂着吸。突然,他终于开口了。
“刘岩,你怎么考虑?”他问。
“不能撤。伤亡已这么大了,如果撒下来再打,重新攻到老城根,少说也得再增加3000人的伤亡。接着攻,再有1000人也就攻进去了。”
“如打得顺利,有几百人的代价也就突上城头了。现在城内一枪不响,说明王耀武已经只有招架之功,已无还手之力。”
可是,他仍在思考。要定下继续攻城的决心实在太难了。攻进去了那当然好,万一攻不进去,对整个战役将产生不良影响。然而,聂凤智就是聂凤智,他是敢担千难万险的!终于他把决心定下了,斩钉截铁地说:
“刘岩,你马上准备一下。我们一定要坚决攻击,决不能让敌人有喘息之机。”
他迅速走进指挥所,抓起电话报告许世友,谭震林等首长:“我们再组织反攻击。”
主意拿定。聂凤智回到指挥所里,抓过电话,向兵团建议:“再攻一次。”
许世友一听,说:“就这样,你们继续朝里打!”
接着,他又给主攻团73团团长张慕韩打了电话,对他强调说:“最后这次攻击,一定要连续猛攻,突上城头。”
团长张慕韩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坚决把山东人民赠送的红旗,插到济南城头上!”
聂凤智问他:“你们还有什么困难?”
“再给我们20发炮弹。”
聂凤智说:“给你们50发,马上送到!”
尔后,聂凤智又对刘岩说:“你马上组织机关干部去,连长牺牲了代替连长,营长牺牲了代替营长。这次攻击一定要成功!”
(5)
聂凤智了解73团,73团信任聂凤智。全体官兵只要听说聂凤智在阵地上,就能产生出强大的战斗力。他们下定最后决心,再攻一次。不是试试看,而是坚决突进济南城。方案提出来了,“打!继续朝内城打!”成为了老虎团的最强音。
24日凌晨1时30分,最后一次猛攻开始了。全线众炮齐轰,撕破静谧的夜空,内城四周杀声震天。73团严密封锁住城墙上、中、下三层火力发射点,3营7连越过护城河,贴紧城墙,把几百斤重的云梯高高竖起。英雄战士们在敌人的密集火网上,不怕伤亡,前仆后继,顺云梯攀援而上,跃登城头,勇猛地堵住首批扑过来的敌人。可当后续突击部队到达城墙根一看,云梯已经断了,突然,三条大绳子从城上顺下来。
连长心中一喜:这玩意儿,我们练过!他立即命令部队:
“迅速抓绳登城。”
战士们立即抓住绳子,像猴子似的一个个飞快地往上爬,毫不费力气地就在枪林弹雨中登城,及时支持城上部队战斗。
这73团为什么会有这“猴子的本领”?
这又要归功于司令员聂凤智的功劳。
当初9纵打下高大坚固设防的潍县城后,战士们刚掩埋完牺牲的战友,敌人的尸体有些还暴露在野地上。遍地的枪炮弹药还未及清理,挖出的地雷也都摆在壕沟边,未挖出的地雷还有成千上万,部队的缺员也还没有补充,干部也还没有调整,突然一个命令来了:
“再打一次潍县!”
不是已经拿下了吗?怎么再打一次呢?
原来,聂凤智认为这次打潍县锻炼了部队的攻坚能力,也探索了攻打高大城墙的经验,再锻炼部队,为攻打济南作准备,他决定再实弹演习一次“攻打潍县”。就这样,还都相当疲劳的战士们又真枪实弹地“攻打”潍县城了。
演习开始了。一颗红色信号弹升起,霎时枪声大作,硝烟四起。其激烈程度,一点不亚于突破潍城的实战。演习分扫外围、过壕沟、登城,扩大突破口、下城等步骤进行。部队根据实战的经验和体会,以熟练地攻击动作,很快登上了城头。聂凤智登上城头后,也兴致勃勃地和战士们一样,握着下城的布带子,练了一次下城的动作。聂司令带头“练绳子”,战士们更来劲了,上了下,下了上,抓绳子爬城练得滚瓜烂熟。
这次打济南战士们终于用上了在潍县战后训练中练过的“抓绳子爬城的技术”,2时25分,7连相继突上去两个排。“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红旗,终于插上了高高的气象台。73团3营7连首先攀登突破成功。胜利的消息,很快报告来了,整夜沉闷的指挥所里顿时沸腾起来。
作战科长抓起电话要给兵团首长报告突破成功的喜讯。聂司令按住电话说:“慢!才登上两个排,要是被反下来,不是谎报军情吗?”
胜利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报来。73团报告已突进城内两个营了(实际上只有两个连的人数)。这时,聂司令松了一口气,对刘岩说:“现在可以报了,敌人已无法把我们反出来了。”
接电话的是许司令,当听到报告已突进去了两个营,骂了一声“混蛋”。刘科长还想说下去,许司令打断他的话:“不要说了。我告诉西线快打。”
刘科长放下电话告诉聂凤智说:“聂司令,老司令骂我混蛋。”
聂凤智“扑哧”一笑,说:“刘岩,许司令骂你,这是高兴。他高兴了,也骂人。”
“嘿嘿,我理解许司令的‘骂’,他是嫌我报告晚了。”
拂晓前,13纵109团在西南角也突破成功。
王耀武扼守的济南城最后一道坚固防线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东、西线各攻城部队纷纷涌入内城,左冲右突,聚歼守敌。9月24日,济南城全部获得解放。王耀武化装潜逃,也被活捉了。
(6)
济南攻克以后,聂凤智正打算到突破口去仔细看看,通信员跑步追上来,说:“许司令员打电话到处找你呢!”
聂凤智不知又有什么急事,气喘吁吁赶回茂岭山顶指挥所。电话接通,许世友正等着他呢:“聂凤智啊?”
聂凤智一听“老司令”的口气竟然是这样的柔和,赶紧回答:“是我。”
“嗯,这次打济南,你们打得不错!”
聂凤智刚想说点什么,“咔哒”一声,他那边已把电话搁了。
聂凤智手握电话筒,一下愣在那里:怎么话好像没说完就挂了?!很快,他醒悟过来了,这是“老司令”表扬自己啊!突然,他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流。参谋们大吃一惊,心想:发生事情了啊?就是许司令骂人,也从没见过聂司令哭过呀!赶紧去找刘政委。政委过来了,说:“老聂,你这个怎么啦?革命军人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嘛!”
他们只见聂司令哽咽着说:“许司令表扬我们了,说我们打得不错。”
“哈哈,表扬应该高兴啊!”
“18年了,老司令在电话上表扬我,这还是第一次。”聂凤智更是眼泪往下淌了,“我1931年开始认识老司令,跟着他打了18年的仗,大胜仗、小胜仗,打了无数,18年了,他从没表扬过我。出自许司令员之口的表扬,是多么的不简单和难得啊!”
也就是说,打济南,聂凤智才得到许世友一次算是“当面的表扬”,据说也是唯一的一次表扬。这就是真挚而又严格的许聂之情,也说明聂凤智在这次打下济南城的“大功”有多大!
(7)
许世友指挥14万人马仅仅用8个昼夜就解放了济南,全歼守敌11万余人,赢得了重大胜利。国民党统帅部在济南失守后惊慌失措,美联社说他们“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战后,一位被俘的蒋军高级将领当面请教聂凤智:“聂司令,贵军攻城的主力,究竟是置于哪一边?”
聂凤智风趣地说:“两边都是主力。”
毛泽东和中央军委为了表彰济南战役作战有功部队,于济南大捷的当天(9月24日)发布嘉奖令,授予9纵73团为“济南第一团”荣誉称号,13纵37师109团为“济南第二团”。一次战斗,中央军委授予两个英雄团的称号。这在解放战争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9纵在济南战役中赢得了巨大的荣誉,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济南城东南角破城处,保存了一段城基,建国后在上面修筑了高耸云天的烈士纪念碑,东面墙上用高4.4米、宽34.6米的黑色大理石修建了烈士纪念碑,上面密密麻麻镌刻了3764位烈士的英名,其中9纵的烈士就有1356名。
战后,毛泽东亲自下令选调山东最优秀的子弟补充9纵的减员,并且规定它在短期不得担任突击任务。结果,经过几个月的休养,9纵成为了淮海战役开战时人数最充实的纵队,全纵官兵达到3.1万人,而这时其他纵队最多的10纵、7纵也不过2.9万人,有的还只1万多人,9纵实力为华野各纵之冠。
在济南战役后,聂凤智率9纵也随山东兵团加入了气势磅礴的淮海战役,在淮海战场上,9纵和国民党劲旅决战,力挫群雄,战后,9纵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隶属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聂凤智为军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5-23 11:52 , Processed in 0.1013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