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罗瑞卿倒台想见毛泽东 周恩来称“你太天真”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6-23 17:15:44 |阅读模式
1966年,在被称为三月会议的期间,被安上“野心家”、“阴谋家”、“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代理人”等罪名的罗瑞卿,抱着一丝希望打电话给周恩来,要求去见毛泽东和林彪,想去为自己辩白。已清楚罗瑞卿命运的周恩来委婉地告诉他恐怕不大方便。不死心的罗瑞卿又急切地说,那我给林彪打电话。周恩来在电话里激动地对他说:“太天真,你太天真了。”作家舟自横撰文《“太天真”的中共领导人:罗瑞卿》披露罗瑞卿鲜为人知的历史背景,并结合当时的政治环境、个人性格等因素剖析罗瑞卿倒台原因。
1955年9月27日,罗瑞卿接受周恩来授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命令状
罗瑞卿在历史上是毛泽东和林彪都信任的人。政治领袖都有自己的嫡系人马,争夺天下时更是如此。在国民党方面,老蒋嫡系是黄埔系,黄埔系同时还是浙江籍的,更是嫡系中的嫡系,如陈诚、汤恩伯、胡宗南等。毛泽东的嫡系当然是红一方面军出身的将领,在开国十大元帅中就占了八个(除了红二方面军的贺龙和红四方面军的徐向前),虽然长征后,红一方面军的人数是最少的。红一方面军后来的两大主力——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红三军团由彭德怀的平江起义部发展而来。而红一军团则主要是朱毛会师后的人马,即毛泽东秋收起义部和朱德、陈毅湘南暴动部。秋收起义部就不用说了,原属朱德、陈毅部的包括林彪在内的一大批中下层军官为毛提拔重用,成为毛的亲信。所以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这“双一”出身的,是毛泽东嫡系中的嫡系。罗瑞卿正是这“双一”系统的重要人物。
林彪担任红四军军长时,罗瑞卿是十一师的政委。林担任红一军团军团长时,罗是军团的保卫局长。到达陕北后,林担任红军大学(即后来的抗大)的校长,罗瑞卿是教育长。抗战时期,林彪负伤去苏联养伤,罗瑞卿成为实际的校长。太原战役后,罗瑞卿要求调到四野,林彪、罗荣桓也同意,只是由于毛泽东让罗当公安部长才作罢。庐山会议彭德怀下台后,罗瑞卿接替黄克诚担任总参谋长也是林彪建议的。
罗瑞卿1929年与毛泽东相识,毛泽东称他为“长子”,“罗长子”的绰号也不胫而走。1930年初,罗瑞卿任二纵队政治部主任期间,毛泽东曾手把手地教罗瑞卿如何调查研究。罗瑞卿和毛泽东接触时间最多的有两段,第一段是抗战初期。毛泽东曾让罗写一本《抗日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就让他住在自己旁边的一个窑洞里,每天让炊事员给他送饭,写完才让出来。罗在抗大担任教育长、副校长时,毛泽东经常到抗大讲话,对抗大工作的许多重要指示,罗瑞卿都忠实执行。第二段是建国以后直到罗挨整。从1949年到1959年,罗是公安部长,只要是毛外出,罗瑞卿基本都陪同,被戏称为毛泽东的大警卫员。毛泽东酷爱游泳,豪言“游遍祖国大江大河”。为了保护毛泽东的绝对安全,年近半百、不谙水性的罗瑞卿居然苦练学会了游泳。
罗瑞卿能获得毛泽东的信任除了工作能力,毋庸置疑更多取决于他对毛的忠诚,而且这种忠诚到了愚忠的地步。柯庆施说过:“相信毛主席要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到盲从的程度。”罗瑞卿是中共党内很早就做到这点的高级干部,而像这样的中共干部当时也大有人在。与罗瑞卿关系甚差的彭德怀甚至当着党的高级干部说,罗瑞卿就是毛泽东的一条狗,你们背后说什么坏话不要告诉他,不然很快就会传到毛泽东的耳朵里。但平心而论,包括罗瑞卿在内的大部分中共干部对毛的忠诚是出于朴素的情感和中国传统的君臣道义。
罗瑞卿长期从事军队保卫工作,建国后为第一任公安部部长,并兼任公安部队司令员。在建国前后多次参与或领导肃反运动,虽然每次肃反运动都有扩大化的现象,甚至他在长征途中下令枪杀过走不动掉队的红军战士,但这些在残酷时期为了维护政党和政权的残酷行为,在同样经历过残酷时期的党内同志眼里也属正常,至少没有在党内激起公愤(彭德怀恼火是因为枪杀的是他红三军团的战士)。他不像康生和自己的继任者谢富治那样阴毒无比,为了个人权欲故意大造冤狱。或许党内很多人不喜欢罗的张扬,但至少他不会像蒋介石手下的戴笠、斯大林手下的贝利亚以及康生那样让同事们感到恐惧。
即使是亲信,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在威权时代,最高统治者对臣下信任程度的高低,与臣下和自己关系的亲疏成正比,与臣下的职位高低成反比。罗瑞卿曾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这可不是一般的荣耀。但有一阵不让他列席了,原因是毛岸青夫妇的生活一直是由罗瑞卿照应,“四清”运动时毛岸青的妻子邵华为了锻炼而想去农村搞“四清”,罗瑞卿因毛岸青要人照顾劝邵华不要去,但在邵华坚持下,罗瑞卿考虑再三,将邵华安排在离北京很近的地方。毛泽东知道此事很不高兴,罗瑞卿也就被取消列席政治局常委会的资格。过了一段时间,毛泽东的护士长吴旭君对毛说是邵华自己提出,与罗瑞卿无关。这才解开了毛泽东心中的疙瘩,罗瑞卿又能去列席常委会了。奇怪的是,当时一位知道内情的老同志来给罗瑞卿打招呼:罗总长啊,知不知道政治局常委会为什么没要你来啊?这老同志知道内情,其他常委想必也知道,但居然没有谁觉得不正常。
1959年庐山会议后,由于彭德怀等人被打倒,中央政治局改组军委组成人员,林彪为第一副主席,主持全面工作,贺龙任第二副主席,聂荣臻为第三副主席。林彪接替彭德怀任国防部长,罗瑞卿接替黄克诚任总参谋长。从1959年到1965年被打倒,罗瑞卿先后担任5个方面的13个要职:在党内,是中央委员、书记处书记,还是中央对台工作小组负责人;在政府,是国务院副总理;在军队,是中央军委常委、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人民防空委员会主任;在国防工业战线,是国防工办主任,十五人专门委员会和中央专委成员兼办公室主任;在人大,是全国人大常委。可谓权倾一时。由于林彪身体等原因,罗瑞卿实际负责军委日常工作,不要说罗瑞卿的两位前任粟裕和黄克诚,即使是当初彭德怀某些方面也无此等权势,可谓空前而且应该是绝后了。以至于罗点点说:“说句玩笑话,如果真有离了他地球就不转的人,爸爸得算一个。”
一、官方说。官方把帐算到林彪头上,邓小平在罗瑞卿追悼会上致悼辞时说:“罗瑞卿同志是大家所熟知的同林彪反党集团坚决斗争的英勇战士,受到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
三、毛泽东认为罗瑞卿军事上靠近贺龙,政治上投靠刘少奇、邓小平,因此毛在发动文化大革命前清扫外围,将罗瑞卿打倒。同时,林彪感到大权旁落对罗瑞卿不满,或者林彪只是出于无奈,附和毛泽东。
以上四种观点,第一种是官方的惯用说法,不值多说。文革前后被打倒的领导干部,最后在悼辞或者官方生平介绍上,只要是能扯得上的,帐都算在林彪、‘四人帮’头上(同样,文革后,邓小平在彭德怀追悼会上致悼辞时说:“他在林彪、“四人帮”的迫害下…..”而对庐山会议只字不提)。实在扯不上的,也只说“被错误地批判”。至于被谁,出于维护伟大领袖或后来还在当权的人的原因,只能让读者自己领会。
庐山会议后,罗瑞卿在军队主要的职务是总参谋长,上上下下也以罗总长称呼他,但实际上罗瑞卿最具实权的职务是军委秘书长,他以此身份主持负责处理军队日常工作的军委办公会议。由于林彪常称病放手让罗瑞卿工作,所以军委日常工作实际由罗瑞卿主持。而且罗当时是中央书记处的书记,军衔虽然是大将,但见报时他的位置有时还排在几位老帅之前。中央和军委开了什么会,他去各位老帅那名义上是报告,实际上是传达。罗瑞卿主持会议的时候,不管是大将还是上将,点到哪个,都得站起来向他回话。罗瑞卿是个勤于任事的人,也是一个有魄力、能干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但也有个人权欲。他的政治头脑和张扬的性格不足以应付当时诡秘的政治环境和复杂的人事关系。
1963年,林彪身体大病后,军委工作由第二副主席贺龙主持,于是罗瑞卿工作上和贺龙走的很近,更使林彪感到大权旁落。此外,林在军内开展学毛泽东着作的活动,而罗瑞卿在毛的指导下,请陈伯达挑选30本马列着作进行学习。林强调军队突出政治,而罗瑞卿和贺龙声势浩大搞军事“大比武”,这些都让林彪觉得罗瑞卿是和他不是一条心(军内“郭兴福教学法”原为叶剑英发现,后来罗瑞卿和贺龙发展成“大比武”,叶认为罗将自己的功劳据为己有而强烈不满。有趣的是罗被打倒后,罗的罪名之一是“大比武”没经毛的批准,于是叶也不把这“功劳”抢回了)。罗瑞卿开展的“大比武”或许像其他人所说,有个人出风头的嫌疑,但并不是为了对抗林彪,但这发生在林已对罗心生芥蒂之时,不可避免地让林彪怀疑罗瑞卿的动机。在常人眼里看来是平常的事情,在政治家眼里都有政治的意涵。
林彪的性格内敛低调、沉静寡语,而他的两员大将罗瑞卿和刘亚楼虽然都属能干之人,但性格却都是飞扬跋扈、锋芒毕露。刘亚楼任空军司令员时,虽然吴法宪是派来协助他工作的,但吴毕竟是政委,而且中共历来是党指挥枪,却搞得吴法宪像是他的小跟班。刘对空军副司令员刘震、成钧、曹里怀等人更是颐指气使。
罗瑞卿在军内得罪不少人,但如果只把罗瑞卿被打倒看成是高级领导人之间个人恩怨是肤浅的。没有毛泽东的决定,像罗瑞卿这样的亲信、这个级别的高级将领,其他人是动不了的,包括林彪,更不用说叶剑英、聂荣臻等人。以林彪谨慎的个性、避祸的心态和对毛泽东的了解,他何敢要挟毛泽东?林应该明白即使在毛泽东危急的时候要挟成功,以毛记仇的个性肯定也会秋后算账。有句话说,文革中,周恩来只敢保毛泽东也想保的人,那么也可以说,林彪只敢打倒毛泽东也想打倒的人。这两句话虽然不一定全面:周恩来、林彪揣摩毛的心思可以挟带私意,将毛想保或想打倒的名单扩大化,以保护或打倒自己想而毛并不在意的人。但周、林不敢保或打倒毛一定要打倒或想保的人,即使企图尝试也不会成功,例如周想保贺龙,林想打倒张春桥。
中共八大后,毛泽东虽然退居二线,但毛是不会让自己大权旁落的,权力制衡是毛的法宝。当时处于第一线的,党政工作主要刘少奇、邓小平负责,而八大后毛泽东提议设立书记处,让邓小平做总书记,本来是用邓来牵制刘少奇的,谁知邓小平最后和刘少奇走到一起。同样,在军队里,毛让贺龙担任第二副主席,一是贺龙在庐山会议上批彭德怀有功;二是罗荣桓曾给毛建议,军队重要职务不要只任用一方面军的人,也要照顾其它山头,以利于军队团结(彭德怀下台后,在国防部长接替人选上,彭自己向毛推荐的人选是陈赓,也有林彪。罗荣桓推荐的是贺龙,而在总参谋长的人选上,罗荣桓推荐的是许光达和肖劲光)。毛最后重用贺龙,却不是出于军队团结,同样是为了军内的权力制衡。而自己和林彪的亲信罗瑞卿又和贺龙走到一起,毛泽东的感受可想而知。
有很多人认为罗瑞卿想在军事上投靠贺龙,在政治上投靠刘少奇、邓小平。这个说法很值得怀疑,工作上的接近并不意味所谓的投靠。即使是投靠,罗也不可能反毛。中共党内各个山头争权夺利是不真的事实,但是都在尊毛的基础上,无人敢挑战毛的地位。毛清楚罗应该不会背叛他,但毛不能容忍罗对他军事上最倚靠的林彪有二心。对于统治者来说,臣下的忠诚与否并不一定取决于事实而往往只是一个感觉。
七千人大会后,毛泽东就着手准备打到刘少奇。而经过多年经营,刘少奇在党政系统内,从中央到地方已有很大势力,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并且刘少奇通过对“大跃进”等错误政策的调整,在国内威望日增。此时毛想通过正常的组织程序打倒刘已不大可能,只能发动自下而上的“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知道自己在党政系统中已被架空,唯有依靠林彪所掌管的军队为他保驾护航。于是毛决定一方面利用林彪和其他将帅对罗瑞卿的不满顺势将罗拿掉,稳定林彪和其他军队高层,另一方面通过打倒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罗瑞卿、彭真、陆定一以及候补书记的杨尚昆,打击刘、邓的政治势力。
上海会议上罗瑞卿只是被拿掉,还不是一个“火药味”很浓的会议(一度与罗瑞卿很亲近的贺龙倒是在会上最积极,见人就骂罗瑞卿。他说:“他妈的,长子是婊子养的,他用公安部的办法,在党内、军内干私货,真卑鄙!”)。没有扣上反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这两个在当时最重的罪名。毛泽东还说:“(罗瑞卿)反对你(林彪),没有反对我……”据说毛一度准备把罗“流放”到江西。但毛泽东为了即将发动的文革,清扫刘、邓的外围,还是将罗瑞卿“打包”进后来的“彭、罗、陆、杨”阴谋反党集团。于是在1966年的三月会议上,罗瑞卿被彻底打倒。毛泽东在这一年说过一句话:文革就是剥笋。“彭、罗、陆、杨”就是这个“笋”的外层。
直到此时,罗瑞卿还以为是毛泽东、林彪误会自己,他打电话给周恩来,想见毛、林二人——就像那个寓言,狼说羊把水弄脏,要吃掉羊,羊却不明白这只是狼要吃它的借口,而徒劳地向狼解释那水不是它弄脏的。心知肚明但不能明说的周恩来只能激动地对他说:“太天真,你太天真了。”加上之前他看到有些揭发材料是由他自己的亲信所写,更让他难以承受。至此,罗瑞卿完全绝望。1966年3月18日,罗瑞卿在家中跳楼自杀,所幸命大,落地时只摔断左腿的足跟骨。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反过来说,君不要臣死,臣不得去死。在那个年代,挨整的人即使自杀也是不被原谅的,被称之为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毛泽东听到罗瑞卿跳楼的消息后,有些惊讶:“为什么跳楼?”然后讲了一句:“真没出息!”而其他人对此没有感到同情,用罗点点的话说:“他们用最难听的话说爸爸,说:‘罗长子跳了冰棍……’。也有人不说难听话,他们诗意大发,诗里写:将军一跳身名裂,向河梁,回首万里,故人长绝……。”由于当事人的地位,罗点点不好明说。实际上,说“跳冰棍”的是邓小平,原话是:“罗长子就象女跳水运动员,跳了一根冰棍。”而“诗意大发”的是叶剑英,他是把辛弃疾《贺新郎》中的“将军百战身名裂”随口修改了一下。被罗点点痛斥为“纵欲后的满足”。不由得让人想起庐山会议打倒彭德怀时,朱德说过的一句话:“你们这样的做法,谁能想到我们一个饭锅吃了好多年?”
由于九大的召开,罗瑞卿所在的监狱被允许看报纸,他看到了九大后的政治局名单。政治局是中共的权力核心,是神圣的殿堂,即使罗瑞卿当初最风光的时候都未能进入(包括文革后)。当罗瑞卿看到他极其鄙视的叶群也进入政治局名单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林彪这些人要完蛋了。战国时有个“赵王之爵”的故事。赵王得到一块宝玉,命玉匠制作了做了只酒杯,下令有大功者有权用这玉杯喝酒。赵奢打败了秦军后,赵王请他用玉杯喝酒。此后,全赵国的人把使用玉杯喝酒视为最高的荣耀。后来,赵王用此杯盛酒赐于一个给他舔痔疮的宠臣。再后来,赵将李牧打败秦军,赵王又拿出玉杯时,这回将士们都不喝了,觉得深受侮辱。罗瑞卿或许不知道这个故事,但是感受应该和这些赵国将士类似。罗此时开始反思个人崇拜给国家和他个人带来的灾难。
1976年毛泽东去世,罗瑞卿心急如焚地赶回北京,坚持不让他人搀扶,拄着双拐挪到毛泽东的遗体旁,久久端详,泣不成声。后来,他只要坐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总要司机减慢车速,艰难地从座位上起身,朝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恭恭敬敬地行个军礼。而当时的政治环境他已用不着演戏。罗瑞卿重新担任军委秘书长后,虽然事务繁忙,但仍兼任了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只能说没有在毛泽东麾下战斗过的人,是很难体会像罗瑞卿这辈人的感情的。因1967年武汉“七·二O”事件被打倒而饱受折磨的陈再道上将,后来对韩先楚上将说:老韩哪,咱们这些人,生是毛主席的人,死也是毛主席的鬼呀!他说到这里,那泪水都快要下来了。
1978年8月3日,罗瑞卿去德国治腿病时,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终年72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5-25 03:51 , Processed in 0.1948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