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刘少奇与宋庆龄关系为何格外密切?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6-23 00:14:36 |阅读模式
1.jpg
                                                                        
少奇致谢
那一回宋庆龄去拜访刘少奇家。刘少奇、王光美夫妇与她悉寒问暖,相互关心;刘家的孩子们则对宋妈妈亲自看望欣喜万分。宋庆龄环顾刘家的简朴摆设,并打量他们的平常穿着,对共产党人的以身作则、生活节俭表示深深的敬意。
早在30年代,国统区一片白色恐怖。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政权,对共产党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图彻底剪除之而后快。各地遍步伪警与特务,对地下共产党活动大肆镇压与血腥残杀。
1934年深秋,何宝珍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献出了年仅32岁的璀璨生命。她的丈夫刘少奇此时还正在充满险恶的长征路上辛苦跋涉,3个子女则靠着别人的接济在各地艰难度日。一家人天各一方,谁也不知道谁的情况。
1932年冬,刘少奇离开上海时,毛毛还只1岁多。何宝珍被捕时来不及安顿孩子,只好先将他送给一个贫苦农民家当养子,十二、三岁时进上海小厂作学徒,经常以卖报纸、拣破烂为生,直到1946年才被地下党组织在苏北农村发现。同他的哥哥、姐姐们一样,毛毛从小离开父母,沦落他乡,颠沛流离,风餐露宿,吃尽了千辛万苦。
但是后来人们才弄清,宋庆龄亲自批准发给抚养费的那个孩子并非毛毛。尽管如此,刘少奇夫妇仍然对宋庆龄非常的感谢与敬仰。
在比自己年长5岁的宋庆龄大姐面前,刘少奇虽位高权重,仍然非常诚恳与虚心。宋大姐继承孙中山先生遗志,兢兢业业工作,为国为民干了多少有意义的事情啊!共和国深深感激她!
后来,刘家人去厨房做了几个菜,要请宋庆龄吃顿便饭。宋庆龄却起身告辞了。他们夫妇把她送出门外,并目送她远去,心里怀着深深的敬意。
在长期的工作活动与日常交往中,刘少奇与宋庆龄结下了深厚的同志友谊;而刘少奇一家人与宋庆龄的私人交情也很深。刘少奇与他的夫人王光美亲热地称她是“宋大姐”;而他们的孩子,则友好地叫她“宋妈妈”。
王光美说:“从那以后,少奇同志经常主动去看望她,她也偶尔到中南海来访。我们的关系逐渐密切,书信往来很多。少奇同志和庆龄同志不仅广泛地讨论各种问题,还互相提出意见,在政治上彼此关心。”
1951年11月底,经中共中央安排,刘少奇到南方视察和休养了一段时日,顺便看一看全国各地的情况,而让老是绷紧的神经与疲惫的身体也可以得到一次放松。
当时宋庆龄还住在上海,刘少奇夫妇便前往她的寓所看望她。此刻,他们早已是老朋友、老同事了。他们既是主动去拜访宋庆龄的,同时宋庆龄也是主动在邀请他们到她家作客。可谓声息相通,不谋而合。
对刘少奇夫妇的来访,宋庆龄非常高兴,并亲自为他们煮咖啡。问候了一番后,宋庆龄即开口向他们表示感谢。
宋庆龄说:“感谢你这位党中央书记、国家副主席,能亲自前去南京中山陵,向孙先生表示凭吊,还给他献了花圈。”
宋庆龄笑了笑说:“是孙先生的老警卫员告诉我的。”
于是,话题自然转到了孙中山身上。
宋庆龄说:“我一直相信,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孙先生的主张才能实现。”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神情、语调都明显流露出对党的无限钦佩和信任。
随后,宋庆龄邀刘少奇夫妇同往附近的虹桥俱乐部散步。三个人走出门,在大草坪上边走边谈,间或在长椅上坐一坐,有说有笑,就像一家人一样。
在上海,这两个新中国的领导人,一个是共产党员,一个是民主人士,像一家人那样聚首谈心,共商国务。一个叫对方“宋大姐”,另一个则叫对方“少奇同志”。多么友善的关系!
主席过问“大姐”迁居
“1963年,少奇同志出访东南亚四国。行前,我写信向庆龄同志请教应注意什么事。正巧她身体不适,却立即自拟一张单子,满满写了许多注意事项,还派秘书向我详细解释。从礼节、服饰、言谈到生活细节都想到了。她知道少奇同志有过肩关节周围炎,肠胃也不好,因此特别叮嘱我,到热带地区不要贪凉,睡觉时一定要关冷气,不要吃生冷的东西。现在想起这一切,我心里还充满感激之情。”
建国初期,宋庆龄有两个家:一在上海,一在北京。因公务缠身,她不得不经常穿梭于京、沪两地。一般而言,5月到10月,她住在上海;其他日子,她则住在北京。工作繁忙之际,有时一个月中她要往返于两地好几趟。
这当中还牵涉到一个非常动人的迁居故事。作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竟亲自过问宋庆龄大姐的北迁京城,并为她安排了一个甚好的住所。1963年以后,宋庆龄便正式定居于此,直到逝世。当然,此事后来连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也直接插手关心了。这样的荣耀,放眼全国,几人能有?
1960年,政府安排她迁入了西河沿新居。它位于前海西街18号,后来成了郭沫若的故居。这座院子原是北京著名药店达仁堂老板的房产,解放初期曾一度作为蒙古国驻华大使馆。房子的条件,原来是相当不错的;但当宋庆龄搬进去时,四周墙壁由于刚粉刷过,还有些潮湿,引起了她的关节炎旧病复萌,疼痛起来非常难受。
于是,中央有关部门派人带着设计方案,专程去上海征求宋庆龄本人的意见。但刘少奇还不放心,让王光美以私人交情给宋庆龄写了封亲笔信,托专人捎过去。信中说:中央是照顾宋庆龄同志的身体状况,所以请她务必接受。她的身体,不但是她自己的,而且是全中国人民的。只有她的身体好了,才能继续为中国人民、为中国政权干更多的工作,有更大的贡献。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希望她不要推辞。并且,她要是还有什么需求,也请尽管向中央提出。
当王光美把这事转告刘少奇与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后,中共中央和人民政府考虑到她的特殊身份,仍然决定要给她修建一所新住房。此工作后来就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亲自主持。在后海北边已经荒芜的满清王朝摄政王府花园里,葺旧更新,为宋庆龄辟出了一片幽静安适的庭院来。这是1962年。
“宋妈妈”的礼物
宋庆龄爱孩子是著名的。由于她自己没有亲生骨肉,便尤其对少年儿童充满慈祥与关心。她曾对朋友说:“解放后我来到北京,毛主席和刘少奇同志亲自来看望我,要我接受国家副主席的职务,我不便推辞。事实上,我最热心的是妇女、儿童和社会福利工作。”这不仅仅是她的谦虚,她还道出了自己真实的心声。
据王光美回忆:50年代初期,刘少奇就曾不止一次对她说:“宋副主席是位伟大的妇女,她坚持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不畏强压,坚持革命,同全家都断绝了关系。我们应该多给她一些家庭温暖。”他还特地强调了:“她非常爱孩子。”
这时候,孩子们也无拘无束起来,在宋妈妈面前表演各种滑稽的文艺节目,请她看自己的作业、成绩单,互相比高低。他们甚至学舌,模仿大人们谈话中的英文单词,笨笨的发音,逗得宋庆龄忍俊不禁,高兴地笑出声来。满屋里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较大一点的孩子则经常向宋妈妈汇报自己的学习与生活情况,甚至把日记寄给她看。宋庆龄一一给他们复信,态度认真,充满感情,鼓励他们上进,还给每一个赠送笔记本、糖果、小点心等礼物。她的每一封信的末尾,都毫无例外地签上了“宋妈妈”3个字。
而在另一封给孩子们的信中,宋庆龄写道:“平平、源源、亭亭、小小,你们一直是我常挂念的孩子们……”
宋庆龄在接信后的第二天,就马上给平平回了一封信去,长达2000多字。在信中,她赞扬平平做得很对,青年学生就是应该到人民群众中去,到生活实践中去,多看看外面的大自然,多从事一些户外劳动,这对自己的成长非常有利。信的最后,仍然是工工整整地签着“宋妈妈”。
每年当中,宋庆龄与刘少奇一家人之间都要互相赠送一些照片或小礼物。宋庆龄从国外出访归来时,总把一些纪念品转送刘少奇夫妇与孩子们留存。
宋庆龄爱昵地摸着孩子们的头,笑着回答了他一句:“孩子们自己做的小东西,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王光美回忆道:“我们相聚相处,常常谈笑风生,甚至颇有戏剧性。为了克服口音带来的困难,少奇同志就让庆龄同志说英语,我翻译过来,少奇同志也偶尔用简短俄语来表达。谈话中,上海话、湖南话、普通话相间,又加上点儿英语、俄语,很有趣味。……”而宋庆龄英文、俄文、法文、德文……都懂,在交谈当中也便一点障碍都没有。
王光美说:“回忆起来,庆龄同志给我们的关怀与鼓励,远比我们给她的要多得多。”宋庆龄就是这样一个人:只知奉献,不知索取;充满爱心,善良和气。
而宋妈妈送给他们的那些小礼物、亲笔信,他们也始终视为珍宝,非常爱惜。宋妈妈对他们的教诲和期待,时时鞭策着他们,在人生的旅途上健康地走下去,茁壮成才……
不久,“文化大革命”的逆潮汹涌而来,一批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纷纷遭到了打击。就连国家主席、党中央副主席、人大委员长,素有“第二号人物”之称的刘少奇;以及国家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素有“国母”之称的宋庆龄,也似乎难逃其灭顶之灾。
而这时的刘少奇,连自己都已被打倒,“泥菩萨过江”,遭戕在即,又哪里还能照顾得上宋大姐?
同时,在宋庆龄住宅内外,周恩来又亲自布置,增派警卫。这样,宋庆龄家在“十年浩劫”中才终于免遭大难。
想不到,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宋庆龄手中没有实权,却设法从蒋介石的法西斯魔爪下,保护、营救了许多革命者、中共党员与进步人士;如今新中国成立了,身为堂堂国家副主席的她,却连无辜而柔弱的表妹都没法保护。这不是对“文革”自诩为“国共两党长期斗争的继续”之谬论的绝妙讽刺么?
在“文革”10年中,宋庆龄情绪忧郁、百思不解,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但是,她的心始终与中国人民在一起,时刻惦念着国家命运、苍生前途。王光美说:“庆龄同志对中国革命事业,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不朽的贡献。直到最后一息,她仍带着安详的微笑,仿佛表达她永远蕴于心中的那句话:‘伟大的中国人民啊,我是多么地爱你们!’”
刘少奇的命运就要比宋庆龄更悲惨得多。“文革”尚未开始之前,他就被毛泽东不点名地批评过多次了。他也多次认了错,尽管毛泽东原谅了他,可他的处境仍然是每况愈下。别有用心、妄图篡党夺权的大阴谋家、大野心家林彪,其上爬路上最大的障碍就是刘少奇。他岂会放过刘少奇?
当1966年11月份首都各界群众隆重举行纪念孙中山诞辰100周年大会时,宋庆龄仍然在会场上看到了正接受批评的刘少奇。这时,虽然林彪已被安排为接班人,但刘少奇在党内仍是第8号人物。两人四目相对,默默无言,唯有眼神中的关切和安慰。
但是,1个月以后,到1966年底,各方面打击即接踵而至。12月18日,谢富治密召清华大学造反派头子蒯大富,商议建立“王光美专案组”;24日,中央文革小组戚本禹公开宣称“刘、邓是党内最大走资派”;25日,蒯大富发动“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大行动”;26日,康生公然称刘少奇是“赫鲁晓夫”;27日,北京高校联合召开“彻底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31日,江青召见刘少奇的女儿刘涛,让她与父亲划清界线……
在这种国家主席未能在位的反常情况下,作为副主席的宋庆龄只好代为主持国事活动。
1966年底,刘少奇境况危险,但宋庆龄仍视他为值得尊敬的老党员、老革命家,并将一本刚出版的《宋庆龄选集》赠送他们夫妇,上面写着“敬爱的刘主席、王光美同志”。这本书现今还在刘少奇纪念馆内展出。
当刘少奇的子女们见到贺年片上那刚劲、熟悉的笔体,那无比亲切的“宋妈妈”3个字时,心情何等激动!他们犹如荒漠中突遇甘泉,感到温暖和慰藉。在彼时彼地,它所蕴涵着的同志情谊,显示出了怎样的胆量和品格啊!
1967年,刘少奇、王光美都被关进了监狱,进一步受到林彪、“四人帮”的摧残、迫害,妻离子散,天各一方。在狱中的父母思念子女们,在外面漂泊的孩子们也千方百计地要寻找亲人。万般无奈之下,他们想起了宋妈妈,只好给她写了封信。接到信以后,宋庆龄十分难过,她当时虽然也身受冷遇,但毫不畏惧地又一次无私地帮助了孩子们。
骨肉分离了长达5年之后,直到1972年,那时刘少奇已经在河南被偷偷折磨至死将近3年了,林彪自取灭亡也已过去了1年,刘少奇的子女们才终于获准,到牢狱里去探望尚被监禁的妈妈王光美。王光美看到他们一个个精神面貌与身体状况都还不错,不免悲喜交集,半晌才说了一句:“没想到你们能活下来!”
“宋妈妈!”患难之中的孩子们,永远不会忘记给予他们无私帮助的宋庆龄!
直到1976年,“四人帮”尚未打倒,刘少奇尚未平反,宋庆龄还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到南长街给暂住在那里的刘家的孩子们转送物品。
抱病悼故人
这是一个令无数人难忘的日子,这是一个大家盼望了多年的日子,这是一个值得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大书特书的日子。
岁月悠悠,斗转星移。这个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冤案,早该真相大白了!
许多党内外干部群众纷纷向中共中央写信,要求重新评价刘少奇。1979年2月,党中央决定,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中央组织部联合对刘少奇一案进行复查;11月,复查组证实,《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
1980年5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等部负责人以及各方面代表人士联合组成了刘少奇治丧委员会,并向全国发出公告:“为深切悼念故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同志,定于1980年5月17日在北京举行追悼大会。同日首都天安门、新华门、外交部、中央国家机关、我国驻外使领馆和其它驻外机构,北京市和其它各省、市、自治区政府所在地的机关、部队、企业事业、学校等单位,下半旗志哀,停止娱乐活动一天。”
这一天,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低垂、气氛肃穆;金水河沉默、大会堂庄严。
追悼会由党和政府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邓小平同志主持。邓小平的声音在偌大的厅堂里回荡,像一记又一记清脆的重锤,敲打在每一个聆听者的心上……
起初,当宋庆龄突然出现在吊唁队伍之中时,王光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而当她终于证实,那颤巍巍地由秘书搀扶着、远远地蹒跚而来、慢慢走近的龙钟老太,正是宋庆龄大姐本人时,她一下子激动得喉咙哽塞,眼泪夺眶而出。
王光美后来回忆道:“我看到,庆龄同志的眼中又闪现出我曾见到过的胜利喜悦的光亮。我们紧紧地拥抱,紧紧地贴在一起。”
当邓小平同志致悼词时,王光美与宋庆龄静静地站立着。她俩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只是偶尔互相注视了短短的一刻。是啊,有什么语言能表达她们彼此内心中那千锤百炼、患难与共的,比天高、比海深的同志情谊呢?
1978年底,阴霾过后是天晴。王光美被无罪释放,重新获得了自由。像这样天大的喜讯,对于她的孩子们来说,要做的第一件是就是告诉他们最敬爱的人——宋妈妈。宋庆龄知道后,同孩子们一样的高兴,马上给他们回信,祝贺他们母子重逢,全家团聚。
王光美感慨道:“是啊,有什么语言能表示出我们的情意呢?又有什么方式能表达我对她的敬爱和感激呢?——只有这同志式的握手。”
1980年4月8日,沈其震将该报纸寄给同样是自己故交的宋庆龄,并附信再次向她“当年给予的帮助”表示感谢。
1980年5月15日,在王光美动身去河南迎接刘少奇骨灰的前一天,她接到了宋庆龄写来的英文亲笔信。在信的一开头,宋庆龄就称她是“我最亲爱的同志和朋友”,令王光美万分感动。宋庆龄大姐信中说:她顺便还给王光美寄去了一点小礼物,吃、用之类,“却包含了我对你们所有的爱”。王光美知道,此时的宋庆龄,一定像他们一样,正在缅怀刘少奇,为刘少奇默哀。
而如今,她俩正并肩伫立于刘少奇追悼会现场,为他送灵,向他默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21 10:12 , Processed in 0.16260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