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蝶舞人生——胡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4 17: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色晚年(图)  作者 : 林若欣

  

息影后的胡蝶在台北居住了十年,转眼间,膝下儿女都已长大成人,并先后成家立业。女儿、女婿移民美国,儿子、儿媳到加拿大发展。 渐渐步入老年的她却坚持住在台北。

    虽只身一人,但她并不感到寂寞。她积极参加影剧界协会、义卖会等组织的各类社会活动,闲来种种花草、玩玩纸牌,与邻居朋友也相处 融洽,按她自己的话说:“虽然也老了,但还充满活力。用句时兴的话说,还不甘退出历史舞台。”总之在台北的独身生活让胡蝶称心如意。

    1975年,在子女的强烈要求下,胡蝶赴加拿大定居,化名为潘宝娟。潘随夫姓,胡蝶是为了怀念丈夫潘有声,宝娟则是儿时用过的乳名, 迟暮之年的胡蝶早已洗尽铅华,如愿地还了自己一个普通女人的身份。

    然而尽管红颜已逝,隐姓埋名,可胡蝶那一生未变的典雅华贵,温婉谦逊,还是能让人一眼便知。有一次,她从中国城乘车回家,一位与她年龄相仿的华人老太太也随着上了车。她坐在胡蝶身旁,热情地同胡蝶打招呼。胡蝶怎么也想不起她是谁,而她却说:“你不会认识我的,我是当年仰慕你的一位影迷。我从你的眼神中认出了你,跟你上了车。其实,我回家该坐相反方向的车。”

    尽管久居海外,但胡蝶对祖国却怀有深厚的情感。据《团结报》1984年刊载的《胡蝶女士在海外思念祖国》一文得知,胡蝶的同父异母弟弟胡业尧曾于1984年随香港旅游团来北京、无锡等地参观、探亲,在胡业尧先生带来的胡蝶给老同事的信中,她说:“我很想念祖国,想念家乡;但因年岁关系,力不从心,不适宜作长途远行。”她还亲切地向老同事和她的老观众们问好。

    在温哥华的日子惬意且舒适,靠海的房间更是风景如画,但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陈年往事却常常映现眼前。老年的胡蝶更加怀念昔日的好友——那些与她一道经历了夜上海盛衰的老姐妹。每当她忆起那些旧时的好友,流露出的是那份蕴藏在心底最真挚的情感。胡蝶曾在《回忆录》中就此写道:“人生的安排是由于际遇还是命运呢?我又何曾想到我会远离故国,寄居在北美温哥华这个滨海城市。虽然我十分地想念我熟悉的朋友、我热爱的观众,也曾多次起了远行的念头,但毕竟力不从心!据说温哥华的地形像摊开的右手,手的方向是伸向太平洋彼岸的亚洲,伸向中国。我住在这滨海城市的临海大厦,不论是晴朗的白天,或是群星灿烂、灯火闪烁的夜晚,当我站在窗户边向远处眺望时,我的心也像温哥华的地形似的,伸向东方,希望握着祖国、我的母亲的温暖的手。”

    胡蝶的回忆录是她在1986年年逾80时才开始撰写的。对于一个电影皇后,生命的华彩早已落下,这时才写回忆录似乎为时已晚,然而对于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它的意义却非比寻常。其实对于撰写自己的传记,胡蝶曾一度犹疑再三,迟迟不能下笔,也许胡蝶一生之中负载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有些不愿提及,有些又不能回避。这对于年事已高的胡蝶无疑很难。可正巧此时,胡蝶结识了同在加拿大参加英语进修班的刘慧琴。刘慧琴来加拿大之前,曾在文艺界工作了20多年,因此熟知胡蝶对中国影坛的贡献和影响,也知晓有关胡蝶的一些传说。更重要的是,她不但文笔好,还非常乐意帮胡蝶著书立说。

    于是,胡蝶便将发生在她生命中的每件大事和重大转折尽可能详尽地讲给刘慧琴听,经刘慧琴详细记录,认真整理成文后,自己再审核定稿。终于在1986年8月,胡蝶完成了20多万字的回忆录的撰写并交付出版。年底,《胡蝶回忆录》在台湾率先出版;次年8月,新华出版社也出 版了该书。

    然而,本以为书中会记录下一代“影后”的星光灿烂和浮世人生的惊心动魄,但当看到这本传记时才发现,书中的记叙平婉宁静,生命中的桩桩件件都一清二楚,平实可信,没有半点杜撰浮夸的意味。因为对于撰写传记的本意,胡蝶如是说:“写什么呢?颇感踌躇,向来不曾著书立说。我想就算是和读者叙叙家常,如果这些家常话能带给我的昔日的旧友和观众一些欢乐的回忆,能让年轻一代了解老一辈所曾走过的道路,有所助益,也算是我回报了观众多年来对我的热情关怀。”

    1985年,著名影星王丹凤赴美探亲,曾绕道温哥华看望胡蝶。七十七岁的胡蝶向王丹凤表示,她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她的成名地上海 滩,旧地重游,并和影友们团聚话旧。但是她的愿望未能实现——1989年4月23日,81岁的胡蝶在温哥华病逝。

    我们习惯地把她称为“影后”,又自然地将她的一生比做传奇。然而,这其实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她来自于那个骨子里都渗出欲望和迷乱的旧上海,但却始终不曾被浸染。只是在心中牢记着母亲的教诲:“勤勤恳恳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她更乐意做个演员。银幕上她星光璀璨,生活中她返朴归真,所以我们不能把她的一生称为传奇,而应该说,她的人生是一段故事,她就是那个“说书艺人”。

    “蝴蝶要飞走啦!”这是她留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17: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淘宝网上今天买到了《胡蝶回忆录》,记得是10几岁的时侯就从图书馆借了看过,当时因为买不到,虽然喜欢很可没有办法。最近接触了淘宝网,才有机会得到它。

  《胡蝶回忆录》虽然是胡蝶口述,别人整理的,但读来感觉非常舒服,文笔朴实,宁静,舒缓,自然,娓娓道来,回味无穷。

    喜欢《胡蝶回忆录》,自然是因为喜欢胡蝶,胡蝶不仅仅是外表端庄秀丽,气质雍容华高贵,温婉典雅,更重要的是为人处世的态度,品德的高尚。她脾气好,谦虚,上进,与人为善……太多的优点值得我像她学习。

胡蝶,我永远的偶像。


胡蝶与“美猴王”的珍影(转)
斑斓多彩的影集中藏有一幅老上海风华绝代的影后胡蝶(1908-1989年,原名胡瑞华),18年前在加拿大温哥华寓所乐偕“美猴王”六小龄童的珍贵合影(见图),乃六小龄童(章金莱)多年前送给我的。合影之诞生,还有一个有关“猴缘”的有趣故事哩!

那是戊辰(1988年)冬,加拿大政府组织了一次为温哥华几家医院筹款的义演活动,我国大陆与香港的演员:六小龄童、陈力(电视剧《红楼梦》插曲的女声演唱者)、龙成、谭咏麟、张学友、邝美云、郑裕玲、温碧霞等均应邀参演。六小龄童一直很崇拜影后胡蝶,听说胡蝶就住在温哥华,就很想趁此良机,去拜访胡蝶,所以就向陪同的人表示了自己的心愿。这让陪同人士感到很为难。因为当时已80高龄的胡蝶一般不喜欢别人去打扰自己“老来独爱静”的恬淡生活,她似乎只在家里接待过王丹凤等少数影友。但在六小龄童的诚意相求之下,他们愿意试着去说说看。六小龄童以为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说来也巧,也算是猴缘吧。由电视台直播的义演中,六小龄童演了《西游记》的片段,引起轰动,为答谢如痴如醉的热情观众,他又将一大摞自己的传记和画册分赠大家,最后,又取出一根精美的小金箍棒,结果,这件吉祥物正巧为胡蝶的儿媳陈比莉所得,此情此景,让荧屏前的胡蝶感动得喜泪盈眶。儿媳回家,就将小金箍棒送给了属猴的婆婆,胡蝶十分高兴,就欣允和六小龄童见面,时间是12月3日之夜,在胡蝶住处二楼书斋。六小龄童看见书斋的摆设清雅古朴,壁间还悬有一篆书横条,是艺友“凤子戊辰春”所书,写的是北宋周敦颐《爱莲说》中赞颂莲荷的名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胡蝶衣着朴素,容颜白皙,和蔼可亲地欢晤了六小龄童这位谦恭可爱的后生。在近两个小时的倾谈中,胡蝶风趣地说自己有两个酒窝,是“美人窝”,又说六小龄童下颌有个“槽”,是“美男子的标志”,六小龄童一听这一“闻所未闻”的说法,顿时就乐了!胡蝶还提到六小龄童的父亲六龄童,说她在香港时看过六龄童演的戏曲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蝴蝶谈吐柔雅,说她身居外邦而心系神州,每天必读国内有关报刊,对影坛故友赵丹等的逝世,深感惋惜,亦常为中国的影视成功地走向世界而快慰十分。临别前,胡蝶还特偕六小龄童留下了这张珍贵的合影(蝴蝶于1989年去世,此影堪称“绝响”),又以自撰的《胡蝶回忆录》一卷签赠远道而来的祖国亲人。 摘自《新民晚报》 宋连庠/文图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18: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影定居台湾,为的是躲避一段情债。
移居加拿大,撰写影坛回忆录,遥望故土,情系上海。
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蝴蝶要飞走了!”
  
胡蝶60年代中期定居台湾。她说在台湾拍戏时,发现那儿气候好,风景宜人,现在儿女长成,身心孤独,于是决定移居此地养老。但她最知心的朋友知道,她是在躲避一段情。胡蝶一生情感历经波折。

  1928年,胡蝶与演员林雪怀结婚。当时,中国电影已进入有声片阶段,而林雪怀不会说普通话,便退出了影坛。胡蝶拿出巨款给林雪怀作资金,在上海四川路上开设一家“胡蝶百货商店”,可是林雪怀不好好地经营,竟把资金恣意挥霍而尽。胡蝶因此对他失望,开始厌恨起来。加之社会上各色人物不怀好意地在一边挑唆、怂恿,双方感情终于破裂。两人由闹翻进而对簿公堂,影片公司老板还代胡蝶聘请律师,并买通法官,终以林雪怀不务正业,社会不予同情,而判决林胡解除婚约,演出了雪蝶分飞的恨事。这件事当时轰动了整个上海。

  林雪怀失去胡蝶,感情上受到相当大的刺激,从此郁郁寡欢,一蹶不振。后来又患上颧骨癌,于1935年6月在沪病逝。当林雪怀在病危困苦之际,正是胡蝶随“中国电影代表团”赴苏联去参加世界电影展览会及漫游欧洲之时。胡蝶回国后,有人告诉她林雪怀病死的消息时,她只是冷笑了一声。由此可见,她对林雪怀之恨有多深。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婚恋闹得满城风雨的缘故,胡蝶深知作为演员更应洁身自好,她以后选择伴侣慎之又慎。她与潘有声经历了长达五年的恋爱才宣布婚期。不过,当时人们并不看好这段婚姻。因为潘有声是个商人,而且其貌不扬,貌美如花又如日中天的胡蝶何以会下嫁如此一个凡夫俗子呢?当年有人做了一首不无调侃的贺诗:

  喜闻宝剑合延律,毕竟潘郎近至尊(按:潘的长下巴貌似明太祖)。夙愿同偿胡蝶梦,万人争看阮修婚。明星夜照双星灿,情舌私调闽舌温。宠集应防倾国妒,万千尊重美人恩。

  但潘郎没有辜负美人。尽管他们近二十年的婚姻生活中风波迭起,但他依然和她相守到了最后。丈夫去世后,胡蝶一度痛不欲生。

  有一天,她在一位朋友家中见到了一位朱先生。当年胡蝶走红时,一次拍片,一少年徒弟因搬道具出了差错被导演骂个不休,胡蝶看不过去,就说:“人家年纪轻轻,不要这么责备嘛!好了好了!”导演看她面子这才住了嘴。此事过后胡蝶就忘了,谁知那少年却铭刻在心。他就是朱先生,几十年后见到胡蝶,又记起此事。

  胡蝶没想到如此一件小事竟被人这么看重,不由深受感动。朱先生说:“今后,无论你有任何需要,我都将尽力帮助!”这时候,他已是个成功的商人。两人开始了交往,并渐渐有了感情,后来还论及婚嫁。但此时朱先生的元配太太突然出现了。胡蝶心地善良,不忍朱先生为难,忍痛拒绝了这段姻缘。于是她决定去台湾定居,以忘怀此事。

  在台定居的时候,朱先生仍常来台湾做生意。他对胡蝶的朋友们说,他愿照顾胡蝶,让她过十年安静健康的日子,胡蝶对朋友们也不避讳这段情感,只是有些怅然。

  1975年,胡蝶的儿子学成后在加拿大定居,要母亲搬去同住。胡蝶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朋友离台赴加,与妹妹胡珊同住。1981年,她由儿媳陪同回到香港,将先夫潘有声的骨灰移葬温哥华科士兰公墓,同时为自己购置了未来的安息之地。此时,胡蝶已与朱先生疏远了关系,不可能再见面了。

  又过了三年,朱先生在美国去世。胡蝶得知消息后,非常悲痛。在这个世界上,她又少了一位知音。

  1985年,突然有人来拜访她。原来,中国著名影星王丹凤和丈夫柳和清应美国白宫之邀,赴华盛顿参加里根总统的就职典礼,特意转道加拿大来看她。

  王丹凤回忆过去,异常兴奋:“我是看你的戏长大的,一直很喜欢,直到1948年到香港和你拍《锦绣天堂》才算第一次见面,那时真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一晃我们分别已有三十多年了……”

  胡蝶也感慨万分,说道:“就像做了一场梦啊……”

  她们聊起当年的影坛旧事旧人,十分开心。胡蝶还对王丹凤倾诉自己对祖国的思念之情。

  王丹凤夫妇走后,胡蝶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她想起最近几年,国内多家电影类的报刊陆续发表了数十篇关于自己的文章,有的朋友还特意剪下来寄给她,笑说:“你又老来红了。”读了这些或准确或牵强的文章,她决定把自己这些年影坛生活的经历写下来。

  她请了刘慧琴帮忙记录。

  在回忆录中,她追忆了从影以来的许多故事和旧时好友。可惜在谈及抗战时期那段生活时,她只简单地说:“关于这一段生活,也有很多传言,而且以讹传讹,似乎都成了有确凿之据的事实。”这自然指的是她和戴笠的那段历史。

  胡蝶的思乡之情越来越浓,她一次又一次地说:“据说温哥华的地形像摊开的右手,它的方向是伸向太平洋彼岸的亚洲,伸向中国。我住在这滨海城市的临海大厦,不论晴朗的白天,或是群星灿烂、灯火闪烁的夜晚,当我站在窗户边向远处眺望时,我的心就像温哥华的地形似的,伸向东方,希望握着祖国———我的母亲那温暖的手。”她也曾起过远行回国看看的念头,可又因年迈力不从心而放弃了。

  回忆录完成出版后,胡蝶了却了晚年的一大心愿。这时,台湾金马奖评奖委员会鉴于她一生对电影事业的杰出贡献,于1986年授予她金马奖。

  在最后几年,因为身体的缘故,她不能常去看电影,但依然不能忘情于电影艺术。电视渐渐成了她的朋友,但看着看着,就又想到电影上去了。对导演的手法、演员的表演、剧情的安排等,她分析得头头是道,朋友们笑说:“胡蝶对别的事情可能会糊涂,但只要一谈起电影立刻精神振奋,头脑清楚。”她在1988年6月亲笔致信将出版《胡蝶回忆录》的文化艺术出版社:“请代我向新老读者和观众致以诚挚的问候。我热望中国的电影能在世界影坛上大放异彩。”

  因胡蝶年事已高,她的儿子媳妇不放心她一人独住,于是,她又搬回了温哥华南郊与儿子同住。闲时,她偶尔出外散步。1989年3月23日,胡蝶在外出途中不慎跌倒引发了中风,此后一个月静卧于病榻,与病魔苦苦搏斗。

  4月23日下午,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留下最后的一句话是:“蝴蝶要飞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15 13:49 , Processed in 0.09370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