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抗日“持久战”思想究竟是谁最早提出的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5-9-7 18:26:35 |阅读模式

美国之音编者按: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前,美国之音记者樊冬宁到台湾采访,包括专访抗日名将白崇禧之子、著名台湾作家白先勇。白崇禧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担任中华民国国军副参谋总长,指挥过多次大小战役、战斗,后来曾经担任中华民国国防部长,一级上将。这次专访,分集陆续播出。


记者:您今年办了 《民国与父亲》《战争与记忆》的讲座。您觉得对自己的意义在哪里?怀念父亲的成分多吗?年轻的学生听完讲座之后给您的回馈是什么?


白先勇:我父亲跟民国史可以说是息息相关。从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开始,他18岁就参加武昌起义,然后北伐,他是从广州领军,一直打到北京。最后完成北伐就是白崇禧将军,那时候他35岁。所以说中国统一那一刻,至少暂时统一那一刻,是他完成的,从广州打到山海关。


然后,抗战的时候,他是第一个地方的军事领袖飞到南京,参加抗战。那时候是蒋委员长号召抗战。七七抗战,他8月4号就飞南京了。飞南京的时候日本的报纸头条登出来说, 战神莅临南京,中日大战不可避免。所以日本人对他也有所认识。抗战8年他从头参加到尾。可以说是两方面:


一方面他个人的军事才能是出将入相,他是个军事战略家,而且他是个将领,可以奔驰疆场的。我觉得他在抗战大的方面的贡献是:


第一,他是蒋委员长的最高军事幕僚长,他是副总参谋长。他制定的一些对日的大战略,很重要。在武汉军事会议的时候,他提出来, 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取时间,以游击战辅助正规战,对日本人作持久战,被军事委员会采纳,就变成了抗日的大原则,影响很大。因为中国军队跟日本军队在军备上、训练上、纪律上差很远,你怎么对付这么一个入侵的强敌?用这套战略把日本人拖垮,把日本人的补给线拖长。日本人要闪电战嘛。


那么他作为一个很有名的将领 ,打了几个很有名的战役,他都是共同指挥,或者是他自己指挥的。像台儿庄大捷,他和李宗仁共同指挥的。那是关键性的一战,八年抗战中,第一次打胜。武汉保卫战也很要紧,几个月的保卫战很要紧。再下来就是昆仑关大捷。所以,这可以真正说得上打败日本人。台儿庄和昆仑关,是我父亲指挥的。一直到最后桂林保卫战的时候,从头打到尾。而且很多战略他都参加的,那时候他和蒋的关系还很好, 所以蒋还蛮倚重他的。


记者:在战场上他有“战神”之称, 也歼灭了很多日军。他是怎样带领他的官兵打胜仗的?


白先勇:作为一个名将,他有他的一种人格,所谓兵随将转。据说,他有个特点,他可以带任何军队。本来说他是新桂系的重要人物,大家以为桂系桂系,下面都是广西的兵。不然的,他其实带广西兵的时候还很少。他可以带中央军,其他的军队,他都可以。那些军队对他,对白崇禧有一种信任。所以他一来,大家好像士气就高了。因为他有常胜将军的声誉嘛。


打仗打士气,军队的士气最要紧。还有纪律,我父亲严格,言出必行 ,军令如山。另外呢,他常常是大战略。从统一广西,北伐,到抗战,他面临的都是比他强的敌人。北伐的时候,孙传芳、五省联军,都是军队比他多很多,都很强势的。打日本人,他以战略取胜。


记者:有个很有名的战略思想,就是持久战。这很有趣了,国民政府当然说是蒋委员长提出来的持久战,毛泽东那边也有《论持久战》,您说是您父亲提出来的,究竟真正的史实如何?

白先勇:我父亲应该有版权。的确是,在他回忆录里面。这个他不会错的。这是1938年在武汉最高军事会议上,他提出来的。我听他讲过这个事情,他这一套。为什么要持久战呢?他说,他看日本人那时候的军备是压倒性地胜过国军。他们有几千架飞机,而且都是很好的飞机。国军才三百多架,三百多架里面能起飞的才一百多架,上去很容易被打下来。没有制空权,挨炸的份。他们的陆军,训练和纪律是有名的,军备、炮火是压倒性的。国军那时候,是杂牌凑起来的,那些军备都是各国搜集来的。在这么一个以弱对强的情况下,父亲就想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强敌打垮。


他研究世界各国战史。他说,能借鉴的就是拿破仑入侵俄国。俄法战争的时候,拿破仑席卷欧洲。俄国人那时候很落后嘛。可是俄国人有一套战略,把法国军队往俄国内地拖。俄国的强项和中国一样,广大空间。法军往内拖,补给线长啊,消耗战,补给不上了, 冬天一来就被打得……而且还有一点,俄国人在敌后用游击战去骚扰法军,全民战争,民间都是游击,跟中国一样吧。


中国怎么把敌后变成前线?我父亲研究游击战,他也提出建议 ,后来军事委员会也采用了,把三分之一的军队变成敌后游击队,从敌后去打他们。所以,俄法战争对我父亲有很大启示。用这一套对付日本人。日本人要闪电战嘛,速战速决。我们这一套战略就是拖。


记者:那么这个持久战是白崇禧将军提出来的,然后获得国府军委会采纳?


白先勇:对啊。毛泽东也有一套他的持久战略。不过你要想想,那时候国民党的军队不可能去采用共产党的军事战略的嘛。用自己的一套嘛,不可能采用共军的。


(本文根据采访录音记录和整理而成。听写和记录者:实习生陆永是。编辑整理者:丁力)


匿名  发表于 2015-9-7 18:36:22

聊聊《论持久战》背后那些事儿 到底谁先提出的?


求是网          2015-08-09 10:38  


从一篇令人遗憾的文章说开去

在国内,近年来有些专家学者对于《论持久战》(一下简称《论》)的评论误导了读者。一篇名为《抗日“持久战”思想究竟是谁最早提出的》的文章认为,蒋百里和白崇禧早就提出了“持久战”思想。该文写道:“通观全文(指《论持久战》,编者注),完全没有谈到空间、时间、小胜、大胜之间的关系。同月发表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刘少奇1937年10月发表,编者注)等文中,也不曾谈到相关问题。”

事实果真如该文所言吗?我们仅举几例即可反驳:

“我们的战争,在于力求每战争取不论大小的胜利,在于力求每战解除敌人一部分武装,损伤敌人一部分人马器物。把这些部分地消灭敌人的成绩积累起来,成为大的战略胜利,达到最后驱敌出国,保卫祖国,建设新中国的政治目的。”(《论持久战》第483页《毛泽东选集》第二卷1991年)

“但是集合许多小胜化为大胜,则是正规战游击战所共同的。游击战争在抗日过程中起着伟大的战略作用,就是说的这一点。”(《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第410页)

“防御的和攻击的阵地战,在中国今天的技术条件下,一般都不能执行,这也就是我们表现弱的地方......为着节节抵抗以求消耗敌人和争取余裕时间之目的,而采取半阵地性的所谓”运动性的防御“,更是属于运动战的必要部分。”(《论持久战》第500页)
……

事实上,毛泽东在《论持久战》开篇中就写道:“很多人都说持久战,但是为什么是持久战?怎样进行持久战?很多人都说最后胜利,但是为什么会有最后胜利?怎样争取最后胜利?这些问题,不是每个人都解决了的,甚至是大多数人至今没有解决的。”

应该说,仅仅看到由客观条件造成的抗日战争的持久性,还远远不是抗日持久战的战略思想。那么,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小编带你一探究竟!

一、写作目的:驳斥“亡国论”和“速胜论”

日军占领了一批大城市和中国北部大部分领土后,国内对抗日战争的不同看法就出现了。其中“亡国论”和“速胜论”在国内流传很广,影响着抗日大局和人们的情绪。

中国共产党人明白,这些论调是错误的,危害是很大的。对此,毛泽东决定,成立一个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研究全局、讨论战争的战略为主要形式,以期形成正确的战略认识。参加者学习、讨论都十分认真,不同看法都可以提出来讨论。有时对某种认识一直讨论到深夜,大家肚子饿了,就在毛泽东的住处弄点吃的,吃完了继续讨论。

一段时间的学习讨论后,毛泽东感到共产党的军事干部实战经验是很丰富的,但在军事理论方面有欠缺,特别是对外国的军事理论,知道的人还是很少的。为了尽快补足军事理论知识,毛泽东又发起组织了一个对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的研究小组,请在中央工作的军事干部和读过这本书的人、中央一些理论工作者,和自己一起来研读这部书。

毛泽东感到,光是组织上述两个学习研究组织还不够,最关键的,还是自己独立地进一步研究理论。因此,当时毛泽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开始挤时间拼命地读书,研究理论,并把重点放在了哲学上。他在抗日战争开始后的十个月时间内,读了大量马克思主义哲学著作,除了读马列主义的原著外,他还读了国内研究、介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著作。

经过组织小组共同学习研究,经过自己的刻苦学习,毛泽东有了充分的理论准备。在此基础上,他决心动笔写作《论持久战》,对抗日战争全局进行深入分析论证,同时批驳“亡国论”和“速胜论”。

二、写作过程:不到十天,废寝忘食,一气呵成

美国作家特里尔广泛收集并潜心研究毛泽东生平,写出了颇具西方风味、令人耳目一新的专著《毛泽东传》。书中有一段关于毛泽东《论持久战》写作情状的描写:

“这一年,在延安的毛泽东写了很多东西。很具代表性的就是著述了《论持久战》。毛系统地总结了自1927年他第一次拿枪以来的很多军事思想。毛的一名警卫员着迷地目睹了毛写《论持久战》时的情景。毛坐在窑洞里的书桌边,微弱的烛光照着他苍白的脸。他两天没有睡觉,只吃了一点点东西,笔记本旁边放着一块石头,毛手臂酸疼时就紧握几下石头使手指得到松弛。5天以后,写满了显示毛桀骜不驯特点的草体字的稿纸已有一大摞,而毛的体重减轻了,眼睛布满了血丝。当他去吃已不止一次给他热过的晚饭时,工作人员把这视为一个重大胜利——如此着迷于写作的政治家真是举世少有。第7天,毛突然痛得跳了起来,他右脚上穿的鞋被火盆中的火烧了一个洞,而他还在沉思。他喝了一杯烧酒,想一鼓作气继续把《论持久战》的最后一部分写完。可是,到了第8天,他突然感到头痛得厉害,一阵晕厥。医生来给他诊断后,他仍然继续写作。到了第9天,终于完成了这篇长达5万多字的论文。”

1938年,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内写作《论持久战》
三、终于成书:源自陈云的一个建议

毛泽东写完《论持久战》之后,一开始并未考虑出版或者发表的问题,他写作的目的,是在中共高层搞清楚问题,统一认识,因此,他决定先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讲一讲。

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用了近十天的时间,讲演了自己写好的《论持久战》的基本内容。

1938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作《论持久战》的报告

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正确地回答了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对抗日战争的发展规律有了一个清楚的描述,因此,他首次演讲,就使听者由衷地信服,连在理论上好挑别人“毛病”的王明,也不得不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水平高。

毛泽东发表讲演后,并没有打算公开发表《论持久战》,甚至都没有考虑到要在更大的范围里去讲。《论持久战》之所以能够成书,应该说,陈云起了关键作用。

陈云听了毛泽东的讲演后,感到毛泽东讲得非常深刻,非常有说服力,毛泽东的理论对全党、对全国抗战,都有重要指导意义。于是第二天就对毛泽东说:是不是可以在更大一点的范围给干部们讲一讲?毛泽东考虑后,接受了陈云的建议。

但是,毛泽东考虑到,在更大范围去讲,只能是分别到抗大等学校去讲,到延安各党政机关去讲,可是这样做,一是自己非常忙,抽不出来那么多的时间;二是只由自己去讲,听者仍然有限。于是他便决定把讲稿整理出来,先在党内印发。这样,《论持久战》先在延安油印出来,在党内传阅,而后才成书,逐步传到国统区,再传到国际上。

四、文章影响:“克敌制胜的最高战略方针”
国内:白崇禧、陈诚、蒋经国等纷纷点赞

白崇禧当时系国民党最高统帅部的副总参谋长。他认为《论持久战》是一部军事巨著,是克敌制胜的最高战略方针。因而积极向国民党最高统帅蒋介石推荐。在蒋介石的认可下,白崇禧把《论持久战》的精神归纳成两句话:“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同时在征得周恩来的同意后,以国民党军委会的名义通令全国,把《论持久战》作为全国抗战的指导思想。傅作义将军不仅自己阅读,还令所属各部官兵阅读,并指示各部军政干部学校开展学习。卫立煌将军则让秘书找来《论持久战》陪他一起研读。

值得一提的是,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部长陈诚,他是黄埔军校出身,恃才自傲。周恩来向他介绍了《论持久战》的基本思想,并送给他一本《论持久战》单行本。他一开始认为这是毛泽东故意炒作的,因而不屑一顾。1938年10月下旬,武汉失守,继而长沙沦陷,抗战形势的发展确如毛泽东所预见的那样,陈诚才意识到抗战的艰巨性、复杂性和持久性,于是重新捧起《论持久战》仔细研读。他为毛泽东的精辟分析和科学预见所折服,并结合战例在该书的书眉上写了许多批注,并特地请周恩来到湖南衡山给军官训练学员讲授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备问题》。这本有陈诚批注的《论持久战》至今仍存放在台北陈诚私人图书馆里。

蒋经国也非常佩服毛泽东写的《论持久战》,仔细反复阅读过七八次之多。在其私人秘书,中共地下党党员余致浚遗留手稿中的这份材料里,记载了蒋经国与他的一次谈话:“1940年年初的一个傍晚,从抗日前线传来胜利大捷的喜讯,大家都非常高兴……我们正继续谈到前线喜讯时,蒋经国突然把谈锋转到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了。平时我们谈话从来不涉及有关中共领导方面的问题,而蒋现在却主动提出来,我们自然是仔细聆听。他对《论持久战》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说,文章对于抗日战争的形势、战争发展的几个阶段、战争形式的运用,以及战争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困难和问题,分析得十分深刻,有很大的预见性和说服力,读了叫人万分信服。他还说,他已阅读过七八遍了,有时间还要下功夫去钻研。同时,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论持久战》的单行本,全书已翻阅得很旧了,书上红蓝铅笔画的道道、圈圈密密麻麻,书边周围写满了中文和俄文,看来他对这本小册子非常喜爱,是认真阅读过的

 国际:成为各国领袖的案头书

《论持久战》英文版译者之一爱泼斯坦

《论持久战》印刷出来不久,周恩来就把书从武汉寄到香港,委托宋庆龄找人翻译成英文,以便在海外发行。宋庆龄收到这部书后,认真地读了两遍,她深为毛泽东的深刻分析和高远眼光所折服,立即找自己亲近的朋友爱泼斯坦等人把《论持久战》翻译成了英文,准备在海外出版。《论持久战》的英文本在海外发行后,得到了国际上的积极响应和高度评价,据说,丘吉尔、罗斯福的案头上,都放着《论持久战》英文本,斯大林的案头上则放着他专门请人翻译成俄文的《论持久战》的文稿。一位外国记者读了《论持久战》后评论说:“《论持久战》发表后,不管中国人对共产主义的看法怎样,不管他们所代表的是谁,大部分中国人现在都承认毛泽东正确地分析了国内和国际的因素,并且无误地描述了未来的一般轮廓。”

中国战区美军司令官史迪威将军只看了一遍《论持久战》,就认定这是一部“绝妙的教科书”,他更清楚地认识到八路军、新四军与日军浴血奋战、在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地位和作用,认定抗战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他建议美国政府“加快对华援助”,向中共提供有限数量的武器装备,一定会加快胜利的到来。   

时任共产国际总书记兼管中国事务的是季米特洛夫,仔细阅读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后,对毛泽东精辟的分析、科学的论断拍案叫绝。他在共产国际会议上向中共代表团表示:“应该支持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他是在中国革命实际斗争中锻炼出来的领袖,王明等人不要再争吵了。”并在共产国际刊物上发表文章,高度赞扬:“有史以来,还没有人把军事问题、战争问题说得这样透彻过,《论持久战》是一本划时代的著作。”   

《论持久战》的高明,连日方也为之折服。旧日军大本营参谋陆军中佐山崎重三郎说:“毛泽东的抗日游击战,堪称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游击战。它是一种全民总动员的攻势战略,把百万帝国陆军弄得团团转……在中国打败了日本人。”东京大学教授近藤邦康公开宣称:“我很佩服《论持久战》。日本被中国打败是当然的,这样的以哲学为基础的宏远战略眼光,日本没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7-8-21 03:03 , Processed in 0.08588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