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外交部下属追忆陈毅在文革批斗会惨状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7-3 14:05:59 |阅读模式
文革爆发后,中共开国元帅、时任外交部长陈毅并不理解,并炮轰“反动派”,因此遭到不公正待遇。1967年,外交部以及红卫兵分别组织多次批斗陈毅的大会。原西亚非洲司任司长柯华撰文《陈毅在外交部——纪念陈毅同志诞辰一百周年》披露,在1967年8月11日的批斗会上,虽然周恩来事先安排“8341”的士兵保卫陈毅,但在周离场后,陈毅的脸上还是被抓出血来。
文革期间,陈毅在“检查报告会”上讲话
最初印象
首先,他到外交部上任连个秘书也没有带,孑然一身地来了。干部司找我商量,我们把杜易同志,非洲司的一个科长,推荐给他当了秘书。这件事看起来简单,但有些人新到任必随身带几个老部下,相形之下,就可以看出陈总对干部不讲亲疏,不搞帮派,大家也因此更加敬重他。杜易同志对陈总非常忠诚,关心陈总的安全、健康,在“文革”中有些关键场合帮助出出主意,在困难时期安慰陈总,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后来写了本书,名字就叫《大雪压青松──文革中的陈毅》。我看过这本书,既赋于对陈总的深情厚敬,又大量保存了”文革”中的重要史实。
有一次我给中央写了一份报告,提出做非洲当权派的工作建议。康生看后批了几个字,说这是典型的修正主义。于是,在外交部司长以上的会议上,把我批斗了三天,有人还提议召开全体大会批斗。结果陈毅和廖承志同志知道后制止了此事。
每次我们和陈毅一起外出,他总是和我们住在一个宾馆里,一起吃饭聊天,谈笑自如。
20世纪60年代,我们的外交工作一度面临很多严重的斗争,和霸权主义的斗争十分尖锐,日本军国主义者也很嚣张。这时候陈总有一段很有名的讲话,说你们都一块来吧,霸权主义和反动派一块来进攻吧,我们等着,等得头发都白了。当时全世界都很震动,这么大的气魄,只有中国敢这样讲话,陈总的外交战略思想和胆略气魄也充分体现出来。我们做外交工作的人听了,深感心情振奋。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陈毅同志就很不理解。中央许多领导同志也同样不理解,但是他们凭着党内斗争的丰富经验和马列主义水平,凭着他们对党和革命事业的忠诚,凭着他们个人的高贵品质,他们在“很不理解”的情况下,一开始就直觉地从行动上毫无掩饰地反对林彪和江青一伙。可以说,他们是从不理解开始,但又迅速地自觉地逐步参与和影响了一场尖锐复杂残酷的路线斗争。而且,由于他们代表的是真理一边,因此在“文革”中吸引了大批的老干部和革命群众,形成了一股无组织形式的强大的革命力量,而这些中央领导同志实际上成了这股革命力量的无形的领导核心。而陈毅的个性——敢说,敢做,敢当,无所畏惧,顽强地表现自己……在这场斗争中表现异常突出,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他的爱戴。列宁说过,群众是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选择他们的领袖的。我觉得列宁的这句话,用来描绘“文革”中几位人民群众所敬爱的领导人与群众的关系,也同样是适用的。
“文革”开始不久,外交部的造反派耍了一个笨拙的手腕,或许是他们的所谓策略吧,他们请陈毅当红色造反派的司令,给他带上红袖章,请他在大会上讲话。陈毅上台后,开始还平心静气地讲了他的思路,他的一贯主张,用意当然是在教育外交部的人员。可是讲着讲着,语气一变,说“你们让我当司令,可不要当面叫司令,背后又使绊子。”他又激昂地说:“一些红小鬼,陈丕显、方毅,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反革命?我要为他们说话,奋不顾身地说话。你们不同意我也要说。革命历史证明,整人的人最终是要失败的,能团结人的人最终是要胜利的。我说这些话,可能会坐牢,老婆离婚,甚至杀头。我不怕。我从来不靠别人的血染红自己的顶子。我就不相信,就你革命,我陈毅就不革命。你不就是个连长嘛。”
对造反派的混淆黑白,胡作非为,陈总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有一次,他在外交部全体人员的大会上讲话,没讲多少,就把袖子一捋,喝道:“你们要造反啊?!”第二天,围攻他的大字报就铺天盖地地贴出来了。我也写了一张,从二楼一直挂到一楼,写了十二个大字:“陈毅同志的脾气发得好得很!”三个人签名,我的签名在中间,写的很大。另外还有两个人签名,一个是甘野陶,被说成是叛徒,他是外交部第一任驻朝鲜的临时代办;另一个是龚普生,被说成是叛徒的外交部常务副部长章汉夫的夫人,当时任条法司司长。他们的名字写的小一点,写在两边。好心的人对我说,你写也可以,为什么要带两个叛徒呢?我说,我不认为他们是叛徒。后来,我为这张大字报又挨了不少斗。军代表给外交部每个人发毛主席像章,特别指名不发给柯华。
在此期间,陈毅热心于宣传自己的主张,到处讲他对“文化大革命”应该怎样进行的看法和思路,有请必到,苦口婆心地规劝大家。他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很生动地劝大家不要头脑发热,不要无限上纲,不要越左越好,要正确地进行路线斗争,不要有一点错误和缺点就把人打成走资派,打成黑帮。他说这样太简单化了,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们一样简单化,我犯过和你们一样的错误。他谈自己的经历,这对当时的青年人有很好的教育作用,使很多人能正确地坚持斗争。他的讲话传得很远,在全国范围内流传,而且传得很快。在“文革”中能够形成一种与造反派对立的力量,陈毅同志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当时我们都担心,怕陈总说话太多、太冲了,会引起麻烦。有一次他在钓鱼台接见外宾,我和一个翻译,一个记录也在场。我怕他又说多了,一见面,我就抢先提醒他说,陈总,现在都分派,我们三个人就三派,我是当权派,他是造反派,他是保皇派。陈总这次总算注意一些,就只与外宾谈工作了。
有一次,周总理召集外交部的一二百人在中南海开会,总理正在批评造反派拆掉一些司长以上干部的电话和取消他们的汽车,总理要造反派即刻把电话安上,把汽车恢复给这些领导干部使用。正在这个时候,陈总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喃喃地说,这都搞成什么样子了?总理安详地望着陈总说:“陈总啊,你还是耐心点嘛。”陈毅说:“我还不够耐心吗?”说着就听从总理的话坐下了。
“文革”初期,林彪就在中央政治局的会议上,大讲所谓的政变经,说“文革”就是罢官的运动,说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陈毅同志有一次就在外办全体人员大会上说,有的人嘴里说的好听,实际上不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别看他毛主席语录举得很高,实际上是什么人,我还要看。
陈毅同志与江青和林彪的斗争越来越尖锐化了。那是1967年2月16日,在一个中央的碰头会上,陈毅、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等元帅,还有谭震林等老同志,公开与林彪和江青斗争。陈毅同志当时讲,历史不是证明了谁是反对毛主席的吗?以后还要看,还要证明。斯大林不是把班子交给赫鲁晓夫了吗?不是搞了个修正主义吗?江青等向毛主席汇报了上述情况,毛主席大发雷霆,当面训斥陈毅同志,这就是有名的“二月逆流”的序幕。
在批斗会上
1967年8月11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万人大会,由陈毅做检查。造反派让我去参加大会“接受教育”。会前,周总理对造反派提出要求,不许在会场上悬挂打倒陈毅的标语,不许揪人,不许侮辱陈毅的人格。为了安全,总理还安排八三四一部队的战士坐在前两排。陈总进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姚登山,他拒绝和陈总握手,以表示和陈总划清界限。大会开始后,周总理讲了一些话,讲完就先走了。总理一走,打倒陈毅的标语就从二楼放下来了,几个造反派冲到台上揪陈毅。战士们保卫陈毅,把他们推开了,但陈毅的脸上已被抓出血来。
那天上午开完批斗会,中午陈总在钓鱼台招待非洲外宾,我出席作陪。我看他平心静气,和客人谈笑自如,他向客人敬酒后对我说:“柯华,你给客人敬一杯酒么。”我说:“你都敬了,我给你敬一杯吧。”他说:“你给我敬什么,我是走资派。”我说:“我就敬你,祝你健康。”我敬酒的时候,造反派就在一旁瞪着我,后来这当然成了斗我的一个理由。
1967年8月26日下午,在外交部又举行了一次批判陈毅的小型会。当时毛泽东对陈毅有个“一批二保”的指示。周总理也是亲自到场,他先派人进会场看看有没有打倒陈毅的标语,他自己拿个凳子坐在门口等着。检查的人说里边有打倒陈毅的大标语,周总理就不肯进去,在盛夏中坐在门外太阳底下,有同志给他草帽他也不戴,一直到大标语撤掉了才进去。这天下午,外交部的造反派勾结北京外语学院造反派数百人来揪抢陈总,把陈总的汽车轮胎放了气。周总理事前安排了卫兵保卫陈毅,周总理走后,造反派来抢人,卫兵在外交部保陈派的帮助下把陈总藏到洗澡间。那一次,陈总被困在洗澡间中达五六个钟头,最后还是周总理令卫戍区派警车把陈总从后门接走了。
陈毅在“文革”中这样“猖狂”,林彪为什么没有杀害他呢?林彪在“文革”中害过许多领导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主席既已提出“一批二保”,林彪也就不好露骨地动他的血手,而是伙同江青一伙对陈毅同志的病采取慢性折腾直至最后以误诊、错诊、错治这样杀人不见血的办法置陈总于死地。
龚澎和我是同学,“文革”期间关系很好,感情很深,我还写过一篇洒泪忆龚澎的文章。当时我对陈总说,我和龚澎约好了,要去看你。其实我们并没有约好。陈总当晚就给龚澎打电话,说柯华说你和他要来看我。龚澎说是啊。我和龚澎也是心心相印,都有心安慰陈总,虽没有约好,她是会想到我的用意的。
陈总最后留给张茜同志和儿女的遗言是:“一直向前战胜敌人。”
1972年1月10日,陈毅同志的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
那天中午一点半,毛主席突然叫车,要参加陈毅的追悼会。他平时睡到三四点钟,这天睡不着了。周总理当机立断,立即通知宋庆龄,通知西哈努克,通知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都去参加。其他人也都可以去,悼词也改由周总理亲自致。
周总理在追悼会上致的悼词,讲到陈毅是优秀的共产党员,是好干部,努力为人民服务等等,评价就是这么几句话,主要内容是介绍简历。评价简单,这在当时也是可以理解的。
陈总离开我们将近三十年了,而我们这些人,陈总当年的老部下,仍然深深地怀念他。他的思想作风深深地刻印在我们这代人的脑海里。
陈总:您的最后遗言“一直向前战胜敌人”,将永远鼓励我们向前,向前,向前!
陈总——青松长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1-21 01:23 , Processed in 0.08879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