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白崇禧之子谈四平之战:林彪狼狈不堪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1-11 00:08:43 |阅读模式
编者按:白崇禧之子白先勇先生有一长文《养虎遗患——父亲的憾恨》,在台湾《当代》杂志独家连载,记述其父白崇禧将军与四平之战,对这一重要历史事件、关键战役,做了详尽叙述和分析,包括战役的前因后果、起承转合、幕前幕后,均独有运思,颇得其实,亦保持理性态度,许多言外之意,显示作者对个人观点的某种控制,对重要人物褒贬亦有讽喻之旨,是一篇记史论事的好文章,也是关于中国现代战争史颇可一读之文。

这么重要一场国共大战,诚如白先勇先生所言,却极少有人研究、探讨。国民党方面,由于避讳蒋氏所犯错误,往往讳莫如深;四九以后,较早有中共将领回忆录《红旗飘飘》系列,后来有《雪白血红》等访问性记述,还有所谓“伟大的战略决战”之类各种宣传性书籍以及毛泽东的内战电文之类,所有这些,或不同程度遮掩历史事实,或根本不知对方内情,都无法使人信服。因此,多年来,对于此战实情及其关键性意义,很少有人知晓。国民党军队如此兵败,必有非寻常之因使外人不足道也。读了白氏此文,疑惑顿解。以下为《养虎遗患——父亲的憾恨》第12章全文摘录。

1946年5月,国防部长白崇禧在东北督战指导国军

第一次“四平街会战”国共两军开战之惨烈状况以及林彪部队被击败后往哈尔滨急速撤退遭国军穷追猛打之狼狈情形,当时国共双方都没有宣扬。国民党“剿共”打胜仗时,报纸照例会大登特登。但当时马歇尔正在南京施压要国军东北停战,因此有所顾忌,不便张扬。共军吃了败仗自然不愿张声,尤其当时周恩来正在设法谈判停战,以便东北共军有喘息机会,所以对马歇尔更要隐瞒四平战败真象。马歇尔也竟然被瞒过,认为共军主力并未被击散,对国军以武力占领东北毫无信心,所以亟力主张停战。但苏联的情报却较正确,国军进占长春后,斯大林态度大改,频频向蒋中正示好。

“四平街会战”林彪部队溃败,整个东北共军所受到之冲击及其损失之严重性,要等到若干年后,中共公布当年参加“四平保卫战”一些将领、干部的回忆录及中共党中央毛泽东与林彪等人互相来往的密电,才可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数据》这样记载:“四平保卫战中我军伤亡总数达八千以上,部队元气损失甚大,黄克诚之三师七旅,原为井冈山老部队,四平撤退后只剩三千余人,失去战斗力;万毅之三师原有一万三千人,经四平战斗伤亡及撤退被击散,只剩四、五千人,失去战斗力;一师梁兴初部,剩五千人,还保持有战斗力;二师罗华生部还保持有战斗力;邓华保一旅损失相当严重,其次是三师、八旅、十旅、杨国夫部都弄得疲惫不堪和不少损失。”

这里所谓“伤亡八千”,应该是个偏低的数目,韩先楚等 人的回忆皆称此八千伤亡战士为“老骨干”,意指从关内调来的老干部、士卒。共军到东北后也收编了不少伪军以及当地的新兵,这些人的伤亡还不在此数,恐怕人 数并不在“老骨干”之下。其它损失如被俘、投降、逃亡的人数也不少,万毅之三师原有一万三千人,只剩四、五千,损失三分之二,相当可观。黄克诚一向爱说真 话,国军占领长春后第二天五月廿四日,他向中共中央发出一封痛定思痛的电报:“从三月下旬国民党进攻起,到我们从长春撤退,我军除南满外,总伤亡一万五千 人。仅西满四个旅及一部地方部队,伤亡达七千左右,七、十旅连排干部换了三次,部份营级干部亦换了三次,干部中一般情绪不高,这些现象是抗战八年所未有。”

黄克诚列举的伤亡数字是一万五千,加了一倍。但南满本溪之役还未算在内,防守本溪的共军亦有十万余,战况同样激烈,尤其国军空军猛烈轰炸,杜聿明回忆一次飞机出击即射杀共军二千余人,本溪之役,共军“伤亡惨重”。

林彪亦承认“四平保卫战”,共军伤亡重大:“进入东北之敌,为国民党最精锐的,新一军又为其最强者,故我军虽有奋勇作战,伤亡重大,弹药消耗甚多,但只能作部份的消灭与击溃敌人,而难于全部击溃与消灭。”

国民党估计第一次“四平街会战”,共军伤亡的数字是四万人。如果把四平及本溪两地共军伤亡人数加起来,四万人不算离谱。毛泽东原先下令林彪死守四平,本来就准备牺牲数万人。林彪四平兵败,果然损失数万共军,而四平并未守住,四平街并未化成马德里。

四平街一仗对东北共军冲击不可谓不大,士气受到严重打击。诚如黄克诚所说,“是抗战八年所未有者。”投降、被俘、逃亡的现象相当普遍。共军刚进东北收编了不少伪军的游兵散勇,韩先楚说这些人“与国民党军进攻相呼应,纷纷哗变,与我作对。”

罗荣桓谈 到四平撤退到哈尔滨沿途共军叛变散逃的混乱情况这样写道:“从长春撤退到哈尔滨时思想很混乱,全军无所措手足。无政府无纪律现象非常严重。各人搞各人的, 各人抓各人的。有些同志把新招编来的伪满军队和新缴获来的武器,看成自己的,不去充实和补充主力。这样的部队虽然有武器,但很不巩固。敌人一进攻,散的 散,叛变的叛变,给我们造成了很大困难。”

不仅新收编的士兵投降叛变,更严重的是一些闯关的老干部思想也开始动摇,对斗 争前途失去信心。林彪手下“东总”作战科副科长王继芳投降国军,这件事影响颇大。王继芳携带了林彪部队撤退计划等军事机密,以致新一军追击林部颇为得心应 手。郑洞国手下指挥官刘德兴上校从王继芳处探知林彪部队北满后方空虚,乃向郑洞国极力建议国军应乘虚进攻哈尔滨及齐齐哈尔。后王继芳官至国军少将参议,一 九四九年在重庆被捕枪毙。

一九八九年中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张正隆的报告文学《雪白血红》,张任沈阳军区某集团宣传处中校 干事,在此书中,张遍访当年参加东北国共战争的解放军老干部,纪实而成。其中写到“四平保卫战”及林彪战败撤退那几章,对林彪部队溃不成军,投降逃离的狼 狈状况,有相当深入的报导及生动的描写。他访问的多为中下级干部:他们对当年窘迫的情况侃侃而谈,甚少顾忌。

十旅的指导 员赵绪珍老人这样描述:“俘虏过来的跑,在东北扩大的跑,从关里来的也跑,党员也跑,干部也跑,有的回家了,有的当土匪了,有的投敌了。走到东丰北边,一 天晚上跑十二个,带走二十支枪,二十八颗手榴弹,二二零零多发子弹。连长王信图,也带支二十响跑了。”王信图是山东老八路,跑回了老家。二十三团二营副营 长朱铁武,十五岁参加新四军,退到西丰,带管理员及通讯员投降国军,四九年在上海被捕枪毙。

五师的指导员高秀成老人说: “四平撤退那个乱劲,师找不到团,连找不到营”。从抚顺撤退,营长高占会开了小差,还带管理员、通信班长、通信员一齐跑了。师里领导怀疑高秀成,派个通信 员监视他,谁不知通信员自己倒跑了。高秀成为此被关了三个月。四平撤退引起的逃亡潮,持续了相当久。难怪罗荣恒指责当时“无政府无纪律的现象非常严重”。

国军往北分三路追击,因是机械化部队,又有空军掩护,行军快速,一日三十英里,三天已达一百英里,直追共军。林彪部队被俘虏有之,更多被击溃四散。右翼新六军进攻吉林,俘虏了东满军区司令周保中属下炮兵团五百人,林彪五月廿九日给周保中、林枫等人电:“你们炮兵团的直属队,及一门榴炮弹,共五百人,其中大部份为革命韩国人,另外有十余日本人,因未接你们撤退命令,在吉林附近被敌机械化步兵追上,全部被俘。”这些韩共曾跟随周保中在东北抗日打游击多年。

中央兵团新一军从四平追到公主岭,赶上林彪部队,将之击溃。六月一日彭真、罗荣桓及高岗给饶漱石等人并中央的电报:“我军自四平撤至公主岭附近时,敌以多路平行纵队各附汽车坦克向我追击,其受我抵抗之路则停止,而他路则进行包围,飞机进行放肆轰炸,故被割断我部队甚多,至今尚存数团、数个营、数个连,落在后面,尚不知去向。”

这些四散的部队吃了不少苦头。三师独立旅直属队和两个团,从五月下旬流离于中长路及沈吉路之间的三角地带,至七月才归队。当时共产党在东北还没有建立群众基础,东北人民看见这些衣衫褴褛打败了的“叫化军”,拒绝援助。不少人开了小差,一团二连连长和指导员一块儿跑了。后来归队的士兵,棉裤破得露出屁股来,见到旧日战友,大家哭成一团。

自 五月十八日四平弃守,林彪部队开始撤退,至六月六日第二次停战令止,三个星期间,国军一路穷追不舍,首尾相衔,直追过松花江逼近哈尔滨,共军在这沿中长路 数百里的路途中仓皇败退,或降、或逃、或被俘,其惊险狼狈,黄克诚、罗荣桓这些将领都认为八年抗日未曾经历过,罗荣桓非常生动的描写了当时撤退的窘态: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从来没有这样被动过。我们一劲儿地撤,敌人一直在屁股后面追,就像拖了个尾巴。”

“四平保卫战” 应该是林彪生平头一大败仗。林彪部队死守四平,战况惨烈,八万人口的四平街几乎夷为平地。四平失守,关键在于国军右翼新六军于五月十八日突破了共军三纵的 防线,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以六百辆汽车快速将军队强行通过,最后占领了四平的制高点塔子山,塔子山失守,便有封闭四平守军退路的危险。至此,林彪看见大势 已去,乃召集部下,预备全军撤退。他对陈沂(“前线”政治部副主任)等人叹道:“和平空气,在我们今天的东北是最害人的。我们对全部美械装备的敌人还是估 计不足,三纵的防线被新六军突破,影响保卫战全局,这是最大的教训。”

“四平街保卫战”是毛泽东要打的,目的在为和谈停战前取得更大筹码,所谓“最后一战”,所以林彪部队才倾巢而出孤注一掷,林彪现在认为这种想法“最害人”了,这是败军之将的自我检讨。

林彪于五月十八日向中央东北局发出了“巧亥”电:“敌本日以飞机大炮坦克来掩护步兵猛攻,城东北重要阵地失守,无法挽回,守城部队处于被敌切断的威胁下,现正进行退出战斗。”

十 九日,中共中央毛泽东回电时,林彪部队早已于十八日晚撤出四平:“巧电悉。(一)四平我军坚守一个月,抗击敌军十个师,表现了人民军队高度顽强英勇精神, 这一斗争是有历史意义的。(二)如果你觉得继续死守四平已不可能时,便应主动地放弃四平,以一部在正面迟滞敌人,主力撤至两翼休整,准备由阵地战变为运动 战。”

毛泽东这封电报的口气低沉萧索,“把四平变成马德里”的豪兴完全没有了。中共中央显然已认识到四平失守的严重性,一连发电给关内各军区,饬令各区不得有所行动,以免国军有借口在关内开大战。

四 平失守,对林彪的声誉及心理的打击是大的,甚至一些当年非常熟悉崇敬林彪的老部下,也开始怀疑:“林总”是不是多少年没打仗了,不会打仗了?士兵暗暗咒 骂:“撤退将军”、“逃跑将军”。长春弃守后,情况更加混乱,林彪所受压力太大,在路上情绪失控,脾气变得一反常态。退到舒兰的时候,他的部下参谋处的李作鹏、向敬之等人停下来喝酒,林彪上去把桌面一掀,抓起炕上行李便向李等人摔去。

情 况愈来愈紧迫,林彪及东北局不得不向中共党中央毛泽东报告四平兵败后,东北实况,并请示日后方针。五月二十六日给中共中央的电报说:“东北我军经过长期苦 战,主力甚为疲惫。敌已占领四平至长春线及郑家屯、西安至海龙线。我西满、北满甚为空虚。同时东、西、北满土匪尚未肃清,今又乘虚弥起,现敌向我军前进, 我甚难作有力抵抗。今后作战方针,请中央指示。”

这封电报承认东北共军已十分虚弱,失去战斗能力,无法抵挡国军的进攻 了。当新一军越过松花江向哈尔滨进逼的时候,黄克诚与林彪同时向中共中央毛泽东、周恩来告急。五月卅一日黄克诚电:“毛主席:东北情况很混乱,很难阻止敌 人占齐哈,假使退出齐哈,能取得和平停战,则坚决退出求得停战,来整理内部,以求再起,时机紧急,请考虑。”

六月一日, 林彪电中央周恩来等:“准备游击放弃哈齐。”毛泽东考虑了两天,终于在六月三日覆电林、黄,同意放弃哈尔滨:“同意你们作放弃哈尔滨之准备,采取运动战与 游击战方针,实行中央去年十二月对东北工作指示,作长期打算,为在中小城市及广大乡村建立根据地而斗争。对于分散与孤立之敌据点,应在可能条件下取之。目 前军队应争取休整,恢复疲劳,提高士气。”

此时,六月一日,国军新一军迅速追过松花江北岸,抵达双城,哈尔滨遥遥在望。 哈尔滨城内东北局已将物件装车,准备随时弃城出走了。正在此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间,峰回路转:晴天霹雳,新一军接到蒋中正停战命令,六月七日起,国军停止 追击。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大为震惊。赶紧向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力争:国军应乘胜追击,过松花江直取哈尔滨,将日本人所筑长期防俄入侵的联机永久工事占领,逼 使共军永远龟缩佳木斯一带酷寒地域。但当局命令终不能违,新一军只得回转陶赖昭待命。此后,国军再也没有机会越过松花江。

从当年的林彪到今天那些参加过“四平保卫战”的共军老干部都说,国民党没过松花江向北进攻是失算。否则,共产党的日子将更难过。

蒋 中正本人如何看待“四平街会战”呢?他在《苏俄在中国》中如此评述这一仗:“激战一星期,林彪所率匪部号称三十万大军,被我国军总指挥杜聿明部彻底击败, 伤亡过半,其它残部溃不成军,分途向中东铁路、哈尔滨绥芬河一带崩溃。杜总指挥即于五月二十三日由四平街进占长春,并令其所部以哈尔滨为目标,沿长春铁路 线向北追击,势如破竹,匪军毫无抵抗行动。此一剿共战役,可说是继二十三年在赣南五次围剿以后,又是最大一次决定性的胜利。而其共匪当时溃败的情况,及其 狼狈的程度,实与其在赣南突围逃窜时的惨状,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九三四年,蒋中正亲自在江西督战,对共军实行第五次 “围剿”,促使毛泽东等率部逃往陕北,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是国民党剿共史上最大的一次胜利。但蒋氏在此处认为“四平街会战”共军溃败之惨状,比第 五次“围剿”犹有过之。这对“四平街会战”一役,是很高的评价。证诸中共日后发表有关此役的文献看来,蒋氏这段评语,似乎并未夸大。这是十年后,蒋氏的回忆,对四平一役的状况及意义,应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四 平失守,对东北共军林彪部队以及中共党中央的震动可以说是空前的。共军战后闯关,在东北占了种种机先,又在苏联红军庇护下,攻城略地,东、西、北满的重要 城市以及中长路两侧战略地区全部囊括。可是四平兵败,林彪部队半年多来在东北惨淡经营的优势,一夕间,化为乌有,连北满最后一个大城哈尔滨也险些不守。林 彪部队在四平一役,败得很彻底。分析其败因,有下列这几项:

(一)战略错误,共军一向以游击战、运动战着称。无论抗战前 对付国军以及抗战时与日军周旋皆以灵活机动的游击战略致胜,这也是毛泽东最引以为傲的。但“四平街会战”,林彪部队打的却是集中主力的阵地战,这种正规 战,并非共军所长,士兵亦缺乏经验。四平街战线长,防御纵深浅近。遇到强势的国军,林彪部队便吃了大亏。

(二)国军美式 机械装备,战斗力远胜过共军。飞机、坦克车、重炮这些武器皆其军所无。四平、本溪之役,国军陆空联合作战奏效,国军完全掌握制空权,杀伤力大。共军死守四 平虽然顽强英勇,但终不敌国军强大火力的攻击,伤亡颇众。有些共军老干部回忆,那样猛烈的火力,连抗日时都没有遭遇到过。进攻四平的国军新六军、新一军、 第七十一军皆为国军之佼佼者,将士素质高,战斗经验丰富,而且初到东北士气高昂,战斗力强。

(三)共军在东北还来不及建立根据地,没有群众基础,东北人民当时仍心向国民党中央政府,对共军持有敌意。四平兵败,林彪部队连伤兵也找不到人抬。撤退时,粮食供给困难,人民不予支持援助。共军初到东北,相当孤立,也就是黄克诚所谓的“七无”。

(四) 关于死守四平,东北共军及东北局内部思想并不统一,因此而产生矛盾。像黄克诚、罗荣桓等人基本上是不赞成的,认为还是应该采取“且战且退”的战略,放弃中 长路沿线的大城市,以农村及小城市为立足点来包围大城市。后来毛泽东亲口告诉黄克诚,死守四平,是他本人的意思。但四平兵败,中共中央却拿彭真来顶罪,把 他东北局书记的职位撤掉。“文化大革命”时,彭真被斗,死守四平,导致共军惨重损失,也是他主要罪状之一。

“把四平变为马德里”是毛泽东一场孤注一掷的豪赌,毛泽东不仅输掉了四平,很可能连整个东北都险些给输掉了。但蒋中正颁第二次停战令却让了毛泽东一着棋,终于把东北这局险棋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4-24 20:04 , Processed in 0.07820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