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加拿大中学数学教育的困惑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5-6-25 23:43:01 |阅读模式

加拿大公立中小学曾以率先大规模普及“发现式学习法”(discovery learning)进行数学教学而自豪,但这种自豪感近来因一份报告而受到重挫。究竟该怎样对中学生进行数学教学,或许亚洲国家的一些教学方式值得借鉴。


加拿大国旗

贺维学会的报告和OECD的报告

据网易博主曹短房介绍,经合组织(OECD)每隔3年会对65个国家15岁中学生在数学、阅读和科学等3方面能力进行研究,并得出一份《国际学生能力评量计划》报告(PISA)。

2012年的PISA报告是从65个国家2,800万15岁学生中抽样51万个进行调查,每个被抽样学生进行两小时笔试,一些国家、地区还进行了40分钟包括数学、阅读和答题的电脑测试,一般认为,PISA可以较准确衡量和比较各国家、地区未成年学生阅读、计算、科学理解和解决问题能力。

测试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在PISA排名中,传统上能为发达国家争些脸面的北欧国家纷纷落马,只有芬兰仍算令人满意,而2009年才第一次参加测评的上海不仅表现最佳,而且和上一次测评想必进步明显,前五名表现最佳的地方全部在东亚(上海、新加坡、香港、台北、韩国),具体到加拿大,只有法语区魁北克省测评分表现差强人意,和2006年测试表现持平,萨斯喀彻温省微跌,其余各省都较10年前下降,尤以马尼托巴省下降幅度最大。

贺维学会报告指出,在三项总分方面,韩国、新加坡、台北、香港分别为86、83、82、77分,而加拿大魁北克、安大略、阿尔伯特省分别为33、33、28分,均低于世界平均的37分;在数学单项方面,韩国、新加坡、台北、香港分别为44、45、53、47分,而魁北克、安大略、阿尔伯特省分别仅29、27、24分,仅比世界平均的23分略高。

“发现式学习法”是罪魁么

贺维学会报告的执笔者是温尼伯大学副教授安娜·斯托克(Anna Stokke),她直截了当地将加拿大中学生数学成绩下降的责任,归咎于“发现式学习法”的使用。在她看来“发现式学习法”是非常糟糕的数学基础教学方法,因为这项学习法的要旨,尽可能不去教授公式或标准解题方法,而是鼓励学生自己寻找解题的方法,并认为这种教学法可促进学生深层次理解数学概念的能力,和使之更灵活地将数学知识应用到不同领域,但正如斯托克副教授所指出的,由于中学生在这种学习法的指导下,连最基本的数学知识,如乘法口诀表都不能掌握,所谓“自行寻找解题方法”就成为一句空话,结果只能是让怎么也找不到正确解题方法的学生感到沮丧,并认为自己“是个笨蛋”。

斯托克和贺维学会对“发现式学习法”的批评得到广泛共鸣

在阿尔伯特省,一位亚裔中学家长已收集1.7万个签名,呼吁在中学数学教学中采取传统的“直接明示教育法”(direct or explicit instruction),并在29日与省教育厅长大卫·埃根(David Eggen)等进行了关于中学教育方式的公开讨论。这位家长称“必须在更多孩子受影响前扭转这种错误方式”。据CBC报道,全加拿大有4个不同的团体组织类似请愿,总签名人数逾2.3万人。

在卑诗省同样有550多人签名要求改变“发现式学习法”,但省长简蕙芝和省教育厅长法斯本德(Peter Fassbender)暂时对此未予回应。


在贺维学会报告中,安娜·斯托克提出了具体的改进建议,包括从小学起加强学生“基本数学能力”,小学教师必须至少接受两年大学数学课程并通过相关内容数学测试,方能获得小学教师资格证书,在中学推行“八二学习法”,即“直接明示教育法”占八成,“发现式学习法”占两成,确保学生在获得最基本数学方法、知识之后才去“自我发现和寻找”。

不同意见

安大略省雷湾湖首大学教授卡贾德(Ann Kajander)称“报告结论轻率、缺乏足够学术支持”、“不能如此武断地否定如此重要的学习方法”,她认为贺维学会报告“没有引用任何专业学术研究文章作依据就作出结论”,对于研究人员而言“荒谬绝伦”。

但斯托克和支持其观点的人士则反唇相讥,他们指出,且不说报告本身明明列出了引用、参考的多篇公开发表相关研究文章题目,且报告所依据的经合组织PISA报告数据,其权威性和参考价值早已获得国际公认。

一些学者和业内人士对争执采取了谨慎和含糊其辞的姿态,如UBC大学数学系教授乔治·布鲁曼(George Bluman)就表示,如果学生是数学天才,那么“发现式学习法”将更容易发挥其才能;但倘若是普通学生,“其实也许哪种方法都差不多”。

不过这种“和稀泥”的论调引发了不少对加拿大中学数学教学差劲家长的反感,一些家长在网络平台上指出,以往对自己上小学高年级或初中孩子数学能力忧心忡忡,私下为孩子请老师补习,或将孩子送进数学课后班的家长多为亚裔,可近年来许多非亚裔家长也如法炮制,且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这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真正原因

不少参与争论者都忽略了一点,即贺维学会报告的结论源于2012年PISA报告,而对于后者,当年许多欧美国家均已作出了充分的反思和总结。

在PISA2012测试中,法国在65个参评国家中仅列第25位,而东亚一枝独秀,对此经合组织专家沙尔蓬涅(Eric Charpongne)指出,亚洲教育体系运转良好的关键,是“社会需要大量有文化、受教育的人才,家长、教师和学生努力方向一致”,而法国、加拿大等表现不佳,则是“社会和教育不平等现象加剧”,及缺乏更多适合的优秀人才投身基础教育事业的结果。

针对加拿大、英国、美国等推行“发现式学习法”,拒绝背乘法口诀表,并认为“发现式学习法”可以提高学生数学知识实际应用能力的传统认识,《经合组织观察》杂志当年就引用数据予以驳斥,这份杂志指出,上海、台北、东京等地的学生之所以表现优异,不仅因为西方通常所理解的“死记硬背”、“应试教育”,同样也表现在善于应用知识于现实中,举例而言,美国能将课堂上学习的数学推理等知识运用到实践中的学生比例仅2%,而上海则高达30%。

加拿大法语杂志《使命》则指出,中学教育质量和教育资源投入成正比,注重给更多学生提供较高质量的普及教育很重要,在一些亚洲国家,职场竞争激烈,迫使学校和学生不敢懈怠,也令整个中学教育环节高效运转,此外,东亚国家和许多数学较好的欧洲国家,小学阶段教师就分学科教学,数学教育都有受过专门训练的老师担任,而在加拿大,小学教师都是“全科教学”,既教语言,又教数学,也教社会学,这“实际上是基础教育投入不足的无奈之举,却被巧妙地包装为‘素质教育’、‘发现式学习法’,而后果人们已经看见了”。


一份魁省杂志指出,在加拿大国内,魁省在数学方面表现较好,而PISA三项测评总分甚至还有回升,是和该省相对而言教育投入比较充分不无关系的,而其它各省中学数学成绩下滑的幅度、速率,往往和该省基础教育投入下降的幅度、速率一脉相承。

由此便不难理解大多数省的省府和教育部门对早在近3年前便出台的PISA报告麻木不仁,对PISA报告基础上“炒冷饭”形成的贺维学会报告也不冷不热的态度了:不论是采取所谓“八二教学法”或别的什么办法,要真正达到提高中小学数学能力的目的,唯一的出路在于改善师资、加大基础教育投入,而这对于大多数整天“哭穷”的加拿大省府和省教育厅而言,是几乎不可能去做的一件事。

两年多前,曾有媒体对PISA报告揭露的问题指出,如果不能加大基础教学投入,像东亚国家那样提供较高质量的中小学义务、普及教育内容,任由改头换面的“减量教学”充斥基础教育阶段,长此以往,将令社会和教育不平等现象愈演愈烈,因为有钱的家长可以给孩子请私人教师、上课后班,或送入教育条件更好的私校,而一般家长只能让孩子们在公校里“凑合”。两三年前法国人所担忧的一幕,如今似乎正在加拿大许多省份慢慢变成现实,甚至如某些魁北克学者所言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法国中学生至少是都背过‘小九九’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5-26 17:30 , Processed in 0.16196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