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副官口述:蒋介石之死与上天异象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7-12 00:33:14 |阅读模式
翁元,1930年出生于浙江寿昌。1946年报考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卫士。随扈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先后担任蒋介石内勤侍卫、贴身侍从副官;1975年蒋介石去世后,又任蒋经国贴身侍从副官,1988年蒋经国去世后退休。翁元在口述史《我在蒋介石父子身边四十三年》披露了众多蒋家秘闻,以下为该书书摘。
1.jpg
晚年的蒋介石每每出现在公众面前,都力图给人“老骥伏枥”之感
蒋介石的疑心病
陪蒋介石出门的次数渐多,我也越来越熟悉他的心理与习性。
坦白地说,老先生是一个疑心病相当重的人,连我们陪他外出,外卫、中卫、内卫那么多人保护他一个人,他还是从某些小地方显现出了他的小心谨慎。
比如说,他在外地睡觉前,一定会检查里里外外所有的门窗,直到确信每一扇窗户都关好,他才敢放心地入睡。通常,他也会问我们,到底门窗有没有锁好啊?我们便从命在他的房间四处探视一遍,才敢回到各自的安全岗位上。
蒋介石虽然是军人出身,可他在某些方面却显得十分胆怯而重迷信。例如他每次以“总统”或者是国民党总裁身份,去丧家或者殡仪馆悼丧回来,一定要在洗手间里把双手洗上老半天,他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为什么要洗那么久。当然,这种事不必问也知道,他是一个十分讲迷信的老式人物,他相信如果去悼丧回来之后不好好洗手的话,就会把丧家的晦气带进自己的家门。
所以,原则上,他不轻易出席丧葬场合。
官邸大大小小的人员都清楚,蒋介石非常讨厌黑色的东西,他认为黑色是最不吉利的一种颜色,所以官邸内外,几乎看不到有任何的装饰是黑色的。
越是到了晚年,老先生越迷信,可是有趣的是,官邸内部也有一些无稽的传闻围绕着老先生。然而,这些传闻因为与事实的差距不大,所以一时之间,便在台北的官场传了开来。
比如,在政坛就有一个说法,凡有人身体欠安,只要蒋介石去医院探望,这人八成就会在几天后驾鹤西去。还记得当年退役的“空军总司令”陈嘉尚,在担任驻约旦“大使”时因病返台医治。有一天老先生突然光临医院看望他,陈嘉尚自己也听过传闻,可是老先生未经通知直接驾临,他连回绝的机会都没有,只好躺在病房中接受探慰,心中真是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真是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几天光景,这位风烛残年的老将军,终于寿终正寝,离开人世。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陈将军原本就是年寿已尽,实在是个令人不敢骤下断语的问题。事实上,当老先生得知其病重无法医治时,才会驾临探视慰问。
蒋介石之死
1975年4月5日上午,蒋经国和往常一样,一大早就到士林官邸看望他父亲。通常,他会在早上与蒋介石就一些政务做短时间的交谈,交谈时,从不避讳我们这些在一旁的随侍。一会儿,他就退出房间,下楼离去。
我记得那天特别闷热,气压也异于往常,天空乌云翻腾,似乎从空气中都能让人嗅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5日下午,轮到我4-8小时当班随侍老先生。那天我觉得他似乎比以前情绪还要烦躁,他不停地起床又躺下,躺下又想再起来,这样反复好几次。医务人员在一旁见他情绪那样不稳定,就劝慰他,要他多休息,不要这样一下起来,一下又躺下。他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对医官的劝说根本置之不理,医护人员无可奈何,只好任由他这样上上下下。那时,老先生原先的小便带血和高烧都已经缓和下来,然而他的心脏扩大和时常间歇性停止跳动情形,还是此起彼落,时有所闻。
晚上,蒋经国又回到士林官邸陪宋美龄晚餐后,他照例先向老先生请安,然后在他书房内两人谈了几分钟,蒋经国见老先生似乎有些倦容,就告诉老先生:“阿爹,你累了就休息吧。”走出房门之前,还吩咐医官给老先生吃几颗镇定剂。
医官把药丸给老先生服下后,已经是晚上8点钟,到了我交班的时间。于是我把任务交给下一班的副官李振民。交了班,我就回副官房间,想好好睡上一觉。
正在我意识朦胧的时候,依稀听见楼上楼下非常急促的脚步声,忽而跑向东忽而跑向西,而且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杂乱,因为自己忙了一整天,实在已经累得不省人事,便不知不觉地昏睡了过去。
大约是晚上11点的时候,李大伟突然把我从睡梦中摇醒,我还以为是换班,我睡眼蒙中觉得自己没睡多久,为什么就要我换班:“干什么!轮到我上班了吗?”李大伟神情紧张地说:“什么上班,老先生都已经过去啦!快点起来,大家现在忙得一塌糊涂,起来帮忙!”我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匆匆起床,李大伟才告诉我整个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晚上8点55分左右,老先生已经沉睡多时,可是孰料心电图上的心搏曲线,突然变成一条白色直线,当班的护士和李振民召唤所有的医护人员立即进行急救。
那天值班的医官是俞瑞璋,他身穿睡衣,狼狈不堪地冲到老先生的病榻前,二话不说,就给老先生实施急救,包括实施电击。可连续做了几次电击,老先生的心脏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医疗小组知道事态严重,要救活老先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立刻向宋美龄和蒋经国汇报这个不幸消息。
蒋经国从士林官邸回到七海官邸,正要上床就寝,没想到电话铃声大作,要他立刻再回士林官邸,蒋经国本身也对这次的紧急情况心知不祥,等他赶到士林官邸,老先生早已归西,没有交代任何遗言。
我进房门的时候,见到屋内人声鼎沸,蒋经国先生在房间角落的壁炉边低声啜泣,夫人宋美龄则在病榻边面色冷峻而忧戚,显得非常难过,现场一片忧伤悲戚的气氛。医生放弃了急救之后,已经开始在为老先生戴上假牙,然后通知“副总统”严家淦等当局高官,请他们速来士林官邸见“总统”最后遗容。
严家淦等人瞻仰了老先生遗容后,就准备为老先生移灵,移灵用的是“荣总”为老先生新买的进口救护车,我们正把老先生遗体移上救护车,天上突然响起隆隆雷声,紧接着一阵倾盆大雨如排山倒海而来。移灵车队不能受天气影响而延误时间,所以车队就在滂沱大雷雨之中,从士林官邸缓缓前进。
不可思议的是,当移灵车队从士林官邸走到中山北路时,雨却又奇迹似的停了。
宋美龄独特的养生之道
宋美龄非常重视身材和容貌的保养,是官邸公开的秘密。早年,宋美龄的皮肤很容易过敏,病情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是吃了一点海鲜或是沾上一些花粉,就会全身皮肤红肿,非常难受;后来,她经过一阵子的治疗,才慢慢痊愈。
她的副官郭女士有一项任务,就是帮宋美龄拔头发。宋美龄十分讨厌白头发,只要自己化妆时,发现头上有白头发,便非要将其除去而后快,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见郭副官在帮她拔白发。
除了容貌上宋美龄尽量要依赖化妆品弥补一些先天的缺点,她对自己身材的保养更是格外重视。她几乎每天都会用磅秤量自己体重,只要发觉自己的体重稍微重了些,她的菜单马上随之更改,立刻改吃一些青菜沙拉,不吃任何荤的食物;假如,体重在她的标准以内的话,她有时会吃一块牛排。
当然,有时候,她基于保持身材苗条,难免会有一些违反医学原则的方式,让外人看起来似乎为了身材可以牺牲一切。
例如,早年,她为了维持身材,还经常吸烟,她习惯抽凉烟。老先生不喜闻到烟味,更不允许人们在面前吸烟,所以,老夫人通常抽烟的时候,一定要在自己的书房里边抽,不会到房外吸烟。这个为身材而吸烟的习惯大概只维系了几年,老夫人也许也觉得这个方法有些舍本逐末,后来就戒掉这个减肥方法,再也没见她抽过烟。
宋美龄的收藏机密
1991年,宋美龄离开台湾到美国定居,这个消息引起台湾岛内一阵哗然,人们议论的重点是她究竟从士林官邸带了哪些金银珠宝去了美国。我记得当时有一种说法是:“香港有九七回归,宋美龄有九七大件。”
然而,根据我们同仁的推估,宋美龄应该带走了不止97箱宝贝,她至少带了一百多箱的东西离开台湾,当然这里面也有一部分是随员们的行李。就因为她和随员一行带走了那么多的物品,难免引起外界的极度关注,一时之间猜测纷纭。
在国民党的众多官员中,当然不乏耿介之士,但国民党的送礼文化是非常有名的,尤其是在早年台湾一党独大的强人时代,更是如此。宋美龄作为“第一夫人”,巴结谄媚者自是比比皆是。
宋美龄的书房旁边,有一间储藏室,专门存放一些大小官员孝敬给她的宝物,大凡她比较值钱的东西全部储存在这个小房间里,稍微次级一点的礼物或者是过时的礼品,她就差人把东西搬到官邸隔邻的一栋平房式建筑的仓库里面去。
蒋经国截肢之谜
蒋经国晚年,台湾的各种地下地上刊物,已经有如雨后春笋,这样发达的媒体传播,关于蒋经国生病的一些小道消息也特别多,可是,这里面有一大半是外界以讹传讹、扩大渲染的不实报道。
说蒋经国的某只脚已经“锯掉”的消息,便是一个典型的错误信息。
当时,这个传闻,主要和他坐轮椅出入各种公开场合有关,而且,一直到他死后,因为他的遗体躺在棺木内,还有一床棉被覆盖在他的下半身,所以更引人疑惑。究竟蒋经国晚年有没有锯腿,其实答案非常简单,就是没有。
既然如此,蒋经国晚年为什么要乘坐轮椅?
这和他的身体神经病变有关,因为糖尿病的并发症,造成他的脚部神经组织麻痹,所以,蒋经国晚年始终抱怨为什么觉得脚一点力气都没有。医生曾经规劝他做各种复健工作,例如按摩,可是蒋经国并没有横心做下去,加上他自己原先就是一个不喜欢运动,回家就往床上躺的人,没有机会让腿部多活动。所以,晚年他的下半身肌肉萎缩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他的上半身相当肥胖,大约有70公斤的体重,但是双腿很瘦,所以站久了就支撑不住,医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让他坐轮椅。
尽管蒋经国到死为止,都没有“锯”掉身体的任何部位,可是,他的皮肤确实因为糖尿病的关系,发生了相当严重的病变情况。
更严重的是他的腿部皮肤,可以说是到了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的程度,这就是典型的感觉神经麻痹的病症。
最明显的一次是一年冬天。当时我们怕他着凉,在他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准备了一只热水袋,放在他最怕冷的脚下。
没想到,有一次,大概是某位副官的热水比较烫,虽然热水袋还包裹着一层毛巾,但因为蒋经国腿部神经已经麻痹,他在睡觉的过程中,脚也没什么烫的感觉,一直这样“烫”到天亮。当我接班时,一看,不得了!蒋经国的左脚脚后跟硬是烫出了一个大水泡,面积相当大,我们立即向医生报告。医生接到这个消息相当紧张,因为有糖尿病的人,身上即使是一点小伤口,复原都要经过好长的一段时间,更何况这么一大块水泡。
那次的烫伤时间,整整做了一两个月的治疗,终于痊愈,这大概是蒋经国卧病期间,一次最明显的“意外”时间。
除了烫伤时间外,蒋经国全身的皮肤也很特殊,比一般人的皮肤干燥,经常像是蛇蜕化脱皮一样,一片一片地脱落,十分可怕,这可能也是糖尿病的后遗症之一。他的皮肤表皮不但易脱落,而且皮肤的感觉神经很迟钝,时常皮肤破了还不知道疼,多半是我们发现了,才赶快想办法治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21 10:09 , Processed in 0.12054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