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我在单身男人家借宿的郁闷一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12 20: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男人住在香榭丽舍花园,150平方米的房子,客厅有大盆的巴西木,洗手间用方形玻璃缸养着绿萝,别有一番柔弱的风情。8 P2 \3 E  U- P1 E
- v% B0 _) J- a
8 a3 s# f. z4 T$ H$ w. B. ?+ C7 s1 ]
  “JASMINE,快来看,这画挂在哪里合适?”他在卧室里喊我。
8 S" t( g# N* J3 l, C3 F5 G! g/ g+ v: g+ n. Z
  J2 v! t4 d$ s
  我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一个硕大的床在房间的中央,圆形的床体,让人一下就想到SEX。床架是黑色的雕花生铁,床单是白色的,不过乱成一团,上面似乎还有他早上换下来的内衣,引人遐想。  _& e! K) N. x" [6 c

6 q' k4 Q5 |0 Q) W& \
; X* O( ]* O7 l6 ~8 n3 t  从他要求我陪他去买画开始,我就觉得,这似乎是个暗示。1 O) x. Z* c5 O* [! R( K

3 u2 ?$ w* _7 n4 l% m* c
' a" C0 l* {* _5 c/ K$ P: o/ N  “陪我去家里把画挂起来吧。不然,我挂错位置,也枉费了你的一番用心。”在将画包起来的同时,他很自然地说。3 L6 [4 i$ p* g; P  T
* q# v# H- s( u# d

0 M. D+ H  z# n( B/ g* G  就这样,周五晚上的22点,我出现在一个单身男人的卧室里,坐在他那巨大的圆形床上,指挥他将那幅画挂正,同时,眼睛开始扫描他的卧室。
* }5 b- `. k2 d4 G. _
/ f( s: O8 i- X1 f0 q6 ? 6 g$ y9 G6 U1 V+ d5 J* M
  房间里居然找不出任何女人的痕迹!没有发丝,没有女人的香水味,没有女性护理用品,这个男人,把自己的过去处理得太干净了。可是,这么优秀的单身男人,不可能没有女人喜欢他。难道最近是空巢期?他38岁,比我大10岁,他有多少个女人?我是他的第几个女人?不对,我还不是他的女人,怎么能谈到第几个?- j! V5 N# X, x

2 F; q1 P3 H2 \; h5 p ! z4 x% m9 m" z; t- _; k
  咦,我到底是帮他挂画来了,还是探查敌情来了?3 Q: M" f0 q7 }* f- B# \

- \1 u  n) P  T 5 Y5 {2 Y' d  T  F
  莫非缺乏费洛蒙
! y2 q# t6 S7 f7 ]0 q6 E0 {" o( r7 Q  p7 L+ [8 X) F) {: y1 N5 [

2 _* B: r3 J& D2 }! m1 t" u! g  “不早了,我帮你叫辆车吧。”他倒下起逐客令来,而且样子很自然。
% Q$ b( M2 o/ E7 y2 q) c7 ]. L# J5 z" J0 a

' H; O+ s. O4 P  ], E# Q. i4 E" S  “现在回宝安太晚了,我就住这里了。”我突然这样回答他。
  t4 W3 r9 ]0 u, ]$ ]" T+ e  N: `6 l+ X$ Q/ T! o4 z9 V
0 K9 m5 l% e  {. m2 ~
  “那……你就不怕我这里不安全?”他斜靠在房门口,故意露出坏坏的笑容。! U& r2 i, c$ T9 Y) j2 S% X
4 [" n5 l9 |/ y8 B- N
' f9 A  w% w& V9 L; ]
  “我相信你。”我都不知道,这是在考验我自己,还是在考验他。
8 n: |5 s7 L1 s' p' W* D2 o( V& U# S0 j: ~& [$ ?; I: H
: O. {0 H( Y. q. d' A
  “那就早点睡吧。你睡卧室,我睡客房。”他不由分说地安排了房间。- F/ y& j3 m+ L# v# t' m
: K  v4 }% p, |0 \  E. w$ i

6 G' X- \$ |& E; z1 o# T  看着他一副自然、安然的样子,难道有很多女人在这里留宿过?躺在他那巨大的圆形床上,盖着带有成熟男人浓烈体味和气息的被子,睡得着才怪呢。我一直听着门外的动静,我想,不出一个小时,他就会借口找打火机、有蚊子之类的说辞进来,然后,试探我冷不冷,从而握住我的手,抱住我的身体……
$ X/ N( f4 M! _0 J4 B
4 {) l1 w/ N7 h1 _, H# x# W
% |: e" |, z4 x4 h4 Y, U1 h  可是,12点都过了,门外一片静寂。
5 X& B, r4 l( @5 h* b0 F# O- R, A0 L# G0 n
. n" f1 {. N; I! ?
  都说28岁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是最致命的,怎么对他就没有作用呢?38岁的男人,那方面应该还行吧?就算不行也会想吧?
" Y8 u' u1 v) e/ o1 m
$ P3 y" U4 Q# w+ c $ M" p& u7 |/ [3 c% m4 @* l! q
  这个夜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反倒被他的气味弄得心慌意乱。* s( W, j) l; Z+ r; n2 S, t

$ _. R0 ^: J* {* f . d6 E+ f( l5 @: X$ \
  到底谁在假正经
7 l1 x( r5 z6 o/ k$ R1 X6 m
" [: V( @/ }. k- A . y$ w& p6 g' i1 M2 O; [
  不知何时,他还是进来了。他掀开被子,躺下来,从背后环抱着我,胸肌的热气直抵我的心房。他轻轻地用胡子扎我的后颈,痒酥酥、麻丝丝……我全身酥软,如一粒饱蘸汁水的生鱼片,“你可以抱我,吻我,但是不可以那个。”我假正经地跟他商量。5 b  w8 D1 M+ `3 Y% `# k

7 c4 X( `  b8 v0 |4 f 2 z2 l& ]% S' B/ v; k5 j3 Y
  “懒丫头!快起来啦。”他不由分说地拍了一下我的屁股。9 E7 A8 ]5 N! R% M+ @
7 H9 @% S. [, @: @* ^3 N6 O
2 ~. K) e" s" E8 E, |3 Q( v' U- f
  我睁开眼,发现刚才不过是春梦一场。看来,这个老奸巨猾的色狼,并非因为我是客人才让我享受大床,而是他早就深谙带有体味的被子对女人的吸引力,说不定,他都试过很多次了呢。那些女人在充满他的气味的床上睡了一夜,忍了一夜,矜持了一夜之后,在早上,他打屁股喊起床时,就自投他的怀抱了呢。
5 r. i3 P, g& W* R& P- t! A. G1 X! u& I

! }; Y) S1 o  F- q- Y    “让我再睡一会儿。”我表情痛苦地拉过被子盖住头继续浮想联翩,好像睡了一夜他的床,就成了他的人似的。如果刚才那个梦是真的,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呢?' N( o$ D* L+ o: D4 c4 q
" E; n' A6 W( v" H- w# S
$ ]4 A7 X. w3 H/ Z- n" e9 n! y
  “阿姨8点要过来打扫,让她看见你不好。”他一边说,一边拉开窗帘。灿烂的阳光照进来,我差点睁不开眼。$ ~/ p& N% D% v$ a1 }

1 X- X+ D4 a7 c% R; o3 j6 P. _ ' Z- J+ F4 N& U
  阿姨看见我不好?我仔细思索了这句话。阿姨看见我一个姑娘家在陌生男人家里过夜,肯定会用不好的眼神看我,可我也不能跟人家解释,我们并没有那个。可都送上门来了,都没那个,好像比我们真那个了更没面子呢……
/ N- P: d, `2 x5 [* i0 c1 {6 o$ R4 j

9 g3 N. H5 \& L/ v2 r  我匆匆走出小区,打车回宝安,心里郁闷无比。我敢保证,这个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假正经!
2 J* q4 V# K" f7 }
* {4 p$ z; v9 x! b" ?2 _
, l+ ^, |4 N2 F  联谊会上的男人
1 `0 M! P) g" R6 g# s
1 p0 |, y$ X0 i' f * E* ^3 U: ]: ~  j6 n- [
  两个月前,深圳某公司搞了一次集体征婚活动,无非是为了促进公司的男青年找对象。LISA拿到了活动的门票,一心想去参加。
2 J7 O$ l+ o  W
; \+ X! `  G" h
; y7 Z* q; f2 r* q) ~8 M  “去看看嘛,反正活动地点离COCOPARK很近,去看一眼,如果没有顺眼的,我们就去逛街。”她死活要拉我同去,而我一听说去逛街,我就同意了。' l2 i( y: S9 ~0 ^9 Q: k

6 u% q. E6 u1 x7 _3 {0 e% f 5 z) h2 ?' {, z+ z3 J7 j, V: K, Y
  结果呢,虽然现场大多都是熊猫级的闷蛋,但也有一个顺眼的,那就是张建国。他的自我介绍是这样的:“你要想找一夜情就别来了,你要想马上结婚就别见了。硕士学历以上的免谈,女老板女强人免谈……”我一听乐了,这不是套用《非诚勿扰》的台词嘛。这家伙,如此有趣,长得也有特色,怎么连女朋友都没有?
: Z1 G! Z( u) @
- L/ v. n$ r8 W- o
; f( u0 n# _$ l; |# a& n8 S4 Y2 ~  我怂恿LISA先下手为强,LISA挤过去递名片时,张建国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也忍不住递了一张名片。
+ R9 f) N. n. z( K% J5 A
0 o" T. l+ s/ H# t. A9 H2 L  i- G ! z8 v' Q: r) j  c- b( U) x
  再后来,张建国就和我聊上了。我和张建国在两个月时间里,通过电话、邮件、短信、MSN和QQ,将彼此前半生的经历都倾诉殆尽。于是,他知道了那个苦追我4年的男同学,精神可嘉,我也知道了他的初恋已是孩儿他妈,惨不忍睹。
2 ]$ Y; r9 O9 m+ U% w1 x, T% W  ~, @/ Y
9 G- _6 z" z3 X7 }: e5 ]
  可是,两个月过去,我和张建国还是停留在聊友的阶段,这对于快速发展的深圳来说,似乎是太慢了点。直到本周五,张建国突然请我去帮他选一张挂在卧室里的画,我以为这是个里程碑式的日子,可谁知,一夜居然相安无事。
2 w7 v; A+ }3 K. Y: O
5 W/ m2 [) ?7 N2 r% W
  h5 ^3 U. |2 e' y) s  到底谁会先熬不住6 |' d7 f( A- j3 P! e
. |: O5 y0 l: n% B0 m& R9 U) u
. m0 i" c5 O+ W! U! W+ x
  自从那夜以后,我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张建国,他请了我两次去吃饭,我找借口推了。直到春节后上班,张建国再次请吃饭,我想了想,如果再不去,他肯定以为我对那夜耿耿于怀,所以,我就去了,装着啥事也没有发生。
: s/ S9 ^% @4 B4 d( K6 A4 E3 L
; i7 b6 d2 h+ E ( x1 E2 c" r; c- e! H. I
  那是一家法国餐厅。怀着恶作剧的心态,我点了最贵的松露薄片拌天使面。
0 N$ Y2 v2 \/ ?8 L
& P; f8 u8 M# V7 p* y , t0 [; g/ g- p; W2 V( ]
  “那我们之间有没有这种让人兴奋的气味?”看完餐厅关于松露能催情的介绍,他郑重地问我。
0 H/ t$ ^: j" E8 s/ D, J- S2 m2 A
& h" R% s8 z7 q
8 D$ M& y" a$ h* B6 k  我隔着柔和的红色水晶吊灯看着这个男人,陷入恍惚,这个男人,是不是明知故问呢?- c2 z" e: R4 c  M) F

" o: d6 ^* @0 B. {: ~
( r% [( v8 p  }$ a  n2 c- J  饭后,我们沿着种满香樟树的林阴道慢慢地走回他的家。水晶灯下,张建国的面容越来越亲切,我的身体有点发热,口有点干,张建国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大大的脐橙,他对待水果的样子真是柔情万种。先将橙子放在手心焐了一小会儿,然后,用掌心轻而用力地揉着橙子,再拿出一个小刀将橙子一圈一圈地旋转削下去,削下的橙皮仍是一个整体。5 h5 g+ S$ E2 Y! Q

, \, X* E1 ?. N6 e: N - [  Z2 J8 T! I3 U+ [# r
  看着他认真而耐心的样子,我不免猜想,他会不会将我当成橙子一样,先轻轻地拥着,再热烈地揉搓,再一圈一圈地褪去我的衣裳,然后把我扛到卧室,用力地扔到床上……# W$ ^1 s3 R) n& t0 i
  {0 f" P3 b/ f

) \5 [4 I5 F* O* f' d& z  “你不是要吃水果吗?”张建国走到我面前,嗓音有点沙哑。他的右腿碰着了我的膝盖,我感觉他的肌肉就像石头一样硬,他将橙瓣喂进我的嘴里,冰凉而甜蜜的橙汁渗了出来,慢慢润透在口腔里,橙瓣的另外一截被他咬住了。
& `# V+ V  b$ v: ]0 e% n" B+ C: ~
1 S! Z) Q0 P6 i& V( A% B+ ^
  然后……我就成了张建国手心里的橙子,任他揉,任他捏,并情不自禁地发出呢喃。2 E+ ]* Q* l& A! _2 H7 [

4 Z. T6 [1 _( `9 V4 }; N
) g* ~% x$ k0 n0 @- |/ B  我终于知道,这个38岁的男人不是柳下惠,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欲擒故纵,他是如此生猛、热烈、缠绵……( q# g  k4 `# J& ?( Q' _
$ m% U0 {% ]( V$ Y+ h) b5 [
' \; b1 e$ f3 m
    不想好好说分手
4 R; T- T+ W$ N. |: u* A
4 y8 `% B; p+ j2 M* f . w; w. `  d: `, z: c* A) y
  从那以后,我养成了习惯,每周五晚上到张建国家里过夜,周六早上清洁阿姨来之前悄然离开。直到某个周五的夜晚,我没有去张建国那里。半夜一点,我打电话给张建国。
( e. g6 T  F1 N
0 y  e6 \3 Y9 r2 f$ f% |& `
( Q9 E0 B- g7 N' k; P8 _  “你在干吗?”5 o/ r8 O: y# i0 ~/ ]
# W6 {0 {8 U0 o4 @
* R! l" T4 v+ N: H
  “你说我能干吗?我在想你。”语气里透着孩子似的撒娇。
$ u* N1 m- Z. H& q/ r, E* V# G- p$ x- W+ d% I$ |% @2 w9 J
2 W6 I" v( q8 E0 `
  “你听过隐形夫妻吗?”我突然问他。
1 O' s+ |# f6 V5 T6 y$ c$ @& I% `0 ]( b( l* Z! x
: F9 X  f$ C) g+ R* J+ I
  “嗯?”他充满期待。, B* F2 |# @1 z8 l! l

8 ~1 D/ n! z$ r+ L0 T
$ A+ X3 R! M( Q* E! u7 v  “就是,两个人结婚了也不住在一起,周一到周五过单身的日子,周六周日才过家庭生活。平时互不干涉。”% a# _! T1 e7 p7 T. N' }; f

* ~' f. O* w5 x" x! \ . r. h3 U+ \" u3 L
  “哦?这跟我们有关系吗?我们又没结婚。”他有点紧张。0 c" F( Z" M. `6 }6 j3 n/ z3 T& X

; G9 J$ n0 i# M
' F( E" \1 b/ b* q/ r  “其实我就属于隐形夫妻。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大学同学吗?毕业后我们结婚了。婚后,我周一到周五住在市里,周六就回宝安。我每次说要回宝安,就是回我和他的那个家去了……”
& K* j- I0 Y4 C
8 e$ i' i" F- f! @) w$ `( G. k 5 F. l# `4 {; E$ c5 k2 |2 w/ b
  话筒那头再也没有了声音。
: y2 R( M, y+ z6 s, T- m; H( o5 q' c. q" M3 i) G
8 U* @& _/ f" @1 }4 K
  其实,我不是隐形夫妻,也没有跟苦追了我4年的同学结婚,而且,张建国这个男人我还挺喜欢的。可是LISA说她在张建国的家里也留过宿,做过爱,还是她主动送上门去的。对这个喜欢欲擒故纵的男人,我不想好好跟他说分手,所以我选择这样的方式跟他说再见。: U8 i5 r3 S- W9 b6 [+ W  Q& ?7 k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5-26 08:49 , Processed in 0.12597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